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都不怕,我还会怕?

    抬头看去,就见是一个穿的五颜六色,耳朵打孔,戴着耳坠的男人,嘴里叼着根烟,向这边走来。

    “月月,你怎么现在才来?今晚还有一场比赛,正想你来看看呢。”这男人眼光肆无忌惮在欧阳月身上打量着,似乎要把她看穿。

    抬眼一瞧,欧阳月心中就有些厌恶,却忍着恶心说道:“豪哥,我不看什么比赛,只是来办之前和你说的那件事罢了。”她显然对什么比赛没兴趣,或者说,她对眼前这男人,身为厌恶,顺带着,对那比赛也没了兴趣。

    “嗨,靓妞(měi nǚ)!”跟在豪哥身后的有两个人,但远处却有更多的人。他们看到欧阳月,一个个双眼闪烁着贼光,好像饿狼看到了兔子。

    没办法,这里虽然也有几个女人,穿的也甚是妖艳,但容貌上与欧阳月根本就没法比较。

    也是,欧阳月可是林晚杰遇到的仅有几个大měi nǚ之一。以林晚杰的眼光,也知道,像欧阳月这种jí pǐn女人,只要再过两年,魅力怕是无人能挡。

    “你们起哄什么?这měi nǚ可是我早就预定的了!”豪哥大怒,回头吼了一声。还别说,这一下不少人就不喊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几个更加嚣张的声音。

    林晚杰一旁看着,倒也知道这男人就是豪哥了。看他那模样,很欠揍。说的话,更是让人恶心,心中已经判定,今天这场架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了。

    不管如何,欧阳月既然是自己的学生,就不能让别人欺负她。哼,护短?哥儿最在行了!

    欧阳月倒也听清了他们的话,脸色一变:“豪哥,你说什么呢?以前你每次打架,我可都是给你钱的。至于其他的,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她显然看出了这儿的不对劲,看到林晚杰冷眼旁观,终于想起他是自己带来的。现在看来,应该是最可靠的了。

    因此走到他身边,低声道:“事情出乎意料,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跟我跑。等我们上了车,你再飞速开走,知不知道?”

    林晚杰有些好笑,想不到这丫头也不傻,能够看出不对劲。而且她并没有毫无人性的把自己留下,还知道自己开车很快,可以带着她逃走。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见欧阳月傻乎乎看着自己,林晚杰顿时无语,“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既然已经和他们搞熟了,就算现在跑了,恐怕以后也跑不了。”

    “你说什么呢。”欧阳月差点吐血。这傻瓜,就没看到现场情况不对劲么?现在只要逃走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就是。不然这次逃不走,以后还怎么逃?

    “这是钥匙,给你。我们快跑!”欧阳月果然把钥匙递给了他,大声说道。

    “草,别让他们跑了!”豪哥看到他二人说悄悄话,就竖起耳朵听了。只是他听力实在不太好,自然没能听到什么“甜言蜜语”。

    不过欧阳月最后一句却惊醒了他,忍不住大叫道。还别说,跟在他身后的两兄弟特别称职,一听这话,立马飞奔过来,准备先抓住这个měi nǚ再说。

    哼,即便不能动她,但抓的过程中,哪怕有什么磕磕碰碰,抓抓摸摸,那也是占大便宜了!

    “混蛋,你怎么还不跑?想害死我么?”眼看林晚杰站在原地,跑了几步的少女突然发觉不对劲,忍不住回头骂道。

    “你还没看我表演呢,就这么急着跑了?”林晚杰笑着说了句,倒是毫不在意已经冲到自己身边的两个人。

    见他们还要向欧阳月冲过去,哪里容得他们这么猖狂?一手一个,砰砰!直接拎起来扔了出去。

    “咦,小子,想不到你还有两手么。”豪哥看到这一幕,微微发愣,跟着冷笑,“可今天这儿是我的地盘,你再牛,还敢和老子动手不成?”说完他吹了一声口哨,远处早有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又冲过来十来人。显然他们和豪哥是一伙的。

    “快跑啊,不然等他们过来,想跑就跑不掉了。”少女果然还是知道轻重的,虽然看到林晚杰一抓手就放倒两个,但对面冲过十来人,料想他不是对手,还是忍不住回来拉他。

    “你要是相信我,就站在这儿看着。如果不相信,就自己先离开。放心,我是你老师,这事会替你摆平的。”他淡淡说道。

    相信?不相信?相信了才是傻瓜!少女见对方气势汹汹冲了过来,立马就跑:“那好,你先在这儿揍他们。如果你赢了,我就相信你。”

    就在林晚杰有几分失望的时候,就看到少女冲到了摩托车上,只是发动却并不开:“喂,你可是男人,又是我老师,别怪我不相信你啊。如果你不行,我就开着车子逃跑。如果你打赢了他们,我再选择相信你。”

    本来林某人该哭笑不得的。只是看到这一幕,突然双眼一亮,暗赞她的聪明。是啊,她对自己“恨之入骨”,就差没叫人把自己打残了,现在这情形,都是她一手促成的。

    如说让她选择相信自己,那难度也太大了点。

    不过倒好,她聪明得很,知道取舍,也知道该如何保命。自己之前没和她一起跑,现在也不能怪她做“两手准备”了。

    林晚杰看得开,反倒有些好笑。听那十来人已经冲到自己面前,猛地就大发神威,一脚一个。砰砰砰!这些人便如泥塑的模样,一下子倒在地上,哼哼唧唧再也爬不起来了。

    “那个谁,叫豪哥是吧?你也别想逃了。”豪哥没料到林晚杰竟然如此神勇,随意一出手,自己这边兄弟全部被放倒,忍不住扯着嗓子就喊,同时狂奔而跑:“兄弟们,有敌人冲过来了,都给我上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后来居上的林晚杰给追到,一巴掌打在他脑袋上。轰地一声!他趴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这一下可惊动了许多人。其实不少人已经砍了过来,只是之前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过听了“敌人”二字,一个个脑筋如同琴弦绷紧,虎视眈眈看了过来。

    “那谁,就不知道这儿是我明哥罩的场子么?”终于有个狠人看不下去了。本来他嘴里叼着根烟,手就插在自己身边一个女人的胸前,也不知道在把玩什么。

    被人打扰,一下子就失去了兴致,吐掉烟头,冷冷看了过来,怒道。

    “哇,想不到你这么厉害啊。”欧阳月也不再逃跑了,而是惊讶从车上跑了下来,来到林晚杰身边,惊喜说道。

    她没有料到,他竟然有如神助,一个人可以轻轻松松放倒十多人。而且没有超过一拳一脚的。这得多厉害?

    “你别高兴太早,这儿人还多着呢。”听到那个所谓“明哥”说话,林晚杰淡淡笑道。果然,听了这话,再看那边起码还有百来人,少女笑不出来了,不由吐了吐舌头。

    不过一见林晚杰丝毫不担心神色,她反倒也挺起了腰板:“老师说什么话?你都不怕,身为你的优秀学生,我还会怕么?”

    林晚杰有些无语。我是男人,大不了被打死,有什么好怕的?可你是个漂亮到极点的女人,与我可不一样啊。

    这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吓唬人家小姑娘,而是鼓励看着她道:“你承认我是你‘老师’了?”

    欧阳月吐吐舌头,再不说话了。

    见他俩自顾说自话,那个明哥顿时就怒了:“兄弟哪个道上的?说出来,免得自家人教训了自家人,那就不好看了。”其实这“明哥”就是大蜀山脚下一带的混混,手下兄弟也有一百多号人,差不多都在这儿了。

    平时要么靠赌飞车挣钱,要么靠收些保护费混日子,并不富有。但仗着人多势众,刚好警局又有个亲戚,因此也没什么人敢欺负他。

    今天他是要和人赌飞车的,但不料比赛还没开始,就被人给打扰,自然郁闷透顶。

    不过他也不傻,当他看到林晚杰那手段时,心中就是一凛:此人是个高手。

    如果对方不是高手,他早就叫人一哄而散,然后打的他哭爹喊娘,膜拜自己了。但对付高手,那就得小心点,免得一个不好,搞了个阴沟里翻船,那就大不妙了。

    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却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所以小心驶得万年船,总归没错。

    “哦?你也看出来我是道上的?”林晚杰有些好笑,“与我相同的,全国怕是有千万上亿人。而且走过的,和即将要走的,怕是有十多亿人。你说我是什么道上的?”

    “擦,你吓我呢?”明哥一愣,跟着大怒,一口吐沫飞出老远。

    “吓你?没那个必要。”林晚杰冷笑,“告诉你也无妨,我就是个学生,也是他的家教老师。怎么,看不起学生么?要不来试试?”

    从学生走过,和在读的,即将要读的,不管年级高低、学历高低,只要十个人,十有**多上过学。因此他这么一说倒也没错。

    只是那明哥不知道他说的实话,以为他骗自己,反倒先怒了。

    不过林晚杰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倒也说出了实情,并不害怕他一分一毫。

    果然,明哥听了,顿时火冒三丈:“老子干!md,这家伙就是个穷学生,也敢和我叫嚣。兄弟们,给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