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当受骗

    林晚杰似乎没听出她话语中的意思,撇嘴道:“就你,还想做我的天?哼,看我不把这钱给骗回来,我林某人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他心中非常气愤,为这七百块就这样牺牲了大感不值。笑话,他全身只有八百块,这一下去了一大半,若是心中还能平衡,那他就不是林晚杰,而是如来佛了。

    心中无比愤怒,又看了看这房间,只有偌大一块地方可供自己huó dòng,心中就是憋闷。好吧,我睡觉!

    他不好意思去与měi nǚ大吵大闹,心中想着,等挣了钱,就搬出去。哼,不就七百块么,哥还怕了你不成?

    倒头就睡,很快就迷糊了过去。

    “表姐,你说什么,有人搬进来住了?还是个男的?”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林晚杰睡梦中依稀听到,只是不太确定。

    “那怎么可以呢?不就几百块么。表姐,我们又不缺这点钱,何必找个人进来搞得不方便呢?他老实?还傻乎乎的?那也不行!如果表姐真想找个男人搬进来住的话,要不我去拉一个过来?”这声音是个女的,说话有些急,不过声音倒是很好听。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去看看。不过说好了,如果我不满意的话,就得把他赶走啊。”女人继续说着,然后就是咚咚脚步声,向林晚杰房间走来。

    啪嗒开门,跟着一个高分贝声音响了起来:“啊,是你这个混蛋!”

    林晚杰睡得正香,不料声音响起,一下惊醒过来。猛地坐了起来,抬头一看,就傻眼了:“是你?”原来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学校被鄙视,后来自己又占了她便宜的娉娉。

    “嘿嘿,想不到这么巧啊。”娉娉笑了,笑的无比得意。今天她被这家伙给占了便宜,搂搂抱抱,心中气愤可想而知。只是这家伙跑得快,后来没找到,不然还不与他拼命?

    想不到啊,孙悟空无论如何也是逃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就在自己怎么想着报仇的时候,这家伙自己送到家里来了。哈哈,这不是随意自己捏了么?

    她心中狂喜,嘴上却笑道:“你是没地方住么?我看你这样子,应该是个勤俭节约的学生吧?”

    林晚杰长得并不帅气,但是身材很好。不过他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有些破旧,白色体恤都变灰色了,自然就不会出众,如同人海中一行人。

    娉娉也算有眼光了,上下打量着他,哪能看不出个一二三来?嘻嘻笑着,心中却在想着报复方法。

    “你,我,”林晚杰被她一笑,感觉头皮发麻。这女人,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笑的这么和蔼?有诡诈,一定是!

    想到这里,他说话不免都谨慎起来:“也不算是吧。刚刚来到学校,因为宿舍太吵,我不习惯,所以就决定搬出来住。只是没想到,真的很巧啊,能够再见到你。”林晚杰笑着说道:“几个小时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

    娉娉脸一红。被人夸自然是很欢喜的,不过想到这家伙并不可靠,她自然不可能中他mí yào,所以冷笑一声,道:“是么?本姑娘天生丽质,向来都是貌美如花的,这一点不劳你赞美了。”说的林某人尴尬不已,她却兀自笑道:“听我表姐说,你房租一个月七百?”

    “哼,那是我被骗了,不然住这么个地方,你给我七百,我都不住!”林晚杰看了看房间被许多东西给占满了,不由怒哼哼道。

    娉娉还一直站在门口,听了这话,打量一遍,见本来还挺大的一间房子,愣是被家具、书柜什么的摆满了,忍不住好笑:“我且问你,你身上一共有多少钱?”

    “没钱了。”林晚杰一惊,立马说道。笑话,自己身上还有一百块,那可是救命的钱啊,如果不小心被这丫头三言两语给糊弄过去了,那自己不得吃西北风?

    “没钱?”娉娉娇笑不已,“那是不是我搜到了,钱就归我?或者说,你身上如果有钱的话,是偷了我的?啊,我想起来了,刚刚我还掉了钱呢!”

    林晚杰听得后背冷汗直落。狠,真狠!这丫头,是想坐实我是个贼啊。

    他被娉娉给打败了,只好从实招来:“好吧,我还有最后一百块,吃饭什么的,全靠它了。”说这话时,他不免又想起自己老爸,心中那个憋屈啊。家教,一定要好好教教那个小姑娘,然后挣钱!

    “咦,你一百块能吃什么呢?要不这样,你把一百块给我,这房子让你多住一个月,吃喝什么的,全部我包了,怎么样?”见他不像说谎,特别是那委屈语气,让娉娉听得心中狂喜。把你钱给全部要来了,到时候看你怎么办?嘿嘿,本姑娘这一招,叫釜底抽薪。

    至于到时候会不会给他吃饭,那还不得看自己心情?至于多一个月不收房租什么的,又没有合同,还不是任自己说?

    林晚杰哪里知道娉娉的心肠如此歹毒,听了这话,心中止不住狂喜。不过天生不会掉馅饼,他又不是傻子,怎么能相信?谨慎道:“娉娉,不,娉xiǎo jiě!我承认之前是我不好,惹你生气了,现在向你道歉。”他站起来,半躬身道了个歉,又道:“想不到娉娉xiǎo jiě如此慷慨大方,解他人之危难,我林某人今日就领了你这情。如果娉娉xiǎo jiě真能做到你刚刚说的话,那我感激不尽。”

    他罗嗦一通,听得娉娉彻底无语,还是不放心道:“那个房东,你能说服她么?”虽然那个女人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她好像很抠门啊。

    “放心吧,那是我表姐,最疼我了。何况我们不差钱!”娉娉娇笑着,为自己的计谋得逞而开心。林晚杰看着,以为她这是答应自己了,心中也是开心。

    “好了,把一百块交出来吧。”从两个衣柜中间走过去,娉娉来到他面前,笑着说道。

    既然包吃包喝包住,林晚杰也就算没了后顾之忧。他倒也干脆,从身上口袋里掏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担心会掉了,身上好几个口袋竟然都有钱。而且十块、五块、一块、五毛不等,零散的不得了。

    直到一把放在娉娉手里的时候,她终于傻眼了。敢情这家伙说他只有一百,那还是吹牛了啊!这里根本就只有九十九块五么!

    想着表姐收到的也都是些散钱,她终于相信,眼前这家伙是个彻底的穷光蛋。嘿嘿,这下把他钱给骗来了,看他还能怎么办?

    “你再睡会吧,我先出去了。”她笑嘻嘻就往外走,看她那利索动作,林某人心中一跳:怎么看着有点不对劲啊!

    急忙追出房去,就看到那漂亮女人正系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看到林某人不由一笑:“你要是想在这儿吃的话,菜得自己买,水电费另付。当然了,在每天晚上六点到七点这段时间,是我做饭的时候,你要是想做饭,就得早点或者晚点。”

    听了这话,林某人欲哭无泪。不是吧,刚刚娉娉说的那么好听,还包吃包喝包住,怎么一瞬间,她表姐就反悔了?

    “那个,我想问一下,你是娉娉的表姐么?”林晚杰心中觉得更加不妙了。

    “娉娉?谁是娉娉?”漂亮女人一脸疑惑看着他,显得非常惊奇。

    “那个,刚刚去我房间的那个姑娘啊,难道她不叫娉娉?”林晚杰有些尴尬,“娉娉”这名字,也是他听那个赵康正叫的,莫非是她小名?那也不应该啊,如果这女人是她表姐,应该知道她小名的。

    “你是不是睡觉睡傻了,这里什么时候有人来过?”漂亮女人有些奇怪看了林晚杰一眼,就差没把他当傻子了,“你不会是在做梦吧?”

    做梦?林晚杰有些晕,自己还会做梦么?刚刚的事,是那么地真实,真实到令自己都觉得不可能是假的。

    他摸摸身上银子,早就一分钱没有了,怎么可能是假的?他有些委屈:“xiǎo jiě,你们这是不是容易招贼啊?”

    “你胡说什么。”漂亮女人白他一眼,嗔道,“我这儿治安极好,从开盘到如今,从未发生过什么偷窃事件,你可别胡思乱想,毁它们声誉。不然被保安听到,一定会把你扭送到派出所的。”

    林某人听得脊背发凉,觉得这事处处透露着诡异,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莫非这两个女人,是个骗子?看她们模样,长得这么漂亮,如果想骗人的话,那还真简单不过。

    想到这里,他心中发凉,自己不会这么悲剧,一出来就被人骗了吧?

    只是他突然觉得不对劲。咦,怎么隔壁卧室有人在笑?他耳朵极好,之前没在意,想不到现在用心一听,就听到隔壁有人在笑。

    那熟悉声音,不是娉娉还有谁的?

    瞬间了然过来,他便朝着那间房冲了过去。轻轻一扭,然后一推,嘭咚!哎呀!

    一声惨叫,就听娉娉怒道:“是谁,是谁进来不敲门?”她捂着额头,痛苦看着进来人,一看到是林某人,顿时就怒了:“你太没有礼貌了,你妈就没教过你,进别人房间要敲门的么?”说着冲到他身边,一顿拳打脚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