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赶走了

    林某人那个委屈啊,差点哭了。至于么,我不就没敲门么,你就这么海扁我,太没有天理了。

    不过看着她额头已经肿了起来,一切苦水也只能往肚子里吞:“娉娉,你听我说啊。”

    “不听,不听,就不听!”娉娉哪里听他说些什么,直接摇头,继续拳打脚踢。

    “够了啊!”林某人被她打的没有法子,也不知道这小妞是从哪里学来的本事,自己退她就进,自己进她就腿,保持距离刚刚好。一顿猛揍下来,不消说,肯定浑身发紫了。

    林某人毕竟不是铁打的,浑身又能放几个钉?忍不住吼了起来。还别说,娉娉就吃这一套,好好和她说话吧,她不理你。你这么一凶她,她反倒安静下来了。

    “够什么够?哼,你进来不敲门,把我头都撞了,现在还来怪我?”她愤怒说道。

    “你做什么?虽然你付了房租,但是你如果敢欺负我表妹的话,哼,那我宁愿把钱退给你,让你走的。”漂亮女人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有些生气道。

    她没有理由不生气。这个男人,太可耻了,竟然不敲门就进去,他把自己当谁了?只是令她好笑的事,自己表妹似乎认识他,还很生气的揍了他一顿。

    至于她为什么这么说,自然是打击林某人的嚣张气焰,让他明白,这里能做主的,是我们女人!

    林晚杰也知道自己刚刚行为有些鲁莽,不过被他揍也揍了,说也说了,一听漂亮女人这句话,顿时如同被关了几十年的垂暮老人释放了一样:“真的?你真愿意把钱还我?那太好了,你这就还我,我马上走。”

    见他欢喜无限的样子,漂亮女人有些发呆,娉娉当即就愣住了:“喂,你想走,没门?真要走的话,自己走,那钱,就别要了。”

    见她与她表姐一副德行,林晚杰彻底没辙了。对她们,打又不能打,骂又不能骂。哼,你们既然和我耍无耻,谁怕谁啊。

    他心中想着,便冷笑道:“是么?你之前和我说什么了?是不是两个月房租全免,还包我吃喝住?”

    这话娉娉确实说过,她也没打算否认,哼道:“你放心,本姑娘说过的话,向来算数。表姐,以后我们就给这家伙多煮些粮食好了,就当喂猪。”

    漂亮女人不料他们之间还有这样协议,好在她也不差钱,便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本来前面那句,林某人听得还算舒服,可是后面那句,顿时就怒了:“你说你说话算数?”他冷笑着,心中有一股得逞的快感。只要你敢说是,看我不整死你。

    娉娉一愣,见他笑的阴险,肯定有奸诈。只是她刚把大话说在前头,此时自然不宜否认,便道:“是又怎么样?”

    “嘿嘿,今天你可是说了,非我不嫁的。既然这样,老婆养老公,天经地义,怪不得你要把我留下来,原来是为了养我啊!”他毫不知耻的说着,听得娉娉眼一红,顿时就哭了:“臭男人,你太不要脸了,这种话你都说的出口?我恨你。”她举起拳头,又是一顿暴打。

    这一下,连林晚杰自己都有些傻了。是啊,自己一个大男人,又不会饿死,怎么能说这种话呢?别人会怎么看自己,自己又把自己置于何地?

    果然,漂亮女人顿时就鄙夷看着他,见自己表妹打的舒服,哭的凄惨,忍不住拉开,劝道:“表妹,别理会这种男人了。不管你们以前认不认识,单单凭他这句话,就得让他露宿街头去。”

    说着她冷笑一声,道:“你还不走?是不是想在这里丢人?”

    林晚杰傻眼了,这就把我赶走了?他很想把那八百块要回来,只是当下如何能开得了那口?

    哎,真要是出去呆一晚,也不会被饿死冻死,只是太过凄惨了些。也罢,今晚教教那小姑娘,看到时候可不可以向她借点钱?唔,就这么办。

    想通这点,他心中便如同落了块大石,舒坦不少。看着娉娉哭的梨花带雨,心中不忍:“娉娉,真对不起了。”他头也不回,转身去了。

    娉娉哭了一会,似乎发觉少了一个人,抬头一看,不见他,不由奇怪道:“表姐,那坏蛋呢?”

    见她语气有恙,漂亮女人笑道:“放心吧,我把他赶走了。这一下,他恐怕再也没脸再回来了。”

    “哎呀。”娉娉一听,忍不住叫道,“我把他身上最后一点零钱都要来了,这要是出去,他不得饿死?”说着有些着急,准备出去找他。

    漂亮女人见了,忙拉住自己表妹,奇怪道:“他饿死不饿死,与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在意干什么?我可是知道,你今天刚到庆安来的,怎么好像还认识他一样?”

    庆安市庆安大学是名校,全国各地都有人往这儿考来,娉娉并不是庆安市的,所以初来乍到。但是漂亮女人毕竟比她大几岁,吃过的盐都比她多,眼光毒辣些自然正常。

    她见自己表妹行为诡异,语言失常,这才忍不住一问。

    哪知娉娉被她问的脸红不已,在她再三追问之下,这才把中午那事给说了。

    漂亮女人有些诧异看了她一眼,道:“你不会真对他一见钟情了吧?我看那小子,窝囊废一个,可配不上你啊。”

    林晚杰到现在为止,在漂亮女人眼中,不仅不善言辞,还很没出息,完全就是窝囊废。所以她这么说也很正常。

    娉娉听了,想了想,觉得也是,不由扑哧一笑:“没有啦,我只是觉得他很可怜,这要是出去真不回来了,那不就得露宿街头了?怎么说他也是我同学啊,这事要是传出去被别人听了,还不以为我欺负他?”

    漂亮女人听了不由撇嘴:“他要是厚着脸皮来呢,还有的救。不然的话,饿死也是活该。”

    娉娉听了,心里有一丝奇怪感觉,连自己都说不清楚,忙推着表姐去吃饭了。

    林晚杰出了小区,自然有些失神落魄。不是因为没饭吃、没地方住,而是因为自己那番话。

    他虽然负有雄心壮志,身负超强本领,奈何从小到大,几乎都没怎么与女生接触过。以前同桌,清一色都是男的,交的朋友,也没有几个,都把时间拿去学武、锻炼身体去了。

    如今刚上大学,就先后遇到几个漂亮女人,更是被娉娉拿去做挡箭牌,当时情急之下,还忍不住占了她便宜,这让他心跳加速,有种“情窦初开”的感觉。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多情?林晚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看到娉娉那丫头,就忍不住想要和她拌嘴、嬉笑玩闹,好不快哉。

    只是这下可好,因为自己说错了一句话,恐怕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这让他有些惶恐,还有些莫名的难过。

    哎,船到桥头自然直,虽然不能回去住,但自己又不会真的饿死,怕什么呢?

    他努力开导自己,看着天色已晚,庆安市的夜晚,依旧灯火辉煌、霓虹璀璨,想要吃饭,身无分文。便是去做家教,那也掏不出一毛钱来赶车过去,只得徒步而行。

    一阵凉风吹来,他觉得身上有些冷。不过有着超强体质的他,对这点并不在意的。

    只是突然间,他却看到,前面不远处一个漂亮女人在那走着,看背影,似乎有些熟悉。而离她不远处,一个长得无比猥琐的男人,手中拿着报纸,紧跟着那女人,一会儿这边看看,一会儿那边瞧瞧,然后继续追赶那女人。

    是小偷?林晚杰不知道他想抢钱还是劫色,不过对于有些熟悉的背影,他自然不能容忍这种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忙快速追了上去。

    猥琐男人似乎感觉到了林晚杰的靠近,猛地加快速度,迅速冲到女人身边,对她手中拿的一个包包就抢了过去。紧跟着,转身就跑。

    “啊,有小偷啊,抢劫啦!”女人很快反应过来,快速追了上去,同时不忘嘴里大喊着。

    林晚杰见那猥琐男果然是小偷,不由冷笑,几步就冲了过去,怒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做出抢劫这等违法的事来,天理难容!”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猥琐男面前,一把抓住他衣服,跟着右脚一点,点在他小腿上。那猥琐男便受不住,倒在了地上。

    “小子,你别多管闲事啊,不然老子不客气了。”猥琐男却并不害怕林晚杰,而是挣扎着爬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熟练的玩弄着,另一手紧抓着包包不放,冷笑道。

    “哟呵,想不到你还挺有胆子么。”遇到这种事,林晚杰是怎么也不会害怕的,比对付起娉娉来,还轻松一千倍、一万倍。

    他冷冷一笑,一把掐住猥琐男手腕,跟着一耳光抽在他脸上,打的他嘴角鲜血直溢,抢过包来,这才冷笑道:“就你这熊样,还想抢劫?也不照照镜子,真不嫌丢人!”

    “你,你给我等着,老子这就去找人收拾你。”猥琐男没想到林晚杰如此狠辣,一出手就zhì fú住了自己,知道自己一个人,万万不是他对手。后退几步,叫了句狠话,转身就跑了。

    林晚杰冷笑,自然不在意,拿着包转过身,顿时就看到了迎面跑过来的女人,忍不住心头狂跳: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