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你就等着挨揍吧

    发动车子,开骑。轰隆一声!因为油门加的很大,车子一下就窜了出去,吓了众人一跳。

    好在林晚杰记得刹车是哪个,赶忙捏住停了,心儿却一跳:***,本来以为骑车应该不会太难,可是出乎意料啊。

    不过他并不是个容易气馁的人,所以不理会后面欧阳月的尖叫,又发动了一次。还别说,虽然他刚刚坐上了车,但这一回,倒是比较容易上手了。

    车子缓缓开着,随着他油门加大,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一会儿顺骑,一会儿转弯,显然也比较轻松。

    “好了,你上来,我带你。”林晚杰把车停下,拍了拍后座,对欧阳月笑道。

    “可不可以不上去?”欧阳月又不是傻子,一下就看出他刚刚不是装的,真的不会骑。哼,不会骑车,自己上去,不就有生命危险了么?

    “呵,你不敢了?”林晚杰冷笑一声,倒是也不为难她,“不敢的话,你还有其他车子么,自己骑,我就骑这个了。”

    “切,谁说我不敢了?”欧阳月大怒,她最怕的就是别人小瞧自己了,特别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家教老师。就他,也有资格看不起自己?真是鄙视他!

    怒气冲冲上了车子,因为车子是女式型的,有些小巧。她这一上去,不免就与林晚杰身子比较贴近。

    努力推了他一下,这才坐好:“好了,你开吧!本姑娘要是怕了,就不是女人。”

    林晚杰有些好笑,就她也配称为女人?小姑娘吧。

    不过这话他却没说,既然她已经坐上来了,立即发动车子,快速离开了满庭芳。

    男人对速度的追求,或许是女性永远所不能想象的。林晚杰是个真正的男人,自然也是如此。

    虽然一开始他骑得很慢,但是上了大路之后,对那种刺激的速度追求,也激发出来了。猛地换挡加油门,就听到耳边风声呼呼。好在他手段高超,学什么都快,只吓得欧阳月面如土色。本来还不屑坐在他后面的,但这一刻,只好紧紧抱住他腰身,深怕一个意外,自己被甩了出去。

    “你慢点!慢点!”她大呼。

    “什么?”虽然林晚杰听得清清楚楚,但他却故意当作没听到,而是大声问道,竟然连头也不回。

    欧阳月又喊了几声,终于知道自己这声音被风一吹,他是听不到的,完全就是徒劳,心中那个担心啊,恨死他了。

    “啊,前面有车!”很快车子就到了弯道,欧阳月在后面看得清楚,不仅自己前面有车,就连转弯的对面,也有车子驶了过来。这还得了?转弯的地方,道路本来就不宽,这一下,要是就这么冲过去,还不得车毁人亡?她瞬间就被吓哭了。

    虽然欧阳月在同龄女生中显得比较大胆叛逆,但相比较而言,她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姑娘,当面对生死的时候,哪里能够从容淡定?

    林晚杰骑着车,听着她的哭声,嘴角不自禁露出一丝好笑。以他慧眼,自然能够看到对面有车驶了过来,可那又怎么样?

    没错,别说只是对面有车开了过来,哪怕是车要撞到他的时候,他照样有办法能够化险为夷。当然,这全得益于他多年来的苦练功夫。

    “你怕不怕?”眼看关键时刻就要来了,林晚杰自然要吓唬下欧阳月。哼,谁让她一直在自己面前装腔作势,显得自己很厉害似的。

    “你不怕,我怕什么?”随着林晚杰的速度放缓,欧阳月倒是听清楚了他的话,闻言冷笑说道。

    “真的?”林晚杰倒是不知道她此时此刻还能嘴硬,倒是有些好笑。猛地又加快了速度,吓得欧阳月大叫不已:“别啊,前面有车子过来了。啊……我怕了,怕了行吧!”

    说着她就看到对面车子离自己这辆摩托车只有十米不到的距离了。两辆车子速度都是极快,这么点距离,可谓眨眼就到。

    她毕竟是个年轻少女,哪里经过什么大风浪?一下子吓得紧抱住了林晚杰熊腰,再也不敢说什么大话:“怕,我怕!呜呜,你别死啊,别吓我啊!”说着双眼紧闭,一副等死模样。

    也是,以现在车速,即便是跳车,恐怕也没有什么活路。索性她把心一横,大不了死就死了,反正又不是自己一个。不过出于人类求生本能,她还是哭了起来。

    林伟有些好笑,原来这个小姑娘也就这些胆量啊。他全神贯注,眼看对方车辆喇叭响起,又是远光灯打开,刺耳的喇叭呼啸而过,猛地一个弹跳,把车头给抬了起来。

    与此同时,同向的车辆呼啸而过,林晚杰猛地压下车头跟在它后面,又降低车速,紧追了一段后,对面车子早就开远了。一切归于平静、安全,只有那辆对面驶过的车子,依然喇叭响个不停,似乎被这一幕给吓到了。

    “安全了。”听着背后的少女依然哭泣,林晚杰倒是好笑。她的胆子,真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大。看来不是无药可救。

    如果欧阳月知道林晚杰此时的想法,肯定会一巴掌打死他的。只是她刚刚吓破了胆,虽然已经安全了,但哭声并未停止。

    只是过了许久,她才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劲,抬头一看,就看到车子缓慢行驶在马路上,顿时眨了眨眼。

    当她发现自己毫发无损的时候,这才破涕为笑。跟着又想起来不对劲,举起粉拳就砸:“混蛋,你想吓死我啊?就算你想死,也不要拉着本xiǎo jiě陪葬啊!哼,你这人命不值钱,就想对我谋财害命是不是?”

    她哭着打着,说出来的话却令林某人心寒。

    “够了啊!”终于被打的受不了的林某人,猛地一个急刹车。依着惯性,欧阳月一下子撞在他身上。之前抱着他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这一下,已经发育很好的少女,就感觉到自己胸口有些疼了。

    没办法,她毕竟是个十八岁少女,与林某人差不多大,该发育的也发育的差不多了。胸前那一对饱满,远远看着,就恨不得咬一口。

    何况此时是她撞在了林晚杰雄厚伟岸的背上?

    她粉脸一下子就红了,心中有些羞涩,反应过来,以为他是故意的,不免又捶打起来:“混蛋,就知道占我便宜,本xiǎo jiě和你拼了!”又是粉拳加身,就差没咬他一口了。

    林晚杰那个无语啊。他虽然是个大男人,但还是头一次被一个差不多大的少女抱着后背。之前骑车倒没觉得什么,但这一下撞得饱满而又结实,如何能够感觉不到?

    本来他还准备呵斥几句的,想不到少女之心难测,一下子就火了,又责怪自己“占便宜”。这一下,即便是有火也无处发。

    “怎么,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哼,就知道你这坏蛋是想着法子占我便宜。”眼看林某人坐在车上不说话,少女更是恼怒,继续打着他,差点又哭了。

    “好了,刚刚急刹车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如何?你也别总是打我,只是你自己不乖,非得有人教训你一顿,才知悔改。你以为我就那么想死么,还带着你一起去?真是笑话。”林晚杰好言说了两句,少女听着,反倒一愣。

    “你说刚刚那事,你能躲得开?”她梨花带雨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在夜晚,如同明星一般有神。

    “你以为呢?”转过头来,林某人笑着说道。

    “混蛋,我恨死你了!”少女听了,狂怒。这下她也不哭了,而是直接开打:“你有本事就可以吓人了?你有什么资格呢!你以为本xiǎo jiě就是好欺负的么?告诉你,如果你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

    果然,她又是一顿暴揍。

    “够了!”这是林某人第二次说这句话了。之前那次因为自己“占便宜”,他就忍了,想不到解释了她也不听,这让他如何能够受得了?

    “你真把自己当什么了,以为每个人都想着占你便宜么?告诉你,我不过刹车而已,又是头一次开车,哪里就知道这些门门道道了?倒是你,带着我去给别人揍,还以为自己受委屈了不成?你有本事就别哭!”他最怕就是女人哭了,这心不免软了三分,何况对象还是这样的měi nǚ?

    少女被他一呵斥,反倒安静下来。听着他的话,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嘻嘻,你说的没错。反正这次是让人揍你,又不是让你去看戏的,哪里用得着我打?好,你就给我等着。”

    这一下,她也不敢让林某人开车了,而是冷笑道:“你下车,我直接开过去,看我不让人教训你一顿。”

    说着林某人已经下车停好,她坐到了前面,却听diàn huà响了起来。

    一看号码,她微微一愣,接通了就听对方说道:“你来没来?不来我走了啊!”对方声音显得非常生气。

    “啊,豪哥,我们马上就到。”少女脸色微微一变,似乎不敢得罪对方,忙说道。

    对方一听,就挂了diàn huà。少女冷眼看着林某人,哼道:“坐上来,你就等着挨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