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你是我见过的第二漂亮měi nǚ

    听了他们的话,林晚杰这才明白,原来这个时代,包养小三已经非常流行,男人都羡慕找这样的老婆了。

    也是,如果你是一个成功的男人,自己老婆长得又不漂亮的话,出去不带个漂亮女人,别人都会看不起你的。这年头,比的是什么?那就是走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到底波儿大不大,够不够xìng gǎn!要想万众瞩目,就得把这种女人带在身边啊。所以许多符合这些条件的女人,不去做人qi,都跑去做小三了……

    “怎么,你真不愿意么?”jí pǐnměi nǚ下最后通牒了。

    “不,我愿意。”笑话,傻子才不愿意呢。林晚杰立马说道。这种好事轮到他头上,如果以后被别人知道他不愿意,选择了拒绝,不知道众人会怎么笑话他。

    何况他也不是前几天刚来的那个雏儿了,知道有些事,该断则断,不断反受其乱。

    “好,很好。”jí pǐnměi nǚ笑了,笑得很开心,“刚刚那些话我全部录音,以后你要是有了女朋友或者老婆,别怪我把这些东西放给她听。”说着摇了摇自己手中的shǒu jī。

    擦,被耍了。林晚杰大怒,跑过去就抢她shǒu jī,怒道:“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是敲诈lè suǒ威胁!”

    jí pǐnměi nǚ这一下不会轻易被他给偷袭到了,轻轻一闪,就让开了,那身形动作,让林晚杰都愣了一下:高手啊,原来这妞还是个高手。

    “没错,我就是威胁你,也许说不定以后还会敲诈lè suǒ你,那又怎么样?有本事咬我啊。”jí pǐnměi nǚ嘻嘻笑着,显得非常开心。

    好吧,遇到这种jí pǐnměi nǚ不讲理,林晚杰承认自己没辙了。他气呼呼道:“你狠,你比我有本事。说吧,这个要多少钱才可以给我?”

    “怎么说也要一百万吧。”jí pǐnměi nǚ嘻嘻笑着,为自己又能赚到一百万而兴奋。

    “好,我给你。”林晚杰服了她,答应下来。

    “哥们,你真要给她一百万啊?你看,我这儿也有一份呢。”另外一个男人突然也晃了晃shǒu jī。

    “你要不立马在我面前消失,信不信我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林晚杰暴怒,md,还都威胁上我了?你把我当什么,凯子宰么?

    那人大怒,哼道:“好,既然你敢这么说,那我就把它发到网上去,看你以后有没有本事全部删除。”那哥们说着,果然就拿shǒu jī往网上传。

    “谢谢啊,这可是让我出名的大好机会呢。”林晚杰哈哈一笑,一点都不在意。娘的,现在多少人想出名都没出路?自己倒好,不想出名都有人帮自己,真是难得啊。最关键的还是自己魅力大,男女通杀无人能挡,他臭美想道。

    那哥们一听,觉得也是,立马就不传了:“你做梦呢?我传上去让你出名?想得美。”

    “不传也好,这样我未来老婆就看不到了。”林晚杰继续得意,这一下,那哥们彻底郁闷了。

    jí pǐnměi nǚ一旁听得大笑,见那人跑了,这才说道:“想不到么,你看着猪头猪脑的,想不到做起事来,也有些脑子啊。果然应了那句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是夸赞自己还是鄙视自己呢?林晚杰听得无比郁闷,想着这样郁闷也不是办法,还不如开开心心的。所以他立马就笑了:“měi nǚ,能得到你夸奖不简单啊。来,我把这夸奖记录下来,等你以后成了我老婆,每天念给你听。”说着他果然就写了下来。

    其他男人听得不爽了:“林晚杰,你用不着这样子吧?你看人家měi nǚ都不怎么理你,可你脸皮倒是厚,直接叫她‘老婆’,就不怕被我们把你分尸了么?”

    “呵,你们要是敢的话,来吧。”林晚杰把双臂一伸,做了个大公无私、不怕死的姿势,哼道,“谁想把我分尸又没胆量的,我就从他祖宗十八dài kāi始鄙视他。”

    擦,这家伙是欠揍呢。不少人一听,彻底怒了,集体冲了过来,吼道:“小子,你这是找死,那也怪不得我们人多欺负人少了。”说着拳脚相加。

    林晚杰狂喜,对jí pǐnměi nǚ笑道:“měi nǚ,像你这样的měi nǚ,肯定最缺的就是安全感了。不过你放心,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下我的本事,让你知道,跟着我,有无限安全感。”说完他一拳一个,一脚又是一个,很快就把冲过来的二十多人直接放倒。听着他们在地上哀嚎的声音,他得意洋洋:“哎,想打我的人不少,可是能把我放倒的,却还在他娘胎里。你们啊,只能成就我和měi nǚ套近乎,这也是你们这辈子最大的功劳了。”

    他不说就算了,一说那些人直接气得吐血。md,这家伙不是人啊,竟然以欺负自己为乐,来证明他这个人能打,能给女人安全感,真***不是人!

    “měi nǚ,一个喜欢打架的人,能带给你安全感么?也许说不定哪天,就被人在街上砍死了呢?měi nǚ你放心,跟着我,我一定会给你安全感的。”一大群学生反应过来,齐齐怒吼。

    jí pǐnměi nǚ笑嘻嘻看着这一群人,突然抿嘴道:“有老师来了,你们先想想该怎么收场吧。”说着走到林晚杰身边,低语道:“你很厉害么?信不信马上就有人能收拾你了?”

    林晚杰自然不相信还有人能收拾自己,可是一看到来的那群老师、领导,甚至还有那个罗成,心中就不爽了。md,你这破总教官,竟然又和我的玫玫勾搭在一起了。

    除了李校长之外,曾绳玫自然也过来了。毕竟这里犯事的,是她学生,更是她班上的班长。而她正和罗成走在一起,这使得林某人尤其不爽。

    “咦,你们在这表演拳术么?是不是知道马上就要军训,所以先表演一下?不错不错,这种精神值得嘉奖。”李中和随意扫了一眼,自然看到林晚杰,不过他目光很快就移了过去,最后定格在了jí pǐnměi nǚ脸上:“漂亮,真漂亮!曾老师啊,你是学校第一měi nǚ吧?看,我们学校终于出来个可以与你比肩的了。”

    那群学生见校长尽扯些没用的,根本就不关心下倒在地上的自己,不由大怒。不过听他拿两个大měi nǚ比较,而两大měi nǚ又恰好就站在自己面前,不由激动了。

    这可是真正的顶级大měi nǚpk啊。一辈子能随便遇到一个,也就是自己三生修来的福气了,可现在倒好,一眼瞧去,竟然有两个。啊,我激动了!

    “果然很漂亮。”曾绳玫笑着说道,“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么?”

    “是啊,我是大一新生呢。”jí pǐnměi nǚ说了一句,突然张大了嘴惊讶道,“哇塞,姐姐你可真漂亮,是我见过的第二漂亮的女人了。”

    第二漂亮?曾绳玫眨眨眼,显然对她嘴里的第一měi nǚ有些好奇。

    果然,好奇的不仅仅她,林某人也很好奇:“měi nǚ,那你见过最漂亮的是谁啊?能介绍给我认识不?”有měi nǚ认识的话,那可是好事,林某人自然不会放过。

    只是他一说完,就遭到了曾绳玫的白眼。

    “嘻嘻,你认识啦。”jí pǐnměi nǚ笑嘻嘻说道,“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难道你看不到么?”她指着自己,一副怡然自得模样。

    “……”众人无语了。好吧,měi nǚ,你是漂亮,可你也别这么自恋好不好?哪有这样的一个měi nǚ,夸自己是天下第一的?还是在另外一个和她不分伯仲的měi nǚ面前。

    哎,不仅男人自恋,其实女人也自恋啊。众人狂笑着,却都觉得她也没说错。

    毕竟要真分她与曾绳玫谁更漂亮的话,那只能说,两人是春兰秋菊、各有擅长。

    而且她们不论是哪一个,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měi nǚ,非要分出个高下来,那无异于牛嚼牡丹了。

    “měi nǚ,我想问你个问题。”听她承认自己最漂亮,林晚杰嘿嘿一笑,说道,“我是第一帅哥,你是第一měi nǚ,那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你想要什么关系?”jí pǐnměi nǚ眨眨眼,奇怪道。

    “干!”一个学生看不下去了,他对李校长道,“校长,这家伙打我们一群人,你没看到么?现在他还来调戏人家měi nǚ,你就不能说句话么?要知道,我们这儿是学校,不是痞子应该呆的地方。”

    李中和听得冷笑,难道我就不知道么,还要你来教我?

    不过那人问了,他倒是自由回答:“哦,他打了你们一群人?我倒是想问问了,这种鬼话,你说我会相信么?”

    那学生一愣,不料校长竟然会这么说,怒道:“你不相信?难道我们这么多人倒在这里,你都看不见么?”

    李校长更加无语,淡淡道:“你们这儿怎么说也有二十多人吧?要说是被一个学生给放倒的,不管别人如何作想,我是不相信的。如果你非要我相信,那我也有个办法,不过不知道你敢不敢去尝试。”

    “什么办法?”那学生一听还有机会,忙道。

    “很简单,就让你一个人打他们一群人,如果你也把他们放倒了,我就相信,如何?”李校长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