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有本事你来吧

    每个读大学的学生,都会有个目标。或是好好学习,以后找个好工作;或是在大学里,谈他个千次、万次恋爱,玩遍学校里所有漂亮女人。

    不过有些人,天生就是没有斗志之类的,比如林晚杰。他虽然成绩很好,高中时,不论是班上还是学校,都是第一,但他并没有什么远大抱负。

    正因为如此,当他老爸让他考庆安大学的时候,他就考过来了。因为对他来说,不论考哪,都没有问题。

    而上了大学,他反而有些失望。没有想象中的风华正茂,没有各种书生意气,刚去报名,就遇到了欺负人是件,紧跟着又遇到恋爱者满校园跑。

    这就是大学?他心中充满无奈,却知道这些与自己无关,也就不予理会。

    他要求很简单,把这四年随随便便混下来,然后找个稳定而又轻松的工作,度过余生便是。当然,在他心中,还有一样是不能停下来的,那就是锻炼身体。

    记得师父曾经告诫过自己,只有一个好的身体,才能支持你想做的事,不论是平凡还是不平凡,都得它支撑着。

    林晚杰看着不显山不露水,但他身具武功,已经是不争事实,就连他老爸都知道。

    似乎是他老爸很了解他,因此给他下达了两个任务。一个就是找个漂亮媳妇儿,一个就是挣房子、车子的钱。不论哪一样搞不定,四年后,他都可以不用回去了。

    正因为如此,就在刚到学校的时候,他就遇到了个měi nǚ。那měi nǚ清纯大方,长得非常高挑,一头长发飘飘,穿着白色裙子,整个人如同仙女下凡。

    他当时就决定了,老爸所说的媳妇儿,就应验在她身上。他那时并不了解她,连她名字都不知道,但是在学校里么,想来应该是个学生,所以他根本没有多想。

    但是现在可好,竟然让自己遇到了,天,这真是天助我也!

    他心中狂喜,看着女人一步一步走近,竟然都有些发抖起来。是激动的!

    这可是他心仪的女生,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而在此之前,除了占了娉娉便宜,和欧阳若梦同桌香车之外,这么美好的事,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眼看自己心中女神越来越近,他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她会不会感激我?她会不会直接拿着包就走?她,她声音好听么?

    林晚杰像个等待着老师提问的孩子,心中充满了紧张,却又无助。

    “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包就被他抢走了呢。”měi nǚ走了过来,人未到,香风飘。朱唇乍启,果然,声音柔美圆润,好听之至。

    “没,没什么。”林晚杰有些结巴起来。他听着女神的声音,浑身激动个不明所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以自己心态,早就到了出师的时候,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胆量,怎么如今遇到一个女人,就变得结巴了呢?

    “这是你的包,给你。”见心目中的女神盯着自己手中的包看,他这才反应过来,忙递了过去。

    女神笑了笑,伸手接过。因为都是用手托着,所以女神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林晚杰的手背,使得他浑身一震,整个人如同被定了魔法一样,有种触电的感觉。

    “我叫曾绳玫,真的很感谢你了。”曾绳玫见他有些紧张,倒是笑笑,并不在意。

    “啊,我叫林晚杰,很高兴认识你。”林晚杰觉得今晚自己真是糗大了,怎么遇到个女人,就激动得不明所以了?呸,就自己这模样,还怎么追她啊!

    想着他倒是渐渐淡定下来,看得曾绳玫不由点头:“早就听说这条路不太安全,不过我一直没走过。想不到今天刚走,就遇到这种事,真是倒霉。”她笑着,见林晚杰虽然一直盯着自己看,但那眼神,还算清澈,并没有一般人打量自己时的那种直白与暴露,**就写在脸上一样,反倒没有生气。

    “哦,那你小心点。其实不行的话,我以后可以送你啊……”他说完就觉得后悔了。娘的,这不是唐突佳人么?

    果然,曾绳玫听了没有回答,而是撇了他一眼,见他脸上有些惶恐,反倒笑了:“那倒不用,我以后也不会走这条路的。”她笑了笑,刚要说话,突然就听到有“咕噜噜”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饿了?”她问。

    林晚杰那个窘迫啊,恨不得跳楼去自杀。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在女神面前表现的如此不堪,这不是丢脸是什么?

    “我,我还没吃晚饭。”他尴尬笑了笑,在灰暗灯光下,曾绳玫能够看得出来,他脸已经很红很红。

    她突然有些好笑,这世界上,还有会害羞的男人么?这年轻人是不是太没见过世面啦?

    虽然这样想,但她还是笑道:“走吧,刚好我也没吃,我请你,算是感激你帮我抢回了包包。”

    虽然有心和心目中的女神一起吃饭,但林晚杰哪里有那个脸?笑话,他身无分文,今晚表现又足够糟糕,这要是再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他忍着想去的冲动,艰难笑道:“不用了,我还有事,下次吧。”

    听他说有事,曾绳玫自然不会去逼他,见他不走,奇怪道:“你不是有事么,先去忙吧,不用管我的。”

    林晚杰笑笑:“这儿不安全,我送你一程吧。”

    就这么简单一句话,竟然让曾绳玫有了种莫名感动,看着他那窘迫模样,反倒没那么不堪了。

    她笑了笑没有说话,向远处继续走着,林晚杰就跟着,两人一路走了好几百米,这才到了闹市。

    这一下,灯火通明,曾绳玫才有时间打量林晚杰,见他头发有些乱,不长,身上衣服竟然还有补丁,那模样,不正是今天偷看自己上厕所的那个男人么?

    之前她没有看出来,但是现在,她倒是看清楚了,忍不住诧异道:“原来是你啊!”

    林晚杰不料她还能记得自己,又窘又尴尬:“呵呵,中午那时候,我是去找中文系报道处,别人给我胡乱指了个,可不是我有意的啊。”他解释着,听在曾绳玫耳里,咯咯直笑。

    当时那两个学生对话声音极大,她听得清楚。当时还鄙夷看了三人一眼,想不到林晚杰此时说起来,竟然是无意。

    也是,看他脸红的样子,哪里有那胆量去tōu kuī啊?说出来连自己都不相信。

    “好了,我也有事,就先走了。”曾绳玫没有多说什么,笑着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林晚杰一直盯着她背影看,直到她消失不见,这才叹了口气,心中既是郁闷又是无奈。自己今晚表现,一定很糟糕吧?

    他没有料到,当自己遇到心中喜欢的女人时,竟然是这么一副模样,果然真如娉娉表姐所说,自己是窝囊废么?

    dá àn自然是否定的,只是这事尚属首次,也不知道以后见了她,还会不会理自己?

    他就这样想着,任由肚子在那咕噜噜叫,花了不少时间,这才来到满庭芳八号。

    按响门铃,直到保姆开门,欧阳若梦并不在,欧阳月倒是坐在客厅,翘着二郎腿看电视呢。

    “你怎么才来啊?我以为你害怕了呢。”看到林晚杰,欧阳月嘟着嘴,不屑说了声。

    “你就这么希望我来被人教训?”林晚杰心情有些不好,说话自然也就没好气了。那保姆不料林晚杰一个家教老师敢对xiǎo jiě这么说话,吓了一跳,赶紧躲了起来。

    “嘿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欧阳月笑得很甜,能为赢这家伙而高兴。今天他一来,太嚣张了,真搞得自己像个二五八万似的。

    哼,不还是靠自己阿姨给钱,不然你凭什么来做家教?

    在她眼里,那是根本就看不起林晚杰的,所以对他来做家教,自然就很反感。

    林晚杰知道她的心思,冷笑道:“你已经把人叫好了?既然这样,我们这就去吧。”

    他最不怕的就是和人打架了,来多少,教训多少,根本不当回事。他也相信,欧阳月所认得的人当中,应该也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就更加不用理会了。

    两人出了客厅,欧阳月娇哼道:“会骑车么?我们骑车过去吧。”开车不会,骑车林晚杰自然可以。

    可是当欧阳月把车子推出来之后,他就傻了:“你说的骑车,是骑摩托车?”骑自行车他可以,摩托车么,摸都没摸过。

    “切,不会了?就知道你不会。”这摩托车并不算大气,也不是太高的那种,所以欧阳月自己都可以骑。

    “上来吧,我带你去兜兜风。”她老气横秋拍了拍后座位,鄙夷看着林晚杰,似乎他不会骑车,就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一样。

    林晚杰被她眼神瞬间激怒了:“你下来,我来!”他哼了一声,说道:“你把步骤告诉我,我就不信了,骑车有这么难!”

    欧阳月不料他突然发怒,还要自己来骑车,顿时冷笑:“这可是你自找的,那就别怪我。”她果然下来,把车停好,简单说了下,哼道:“有本事你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