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原来和我一样啊

    “你敢么?”见他说要非礼自己,娉娉有些好笑。就这家伙,给他一个胆子,怕也是没有胆量非礼自己。

    一想到他昨天看到自己就飞奔的样子,娉娉忍不住就好笑。真是奇怪了,不是说现在的人都“无下限”么,怎么看这家伙,从哪个大山里冒出来似的,还对自己这么个大měi nǚ战战兢兢,恨不得躲远了似的。

    “敢!”林晚杰恨声说道,“我决定了,这种事坚决不同意。哼,想让我做你的护花使者,还想我听你的话,这种事,坚决不能同意!”

    娉娉吃惊看着他,没想到这小子真的敢拒绝自己,哼,他就不怕自己教训他么?

    想到这儿,她眼珠子一转,看到不少男男女女从身边走过,猛地就向林晚杰扑了过去:“哎呀,我的脚!”

    林晚杰一惊,以为她扭到了脚,赶紧去扶她。他动作极快,虽然发现的晚了点,但还是一把抱住她,担忧道:“你没事吧?”

    “啊,非礼啊!非礼啊!”娉娉没有回答他,而是扯着嗓子就喊。还别说,她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大叫救命或许会没人管,但喊非礼,那出手相助的不要太多。

    不少大一学生还沉寂在考上庆安大学的兴奋头上,一大早起来,不仅仅是看看食堂伙食怎么样,更是为了看看学校有没有měi nǚ。

    这不,之前娉娉与林晚杰走在路上的时候,就被人指指点点,眼中充满了羡慕光芒:这可是大měi nǚ啊!不消说,一定是校花级别的了。

    没办法,娉娉虽然也就十岁,但确实是个大měi nǚ,长得漂亮不说,身材也棒极了。更有胸前那对大杀器,走到哪,怕都是万众瞩目焦点。

    刚刚更有一个童子鸡,因为看得傻眼了,差点撞在一棵大树上。若不是他同伴喊得及时,恐怕已经晕死过去了。

    就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大měi nǚ,竟然被人给非礼了?禽兽啊!一个个学生义愤填膺,立马就冲了过来:“兄弟们,打死这禽兽。这家伙竟敢对我们的校花无礼,看我们不打死他!”

    都说人多力量大,这话看起来一点不假。林晚杰刚扶住娉娉,就听到大地震动,似乎地震来了一样。

    还没来得及看发生什么事,就听到这些话,脸色顿时就变了。抬眼一看,他立即傻了:天,不是吧?一个两个……一百八十五个!后面还陆陆续续有男人冲过来,他们这是要干什么?群殴自己么?没天理啊!

    他心中哇凉,自然不可能对这些“见义勇为”的学生下毒手,拔腿就跑:“误会,天大的误会啊!我可是个好学生,哪里敢非礼?刚刚是她不小心摔倒了,我过来扶她啊……”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无数鸡蛋飞了过来。林某人心中那个胆寒啊,还是逃命为上吧。

    这一下,他逃跑速度快极了,一眨眼,就跑得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娉娉欢声笑语:“小坏蛋,看你还答不答应我说的事!”

    林某人那个悔恨啊,早知道就答应她好了,为什么非要逞强不答应呢?现在可好,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已经成为全校男生公敌了吧?

    但是一想到她这么欺负自己,心中又是不平,忍不住暗骂:臭丫头,想让我事事都听你的,还做你的护花使者,呸,没门!

    他拒绝了绝大多数男生都想做的事,反而为自己的遭遇感到不平。如果被其他男生知道的话,肯定会指着他鼻子大骂:你丫的,真是没出息。

    “林兄弟,你跑这么快做什么?”就在林某人飞奔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回头一看,呵,可不是?原来是那个张杰啊。

    不管怎么说,张杰也是自己在庆安认识的第一个男生了,虽说他比较欠揍,但林某人还是不太在意的:“你不看看这天气多好,很适合跑步啊。生命在于运动,我跑这么快,当然是为了锻炼!”他义正言辞说道。

    “是么?”张杰有些好笑,“可我为什么刚刚看到一个人被全校男生追着他?莫非他真的非礼了那个大měi nǚ?”说着张杰竖起了大拇指:“林兄弟,真的没话说。昨天我那么伺候那位姑奶奶,她都不给我好脸色看,想不到后来又追着你认你为男朋友。怎么,昨晚玩够了,今天甩了她,她要来整你了?”

    鄙视呀,这货想象力真够丰富的。林晚杰差点没吐血,怒道:“你看我像是那种人么?”

    “像!”哪知张杰立马点头,不过随即又说出句让林晚杰吐血的话来,“不过呢,你长得没我帅,也不高大,还比我黑。真要是比起来呢,她也不可能被你泡上的。哎,我看你还是别做白日梦了。”他摇摇头,显然不以为林晚杰能够追到娉娉。

    好家伙,真该被雷劈啊。林晚杰恼怒不已,冷冷看了他一眼道:“好了,有什么话快说,我可是很忙的。”

    说到正事,张杰这小子倒也不含糊,忙道:“昨天我和你说的那事你还记得吗?郑刚已经放出豪言,说三日内,必定要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哎,我这才知道,兄弟,是我害了你啊!”

    昨天那个大块头,林晚杰可是印象深刻,闻言淡淡一笑:“就是这事?你不是和我说了么,有事的话,大喊三声你的名字,你就来救我?想来应该不会有事吧。”

    这家伙脑袋秀逗了?张杰一愣,那不过是自己随口说笑的而已,想不到他当真了?看到林某人嘴角似笑非笑,他这才明白,敢情这家伙也在耍自己呢。

    “林兄弟,不要怪我多嘴,那郑家两兄弟,你还是少惹为妙。如果真的有必要,哪怕给他们买条烟,认个错,其实也没什么的。当然了,烟钱我出!”毕竟是林晚杰救了自己,所以张杰还表现出了一定义气。

    “好了,不说这事。”林晚杰并不在意,更不会如他所言去道歉买烟赔礼了,“告诉我图书馆在哪,我去看看。”

    “擦!”张杰一听,忍不住骂道,“小子,想不到你看起来正经,原来和我也是一样啊。”见林晚杰奇怪看着自己,他笑道:“你是不是知道图书馆里有个漂亮妞,所以想去泡?嘿嘿,这可是我们大二、大三的不传之秘,想不到也被你发现了,真是牛人啊!”

    林晚杰没吐血。md,老子是用心来学习的,可不是来泡妞的,怎么什么事到了你嘴里,就变味了呢?

    他懒得与张杰多说什么,见他非要带自己去图书馆,索性就由着他。只是他马上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个话痨投胎转世,一路上唧唧喳喳说个不停,竟然比娉娉还烦人三分,让林某人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到翡翠湖去。

    “庆安图书馆呢,是我国第三大图书馆,只比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小些。里面藏书几百万册,许多都是古籍,一般人都借阅不到的。不过你去呢,都还没有学生证,也只能看一看了。不过你和我目的一样,都是去看měi nǚ,倒是不用担心这些。”张杰很自以为是的就认为林某人是去看měi nǚ了,所以每说一句话,脸上笑容都是那么阴险奸诈,似乎měi nǚ已经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似的。

    “禽兽啊禽兽。”林晚杰听得眉头直皱。这样的人,考进了庆安大学,也不知道对学校氛围会有什么影响。不过一眼望去,还别说,多少对男男女女走在一起,手拉着手,更有大胆的,直接抱着,嘴对嘴就亲。

    “你看,那一对,就是我们学校去年举办的接吻冠军。嘿,你不知道这比赛么?就是两人嘴对嘴,看谁亲的时间长!他们可是一口气亲了一个多小时啊,当时嘴就肿了!”张杰指着不远处一对男女笑嘻嘻说道。

    我擦,还有这样的比赛?林某人也算是开了见识,心中震撼:不知道以自己能耐,去亲吻大概能亲个多久?

    他突然鄙视自己,妹的,刚刚还鄙视别人来着,怎么现在又轮到自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不行,要么融入进去,要么洁身自好,鄙视他们!

    想着想着,一个大měi nǚ的身影浮现在眼前,却是曾绳玫,他就不能够淡定了。看来自己也是个平凡人啊,是没有资格鄙视别人的。

    娘的,既然这样,索性就去把她给追到!

    想通这些,他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没错,别人可以在学校谈恋爱,甚至脚踏两只、三只船,难道自己就不可以么?当然了,自己是个纯洁的人,这同时踩两只船的事是不能做的,但追大měi nǚ这种事,还是多多益善。

    他为自己这突然领悟有些欢喜,就听张杰惊呼道:“看,měi nǚ!那就是我们学校的大měi nǚ老师了。天啊,她这么漂亮,竟然真的会在今天来图书馆,我的福气啊!”

    林晚杰被他叫的吓了一跳,抬头看去,却只看到一个白色背影,似乎有些熟悉,却早就不见了:“什么měi nǚ,不就是那个样子。”与曾绳玫一比,他觉得,世间再无měi n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