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你才喜欢女人

    “你干嘛?踢人很有意思么?也不知道淑女点。”被踢出去的林某人,心中郁闷非常,忍不住吼道。

    “嘿嘿,淑女干嘛?能当饭吃么?”娉娉确实一点不在意,坐在石凳上晃着双腿,笑嘻嘻看着林某人,“告诉你,就算本xiǎo jiě不淑女,喜欢我的也有一大把,你信不信?”

    林晚杰无语,这是什么逻辑?“也许喜欢你的人有一大把,但你喜欢的人,可绝对不会喜欢你。”他哼道。

    “你说什么!”娉娉大怒,哼道,“我可没有喜欢的人,也不会喜欢谁。哼,本xiǎo jiě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如果这么快就喜欢上了谁,那不是暴殄天物么?”

    这丫头脑袋里都装的是什么呢,怎么思维就这么奇怪?林晚杰有些想不通,奇怪道:“怎么个暴殄天物法?”

    娉娉咯咯一笑,道:“你想啊,喜欢我的男人那么多,如果我现在就喜欢上了别人,那他们怎么办?所以我就不找男朋友,让他们有个念想,以为自己可以追到我。嘻嘻,其实我根本就不给他们机会。”

    噗通!林晚杰听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揉着脑袋,眉头尽是黑线:“你怎么就有如此奇怪的想法呢?就算你不喜欢其他男人,也用不着这样子吧?”

    “我怎么样了?”娉娉撅着嘴哼道,“喜不喜欢男人,是我的权利。别人喜不喜欢我,是他们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

    喜不喜欢男人?林某人听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惊恐道:“丫头,你不会喜欢女人吧?”

    “谁是丫头!”娉娉白他一眼,对他这话彻底无语,“你才喜欢女人呢!不对,你喜欢男人才是。”

    还好,她喜欢的是男人,还算正常。林晚杰无来由放松不少,也不想与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说道:“以后你可得淑女些,不然再这么踢人,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娉娉一愣,就听林某人嘿嘿笑道:“刚刚你可是走光了!”娉娉今天穿的并不是牛仔裤而是裙子了。她之前踢了林晚杰一脚,想不到那样就走光了。

    她吓得一声尖叫,拿起一块石头就向他砸去:“混蛋,你太恶心了!”

    林某人吓了一跳,赶紧躲开,就听石头噗通一声落在水里,溅起一汪水花。这女人狠啊。林晚杰相信,如果刚刚那块石头砸到自己脑袋,恐怕自己就得去医院呆着了。

    他算是对娉娉有了新的认识,所以立马往后退了五步,保持住了有效距离,说道:“好了,既然事情也说开了,你说吧,对我的损失怎么补偿?”

    损失?娉娉一愣,就听他继续说道:“今天你说请我吃饭,然后一共叫了五百块的菜。你也知道,我身上一毛钱没带,后来被饭店老板抓住,说我吃霸王餐,要把我扭送去派出所。后来呢,经过协调,他们答应让我做一个月的活还钱。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就是给我五百块,一个就是你去给我工作一个月。不管哪个,都必须再请我吃一顿!”

    他也算是豁出去了,不然这么不要脸的事,他哪好意思说啊。

    娉娉听得却是放声大笑:“林晚杰,你不会聋了吧?你说,今天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请你吃饭了?都只是你说的,说让我请你吃饭,我可没答应啊!而且当时,我只是跟着你去蹭饭的。”

    她这么一说,林晚杰倒是想了起来,心中不由暗恨这丫头的卑鄙。但此时骑虎难下,他又如何肯服输?索性哼道:“是么?我倒是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头脑呢。那好,我再退一步,以后我要是想吃饭了,你就得回去给我做,怎么样?”

    “切,本xiǎo jiě不会做饭。”娉娉直接拒绝。笑话,她晚上回去,都是指望着表姐做饭呢,哪里能自己动手?虽然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你,”林某人心中暗恨,觉得她一个女人都不会做饭,太不像话了。

    “那这样,你买许多吃的、瓜果蔬菜之类的东西放冰箱,以后我饿了,就自己回去做饭,如何?”这是他最后的让步了。反正他一毛钱没有,如果不厚颜无耻一回,恐怕真得饿死了。

    当然了,其实他还有许多选择,例如抢劫啊,做乞丐啊,继续打工啊。但这些都不是他想要做的。

    “这样啊,”娉娉见他一而再再而sān tuì让,也知道退到这步,他恐怕再没有可退之路了。想到他身上确实一毛钱没有,忍不住好笑:“好啊,现在我们就去买菜去!”

    她说到做到,果然就带着林晚杰出校园去了。

    没想到她如此慷慨,林晚杰一愣,不会又有什么奸诈吧?不过不管如何,填饱肚子最重要。虽说中午大吃了一顿,但换来的却是一个月的工作,真悲剧啊。

    跟着娉娉一路来到小区附近的菜市场,虽然是下午,但菜市场里还是有些人。两人一路看着,五花八门的菜,娉娉看着头大:“喂,这么多菜,到底买什么啊?”

    她不会做饭,更不用说炒菜了。虽然说吃过不少菜,每样大多也尝过,但真让她自己来买菜的话,那可不知道怎么买了。

    林晚杰看得好笑,想不到她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竟然连买菜都不会,如果被自己老爸知道,不知道会如何笑话她?幸亏自己也聪明,没有把她选为“候选女友”,不然等追到手之后,又多了一项重任——教她炒菜!

    “你喜欢吃什么?”林晚杰问道。

    “啊,我喜欢吃的可多了。比如什么燕窝啊鱼翅啊熊掌啊猴脑啊,可是你能买得到么?”娉娉一双妙目里闪烁着精光,嘻嘻笑道。

    这丫头整自己呢?林晚杰彻底无语,哼道:“我要是买到了,你是不是就可以给我烧出来?”

    “你能买到,我就能烧。”娉娉哼道,口气倒是有三分大言不惭。

    “好,我们一言为定。”林晚杰嘿嘿直笑,笑得娉娉头皮发麻,觉得自己似乎上了他的当。可是她刚刚放出大话,此时自然不能收回。

    原来熊掌、猴脑什么的,这些动物本身就是受保护的,如今政策愈发严格起来,这些东西市面上很少见,更不用说菜场了。如果有的话,卖主早被抓起来了。

    但林晚杰却不担心,而是直接来到一个摊贩面前,对老板笑道:“老板,这儿有青菜、萝卜、辣椒、土豆……么?”他一连说出许多样菜,听得娉娉与那老板皆是目瞪口呆。好家伙,他一个人能吃这么多么?别吓唬自己啊。

    “咯,都在这儿,你自己挑吧。”老板指了指面前一大堆菜,好几个摊位都是他的,心中倒是有些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不认识这些菜啊?只是一看那měi nǚ,穿的很好,还一脸厌恶表情,是不是她头一次来这儿呢?嘿嘿,看样子是个可以宰的客户啊!

    老板是个中年大叔,一脸猥琐表情,如果不经意看到,肯定会吓人一跳。倘若走的是夜路,那就是sè láng一级的了。

    林晚杰没有说话,而是拿了许多袋子,挑选起这些菜来。他说了十多样,自然,这些菜他也是认识的,并不如老板所想,他不认识。

    而且他也不傻,今天娉娉好不容易跟自己一道出来付账,如果不多买点,那如何对得起自己的口福?

    所以每道菜他都选了许多,直接给老板拿去过磅之后,老板笑道:“一共五百块钱!”

    五百块?我擦,这老板是黑心老板么?林晚杰听得大怒。依他推算,这里的菜虽然不少,百来块也就最多了,怎么可能有五百块?何况一个荤的都没有,连鸡蛋都没啊!

    娉娉并不知道这菜价,所以从钱包里拿出了五百块,就要递给老板。

    老板见了,心中暗喜,以为这头肥羊就要落单了。

    “哇,想不到这儿的菜这么贵啊。那算了,我们买不起。”林晚杰大声叫道。

    娉娉一愣,见林晚杰对自己眨眼,意思很明显,你要是付账的话,就被宰了,顿时大怒!

    “喂,这里的菜真有五百块么?这茄子多少钱一斤?这黄瓜多少钱一斤?哼,这么便宜,这里最多三斤,也就几块钱。这么多菜,能值五百?”怎么说娉娉也是考上了庆安大学的,又不是笨蛋,哪里那么容易被人骗?

    眼看这老板要宰自己,一张口就是五百块,她顿时就怒了:“你说清楚这儿一共多少钱,不然今天我就把你摊子给掀了!”

    不得不说,娉娉果然是个暴力女啊。林某人听得冷汗直流,好家伙,幸亏自己没有出头,这种类似“泼妇”的事,真适合她来啊。

    老板也没有料到,一个大měi nǚ竟然如此威猛,知道自己宰错了对象,忙赔笑道:“xiǎo jiě,麻烦你小声点,许多人看着呢。什么,你不怕?可我要开店,我怕啊!”老板终于明白娉娉的难缠,苦着脸说道:“好了好了,我亏本,这些菜一共就收你们一百块好了。什么,一百块你都不干?姑奶奶,八十,再不能少了,怎么样?好,成交!”老板终于松了口气。这měi nǚ,惹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