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这社会是怎么了

    林某人自然没有听到夫人的话。一跑出来,他就长吁口气:太险了!这要是在那个小丫头面前出丑,她还不知道怎么鄙视自己呢。

    林晚杰知道她不喜欢自己,甚至对自己有些厌恶。只是今晚她的表现着实有些奇怪,前后反差极大。是不是着邪了?他有些好笑想着,心头忍不住又浮起那时候看到的白大圆。

    哎,这要是有个女朋友该多好?他突然想起中午遇到的那个大měi nǚ,如果由她做自己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吧?

    可是很快他就头疼了。现在都晚上了,该去哪儿呢?不管去哪儿,自己身上都一毛钱没有啊。

    他突然有些自责,早知道这样,该把夫人给的那些钱接着该多好?哪怕不这样,也可以向欧阳月借一点啊!

    漫无目的走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发现,好像已经到了良苑小区附近。哎,这里可有自己租的房子,可现在,自己该去么?

    想着那个哭的伤心的女人,他就有些难过:自己一个大男人,和她计较什么呢?现在倒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吧!

    看到不远处一个超市依然灯火通明,偶尔也有人出入,他倒是有些羡慕:这要是口袋里有一毛钱,还可以去买个糖吃吧?可最后那一毛,已经打在了明哥的头上……

    咦,那不是她么?突然他双眼一亮,就看到一个少女,从超市走了出来,那身形,竟然是那么地熟悉。

    看着她向自己这边走来,林晚杰有些想躲开。可是一想,虽然自己欺负了她,可也用不着躲开啊。自己都不住房子呢,钱也留给你们了,还想怎的?

    所以他也不甚在意,就这么站在那儿,看她往哪走。只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那少女一直四顾,有些茫然,又有些伤心。

    “měi nǚ,找哥呢!”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然后就看到一个小痞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来到少女身边,嘿嘿笑着。

    少女长得实在是美,所以当痞子出来看清她模样后,眼睛就直了,嘴里啧啧有声:“漂亮,真是漂亮!想不到这么晚还能遇到这种měi nǚ,真是上天对我不薄啊!”

    少女显然没有料到会有人过来搭讪,还说这些话,顿时就怒了:“你谁啊?给我滚!我漂不漂亮,关你什么事?”

    那痞子显然没有料到少女如此火辣,顿时大怒:“想不到还是个小辣椒?不知道在床上是不是也这么泼辣?嘿嘿,等会会有你好受的。”说着他从身上一掏,就是一把闪闪发光的bǐ shǒu,冷笑道:“给我站着别动,不然捅死你!”说着向少女走近几步,抖着手中的刀子,甚是骇人。

    少女显然没有料到竟然会出来个抢劫的,看情形,似乎还是劫色,顿时就害怕了:“你要做什么?告诉你,你要是再过来,我可就喊人了!”少女说的色厉内荏,虽然眼里有害怕,却也做好了逃跑准备。

    “叫啊,你叫啊!这条路上谁不认得我?就算你叫破喉咙,怕也是没人敢过来帮你。”他嘿嘿笑着,一步步向少女逼近,眼看只有三步距离,少女突然大吼一声“救命”,转身飞奔。

    痞子显然没有料到少女突然就跑,忙追了过去,骂道:“贱人,你要是再跑的话,老子一刀捅了你!”他倒也不是说假,从身上掏出一大堆东西,朝着少女就砸。

    “哎呀!”少女尖叫一声,感觉到后背生疼,一看才知道是被石头给砸了,又气又怒,却不肯放慢奔跑的脚步,“混蛋,你会不得好死的。”

    见少女跑得飞快,却还咒骂自己,痞子怒极反笑:“小贱人,等会儿到了床上,如果你还这么骂的话,老子就服了你!”

    他猛地加速,一下就追到了少女,抬手就打在她背上:“小贱人,再叫啊!你叫的越大声,老子越爽!”说话的时候,他却看到有几个人瞅了过来,不由一瞪眼:“我女朋友外面有男人了,我教训她有问题么?”那些人一听,拔腿就走。不是因为这是他们的“家事”,而是痞子又亮出了刀子。

    这年头,即便是想英雄救美,也得看看自己实力啊。

    少女显然没有料到这群人就这么被吓跑了,忍不住尖叫:“你们不要相信他,他就是个强x犯!”可那群人已经走远了。

    知道不好,也不指望靠这些人了,少女徒手就与他斗了起来。

    只是她虽然泼辣,却根本就不是这痞子对手,一下就被推了出去。眼看再想爬起来,却突然发现自己脚崴了。这一下可吓得不轻:天,你不是要玩老娘吧?她差点哭了。

    “嘿嘿,跑啊,你再跑啊!刚刚不是跑得很带劲么,怎么现在坐在地上不动了?”眼看少女坐在地上惊恐看着自己,痞子心里闪过一丝莫名其妙的快感。他就喜欢女人这无助样子,等到了床上才有味道啊。

    “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的话,老娘我……我就咬舌自尽!”少女终于害怕了,但打死她都不能认输。哼,你不就是想要那样么,大不了老娘自杀,也不让你这混蛋得逞。她这样想着,眼里突然闪过一道人影:是他,没错,就是他!混蛋,害老娘出来找你,却遇到这种事,等得救了,看我不收拾你。

    她心中愤怒想着,就听到一个有些戏谑的声音说道:“是么,自杀?嘿嘿,奸尸这种事,我还没干过呢!”一看是那痞子说的,少女这才觉得,自己刚刚所看到的,一定是幻象。

    她心中冰冷,想不到这痞子竟然还有这种癖好,自己如何是好?她欲哭无泪,只好扯脖子喊救命:“救命啊,来人啊,强x啦!”

    似乎她的叫声起了作用,果然就听有人说道:“是么?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有人敢强x,太可耻了!”

    一个看起来有些弱小的身影走了出来,少女一看,可不是他?莫非自己刚刚没看错?不消说,来人自然是林晚杰无疑了。

    看到林晚杰,少女鼻子一酸,差点没哭起来:“混蛋,你怎么才来?没看到我被欺负了么?”原来这少女就是林某人未来的同学,前不久的合居,娉娉姑娘是也。

    听着她话,林晚杰忍不住苦笑:“我这不是赶来了么?谢天谢地,没有来迟。”其实一开始他就来了,只是当时他们跑得太快,变化也急。虽说他可以快速冲过来把痞子放倒,不过他觉得,要是这么救了她的话,她未必会感谢自己。索性吓她一吓,那样或许会对自己接下来处理的事,大有好处。

    只是现在看来,自己是彻底想错了。这是个小辣椒,本性是不会随着发生的事所改变而改变的,不比欧阳月那小丫头啊。

    “擦,你把我当什么人了?”痞子一听,顿时冷笑,“小子,识相的就快点给我滚,当作没看见,老子还可以饶你一命。不然的话,你们就做对同命鸳鸯去吧!”说着手中刀来回耍个不停,似乎是个玩刀高手。

    林晚杰哪里在意他玩刀技术怎么样,听了这话不由冷笑:“我数到三,如果你就滚的话,我可以让你做个太监。不然的话,嘿嘿……”他冷笑,那笑容却有些吓人。

    “找死!”痞子大怒,没想到林晚杰如此猖狂,还威胁自己,暴怒,“老子宰了你!”他大吼一声,握着刀子就冲了过来。

    “一……二……三!”林晚杰却不管他,而是自顾自数着。直到“三”字一落音,同时痞子冲了过来的时候,他猛然一挥手,砰!痞子连人带刀,都被打翻了。

    “给你机会你不要,非要我折磨你一顿。”林晚杰恼怒说了一声,先是一脚踩在他命根子上,就听到杀猪般的尖叫,在暗夜里传了出去,不知道惊醒了多少熟睡的孩童。

    可他并没有就此放过这痞子,而是狠狠踩了一脚,又蹲下一连抽了他几十个耳光,直接把脸打成猪头,这才哼道:“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就你这怂样,还敢出来劫财劫色,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痞子早就说不出半句话了,摸着下半身在那哀嚎着,撕心裂肺尖叫着,大哭着。这回轮到他想喊救命了,只是声音到了嘴边,却又变成大哭。

    “大……大爷,饶……饶了我吧!”终于他说出一句话,却已经不再完整。或许实在是太疼,这话刚说完,整个人就晕死过去。

    “你,你真把他变太监了?”看到痞子那儿流出许多鲜血,娉娉有些震惊。天,这家伙胆子太大了吧,他就不怕jǐng chá告他致人伤残罪?

    “怎么,你还心疼不成?”林晚杰冷笑。他自然知道娉娉想什么,可自己要是不这样做,这痞子又得害多少人?幸亏自己回来了,不然娉娉如果被她祸害,恐怕一辈子都有阴影吧?

    “心疼?”娉娉一听,顿时就怒了,猛地站了起来,也不顾脚上疼痛,冲到痞子面前,踩着他道:“这家伙,我恨不得踩死他,岂会心疼?也不知道这社会是怎么了,连这种人都敢如此嚣张!”说着不过瘾,又是一顿猛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