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军训总教官

    如今,他算是彻底明白,老爸为什么要给自己那么高要求了。有别墅还得有跑车,这显然不是一般人能过得日子。

    但自己努力,未必不是没有希望。真到了那个时候,想必老爸也不用给别人打工了吧?不打工,那得少受多少气啊。

    他自己受了这许多气才明白其中究竟,自然希望老爸过上好生活。所以他决定了,从此以后,有机会的话,就去挣钱。可靠家教、做fú wù员,那得何年何月啊?他欲哭无泪。

    早饭已经做好了,蒋泳是闻着菜香出来的,此时拾掇一番,还别说,林晚杰的手艺真是好啊。两女大快朵颐一番,见林某人这才敢出来,不由好笑:“你再不吃的话,就没菜了。”

    再不吃?林某人一看,彻底傻眼:“姑奶奶啊,已经没了!”他哀嚎一声,只得继续吃干饭。

    早饭很快就解决掉了,他也不去洗碗,直接去学校。今天是军训的头一天,虽然他不想去,但这是学校安排的,没办法。

    娉娉那丫头倒是没跟他一起,少了这么个魔女在身边,他顿觉舒爽不少:以后的日子,可难过了啊。想着自己中午还得去做fú wù员,他又觉得一阵命苦。

    “嘿,今天是大一新生军训,据说还有měi nǚ教官呢。”

    “不是吧?这么多年了,终于看到měi nǚ教官了,我激动啊!只是他娘的为什么měi nǚ教官到现在才来呢?如果她早来两年,我一定到她连队去。”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先看大一有没有měi nǚ再说吧。嘿嘿,据说今年已经有好几个měi nǚ出现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先啃一个?”

    要到校门口的时候,林晚杰就听到这许多声音,心中鄙视不已:这些家伙,有色心没色胆,除了耍嘴皮子,还能做什么?哪像自己,认准了曾绳玫,就去追好了!

    只是悲剧的是,人家是老师,自己不过是个一文不名的学生,哎!

    他这边哀叹,那边却听到别人叫道:“听说了没,有人向měi nǚ老师曾绳玫表白了。那人应该是个教官,看起来挺帅挺威武的!”

    “不是吧?曾绳玫虽然看起来很亲近,可她对男生一向是爱莫能助的表情,从没有过任何fēi wén啊。莫非早被那教官给霸占了?”

    “瞎猜什么?想知道就去看看呗。”然后就是一大群学生冲了过去。

    如果是追其他什么měi nǚ,林晚杰自然不屑一顾。可曾绳玫是他内定女友,任何人都不能染指,现在一个教官跑过来,他怎能忍受?

    猛地就跟着那群人冲了过去,却看到一个哥们儿回头笑道:“兄弟,你也喜欢曾绳玫这个měi nǚ老师么?给我一百块,我给你chū shòu她的信息,怎么样?”

    一见这人,林晚杰就怒了。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把自己指向了厕所的那位。

    冷笑一声,他笑道:“是么?你都有些什么消息?要是我觉得有用,别说一百,一千都没问题。”

    那天林晚杰穿的比较破烂,头发都没梳一下。可今天不一样了,不仅衣服是名牌,价值高昂,而且头发在娉娉的逼迫下,也梳的跟狗舔似的,整个人看起来倒也有几分风度翩翩。

    以为是个冤大头可以宰,那人忙道:“我这儿什么消息都有,只要你出得起价格。当然了,你这一千块,可以买下她八成消息了!哥们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先给钱吧。”

    林晚杰懒得听他废话,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怒道:“警告你,以后再敢这样骗人,不踹死你。”说着飞也似的跑了。

    那兄弟嘴里叼着草爬了起来,指着林晚杰后背大骂:“我擦,小子,别让我看见你,不然给你好看!我泰哥也不是好惹的。”可林某人早就跑远了,哪里理会他在那瞎叫什么?

    “玫玫,我们认识也有七八年了吧?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扎着马尾的少女,如今却已经亭亭玉立,是个大姑娘了。”跟曾绳玫走在一起的,果然是个超级帅哥。

    这帅哥上半身是迷你服,下半身是件休闲裤,似乎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因为他很帅,怎么穿还是那么帅。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我们都已经大了。”曾绳玫淡淡一笑,却不看他,而是向学校里面走着,“听说你是这次的总教官?我倒是有些奇怪,你现在不是团长之职么,怎么会过来做这个总教官?”

    “玫玫,你难道就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么?”帅哥淡淡一笑,说道,“当时高中毕业,爷爷就逼着我去部队,后来在部队学习,如今也有你们学校的硕士学位。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过来的。这样既可以看看你,也可以教训下那些学生,让他们知道,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

    曾绳玫无语。原来去年有个学生,因为不满教官,与他打了起来。那学生也有几分本事,与那教官斗了个旗鼓相当。不过悲剧的是,最后那教官竟然被他打晕了。可那学生并没有放过他,直接废掉了他一只手。很显然,这样的学生学校是不敢收的。加上他打的又是当兵的,最后下场肯定就悲剧了。

    当时这件事比较轰动,也引起许多教官不满。不过不满归不满,他们后来虽然严厉了些,却也没有把那群学生怎么样。

    毕竟害群之马只有一个,总不能随随便便拿别人出气吧?那样的话,学校也会出头了。

    “你呀,”曾绳玫也不知道如何说了,“不管怎么说,他们毕竟都是学生,你可别对他们太严厉了。不然到时候搞得下不来台,出了什么问题,那就不好看。”

    帅哥一笑:“放心吧,那些学生,我还没有看在眼里。他们再横,能飞上天不成?”

    不少学生看到一个教官帅哥围着自己学校的第一大měi nǚ老师,就已经很不爽了。听了他的话,更是生气:“喂,你不过是个教官而已,管管大一学生也就够了,怎么还这么嚣张呢?你知道我们学校出了多少人才么?有多少领导是我们学校的么?就你那样子,还看不起我们庆安大学的学生,你算什么啊。”

    “你说什么?”帅哥大怒,猛地瞪了一眼那个学生,他就感到一股气势震慑住了自己,咚咚退了几步这才站定,心跳却已经很快了。

    “我说什么了?难道你没听清么?告诉你,我就是这么说的,你不服么?不服的话,有本事让我们大一学生都听你的话啊。”那学生反正又不是大一的,也不用军训了,所以说起话来,也是肆无忌惮。

    帅哥大怒,冲过去就要揍他,却听曾绳玫道:“罗成,够了!这里是学校,不是你们部队,不准欺负学生。”

    原来那帅哥叫罗成,他听了这话,才消了点气,对曾绳玫笑道:“看在玫玫你的面子上,我就放他一回。要是再有下次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少学生都听到他的话,更是不爽。擦,一个教官跑到自己学校嚣张跋扈,算什么东西?

    “喂,你不是教官么,还是回你部队去吧,学校不适合你。”

    “没错,你要不是教官,我们早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了。哼,就你这样子,以为自己有几分小帅,就可以到我们学校泡měi nǚ了?要不是我们今天心情好,早把你赶出去了。”

    听着一大群学生怒喝,罗成暴怒:“玫玫,你们学校学生太不像话了。本来我还准备看在你面上,只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但现在,不收拾他们一番,是不知道我厉害了。”

    曾绳玫一听就知道不好,急忙道:“不管怎么样,不准伤人,不然我和你没完。”

    哪知罗成哈哈大笑:“玫玫,这话还是等我收拾了他们之后再说吧。”说着他跳到之前说话最大声的那人身边,手一推,就把他给推倒了。

    但他并不放过其他学生,而是以极快速度又推倒了另外一个。

    其余学生看不下去了,虽然有害怕的、逃跑的,但更多的却是冲了过来:“擦,一个校外的,竟然敢打我们学生,同学们,冲啊。”

    也不知道谁喊的,顿时一大群学生响应:“为了我们的měi nǚ老师,同学们,教训这杂碎!”

    “没错,绝不能让他把我们的第一大měi nǚ给抢走了。同学们,上,揍死这丫的。”

    果然不怕死的就是多,或者说人多力量大,一大群学生冲了过来,本以为信心十足,可以放倒他。但是悲剧一幕再次上演。

    罗成似乎也动了真怒,猛地就是拳打脚踢,三两下就放倒了好几个。而他并不满足,又放倒了几个,众人才发现,眼前这家伙不好惹。

    “风紧,扯呼。”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众人就跑。

    “哼,现在想跑,晚了。”罗成冷笑,一步踢出,就是两个人倒在了地上。

    他似乎打过了瘾,也不知道手下留情,瞬间十多名学生倒在地上哀嚎,那悲惨模样,真是闻者心酸、听者流泪啊。

    曾绳玫大惊失色:“罗成,你住手!”但是她声音却被众人哭喊声给压了下去,倒是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敢打我们学生,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