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家教

    女人也有些发愣,自然是不信成分居多。笑话,高考总分750,庆安大学虽然是名校,但考个六百三四十,就有上的可能。那701分,已经是绝高分数,在任何一个省市,几乎都是状元级别的了。

    而这小子倒好,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吹牛,竟然说701分还是未尽全力的情况下?天啊,这要是真的,得多牛叉?

    “冒昧问一下,你爸为什么不让你努力考到最好呢?”这可是问题关键,女人很能把握要点,闪烁着大眼睛笑道。

    “那个,好像有个女人,成绩很好。不过她平常都在705分左右徘徊,因此我爸不想让我超过她,所以……”当初老爸和自己说的时候,林晚杰自然不愿意。

    虽然他不在意高考成绩,但能用全力的事,自然不会用三分力。因此当时努力追问,还好,这件事上,老爸没有采取强硬态度,直接把自己打回去,而是简单说了两句。

    林晚杰也只知道这些,女人听着有些好笑。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女人岂不是也很厉害?只是不知道与他是什么关系?

    这种八卦女人还是不屑问的,笑道:“看你这成绩,不论是语数英、政史地,都可以教的吧?不知道你理科成绩怎么样?”林晚杰学的是文科,不然也不会选择就读中文了。

    林晚杰听得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理科成绩比文科稍微好点,当初班主任都极力劝我就读理科呢。可是我不太喜欢理科,就选择了文科。不过你放心,我自己也有看过理科的。”高中课程实在太少,对林晚杰来说,有些小菜一碟。因此他读起书来,即便分了科,也都有学过。

    众人听他吹牛,那些来找家教的学生都不爽了:“哥们,吹牛不是错,但是当着众人的面吹,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一个长得有些猥琐的男生站了出来,哼道:“我叫李安,是学理科的。哼,你说自己理科厉害,那我就考你几个问题,你敢回答么?”见林晚杰又要抓头,他不屑冷笑道:“你放心,我只问高三的,你说你看过,肯定都还记得,怎么样,敢不敢?”

    只问高三的?不少学生听得哈哈大笑,这根本就是为难人啊。因为高二开始就分班了,那时候文科学生根本就不会学理科的,他问高三的,十有**文科学生一点都答不上来。

    不过林晚杰却并不在意,反而感激道:“那真是太谢谢你了。高三理科知识,我刚看过不久,倒还记得,你就随便问吧。”

    听他说的信誓旦旦,李安冷笑,自然以为他在吹牛,随意道:“你就把狭义相对论那几个公式说下。”这是物理题目,高三选学科上倒是有一些。

    这李安乃是正宗学习物理的,这些知识对他来说,自然有些小菜一碟。只是对一个文科生来说,那就无异于天书了。

    所有人都紧张看着他,就连那漂亮女人眼里也闪烁着奇异光芒,不知道眼前这个看着老实的学生,是不是只会吹牛皮。

    林晚杰知道此事关系到自己能不能找到家教,哪有不用心回答的道理?淡淡扫了众人一眼,笑道:“狭义相对论么,是由二十世纪伟大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提出来的,它成功地揭示了能量与质量之间的关系,坚守着“上帝不掷骰子”的量子论诠释的决定论阵地,解决了长期存在的恒星能源来源的难题……”

    虽然他看起来没有什么,但回答问题的时候,倒是引经据典,不仅把公式都说了出来,有时候还加上一两件趣事,让人听得入迷。

    即便这里有不少文科学生,听了林晚杰的解说,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喜欢上物理学了。当然,这全得益于他的说法新奇,让人欢喜。

    “你,你……”直到林晚杰说完,李安这才有些不敢置信,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虽然这些他都看过,但是让他说出来,还说的这么生动、着迷,那实在是一个大难题。

    他自以为自己口才很好了,可是与林晚杰一比,好像又不在一个档次上。这家伙真是一个刚上大学的新生么?

    啪啪啪!

    漂亮女人听得暗自激动。厉害啊,他成绩那么高,自然不用怀疑,想不到对物理学都有如此深入了解,那更是了不得了。

    因此她头一个鼓起掌来。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小肚鸡肠的,他们有的被林晚杰几句话征服,也鼓掌叫好。特别是还有几个高年级学姐,都忍不住给林晚杰抛起了媚眼来,就差没投怀送抱了。

    “呵呵,这次多亏你让我,知道我刚刚看了高三的课本,所以才能凭着印象说出来几句。承让了。”林晚杰对李安拱拱手,笑着说道。

    “哼,我猜就是这样。”李安却不领情,冷冷一笑。

    众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不过漂亮女人显然能够看出孰优孰劣,也懒得理会他们,而是对林晚杰道:“同学,如果我请你做家教,你愿意么?放心,钱不是问题。”

    林晚杰谦恭得体,又不失庄重与威严,漂亮女人看得心喜不已。而且他不骄不躁,还甚有耐心,如果让他来教那调皮丫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哦,好说好说。钱也不用太多,和他们一样就好了。”林晚杰初来乍到,深怕她会因此压自己价格,赶紧说了一句。笑话,现在自己可是穷人,浑身上下就八百块,连宿舍都**。这要是不快点挣钱,很快就得风餐露宿街头了。

    漂亮女人显然知道这边价格,淡淡一笑没有说话,也不理会众人羡慕目光,对林晚杰笑道:“我家月儿刚好在家,要不我带你去看看?顺便把家教的事给说清楚。”

    对于这一点,林晚杰自然没有意见。

    经过一番介绍,林晚杰报了姓名,也知道漂亮女人名叫欧阳若梦。如梦似幻的名字,加上她成熟美丽,端庄大方,倒是让林晚杰**亵渎之心。

    走了不远,欧阳若梦带着林晚杰上了一辆宝马,温柔一笑:“我平常也没时间教月月,她性格有些叛逆。不过你放心,总体来说,她还是很好的。只是从高二下学期开始,她成绩却急剧下降,这让我非常担心。如今就上高三了,总不能让她一直这样下去,因此我便想给她找个家教。“

    林晚杰知道自己要教的学生名叫欧阳月,就是欧阳若梦口中的“月儿、月月”了。

    听了这话,不由笑道:“高中学生面临巨大压力,又处在青春期,有些叛逆乃是正常。如果一个不小心,还有走上岔路的。只要引导的好,其实这些也不是大问题。”

    听他说话自有一股自信,欧阳若梦不由笑着点头:“如果真像你这样说的,那可就太好了。”

    一路沉默,感受着“香车美人”,林晚杰虽然嗅着香气,却还是正襟危坐,没有表现出丝毫大意。笑话,这可是关乎到饭碗的大事,怎么能像对待娉娉一样对待衣食父母呢?

    很快来到一栋别墅前,看着那豪华气派模样,林晚杰终于确定,这欧阳若梦是个超级有钱人了。

    满庭芳,虽然以前没有听过这别墅名字,但其奢华程度、安保设施,还是让林晚杰看得清楚。直到停在八号别墅面前,两人下了车,欧阳若梦前面带路,早有一个保姆候了上来,对欧阳若梦道:“夫人好!”

    欧阳若梦笑道:“月月在家么?”

    “在楼上。”保姆倒是很恭敬,只是有些奇怪看了林晚杰一眼,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欧阳若梦似乎知道她所想,笑道:“他是我请来的家教。”听了这话,那保姆肌肉忍不住抽动了下。家教?嘿,就他也敢来?不知道前面几个家教都被吓跑了么?

    只是这话打死她也不敢说的,对林晚杰淡淡一笑,算是招呼。

    “我带你上去看看吧。”欧阳若梦笑了笑,带着林晚杰到了二楼,上面还是有许多房子,看得人眼花缭乱。

    来到左边那间,还没进就听到有很大的音乐声传来。欧阳若梦眉头一皱,敲了敲门,里面就传来一个有些焦急的声音:“谁啊?”

    “月月,是我。”欧阳若梦淡淡道。

    紧跟着,林晚杰就听到里面有了动静,似乎在收拾东西,又似乎有人摔倒了,不由皱了皱眉头。

    这门迟迟未能打开,就在欧阳若梦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啪嗒一声门开了。

    “阿姨,这么早就回来啦?”门开处,一个可爱、清新的小姑娘,脸上有两个小酒窝,一笑起来煞是可爱。她看着欧阳若梦,笑嘻嘻的,很是惹人疼爱。

    不过林晚杰是什么眼光,一眼就看出来,她脸刚刚才洗的,身上还有胭脂味,头发也被打湿了梳了回,肩膀上更是有几根与她头发不匹配的假发。

    “你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欧阳若梦说了句,对她打扮视而不见,笑道,“来,给你介绍下,这是林晚杰,我给你请来的家教。接下来,你可得听他的话,不要太人性哦。”

    说着又笑看林晚杰:“林先生,既然请你做了月月家教,我希望你能用心教她。这钱么,五十块一小时,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每天可以抽两个小时过来。当然了,如果十天半个月后,她成绩有所提高,那另有奖金。”

    这价格很不错了,林晚杰听得心中一跳,忙笑道:“放心吧,既然来了,教好她就是我的职责。”

    欧阳月听了不由撇嘴,但还是笑眯眯的,显得甚是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