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一百万的债务

    “切,你想追我,不会自己去调查啊?”jí pǐnměi nǚ冷笑。

    “喂,说好了,不是我追你,而是让你喜欢我啊。”林晚杰有些恼怒,这丫头,怎么就不把事情说明白呢?到底是我要追你,还是让你喜欢我啊!

    这两件事有很大差别的。毕竟自己追她,那一切都是她说了算,自己连一点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了。但如果是让她喜欢自己,那权利就在自己手上了。毕竟我不追你,你也有可能会喜欢我;我追你,你还不一定会喜欢我。既然这样,还耗费那力气去追她干什么?

    “难道这有区别么?”jí pǐnměi nǚ有些好笑。他以为不追自己,自己就会喜欢他么?真是笑话。

    “怎么没区别?”林晚杰轻哼道,“如果你真喜欢我,不一定我就要去追你,你也许都会喜欢我。但你非要想赢了这个赌约,然后故意说不喜欢我的话,那我能奈你何?哎,这个赌约太失败了,我为什么早没想到这一点呢?”

    “你放心,到时候如果我真喜欢你的话,自然会承认。不过么,你肯定没这个本事。”jí pǐnměi nǚ不屑笑道。也是,追她的男生不说一千也有八百,各种花样都耍过了,她都不在意。看林晚杰显然没有什么特殊,她凭什么喜欢上他呢?

    但林晚杰却不这么想,听了她话,而是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难道你不知道,感情这种东西是不能说清楚道明白的么?也许你喜欢我,但你自己没有发现。”

    他自信笑着:“也许你现在就已经爱上我了都说不定。”

    “切,以前我还听……哼,就你这自恋的家伙,我要是喜欢上了你,除非我傻了。”jí pǐnměi nǚ差点说漏了嘴,还好反应及时,改了口。

    “你说什么?你听谁说了什么?”林晚杰耳朵却是极好,自然听得清楚。何况这丫头说话声音好听,吐字又清晰,他想听不明白都不行啊:“莫非你早就认识我了,现在到这儿,就是刻意来找我的?我就说呢,那么多男人,凭什么你要和我打这个赌。哈,我知道了,你是我上辈子的老婆?”

    噗!

    jí pǐnměi nǚ听得一下子就笑了出来:“要是人有上辈子,那我上辈子肯定还是měi nǚ,而你么,就是我养的宠物!”

    打击,吃果果的打击,林晚杰大怒,冷笑道:“好,不就是调查你名字么,看我的。”他也不说话,见jí pǐnměi nǚ要走,索性跟在她身后。

    他就不相信了,以自己本事,还追不到她?真是个笑话。因为jí pǐnměi nǚ的态度,他现在非常恼怒,想着等自己追到她,或者让她喜欢上了自己后,再一脚把她踹开,看她受不受得了。

    可是随即又一想,要是自己把她踹开了,那她喜欢上了别的男人,那自己帽子岂不是绿油油的?md,自己怎么有这么愚蠢的想法啊。

    他暗中鄙视着自己,见měi nǚ已经走远了,忙跟了上去。

    “你跟我干什么?”měi nǚ头也没回,似乎知道林晚杰跟在自己身后。

    “追你啊,还能干什么。”林晚杰有些好笑,你在前面,我在后面,离你距离越来越近,这不是“追”你是什么?

    jí pǐnměi nǚ有些好笑,这家伙的“追”还真有意思。

    她也不说话,虽然走到哪里,都能引起一阵风波,但她显然见惯了这样场面,不以为意。而林某人很快就发现,她竟然是朝着操场去的,顿时呼天:妈呀,刚刚我才离开,现在又回去,如果被玫玫看到,或者被娉娉那丫头看到,该如何是好?

    他心中哇凉,可不想让她们知道自己还在追另外一个měi nǚ,那悲惨日子,恐怕又要来了。因为曾绳玫是她辅导员,也是他想要的女朋友目标。娉娉更离谱,是他房东,掌握着他吃喝住行呢!

    这两个女人一个得罪不起啊。他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切,竟然依托在女人身上,欲哭无泪!

    想到这儿,他在地上随便抹了把黑灰,然后往脸上就涂:嘿嘿,这一下他们应该认不出自己来了吧?本来还想在衣服上涂一下的,不过衣服是娉娉这丫头给自己买的,可不能弄脏了。何况衣服这么贵,他哪里舍得啊!这一点才是关键。

    “呀,měi nǚ,你们看,jí pǐnměi nǚ!”

    “哇,果然是jí pǐnměi nǚ啊。莫非他就是我们学校第一大měi nǚ么?真是jí pǐn啊。”

    “咦,她身后那男的是谁,怎么看起来那么矬啊?不是吧,那个是她跟班?我擦,这么丑的男人,也能做她跟班?真是没天理了。”

    虽然自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超级无敌大帅哥,但林某人的长相,在其他人看来,也不过尔尔。何况他又在脸上涂了点黑灰,那模样,就更加不敢恭维了。加上他怕被玫玫与娉娉看到,低着头哈着腰,一副欠了别人几百块模样,就更显得猥琐了。

    也怪不得别人会这么说他呢。

    但林某人自我感觉是非常良好的,听了这些话,心头暴怒,真想把那些人叫过来,然后恶狠狠揍一顿。但他现在只能忍,他还想跟着jí pǐnměi nǚ,搞清楚她名字、shǒu jī号码、班级呢!

    “měi nǚ,来,笑一个,拍张照留恋吧!”一个男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相机,对jí pǐnměi nǚ就拍。

    jí pǐnměi nǚ倒也不介意,摆出几个造型,咔嚓咔嚓,就被照下去了。那男的见měi nǚ如此好说话,忙走近了点,笑道:“我们合拍吧?”

    说着就拿shǒu jī要拍。

    哪知jí pǐnměi nǚ不乐意了,让开了点,淡淡笑道:“算了吧,我不喜欢拍照。”林晚杰听得差点吐血。你这小妞既然不喜欢拍照,刚刚为什么还摆造型?真是欠揍啊。

    那男的也不勉强,笑道:“měi nǚ,可以知道你shǒu jī号码么?”

    “我没shǒu jī。”měi nǚ淡淡一笑,拿出一个shǒu jī在那摇晃两下,突然扔给了林晚杰,道:“给我把它砸了!”

    那男生傻眼了,林晚杰也傻眼了,看到这一幕本来羡慕的要死的一大群学生也傻眼了。这měi nǚ是不是脑筋有问题啊,不然她为什么要把shǒu jī给砸了呢?

    不过现在可是大好机会,林晚杰自然不会放过。先拿她shǒu jī打了一通自己diàn huà,当自己shǒu jī响起来之后,他猛地就把shǒu jī给摔了:“měi nǚ,任务完成,五千块奖励啊!”

    噗通!许多人听了这话,直接一屁股坐到在地。md,给你摔个shǒu jī玩,你还要五千块手续费,这算什么事?

    令众人惊讶的是měi nǚ的话:“好说,那个先记账上,到时候我把账号给你,你打过去就行了。”

    “喂,不是你给我么?”林某人不乐意了。这丫头,让自己做事,还要我给她钱,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你摔了我shǒu jī,不应该赔钱么?你知道我那是什么shǒu jī么?可是价值一万的。我只收你五千,已经算很给你面子了。”jí pǐnměi nǚ嘻嘻笑着,显得非常得意。

    “没错,赔钱。丑八怪,你要是敢不赔钱,今天就别想离开这儿了。”一大群男生听了,自然是帮助jí pǐnměi nǚ的,一个个吼道,“先写欠条,五千块的欠条,少了一分,我们都不饶你!”

    遇到一群强盗了啊。林晚杰暴怒,很想打他们一顿,不过一眼看过去,对方起码有上百人,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娘的,你们逼我,好,都给我等着!

    他吓了半死,也不知道jí pǐnměi nǚ从哪拿出纸笔递给他,笑道:“写吧,五千块,每天按照一百块利息往上涨,什么时候能够一次性还清才准还,还不完,一个月后,直接欠我一百万!”

    噗……

    林晚杰听了这话,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恶狠狠看着眼前这长得极为漂亮,但内心却如此恶毒的女人,咬牙切齿道:“你狠,你真狠!”

    也不用什么笔了,直接用手蘸着吐出来的鲜血,就写起了血书,上面内容是这样的:欠条:今我林晚杰欠jí pǐnměi nǚ一百万,一个月后,如果我还了,她就得做我女朋友。如果还不了,我就做她男朋友。下面是署名与日期。

    jí pǐnměi nǚ看了一眼,鄙夷道:“你也就这样出息,以为这样就可以追到我了?歇息下吧!”

    其他学生见了,也是鄙视不已:“这家伙不会想女人想疯了吧?就他这模样,和这种大měi nǚ站在一起也不配啊。哎,真不知道他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擦,我认出来了,这家伙不就是刚刚打了教官的那人么,叫林什么来着?”

    “哈,管他叫什么呢,反正他只要敢追měi nǚ,我们就上去揍他!”

    正所谓人多胆子大,上百个学生站在一起,自然不怕林晚杰了。只要他再敢废话,就打的他满地找牙。

    林晚杰显然也知道当前形势,见jí pǐnměi nǚ把血书收了起来,想着那破shǒu jī,只好一块块捡起来,然后又装了下,还别说,竟然还能用!

    他狂喜,递给jí pǐnměi nǚ道:“shǒu jī还你,血书还我,我们的债,两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