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夏天,真好

    本来就是到图书馆看书的,虽然曾绳玫走了,但林晚杰并没有就此离开的打算。他依然捧着本书,在那儿看了会,待到看完,又继续看下一本。

    张杰看了一会,便觉得无聊,忍不住放下书本,到其他角落去泡妞了。

    图书馆里的女人,向来只分两种。一种是勤奋好学的,一种就是附庸风雅的。至于姿色,一般来说,丑的居多。因为上天给了丑女一个不受欢迎的容颜,却助长了她们后天勤奋好学的动力。不比那些漂亮女人,也许伸伸手,所想要的,就可以得到了,自然不会那么努力。当然,这只相对来说。

    但是当曾绳玫来到图书馆之后,这个“公论”似乎就被打破了。来到图书馆的女人,美貌显然上了一个档次。

    虽然林晚杰不怎么在意,但偶尔还是有几个漂亮女人从自己身边经过。似乎到了中午的原因,那些女生都穿的比较清凉。

    如今是九月初,天气还热着的时候,所以许多女人都穿着裙子也正常。

    不过这可便宜了那些sè láng,一个个盯着měi nǚ看,哪还有心情看书?

    “林兄弟你看,那妞漂亮么?没错,就是那个扭屁股的!”张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林晚杰的身边,自告奋勇给他介绍起了měi nǚ,同时不忘探讨哪个更美。

    “你说夏天到底有多好呢?这么多měi nǚ,穿着短裙、超短裙,白色衬衫、t恤,把该露出来的,不该露出来的,都露出来了。娘的,这要是换作只有我一个男人在这,保管会忍不住做出些什么禽兽事情来。”张杰摸了摸嘴,一脸猪哥相。没办法,实在是这些女学生穿的实在太清凉了。

    本来穿的清凉不是你的错,但长得还有点小姿色,又出来勾引人,那就是你的错了!看到不远处一个女人在那一会儿蹲下一会儿站起,穿的却是超短裙,张杰鼻血忍不住就流了出来,嘴里恨恨骂道。

    “该看的就看,不该看的就别看。”林晚杰眼光毒辣,一眼就扫到了不该看的,感到浑身热血上涌,忍不住说道。

    “嘿嘿,没有什么是不该看的。”他哪里承认自己看到什么了?自然要反驳:“你也不想想,她们穿的这么少是为什么?真的是为了清凉么?不,是为了吸引男人眼球。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吧?女人不论美丑,都是由男人评价的。所以在夏天这个美好季节,她们自然要把自己最美好、最成熟、最xìng gǎn的一面表现出来,让男人得到欣赏,甚至是评价。这就是她们为什么穿成这样的心态了。”

    听他说的头头是道,林晚杰一愣。真的是这样么?可这些女人也太那个了吧。虽说娉娉、曾绳玫也都是大měi nǚ,但她们穿的裙子起码就比较长啊。例如娉娉今天穿的还是牛仔裤。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被昨晚的事给吓到了。

    想到这儿,林某人就盯着其他人看了看,果然,一个个漂亮女人,走起路来,要么就故意扭摆几下,要么就媚眼直抛,却是对着帅哥的。

    还有更离谱的,也和那个超短裙姑娘相似,也不知道是真看书呢还是在吹风,反正一会儿蹲着一会儿站起来,旁边站着一个帅哥,却对她不予理会。那女人搔首弄姿一会儿,便觉得郁闷,嘟着嘴走了。

    牛啊,难道天下的女人都是如张杰所说的这样么?林晚杰彻底傻眼了。他以前在高中,虽然不怎么读书,但成绩很好,一直都有女生过来找他聊天。但当时的他,对这些却不太理会,搞到后来,那些女人便以为他喜欢的不是女人,与他便疏远了。

    如今想来,林某人才发现,自己傻大了!娘的,早知道有这样的机会,那自己还不把握时机么?

    现在被张杰一语点出,他这才知道自己当初是多么的傻。不管怎么说,能用眼睛看,占占便宜,那就不放过呗。

    心中想着,他便有话要说。这边刚一开口,那边张杰就嘿嘿笑道:“林兄弟,你看那妞对我放电呢!嘿嘿,我就不陪你,先过去了。”说着笑嘻嘻朝着那超短裙妹子走了过去。

    有异性没人性!林晚杰心中郁闷,却也不好说什么。眼看张杰走到那蹲着看书的超短裙měi nǚ身边,就听他说道:“嗨,měi nǚ,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吧!”

    “有么?”那超短裙妹纸长得还可以,一双腿也比较长,抬头一看,见是张杰,她便回了一句。

    “当然。”张杰忙道,“你好像我一个高中同学。我看看啊,你不仅眼睛和她长得很像,这美貌啊,樱桃小嘴啊。没错,你这双腿,几乎和她一样!”

    “哦,她是你初恋qíng rén?”超短裙妹纸嘴角有了丝笑意。

    “咦,这都被你发现了?”张杰鼓掌赞道,“不过我们只好了半年,后来就分了。如果měi nǚ不介意的话,我想你也能成为我的qíng rén。”

    林晚杰远远听到这话,忍不住浑身冷汗。娘的,这都行?他有初恋么?为什么看他就像个没有谈过恋爱的?还别说,林晚杰这一看,真就看准了。张杰果然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雏儿。

    “qíng rén?”超短裙妹纸站了起来,上下打量张杰几眼,这才不快不慢道,“帅哥,你是富二代么?”

    “富二代?”张杰一听这话,立马冷笑起来,“告诉你,我可是正宗的富一代!不仅如此,我还会是官一代!军一代!怎么样,你敢答应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再来找我吧。”超短裙妹纸淡淡一笑,果断走人。

    “我擦,等老子成了这样的人物,还会找你么?”眼看超短裙妹纸朝着林晚杰那边走去,他愤愤说道。也是,这女人开口闭口就是钱,要么就是盯着某人看长相,如果张杰还当她是个不在乎身外之物的人,那就是傻瓜一个了。

    只是接下来的场景,让他彻底傻眼。

    “嗨,帅哥,我们在哪儿见过?”超短裙妹纸来到林晚杰身边,见他站在那儿捧着一本书,忍不住笑道。

    娘的,这是什么话?哥能认识你么?林晚杰正佩服着张杰的泡妞本事,想不到这měi nǚ就过来找自己搭讪,顿时就傻愣住了。

    “那个,你不会说我是你同学吧?”林晚杰想了下,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个女人,不由奇道。

    “你知道?”超短裙妹纸有些诧异,看了林晚杰一眼,笑道,“没错,以前我们或许不是同学,但马上就应该是了。”

    和自己同一个系的?林晚杰一愣,学汉语言文学的,目前据他所知,也就知道娉娉一个,想不到眼前这女人也是?

    “哦?你也是学汉语言文学的?”林晚杰问了一句,见张杰远处怒瞪自己,不由淡定一笑,“是这样的话,真高兴有你这个同学呢。”不管怎么说,这超短裙妹纸长得也还行,如果以后见到了,那看看她长腿,应该还算养眼吧。

    超短裙妹纸看着林晚杰没有说话,而是一双妙目无声打量着他,过了许久,这才说道:“果然是一对禽兽!”说着就走。

    “喂,你说谁呢?”林晚杰傻眼了。娘的,这妞是欠揍啊,没事说自己禽兽。我呸,你才是禽兽呢!你要不是禽兽的话,为什么夏天还穿得这么清凉?

    “我腿好看么?”超短裙妹纸回过头来,拍了拍自己颀长秀腿,笑嘻嘻问道。

    “不好看!”林晚杰被骂,自然心有不甘,忍不住哼道。

    “白痴。”超短裙妹纸竖起了中指,头也不回,直接走了。

    “哈哈,哈哈,林兄弟,我以为你帅得过头,会有女人主动倒贴呢。现在才明白,原来你也什么都不是啊。”本来张杰嫉妒地要死,以为自己勾搭的这个女人不理会自己,反倒要倒贴给林晚杰,心中自然有些不爽,甚至是嫉妒。

    但听了他们的话,特别是看到她最后一个鄙视的中指之后,终于忍不住狂笑起来,心态也平衡了许多。就是嘛,自己这么帅,那女人都不稀罕,会在意林晚杰?真是活见鬼了。

    “白痴。”林晚杰被那女人无缘无故骂了,又鄙视了,心头自然愤怒。一听张杰嘲笑自己,不由骂了句。

    “嘿嘿,我是白痴,可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张杰显然很高兴,对林晚杰这句话也不在意,笑的甭提多欢乐。

    对他彻底无语。林晚杰觉得自己遇到了两个不正常的人,特别是之前那个女人,疯子一样。他懒得理会,恨恨看了这个图书馆一眼,想着要不是在这儿遇到了曾绳玫,打死以后也不来这儿了。

    这样想着,他也觉得这里没什么好留恋的,向外面走去。

    看着林晚杰离去背影,张杰依然在狂笑。可是一转眼,就看到自己身边站了个měi nǚ,顿时眼睛一亮:“同学,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对了,你很像我的初恋女友呢……”

    虽然人已经走远,但林晚杰还是听到了他的话,顿时摇头不已:哎,这就是现在的学生泡妞**么?果然不怎么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