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天涯处处女魔头

    明白这点,他心头冷笑。哼,就你这丫头,还想耍我不成?他放下铲子,站在那儿道:“大xiǎo jiě,有个问题我不明白,可以问么?”

    娉娉把菜放到嘴里,嚼吃完了,这才慢腾腾道:“问吧。”

    “为什么你吃的这么香,偏要说马马虎虎呢?是不是你舍不得那三五千块?”林某人三句话都离不开钱,实在是被逼无奈。不然他要是有个千儿八百万,岂会在乎这三五千?正因为如此,他必须要把这问题给问清楚。

    “喂,你是不是怕我不把钱给你啊?”娉娉一听,就知道他是不相信自己,哼道,“好了,你先做。如果另外两道菜也和这个差不多好吃的话,我就算输了,给你钱,怎么样?”

    这一点倒是不错。林某人对自己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听她说只要接下来两道菜一样好吃就行,顿时信心十足。嘿嘿,如果这么简单的话,那自己可赢定了。

    有了这一句话,他再烧菜的时候,都精神十足了。只见他又点火开工,很快就是另外两道菜送上,摆放在桌子上,共是燕窝、鱼刺、熊掌与猴脑。

    当然,他没有这些东西,猴脑除了鸡蛋外,也都是些简单菜肴所做。不过他自命名“猴脑”,那吃起来,可不比真正的猴脑差。

    见他四样菜烧好,每道都是那胏hūn mèng牛阄毒闳虫彻舷驴曜酉瘸⒁豢凇

    “啊,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御用厨师!”说完见林某人瞪着自己,不由嘿嘿一笑,“怎么,你不乐意么?”

    “多少工钱一个月?”林某人自然不会不乐意,只要她开出相应价格就行。

    “就知道钱钱钱,真俗!”娉娉哼了一声,说道,“只要你天天给我烧菜,一个月给你两千,怎么样?”

    自己中午不回来,晚上烧一顿的话,也就三十顿。这三十顿下来,就有两千,那也不算少了。林某人知道打gōng háng情,挣钱难,难于上青天。

    所以这么好的事,他几乎都不用考虑就答应了:“行,每个月两千!”说完嘿嘿直笑:“那我问你,这算不算你输了?”

    白他一眼,娉娉哼道:“当然算我输了。咯,这里是三千块,给你。”说着果然拿出三千块,递给了林某人。

    得之不易啊!林晚杰看到三千块一叠,激动地不明所以。自己要是早有这三千块,哪里还用得着去答应李冰洋做那种苦力活啊。

    可惜,自己已经答应给那个饭店工作一个月,现在反悔也是来不及了。所以他欢天喜地收了这些钱,然后……开始吃饭!

    不然的话,这些菜可都被娉娉这丫头给吃完了啊。

    “哇,什么东西这么香?”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不用回头就知道,是měi nǚ房东蒋泳回来了。

    对于这个房东,要说有好感的话,那就是当初她让自己住进来了。当然了,她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所以恶感也是没有的。

    “啊,娉娉这都是你做的么?”顺着香味来到厨房,就看到桌子上放了好几道菜,色香味俱全,香味正是从这飘出来的,她忙道。

    “表姐,我哪里会烧菜啊。”娉娉有些尴尬,一努嘴,说道,“就是他咯。”

    是他?蒋泳有些诧异,盯着林某人看了一会儿,就在林晚杰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的时候,她嘿嘿一笑:“不错不错,这菜闻起来真香。”拿起一双干净筷子,她尝了一口,不由睁大双眼:“那个谁,以后饭菜都由你来烧了!对了,给你的限制时间,也不用了。材料我出,但三个人的晚饭,就由你来准备,没问题吧?”

    “没问题。”自己要在这儿住下来,自然就得答应。关键是娉娉刚刚答应给自己每个月两千块,他怎么可能有意见?

    娉娉一听,顿时就怒了:“喂,我给你两千块一个月你才答应,为什么我表姐说只出材料钱,你就答应了?说,你是不是想坑我呢!”

    苍天啊,能有两千块,我为什么不赚?林某人差点吐血,赔笑道:“这不是你给钱在先,我答应你表姐在后么。”

    这解释也算可以,娉娉点头。

    倒是蒋泳听得疑惑不已,待问清楚了,不由一拍娉娉脑袋,骂道:“你个傻姑娘,是不是钱多了没地儿放?如果是的话,就给我吧!”她气呼呼解释道:“这小子住我们这儿,吃我们的,喝我们的,你倒好,竟然给钱让他烧饭,以为他是大厨么!哼,即便是大厨,也不可以要这钱的。”

    说完蒋泳笑嘻嘻看着林晚杰,道:“你叫林晚杰吧?我有没有说错?”

    林晚杰欲哭无泪。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挣钱方式,不会就被她这样给剥夺了吧?但事实上她也说的没错,只得点头:“漂亮房东姐姐,依着你的话,确实没错。只是你也说了,我在这儿自己做饭吃行,但必须在七点以后,那时候,你们早吃过了。”

    “哼,那是之前。”蒋泳才不介意出尔反尔,哼道,“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以后我和娉娉的晚饭,哦不,还有早饭,都由你包了!当然,这菜钱本来我们应该均摊,但是为了让你安心做饭呢,你的那份菜钱,就由娉娉付了吧。你想想,这样的话,你还好意思收娉娉给的工钱么?”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林晚杰暗怒,但被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了下来,哪里好意思与她一个女人计较?

    只得苦着脸道:“好吧,既然漂亮房东姐姐这么说了,我就勉为其难,先给你们烧几天吧。当然,如果你们哪天要是吃腻了,或者我手艺退步了,可以选择撇开我的。”

    哼,反正已经赚不到钱了,还烧什么?林晚杰觉得特别没劲。

    “嘿嘿,我们就喜欢吃你烧的这菜。当然了,如果你菜突然变得不好吃了,这房租也许会涨价的哦。”蒋泳睁着一双漂亮大眼睛,甩了甩秀发,就这么看着林某人。

    林某人似乎被拿捏住了七寸般不自在,特别是遇到了这个奸诈的měi nǚ房东,更是事事不能如愿,心中暗恨。

    但她们宽容在前,娉娉傻乎乎在后,如今一切都被她精明表姐收回,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好,既然这样,我就先说好了,饭菜我可以做,但碗我绝不洗!”

    “好说好说。”蒋泳也知道自己不能太过,反正自己天天洗碗,即便帮他洗,那也不过多了一个碗,一双筷子而已。

    娉娉震惊看着自己表姐,想不到她还有这样能耐,能让林某人放弃要自己那两千块。天,早知道这家伙这么好对付,哪里还用得着和他赌啊?直接命令他不就行了。

    本来以为自己很厉害了,但是和表姐一比,娉娉这才知道,自己差距很大啊。

    “对了,你手上这钱是怎么回事?”看到林晚杰手中拿着三千块,蒋泳笑嘻嘻说道。

    “哦,这是我刚刚取的。”林晚杰可不敢说是和娉娉赌钱赢回来的,不然还不知道她会怎么做呢。

    “是么?那倒不错,可以先预付几个月的房租了。”蒋泳也不管这钱是怎么来的了,一把抢过,数了下,嘻嘻笑道,“三千块,本来只够四个月房租的。今天姐姐我开心,就给你五个月好了。加上之前付的那一个月,好啦,半年之内,你都不用担心了。”

    钱被抢去,林某人还能说什么?他欲哭无泪,只得气道:“好,半年,你说的!”本来以为自己成了三千的小富翁,这下可好,又成了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了。

    见自己表姐手段层出不穷,林晚杰招架不住,连自己赌输的钱都要了回来,娉娉拍掌叫好:“表姐,你真是太厉害了。”

    “娉娉啊,你还小,可不能被一些坏蛋给骗了啊。”说这话的时候,她有意无意看了林某人几眼,只吓得他缩头不已。

    真正领教到了蒋泳的厉害,林晚杰算是明白了,娉娉这小魔女如果和她在一起的话,恐怕不日后,就变得更加可怕了。或许成为大魔女也不一定。

    “哎,你不是说要做饭的么?快点去吧。”菜虽然烧好了,但饭却没做。想起林晚杰的话,蒋泳笑嘻嘻说道。

    林晚杰泪眼汪汪,只得去淘米做饭,就听蒋泳小声道:“哎,本来我做饭也挺好吃的,还想自己做饭呢。但现在有个男保姆,不压榨他所有劳动力,岂能对得起自己?”

    你真够对得起自己的!

    林晚杰差点没头顶冒火。***,这丫头是不是知道自己能听到,所以故意说出来的?她虽然声音不大,但都在厨房里,很明显,林某人会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娉娉见林某人回头看了自己表姐一眼,那眼神,火辣辣的,似乎可以喷出火来,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林晚杰,你也有今天啊,哈哈!”

    我的今天怎么了?最悲剧的就是之前被那个清纯měi nǚ祸害地要给她打工一个月了。想到这儿,林晚杰长叹一口气,原来我现在所面对的这两个女魔头,还是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