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和曾绳玫不相上下的měi nǚ

    如果林晚杰知道了他的想法,一定不会让他走的。笑话,这种以己度人的家伙,不好好收拾一顿,还不知道出去惹什么事呢。

    一个人坐在长椅上,看着平静的湖水,他突然觉得,这一个月自己该多无聊呢?军训一个月,他却孤零零一个人,这种日子,难熬啊。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哥们儿,你在这呢。”

    回头一看,见是张杰,想起他所作所为,林晚杰就来气:“那天我叫你三声,你跑哪去了?现在还敢过来,不信我揍你啊。”之前张杰说林晚杰要是被人揍,就喊他名字。当然了,张杰又不是神仙之流,林晚杰岂会傻乎乎真的去喊他名字?现在随口一说,看他作何反应。

    “哥们,你不会脑袋有问题吧?”张杰傻子一般看着林晚杰,鄙视道,“我俩名字都带个‘杰’字,为什么你就这么笨呢?那不过是我说笑罢了,你却当真。哎,现在的孩子啊,智商都够欠缺的。”

    “我干!”林晚杰大怒,cū kǒu一冒出来,就踢了他一脚,把他踢得倒退好几步这才站定,冷笑道:“是么?既然你敢耍我,别怪我也耍你啊。”

    他转头一看,见那个曹刚还没走远,忍不住叫道:“曹刚,有人骂你是个窝囊废,一脚就可以踢爆你的卵蛋!”

    曹刚一听,暗骂一声,转头见是林晚杰,有些惊恐道:“大哥,我可什么都没听到,你就放过我吧!”

    林晚杰无语,这小子是被我打怕了么?他有些好笑道:“不是我说你的,是这哥们。你看他,长得还没你壮,说你又是瘸子。我要是你的话,肯定忍受不了,过来教训他一顿。”

    曹刚狐疑看着两人,也不知道他们是开玩笑还是什么,最终选择了逃跑:“大哥,你们有事先忙,我还要回家给孩子喂奶呢。”说着飞也似的跑了,自然顾不得小腿上的疼痛。

    摸了摸后背,见早已湿透了,张杰这才一屁股坐在长椅上,惊恐道:“哥们,你用不着这样对我吧?你可知道那家伙是谁,就敢这么耍他?”他并没有看到曹刚挨揍一幕,还在为林某人担心呢。

    “哦,他还有什么背景不成?”林晚杰也不过是说笑,自然不可能任由曹刚欺负张杰,听了这话,倒是有些奇怪。

    “他上大四,不过已经留了一年。在学校,一般学生听到他名字,就会绕得远远的。特别是女生,把他当鬼看。”张杰简单说了两句,道,“哥们,不是我小看你,以后见到他,你还是离远一点好。不然这家伙打人不眨眼,又仗着自己是跆拳道社团的,特欺负人呢。”

    他会跆拳道不错,可跆拳道在林某人眼里,那也是上不得台面的功夫。没办法,他自己太厉害,任何功夫在他眼里,恐怕都不够看。

    “对了哥们,知道我来干嘛么?”张杰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荡笑容。

    一看到这笑容,林晚杰就知道不好:“不会是带我去图书馆看měi nǚ吧?告诉你,我可不想去。”

    那天两人去图书馆看měi nǚ,虽然觉得清凉夏日看měi nǚ确实很好,但林晚杰已经没了那个心情。笑话,如果真要追měi nǚ的话,回家就有两个,哪里用得着把时间耗费在别人身上?不过一想到娉娉与蒋泳,甚至是欧阳月,他就无语了。哎,自己要追的是měi nǚ老师,这以后她们要是不小心喜欢上了自己,那该怎么办呢?身为一名优秀男人,真是纠结啊。

    “嘿嘿,兄弟哪里的话?你看我会目光如此短浅,只把眼光放在图书馆么?”张杰分析道,“今天是你们大一开学的日子,不过那些小妞都穿着军训服,看不出来什么,也没什么好看。但是其他年纪的都已经上课了啊。不过我想说的是,学校又来了个大měi nǚ。嘿嘿,这个měi nǚ,可是不比学校第一大měi nǚ差的哦。”

    还有这样的大měi nǚ?林晚杰一愣,有些心动了:“真的?如果她没玫玫漂亮,别怪我踹你啊。”

    “玫玫?”张杰听得一呆,跟着反应过来,“你不会在叫那个第一大měi nǚ曾绳玫吧?擦,你们已经搞上了?”

    这是什么话?林晚杰极度鄙视他:“她是我辅导员,我是班长,怎么样,还不错吧?”

    “考!你一来就当上班长,我累死累活,到现在连个学习委员都当不上,真不知道你们老师怎么选的。”见林晚杰怒瞪自己,这才想起来说错话了,干笑两声,“哥们你牛叉着,能当上班长那自然是众望所归。不过呢,那个měi nǚ虽然年纪稍微小了点,但也和曾绳玫不相上下吧。”

    年纪小了点?别只有十一二岁啊。林晚杰忙道:“那她到底多大?”如果真的十八岁都没有的话,他不介意现在一脚把张杰踢到翡翠湖去。

    “没错的话,应该是你们大一新生,十八岁。”张杰嘿嘿笑着,脸上闪烁着荡光芒,“这样的女人,真是jí pǐn啊,我刚刚看了一眼,要不是惦记着兄弟你,早就不回来,在那看个够了。”

    “好,如果真如你所说,我就不怪你之前骗我的事了。”林晚杰一拍他肩膀站了起来,见他傻乎乎瞧着自己,鄙夷道,“喂,你还不带我去,想在这儿孤独终老么?”

    干,这才是好兄弟啊。张杰狂喜,觉得自己找到知音了。

    在宿舍,他总是想和室友一起出来泡妞,但那些家伙,都是有色心没色胆。出来之后,只知道对着měi nǚ指指点点,却连上去搭讪的勇气都没有。

    哪像这哥们,不仅言谈举止与自己有的一拼,就连行动上,都胜过自己一筹啦。想起那天见到他,还像个纯洁小处男一样,与现在相比,真是判若两人啊。

    也是,放在一般人眼里,如果见了两天前的林晚杰,再和现在的一对比,就发现他有了巨大改变。

    没办法,在大学之前,他一直都是个乖宝宝。那时候他成绩很好,即便不学也是如此,所以花在学习上的时间,并不算多。

    但是与同学调皮捣蛋、玩闹、上网、看小说的事,他却做过不少。甚至是在老师眼里,不可原谅的逃课,他都有过。

    这样的学生,很明显是无可救药的。可就是如此,他成绩依然是全校第一。虽说后来高考,因为老爸的要求,他只考了全省第二,但那成绩,依然震惊了所有人。

    哎,这家伙天生就是个学习的料子,不能比啊。正所谓人比人气死人,说的就是他了。

    那时候他还没怎么和女同学接触,许多事虽然知道点,但模模糊糊。可和张杰这家伙呆在一起没多久,就被他给熏染到了。

    没办法,名师出高徒,一个眼里从来都只有měi nǚ的禽兽,教出来的能是什么好人?

    不得不说,林晚杰遇人不淑,碰到了个张杰。索性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今的他,虽然只有两天工夫,但游走在各大měi nǚ之间后,他已经更显牛叉了。

    想起老爸给自己的要求,其中一个就是带一个大měi nǚ朋友回去。现在他才发现,如果自己有本事,到时候带两个或三个měi nǚ朋友回去,那是多么光荣?想必老爸会惊得眼珠子都掉出来吧。

    本来他一心一意只想追曾绳玫的,现在依然如此。可娉娉、月月几个小丫头似乎对自己情有独钟。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大男人,哪里能惹měi nǚ伤心呢?他自恋想着。

    “走,这边,快,我们要是去晚了,她也许就走了。”张杰反应过来,直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前面带路,却发现林晚杰很轻松就追上了自己,心中郁闷。

    跑了老远,林晚杰就看到,果然,一大群男人在那儿围着,尖叫着,呐喊着。

    “哇,这就是我们的新生měi nǚ么?太漂亮了吧!”

    “她叫什么?谁知道她叫什么?天,这样的měi nǚ,比曾绳玫都不相上下啊。我决定了,以后我的梦想是,就追她了!”

    “哇,měi nǚ对我笑了。她笑起来真的好美哦。不行,这个笑容我一辈子都忘不掉了,我该怎么办?”

    听着这些夸张的尖叫声,林某人彻底无语。***,有这么夸张么?不就是个měi nǚ。

    曾绳玫已经很漂亮了,你们看到曾绳玫时,也没听你们这么叫过啊。

    他有些鄙视这些人,但脚步不停,很快就来到众人后面,轻轻跳了一下,就看到那měi nǚ刚好转过头去。

    可就是这样,他还是有些惊艳:měi nǚ,果然是měi nǚ啊。

    原来这一眼,他就看到,měi nǚ一头青丝,长发飘飘,穿着一件白色长裙,裙子也非常漂亮,整个人如同天上下来的仙女。

    “哥们你看,她看过来了。”张杰差点没流口水,就这么傻乎乎盯着měi nǚ所在地方,感觉到她看过来的眼神,忍不住尖叫道。

    林晚杰一喜,眨了眨眼,却发现,měi nǚ留下来的又是背影。他心中暗怒,就不相信了,一个měi nǚ而已,自己都看不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