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来吧,打我吧

    那个被郑刚拽住衣领的男人吓了一跳,心中却大呼冤枉。娘的,老子不过是来看好戏的,怎么就这么悲剧呢?同时心中对郑刚又鄙视又气愤,但更多的,却是对那个说话而不敢承认的家伙气愤。

    你他娘的既然敢说,怎么就不敢站出来承认呢?眼看郑刚眼神不善,他忙道:“我说,我说,我知道是谁说的。”

    说着他一指身后一个学生,道:“就是他说的!”那个被指到的学生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一步,骂道:“擦,老子什么时候说了?”

    郑刚看得糊涂,啪啪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人打了一巴掌,冷笑道:“你们谁要是再敢胡说,我就都揍一顿。”

    “喂,你怎么可以这么打人呢?”就在这时,之前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同时那人也不躲了,走了出来,竟然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小猥琐,长得一米七多点,穿了件长袍的男生。他打扮比较怪异,头发也梳成了髻,即便长得再矬,恐怕也能发人深省。

    “是你?”郑刚冷冷看着他,哼道,“怎么,你是故意来和我做对的?”

    “做对?你配么?”哪知这矬人却不屑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你这行为很可耻?即便要泡妞,用你这种方法能有效么?恐怕妞还没泡到,已经被你吓跑了。”

    本来郑刚是大怒的,可听了后面一句,顿时眼睛一亮:“咦,莫非你有什么高招不成?”

    “嘿嘿,你可知道我叫什么?”矬人笑了笑,见他摇头,这才哼道,“别人都叫我‘情圣’!告诉你,我泡过的妞,比你见过的女人还多,你这句话问我是问对人了。”

    他说了一句,便洋洋自得,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也算是吸引到了众人目光,这才淡定道:“像她这种měi nǚ,要么拜倒在金钱下,要么拜倒在强壮而又温柔的男人下。你强壮是有了,可不够温柔。”“矬人情圣”说了一句,见郑刚头点的像小鸡啄米,这才大声道:“所以你对她,不能用强。你看那几个人,把她拦着像什么?会很反感的。”

    娉娉反感郑刚早就看出来了。但他本身就是一个大老粗,哪里懂得这许多?又深怕自己放了她,一眨眼她就跑了。因为这两个小时内,她已经跑了好几次。

    “那我该用什么办法?”郑刚反倒虚心求教起来。

    “一个字,磨!”矬人情圣笑道,“你刚刚已经在磨了,而且还搞得比较轰动,恐怕这事已经在学校传开了。不错不错,这是第一步。但是你光这样肯定不够,还得用其他的方法。”说到这儿,他便住口不说了。

    郑刚大急,忙道:“情圣兄,你有什么尽管说。”

    “嘿嘿,我那些泡妞技巧,岂能随便交给你?”矬人情圣却不告诉他了,而是哼道,“你先滚回去,等到晚上请我吃了饭,再来请教下面的吧。”

    郑刚虽然心中着急,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听了这话,只得点头道:“既然情圣兄这么说了,那我就先回去准备,晚上好请你大吃一顿。”说着他一挥手,那群人果然放开娉娉,跟着他走了。

    他们一走远,就在娉娉以为得到解脱的时候,矬人却突然一下子跪在了娉娉面前,大叫道:“měi nǚ啊,嫁给我做老婆吧!”看好戏的学生本来要走的,哪知事情急转,又出现这一幕?顿时一个个都傻眼了。

    “你谁啊,我可不认识你。”听他教郑刚如何泡妞,还说自己泡的妞比郑刚所见的女人都多,娉娉就对他没有一丝好感了。现在见他又跪下来向自己表白,不由吓了一跳,赶紧让开:“你快点让开啊,不然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娉娉也是个小魔女,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之前郑刚人多,她打不过,如果就这么一个矬人的话,她可是不介意用武力解决掉的。

    “不客气?怎么不客气?是要揍我么?”矬人听得脸上笑容大盛,就往地上一趟,大叫道,“来吧,打我吧!你越用力,我就越爽!”

    “我擦,这家伙是个变态啊。刚刚就是他害我被打的,哥们,我们一起去揍他。”

    之前那个被抓住衣领的学生见郑刚走远,摸着发疼的脸颊,火气就不打一处来。现在看到矬人如此之矬,还是个变态,顿时就怒了,忙冲过去就打。

    另外一个被打了耳光的,自然不甘落后,也冲了过去,两人就要动手。

    哪知矬人突然跳了起来,啪啪!就是两个耳光打在他们脸上,冷笑道:“你以为我不会打架么?任由你们欺负是不是?告诉你们,要是我乐意,现在就可以把你们踢到翡翠湖去。”

    原来这矬人虽然长得矬了点,但是打架还真不错啊。娉娉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忍不住心中一惊:这人竟然是个高手?她瞬间傻眼了。

    本来被男人追应该是件幸福的事,特别是被许多有本事男人追的时候。但是这个规律在娉娉这儿显然不受用。

    追她的男人,别说有本事了,一个个都是阴阳怪气的,相比较起来,竟然还是那个赵康正正常些。

    但是她只把赵康正当哥哥看待,显然也是没有可能的。看着郑刚刚走,又出来个所谓情圣,她一个头两个大:“够了啊,你别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也会烦你的。”

    眼看他打了那俩悲剧男一顿,又向自己走过来,娉娉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一下子就靠近了翡翠湖。只要再退一步,恐怕就跌落下去了。

    “嘿嘿,měi nǚ你怕什么?我情圣可是不吃人的!”矬人情圣哈哈一笑,说道,“要说打架,我可以帮你收拾了之前那一帮人。要说浪漫,我也会。我会的可多了!只要你愿意嫁给我,一切都好商量,怎么样?”

    真是送走了豺狼,又迎来了虎豹啊。娉娉发觉自己的命似乎有些歹,尤其不适合上大学,忍不住心中暗骂:就你这矬样子,还想追本xiǎo jiě?连那个混蛋都不如。

    她心中的“混蛋”自然就是林晚杰了。如果林晚杰知道她拿自己和这矬人比,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商量个屁啊!”娉娉终于忍受不了,骂了句脏话。笑话,如果她再这么唯唯诺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恐怕上来表白的男生不计其数了。

    “你敢骂我?”矬人大怒,猛地又向娉娉逼近,见她看了眼身后并不后退,顿时冷笑,“měi nǚ,看来你是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无法无天了。也罢,先给你一耳光,让你恨上我再说!”说着他果然就走了过来,同时不忘自言自语:“我听说女人对一个男人,如果有了恨,就更容易有爱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恨得越深、爱的越浓。天啊,我真是聪明!”

    不少学生听到这话,差点没吐血。虽然一个个想过来勇救大měi nǚ娉娉,但没人敢真的过来。

    刚刚那两个悲剧男还倒在地上哀嚎呢,这要是自己上去了,还不是同样下场?所以他们继续看好戏。

    “是么?既然这位哥们儿这么想,那我是不是打得你越疼,你会越爽呢?”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又是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谢天谢地,这家伙终于来了。听到这个声音,不少人以为又是个不怕死的。只有娉娉才知道,这家伙才是自己的“大救星”啊!每到关键时刻,出来解救自己这个仙女的,就是这混蛋。

    不消说,来的这人就是林晚杰了。

    他来了一会儿,看到郑刚被眼前这所谓情圣诳走,后来自己又强迫娉娉,就有些忍不住了。

    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还要动手打人。虽然气愤娉娉给自己下套子,害自己出糗,还忍痛卖命一个月给学校人家,但不管怎么说,这丫头对自己还是不错的。

    起码租房子的时候,加了一百块,就可以包吃包喝,换作任何另外一个人,恐怕都没有这种待遇吧?

    想到这里,林某人气便消了一大截,自然也就不会与她一般见识了。

    他没想到,自己不见识,却还有其他人敢来见识!哼,娉娉不仅是自己同学,更是自己“室友”,同在一个屋檐下。她被人欺负,那不就是证明自己无能么?

    林晚杰怎能承认自己是个无能的人?所以看他要打娉娉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哦?你想打我?”矬人看了林晚杰一眼,见他像个普通学生,没有丝毫特殊,顿时冷笑,“你知不知道我在部队里练过?你小子如果识相的话,快点走开,不然我一掌打的你吐血三升不止!”

    “你有这么厉害?”林晚杰吓了一跳,停在原地,“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在部队里继续呆着?我想祖国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吧?”

    “哼,你小子知道什么?”矬男冷笑,“部队那种地方,哪有外面世界精彩?嘿嘿,老子一出来,可就玩了十多个女人。好了,看在你也是个棍的份上,快点滚吧。”

    棍?md,这小子竟然说自己是棍!林晚杰大怒,指着他鼻子骂道:“小子,有胆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