第三章 非你不嫁

    娉娉身子一僵,对他这无耻占便宜行径甚为不齿,很想一巴掌打开他的咸猪手,然后一脚把他踢到翡翠湖去游泳,但还是忍住了。

    倒是赵康正看到这一幕,目眦愈裂:“娉娉,你和他不过认识一天,就和他这么亲密了?”

    “什么一天?”林晚杰一听,就火了。就在娉娉以为他要撒谎的时候,就听他说道:“我们认识前后不超过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懂不?这叫什么,这叫一见钟情,这叫心有灵犀,正因为这样,我已经决定了,以后‘非娉娉不娶’。娉娉,你说给他听,你非谁不嫁。”

    这丫头敢占自己便宜,现在不占点便宜回来,那不是我林某人的风格啊。林晚杰对娉娉做法是相当不满,所以现在么,能占便宜自然就要占回来了。

    “娉娉,你告诉他,你说啊!”见娉娉不说话了,赵康正倒是急了。自己从初一就开始和她同桌,追她,一直到了高三都是如此。如今上了大学,自己放弃了最好的大学没考,陪她来到庆安大学,难不成第一天就开始悲剧了?可是阿姨不是很喜欢我,说要把娉娉嫁给我的么?

    měi nǚ显然是不想说的。虽说赵康正比较可恶,天天烦自己,但她还是把他当哥哥一样看的。

    只是他现在天天在自己面前说,让自己做他女朋友,搞得烦不胜烦。想到这里,她心一横,说道:“非你不嫁!”

    “非谁?”林晚杰心中得意,忍不住笑道。

    “非你,非你这个小坏蛋不嫁,这下你满意了吧?”měi nǚ老羞成怒,大吼说道。

    刚刚三人狂奔,早已吸引了无数人注意。虽说各有各事,但看好戏的还是不少。此时不少人拿着shǒu jī在这拍呢。

    一听měi nǚ大喊着非林晚杰不嫁,一个个是又气又怒。这才刚开学呢,就少了一个漂亮的měi nǚ了?让我们这些大二、三四的怎么办?老牛吃嫩草的目标,又少了个啦!

    虽然“小坏蛋”不是自己,但她这话确确实实是对自己说的,林晚杰终于开心笑了。

    搂紧了她,也道:“我也是!”突然觉得腰间一疼,跟着疼痛加重,林晚杰刚要发怒,就看到她双眼噙着泪,心下不知怎的,突然有些不忍。

    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无耻了?是啊,她一个姑娘家,被自己逼迫到这一步,怎么办是好?

    刚要说声对不起,赵康正突然吼了起来:“小子,我要杀了你!”暴怒冲了过来,抡起拳头就打。

    打架林晚杰是最在行的,因此也不怕他,轻轻一躲,就让开了。他站的地方离翡翠湖只有几步远,赵康正来势汹汹,一下子没收住脚,噗通一声,就掉了下去。

    “啊,快救人啊,他不会游泳。”看他在湖里伸着胳膊叫喊,měi nǚ吓了一跳,尖叫道。

    不少学生都在那嘻嘻哈哈,并没有跳下去救人,看着赵康正似乎要沉入水底,měi nǚ忍不住急了:“你还看什么,给我救他去!”说着一脚踢在了林晚杰屁股上。

    男人的屁股,踢不得啊!林晚杰大怒,自然不会被她一脚就给踢下去,没好气道:“这水只有两尺深,我倒是奇怪他怎么会沉下去?”

    原来翡翠湖虽然很深,特别是湖中间尤其如此,但附近两米之围,却还是很浅的。这要是怕有学生不慎掉入湖水里的缘故。

    被他这么一说,měi nǚ才反应过来,肉眼看去,可不是?这湖水浅着呢!

    赵康正在下面显然也听到了林晚杰的声音,羞愧难当,赶紧走到另一处上来,灰溜溜跑了。

    不少同学见了,都是大笑,显然是祝贺林晚杰抱得美人归!

    “你个混蛋,刚刚占我便宜,恨死你了!”见所有人都走,měi nǚ突然就打着林晚杰,在外人看来,那又是“打情骂俏”了。

    心知自己做得不对,只好生受了她几拳,她可不是作假,所以林某人疼的龇牙咧嘴,就差吐血了。

    “你给我等着,和你没完!”似乎打过瘾了,měi nǚ又哭着说了一句,跑了。

    娘的,这都是什么事?看着空荡荡的湖面,林晚杰心中也是空荡荡的。自己都还没明白,怎么就惹这些事了?莫非是我变帅了?

    “嘿,兄弟,有一套啊!”就在这时,张杰也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看着林晚杰充满了佩服,“那个小辣椒,你是怎么降服的?难道你高傲一回,不给她搬凳子,她就觉得你很有男人气概了?”

    小辣椒?林晚杰听得有些好笑:“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告诉你?”他说的是实话,可听在张杰耳里,自然不相信。

    “对了兄弟,这下是哥连累你了。”张杰突然正经起来,叹息一声说道。

    “什么事?”林晚杰一愣,就报了个名,怎么就连累我了?莫非刚刚缴费的时候,钱没到账?

    “那个大块头,他叫郑刚,是大一年级新生。不过他有个哥哥叫郑克爽,是大三学生,听说很狂,在学校横着走的。而且他们又都是体育系的,所以……”他意思很明显,这个郑刚仗着自己哥哥威风,会回来找林晚杰麻烦,让他小心点。

    郑克爽?林晚杰有些好笑,这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只是对他所说的事倒是不甚在意:“也没什么,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他们还能打死我不成?”

    “打死你倒不至于,但是打断一条腿,打残你的胳膊,还是有可能的。”张杰正经道。

    他说着说着,就觉得不对劲。果然,林晚杰愤怒看着自己,那眼神,恨不得现在就先打断自己一条腿尝试下滋味,不由吓了一跳:“兄弟,消息我已经带来了,你要是扛不住,就大叫三声‘张杰出来’,我就会出来帮你的,知道了么?”说着一溜烟不见了踪影,那速度,几乎可以和百米冲刺冠军媲美了。

    林晚杰有些好笑,还大叫三声?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啦!

    他对这事也不上心,想着该如何挣钱才是王道,便又向校门口走去。

    大学他听过,在里面除非给食堂打打工之类的,保你伙食,但住宿还是没着落啊。出了校外,什么工作不可以挑?

    虽然自己没有工作经验,但凭着这身板子,哪怕是去工地,也能一个月挣个千儿八百的吧?

    “哎,家教,家教!新鲜出炉的家教,课时四十,便宜又实惠啦!”他这刚一出校门,就听到了有人叫喊声,听起来好像是卖吆喝的?

    只是一看之下,他就傻眼了。一排学生,穿的都是庆安大学校服,或站或蹲,面前放着学生证、kǎo shì成绩单之类的玩意儿。

    这个叫完了,又到那一个:“要说这父母最关心的是什么?那自然是孩子成绩!孩子成绩不好怎么办?请家教!你道为何请家教?诸位请听我慢慢道来!请家教的好处有三:其一,可以对症下药;第二,手把手教学,去除家长担心,让学生放心!第三,家教老师都是过来人,了解学生想法、心情,甚至kǎo shì弊病……”

    后面就是一连串详细分析,说的是环环入扣、触目惊心。不少家长走在这里,看得那是目瞪口呆。

    不过林晚杰倒是看得心思一动。家教?不错啊,听说家教都是按时间收费,一个小时多少钱。刚刚那位仁兄就喊着一个小时四十呢。

    自己时间也算充裕,如果没事的时候去做家教,还可以挣点钱,起码解决房租不是问题啊!

    他没住宿舍,这住房问题不解决,那就得露宿街头了。虽说他不在意,也露宿惯了,但被人看到,总是会笑话。听说城市里,还有专门的城管,解决那些影响市容的?

    “这位同学,你也是做家教的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晚杰把自己的高中**,还有kǎo shì成绩单拿了出来,傻乎乎站在那里想着心事呢。

    “啊,我么?”林晚杰一呆,就看到面前一个漂亮女人,大概三十来岁模样,正笑看自己呢。

    “我,我没做过家教,不知道能不能做好。”他有些羞涩道。这女人,一双眼睛好大,好漂亮,似乎能把自己给看穿,这让他很不好意思,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

    “呵呵,谁没有第一次?”女人倒是一笑,并不在意,“我看你挺老实的,如果做家教,应该没问题吧?”似乎在鼓励,又似乎在给他打气,女人笑着说道:“可以看看你成绩单么?”

    “哦,当然行。”他今年刚毕业,高考成绩单还拿在手上呢。一听这话,忙递给了漂亮女人。

    “什么,701!”女人接过成绩单,看了一眼就傻了,“天啊,这是你的成绩么?”

    她这一声惊呼实在不小,不少人都听到了,忍不住看了过来。

    特别是还在大发议论,说家教如何如何好的那几位哥们,有些嫉妒看着林晚杰。md,现在最流行的并不是高年级学生做家教,而是大一新生了。

    因为他们还纯洁着,没有那么多想法,不会做什么坏事,因此特别受欢迎。虽说没有经验,但教着教着,不就会了么?

    只是这女人不会是他找来的托儿吧?不然有必要叫的这么大声么?所有人都愤怒看着他,听他怎么说。

    “是啊,有问题么?”林晚杰一愣,忙说道,“我爸当时非要逼着我,说不能考最好成绩。如果超过705,以后就别回去了。所以我就用了九分力,随意考了下……”他越说众人越是傻眼,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他高考没尽全力?我擦,你就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