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以后我们是同事了

    “啊,那你要怎么样?”林晚杰傻眼了。想不到这都不行?自己不是把地儿都说清楚了么,难道还怕自己跑了不成?

    “我们老板说了,这里还缺一个fú wù员。你如果在今天不能给钱的话,那就必须在这儿做一个月的fú wù员,怎么样?”想起老板的话,清纯měi nǚ笑道。

    一个月!天啊,自己可是要做家教的,哪有时间跑这儿给你做一个月的fú wù员啊。想起自己做家教一个小时都有五十块,来这儿一个月才能抵一顿饭钱,他就欲哭无泪。

    可是现在倒好,自己没钱付账在先,现在他们老板给出如此优惠条件,如果不答应的话,那说出去自己也没脸见人啊。

    算了,不就一个月么,起码还有眼前这měi nǚ陪着。想到这儿,他道:“我可以先问下,我这顿饭吃了多少么?”

    “一共五百块。”清纯měi nǚ淡淡一笑。

    五百块!有这么多?林某人微微一愣,哪里又知道娉娉所点的那两道最贵的菜,都有三四百了。他欲哭无泪,可终于还是舒坦了些:也罢,一个月工作抵扣五百块,也不算太不值钱。如果这顿饭只吃了几十,还要给他工作一个月,那才悲剧了呢。

    想到这里,他又道:“我晚上都很忙,要是非来的话,可不可以中午每天过来帮忙?”

    清纯měi nǚ白他一眼,以为林晚杰知道自己就是中午来帮忙的,所以故意想和自己一起呢。但是老板也没说是中午还是晚上,这一点倒是可以答应。

    想到这里,她便说道:“好吧,不过你中午要是不来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说着她拿出笔纸,递给林某人道:“先写一张五百块的借据吧。如果你不来,我们就去讨账!”

    威胁,吃果果的威胁。林某人不料这女人虽漂亮,看起来也清纯,怎么良心就是大大的毒呢?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好咬着牙把“借据”给写了。因为一顿饭,又把自己卖给了“学校人家”,他真是欲哭无泪。

    “好了,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自我介绍下,我叫李冰洋。”清纯měi nǚ叫李冰洋,可林晚杰只看到她“冰冷冷”的一面,不由感叹“人如其名”。

    什么东西都留下了,想跑也是跑不掉。何况自己现在一毛钱都没有,看来明天是必须要来工作了。哎,命苦啊。

    林某人没想到自己刚来学校两天,先是为找房子发愁,后又为学生发愁,如今又因为一顿饭而发愁。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自己还能做人么?好在上天要人发达,必先苦其心志,脑其筋骨、饿其体肤,看来自己以后必定是个人物啊。

    他安慰着自己,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心理寄托。

    离开了学校人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今天还没上课,但学生们都已经回到学校了。人来人往,特别是一对对情侣从林某rén miàn前走过,看着那些女的穿的五花八门,但无一例外都是衣服很漂亮,他便眨了眨眼,想到张杰所说的话。

    那家伙果然是个棍啊!林晚杰有些佩服张杰。

    “哎,听说没有,翡翠湖那儿有男人求爱呢!”

    “真的?是谁啊?”

    “据说是个大一新生。而且那女的,长得真叫漂亮啊。对了,叫什么娉娉来着?”好些人朝着翡翠湖方向跑去,听了他们的话,林晚杰心头大怒。md,不会又是那个赵康正吧?

    昨天自己被娉娉耍了一道,后来那小子跳湖,娉娉责怪自己。因为小小的占了下她便宜,后来就受到她排挤,今天又被耍,林某人是一肚子火气啊。

    有火气就得发,所以他二话不说,跟着众人的步伐,向着翡翠湖跑去:娉娉,别让我逮到你,不然的话,看我不收拾你!林晚杰心中发狠。

    “娉娉,我对你可是真心的啊!虽说我们刚刚见面,但一见钟情你听说过没有?没错,我那就是一见钟情了。”一个粗犷的声音响了起来,震得不少人耳朵发懵。

    娉娉有些无语,傻眼看着眼前跪在那儿小子,以及自己身边所围的这一群人。哎,本姑娘怎么就这么倒霉,遇到的都是疯子呢?

    她心中气苦,想着从饭店出来,本以为处置了那小子,等到他最艰难的时候再出现,然后解救他燃眉之急的时候,却被这疯子给追上了。

    你追上也就算了,向我表白也就罢了,可用不着跪下来,还带着这么多人吧?

    原来娉娉本意是想给林晚杰一个难堪,在他下不了台的时候再出现付账。可是她没想到,自己一出来就被眼前这几个人给追到了。然后,他就上演了一出凤求凰。

    而跪在地上说话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看到娉娉的大块头郑刚。

    “你是一见钟情了,可我对你没感觉啊。”她也不是没想过要跑,可这家伙带来的几个人却团团把自己围住不让自己走,这让她更加生气。哼,那小子要在的话,一定会教训这些家伙的。她突然想起了林某人的好来。

    “不要紧娉娉,只要你跟了我,以后自然知道我的好。你看,我肌肉发达,又会打篮球、踢足球,各项体育运动都很厉害的!”他很风骚的显摆着自己的肌肉,似乎是想通过它来吸引娉娉注意。

    “你知道这叫什么么?”娉娉无语看了他一眼。

    “什么?”郑刚不解。

    “笨蛋,这都不知道,还敢泡妞?”人群中早就围了一簇簇,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话,“娉娉měi nǚ是想说,你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典型呢!”

    要不是他们人多,又把娉娉给围在了中间,恐怕这些看客都忍不住上去揍他了。哼,这人太无耻了,想泡妞还敢用这样的办法,真是可耻啊。

    “我擦,是谁说的,给老子站出来!”郑刚一听,大怒,忍不住站了起来,看了人群一眼。可没人敢说话,都缩了缩脖子,示意不是自己说的。

    扫了众人一眼,没有找到说话的人,他又跪了下去,对娉娉道:“娉娉你放心,我对你是真心的。只要你跟了我,以后谁敢欺负你,我帮你教训他!”

    “喂,这是法治社会,有谁会和我过不去?”娉娉忍不住骂道,“你白痴啊,是不是就想着我被人给教训?”虽然昨晚遇到那惊险一幕,但是因为林某人的关系,她早就不怕了。

    要说到保护,有谁还能比他更厉害?哼,之前你们可就是被他打倒的。之前娉娉看到的不多,但知道郑刚和他哥哥那些人,都是被林晚杰给放倒的。

    所以啊,最厉害的,还是那个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打架真的很厉害的林某人啊。可惜自己没有他shǒu jī号,不然早就把他喊过来,让他好好教训这个郑刚了。

    哼,下次打架,千万不能阻止他,不然还不知道会出来什么样的小丑再来找自己麻烦。

    “哪能呢。”郑刚尴尬笑了笑,赔笑道,“娉娉你这么漂亮,以后为你打架的男人肯定很多。如果由我保护你的话,一定没人敢欺负你的。”

    “切,亏你还敢说。”娉娉冷笑,“之前还不知道是谁被人打的鼻青脸肿。要不是我上去拉架,恐怕你已经成猪头了。”

    “你说什么!”郑刚大怒,猛地站了起来,吓得娉娉一跳。

    他最讨厌别人说自己不如其他人了,何况还是林晚杰?昨天就被林晚杰给打了一顿,今天自己和哥哥那么多人,都不是他对手,这让郑刚甚是觉得丢脸。

    本来他决定了,以后谁要是还敢说这件事,就宰了他。可是现在娉娉提起,他自然不可能宰了娉娉,但止不住大怒。

    只是看到娉娉往后退了两步,惊恐看向自己的时候,他这才反应过来,忙赔笑道:“娉娉,你别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人渣啊!都准备打人了,还敢说不怎么样?亏他能说得出口。”之前那个声音,又不合时宜响了起来。郑刚听得额头冒火,shā rén似的目光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是谁,忍不住怒道:“小子,你要是再敢废话,老子就宰了你!”还别说,似乎被吓到,那人真不说话了。

    虽然他说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娉娉真被他给吓到了。抱着双手缩着身子,心中渴望那个混蛋快点过来。只是自己没他shǒu jī号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有些人就是这样,平时不觉得他有什么好,可到了关键时刻,总是能想起他。

    林晚杰现在就成了娉娉心目中的此人。当然了,这种人,大多数时候都属于悲剧的,即便是在爱情的国度里,最终也不可能两人走到一起。

    “měi nǚ,你如果想要吓走这大块头,就大叫三声救命吧。哦,对了,你最想谁来帮你,再把他名字加上,自然就有人来帮你了。”那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下郑刚再也受不了,朝着传出声音的方向跳了过去,随便拉住一个人的衣领,怒道:“说,是不是你说的?md,是的话,老子一巴掌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