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我不打漂亮女人,除非……

    干,老子要是有那样本事,刚刚就不会被林晚杰这个杂碎给放倒了。要知道,倒在地上的,除了自己外,还有二十多人,而李校长说的,就是让他一个人去打这么多人,怎么可能?

    这学生名叫于南,他没有想到李校长会这么说,心里一万个不乐意。哪知那些学生似乎看出了李中和的偏袒,一个个愤怒道:“于哥,你就来打吧,我们相信你!”

    “没错于哥,我们都相信你。”他们眨着眼,显然已经想好了要故意让他取胜。

    一听这许多人支持自己,他感动的眼泪汪汪:“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把家传绝学降龙十八掌使出来让大家看一看,省得校长大人不相信我们。”

    他站在那里,摆好姿势,对着所有倒地的学生眨眼。众人收到xìn hào,一个个站了起来,就向他冲来。

    于南大吼一声,摆出许多手势造型来,随即大吼一声“降龙十八掌”,然后冲过来的第一人就被他轻轻一推,后退三米,然后哎呀一声,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有样学样,连续被推了二十来人之后,也不知道他是打上瘾还是真觉得自己就是武林高手了,出掌竟然不知轻重,眼看最后一名学生冲来,双掌使力,一下打在他脑袋上。

    “我草,你真敢打我啊?”那学生暴怒,猛地就把他抱住,然后扭成一团。

    都说高手是最后才出场的,好像现实也是这样。这不,最后一个冲过来的学生,其实打架还很厉害。只是再厉害的人,在林某rén miàn前,都失去了光彩,也怪不得他们。

    可他对上了于南,那就是轻轻一拳,都能打得他痛呼不已。两人都打疼了对方,又打出了真气,很快就变成动真的了。

    “够了,看你们像什么样子。”直到于南被那人一拳打的爬不起来,李校长这才喊了一声,让他停手。笑话,已经到了尾声,如果自己再不阻止他们,到时候出了事,会怪到自己头上啊。

    李校长扫了一群装模作样的学生,又瞪着于南道:“你自己是傻子还是把我们这些人都当傻子?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你连他一个人都打不过,还说别人能打得过你们这么多人,以为我会相信么?好了,你们快点过去听你们教官训话,别在这儿妨碍别人谈恋爱了。”

    他愤怒一甩手,就走了。

    一群学生傻乎乎盯着他背影看了许久,最后到了嘴里,都只剩下一个词:草!

    “玫玫,我们也走吧,都是一群孩子过家家把戏,没什么好看的。”罗成这时也说话了。他是团长,虽然年纪不比这些学生大上多少,但经历过的,是这群学生的千百倍,哪里会在意这些东西?

    曾绳玫盯着林晚杰与jí pǐnměi nǚ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笑道:“我来告诉你,第一帅哥和第一měi nǚ之间会发生什么吧。”她勾了勾手,见林晚杰走过来,猛地一脚就踢了过去:“他们会来一场龙争虎斗,以证明自己谁才是第一!”

    “哎呀!”林晚杰被踢一脚,心中郁闷的不行。不是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么?难道那一公一母之间,也会发生这种战斗?他悲剧的不行。

    “嘻嘻,这下知道我对你的好了吧?”眼看众人陆续散去,虽然能够感受到几个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自己,但jí pǐnměi nǚ显然不在意,笑着来到林晚杰面前道。

    “你对我的好?”林晚杰一听就不爽了,“大姐,你让我砸shǒu jī,然后我没砸,你却向我要一百万,这还叫对我好?那对我更好的人,该怎么对我呢?”

    “呀,你不说我都忘了。”jí pǐnměi nǚ嘻嘻一笑,“刚刚你说我不发那个就给我一百万的,怎么样,现在是欠我两百万了吧?好吧,我这人很大方的,你就随随便便给我一百五十万就行了。”

    “你还敢要?”林晚杰冷笑,“那家伙被我吓走了,你信不信我会揍你?哼,别以为我林晚杰是好欺负、任人宰割的软柿子,告诉你,不是!”

    “怎么,你还要打我?”jí pǐnměi nǚ哈哈一笑,向他身边走了几步,顿时一股香风扑鼻而来,林晚杰浑身一个激灵。

    “我不打漂亮女人。”林晚杰哼道,“除非是她屁股!”

    jí pǐnměi nǚ脸一红,低声骂了句“liú máng”,这才哼道:“你信不信,只要本xiǎo jiě招招手,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愿意给我送上一百五十万,甚至一千五百万的。哼,现在我把这机会给你,你还不知道珍惜?真是不知好歹。”

    看着她模样,还有那身材,特别是现在穿着一件白色长裙,搞得像仙女下凡一样。林晚杰相信她说的是实话,只是这话怎么听都为什么那么别扭呢?

    “好吧,算你说的是真话。”林晚杰只得服软,“不过你选择了我,那我可不可以也选择你?这样,以后不论你喜欢上哪个男人,都得经过我同意,你才准和他交往。不然的话,这钱我不给。”

    “好啊。”本以为这měi nǚ是不会答应的,哪知她却答应的如此干脆,倒是令林晚杰有些不可置信:“你没骗我吧?”

    “我从不说谎。”jí pǐnměi nǚ有些生气,这家伙怎么就这么不相信自己呢?“以后我说是,就一定是;说不是,绝不可能是。你的明白?”

    娘的,说话的口气和玫玫竟然如出一辙,还是那么类似,林晚杰差点吐血:是不是jí pǐnměi nǚ都这副德行?可娉娉为什么就不这样呢?

    林晚杰突然发现,这些女人中,还是娉娉好说话啊。不行,以后娶老婆,就娶娉娉那样的,哼。

    “只对我一个男人说?”林晚杰贼笑。

    “当然。”jí pǐnměi nǚ轻笑,看着操场上其余男人,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很可惜,她眼里的不屑林晚杰没有看到,不然一定会大呼自己魅力无边,男子汉气味十足,这样都能吸引这种jí pǐnměi nǚ的话来。

    “好吧,你把我感动到了。”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水,林晚杰嘿嘿笑道,“měi nǚ,现在可以知道你名字叫什么了吧?”

    “自己查去。”měi nǚ显然不会上他的当,轻哼道,“好了,走了一上午,我也累了。午饭你请,现在就一起去吧。”

    “什么?”林晚杰大急。笑话,请客吃饭这么重要的事,他一点准备都没有,怎么能请呢?这么光荣的事,怎么也得měi nǚ来请么。

    所以他义正言辞道:“měi nǚ,我们虽然是头一次见面,但我不得不说,请客吃饭这种好事,不应该轮到我们男人来。这样吧,今天给你个机会,让你请我吃饭,怎么样?”

    “你确定?”jí pǐnměi nǚ有些好笑。

    “当然。”林晚杰原话奉还。

    “好,那就说说我的规矩。”jí pǐnměi nǚ嘻嘻一笑,“向来别人要是请我吃饭,都是我付账的。如果我请别人吃饭,就是她们付账了。想不到你如此体谅我,第一次就想自己付账,这下你可是把我感动到了。”

    不是吧?怎么和我规矩一样?林晚杰大急,忙道:“měi nǚ,这怎么行呢?让你请客吃饭我多不好意思。这样吧,这顿饭我来请,你付账,如何?”

    “鄙视你。”jí pǐnměi nǚ瞪了他一眼,为他如此没有男子汉乞丐而无语。

    被měi nǚ以“欣赏”的眼光看着,林晚杰多不好意思啊:“měi nǚ,我知道自己很帅,可你总是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是在勾引我?哎,看来我俩第一之间,还是我这个第一帅哥魅力更大啊。”

    jí pǐnměi nǚ虽然已经见识到了他的自恋,但对他如此自恋还是非常无语:“好吧,本来我胃口很好的,可听了你这几句话,我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没胃口就减肥吧。”林晚杰立马说道,“虽然你身材很好了,不胖不瘦,但减肥可以有助于你身材更好不是?”

    “哈,你这么说,午饭我就必须吃了。”měi nǚ被他说的一乐,“如果中午不吃,下午还有那么长时间,到时候我就会变得瘦了点。你也说了,我不胖不瘦,可不能瘦那么一点点的。”

    多说多错,林晚杰这时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为自己大嘴巴觉得非常郁闷与懊悔。不行,晚上回去得看几本“演讲与口才”,到时候练练说话本事,不然以后还不得把腰包给掏空?

    他也不想想,以他现在的口袋,哪里还有一毛钱在里面?

    反正要给饭店打工一个月,中午请她吃饭,就继续欠着好了。正所谓债多不压身,林晚杰也算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好,那我就请你,也不用你付账了。别说这是你的规矩,在我规矩面前,你的规矩就不成立了。”他气呼呼说着,当先就向学校人家走去。

    哼,那可不是学校人家,而是自己的家啊。我的地盘我做主,别以为你是měi nǚ,就可以抢着跟我付账了,他暗想道。虽然心中急切希望这měi nǚ能自己掏钱付账,更好也把自己吃的那一份给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