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才不是人

    “上,这家伙,然后把那小妞给轮了!”

    “没错。一个学生而已,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难道我们就没做过学生么?告诉你小子,老子幼儿园读了一年就毕业了!”

    一听林晚杰是学生,这群人便肆无忌惮起来。笑话,如果他们这么多人,都怕了一个学生的话,这事要是传将出去,以后自己等人还怎么混?明哥又怎么混?

    虽说林晚杰很能打,可俗话说得好,好汉架不住人多,蚁多咬死象。他们就不相信了,一百多号人在这儿,连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学生都搞不定,那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因此一个个小混混就勇猛地一塌糊涂,以为群殴的时刻又到来了。他们兴奋啊!

    只是有那聪明的,倒是看到林晚杰的厉害之处,所以跑得就慢了一拍,让那些兴奋不怕死的冲上前去,先打个头阵再说。

    欧阳月不料这许多人一口气就冲了过来,顿时那个惊恐啊:“老师,这么多人,你能搞得定么?”说着已经做好拔腿就跑的姿势。

    “……”林某人有些无语。如果我说搞不定,你是不是立马就闪?好在他也知道此时人多危险,并不想让少女一个人跑到远处去,给自己添加麻烦,立即说道:“靠近我周身三尺,别走远了!”意思很明显,即便是搞不定这些人,起码保护你也是没问题的。

    欧阳月已经见识到了“老师”的勇猛,这一下哪里还说什么?虽然看到对方百来号人冲了过来,但双眼里却闪烁着小星星,希望林某人大发神威,再把他们给放倒。

    好在林某人不会让她失望,一看到这么多人冲了过来,顿时大吼一声:“不怕死的,就来吧!”还别说,果然有许多不怕死的,已经冲了过来。

    什么叫群殴?不是一群人打一个,而是一人打一群。什么叫不可思议?就是当绝大多数人以为这件事不可能完成的时候,总能出现几个lìng lèi把它做了,还做的很好,这就不可思议。什么叫打架艺术?看着林晚杰此时的表现,就知道了。

    只见他站那不动,对着最先冲过来的几人,或挡或打,反正碰到他衣服,或者被他打到的人,没人能够挡住一个回合的。

    少女在他背后看着这一切,觉得不可思议。再看着堆积在他身边的人,更是觉得震惊。老师的后背,真的很宽广啊!

    她双眼闪过一丝迷离,似乎是欢喜,又似乎是为了他的强大而惊奇。这一刻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有些说不清了。

    林某人却没心思揣摩她到底是怎么看自己的。眼看身边堆了许多人,倒也不管那许多了,而是一脚踢开倒下的众人,然后朝着那些已经吓傻了的人追了过去:“嘿,你们不是很牛叉,不是想要打我么?过来啊!”

    没有哪个人会犯傻相信他这句话。只要长着眼睛的,此时都知道该怎么做。没错,跑就一个字,我说都没时间说,只知道加速跑就是了!

    这群人很好的表现出来了,百米冲刺的时候该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去跑步,一个个的速度,比兔子都快上许多。

    好在林某人速度也不差,就在他们还没冲过二十米的时候,已经追了上去,大手随便在某人后背一推,就让他跌个够啃泥,然后再也爬不起来了。

    你们不是人多么?没错,我就喜欢以少欺负人多!这够刺激,狗狗血!他心中愤怒想着。

    也怪这群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平常肯定没少做这种事,所以林晚杰此时对上他们,倒是没有丝毫留手余地。能够不让他说话的,就一掌打晕。能让他立即失去战斗力的,就打的他倒地不起。

    很快,这么百来号人,竟然没有一个可以站着了。

    看到少女追了过来紧跟在自己身后,林晚杰欣慰笑了:“从现在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便乱跑了。”毕竟他没下shā shǒu,如果哪个人醒来的早,不小心抓住了她来威胁自己,虽然不怕,但总归有些麻烦。

    欧阳月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对林某人的佩服,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止不住点头,像小鸡啄米。

    “你,你不是人!”明哥震惊到了,看到好几个女人跑得不见踪影,此时就自己一个人在这站着,他那惊恐啊。娘的,怎么就惹到了这个魔王呢?一想也怪自己。md,明知道这家伙打那十个人就像切豆腐、喝水一样简单,那再多十个人,不还是这么简单么?可自己偏偏犯傻,以为他用了全力,所以才搞到现在这样一个局面。

    “你才不是人呢。”没等林晚杰说话,欧阳月就怒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怒,只是对别人说林晚杰不是人很生气:“我看你就是个螃蟹,长得歪瓜裂枣,还极度寒碜!”

    明哥大怒。事实上他长得确实不怎么样,所以他最痛恨别人拿他相貌说事。所以一听这话,顿时双眼喷火,骂道:“小娘皮,信不信老子一刀砍死你?”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娘的,现在实力比人弱,怎么还看不清形势呢?

    果然,林晚杰听了,脸色一变,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他面前,啪啪就是数个耳光,打的他嘴角溢出了鲜血:“再说一遍,打烂你的嘴!”

    明哥吃疼,嗷唔惨叫了两声,整个人倒推出去。不过他并不只有这些手段,而是突然把手放倒了口袋里,然后掏出一把枪来,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林晚杰,撕心裂肺吼道:“给我站住别动,不然老子打死你!”只是他手止不住的颤抖,嘴角一会儿狰狞,一会儿又抽搐。

    “啊,他有枪!”少女吓了一跳,尖叫一声,果然不敢动了。

    林晚杰有些无语,自己又不是瞎子,这还要你大喊大叫么?

    不过他并不担心,而是冷冷看着所谓明哥,讥笑道:“如果你认为一把枪能够给我造成伤害的话,那你大可以试试。不过我相信,只要你开枪没打死我,你今天就死定了。”

    “擦!老子才不相信你。”明哥自然不会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不怕枪的人,顿时狞笑起来,“小子,你给我站好了,不准动,不然一枪崩了你。还有你小娘皮,给我滚过来,自己把衣服扒光了,看老子当着这小子的面强了你,瞧他还有什么话说。”

    少女一听就傻眼了。妈呀,不是吧!这家伙是个变态?竟然要强bao自己?

    这种事,打死都不能发生。她面色狂变,拉了拉林晚杰衣襟,惊恐道:“老师,怎么办?”她能感觉到那黑洞洞枪口所蕴含的能量,心中充满了惊恐,双腿止不住发抖,浑身发颤,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激动。至于一开始要打林晚杰的心思,也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说怎么办?”林某人有些无语。对方不是拿着枪在手上么,要是不照办,真的和他枪法比较下?

    眼看欧阳月面露惊恐之色,林晚杰倒也不想吓她。

    听着明哥在那倒数“一二三”,似乎是自己一不答应,他就要开枪,不由大吼一声:“看,这是什么!”

    明哥毕竟不是专业训练过的,傻乎乎就转过头朝着林某人所指方向看去,顿时就看到,天空一暗。

    当然,此时是夜晚,天空本来就是黑的。不过天上星星极多,月亮又大又圆,照的大地光明无垠。

    不过这一回,他是感觉到了疼痛。是什么让自己疼痛的呢?他很诧异用手摸了摸,然后就倒在了地上。在倒地的一刹那,他终于明白了,是钱!

    自己累死累活,不就是为了钱么?现在倒好,许多大好日子没过,就毁在了一块钱yìng bì的手上,自己这得有多悲剧啊?

    原来就在他刚刚转头的一刹那,林晚杰右手倏然打出一毛yìng bì,卡在了他额头上,顿时鲜血直流,直接把他放晕了。

    要是他发现那不是一块钱的yìng bì,而是一毛钱的话,恐怕死不瞑目了。

    笑话,现在的林某人,可是个穷人。别说一块钱,就连五毛钱都没有了。不过还好,从身上找出了一毛yìng bì,还是可以打人的。

    他要开枪打自己,还说要强bao欧阳月,这种人,如果林晚杰放过了,那也太傻了吧唧。虽然他没杀过人,但这有什么呢?现在不就杀了一个么?

    眼看明哥死了,林晚杰扫了四周所有人一眼,见他们一个个惊恐看着这边,不由怒道:“数到三,如果还有没爬起来的,就步他后尘!”

    似乎他们都知道了明哥的下场,一听这话,无不惊恐瞪大双眼,努力从地上爬了起来。就连好几个晕过去的,似乎也知道情形不妙,迷迷糊糊站了起来,可谓躲过了一劫。

    “你,过来。”眼神一扫,林晚杰就看中了一个少年,大概二十来岁,长得也算不错。

    那少年之前就被林晚杰给放倒了,不过他刚刚爬起来速度极快,似乎有些身手。关键是他一直都表现得很淡然,似乎并不在意林晚杰杀了明哥。

    不过听了这话,他眼里还是闪过一丝惊恐。笑话,这种非人类,叫自己起来,能有什么好事?别是看自己长得好,要bào jú花吧?他顿时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