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我跟你一起住吧?

    之前上官凌月的那一点要求其实很简单,只要他找的女人与娉娉相当,不仅是处子,更是漂亮就行了。

    这样的要求,简直就是在造福林某人啊,他如何能不欢喜?

    只是他这一高兴,竟然忘了自己面对的是谁,就抱着亲了一口。亲也就亲了,反正都是些不认识的人看到,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还暗爽着呢:这丫头,香,真香!

    不过听到这声音,他浑身就如同被一瓢冷水从头上浇下,整个人有些傻了。天,这丫头怎么来了?

    转过头看去,果然,来人是娉娉。她柳眉倒竖,双手叉腰,要是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摆出了泼妇骂街的架势呢。

    “娉娉,你好啊!来,今天我请客吃饭。”急忙站了起来,林某人笑脸相迎。他相信,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这么低下,如此谄媚,她要是还欺负自己,那也太不讲道理了。

    不过女人天生就是不讲道理的,林某人并没有了解到,因此注定他要悲剧。

    “请客吃饭?好啊!我知道你没什么钱,不过还叫了这么多,倒是不知从哪发了财?莫非被女人给包养了?既然如此,我就随便点几样菜吧。”娉娉说着,果然走了过来坐下,又突然道,“不会你请客,到时候要我付账吧?”

    按照我的规矩,自然是这样,可林晚杰此时哪里敢说个不字?他苦着脸道:“没有,怎么可能呢?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只要fú wù员不反对的话。”

    他自己身无分文,李冰洋这个女fú wù员应该是知道的。如果娉娉点菜点多了,想来她就直接向自己要钱吧?到时候没钱,她还会上菜么?怎么可能!

    这样一想,他就觉得,虽然请不起娉娉吃饭有些丢脸,但总归比自己欠一身债来得舒坦啊。

    哎,哥是穷人,现在看来,还得继续穷下去了,悲剧啊。

    娉娉可不管那么多,随手点了十道八道菜,又要了一瓶酒,这才说道:“fú wù员,上菜!”见李冰洋走了过来,她有些诧异看了一眼,显然是没料到这儿竟然还有如此漂亮的女fú wù员。

    李冰洋有些古怪看着娉娉,她也听到了刚刚两人对话,知道林晚杰没钱,因此直接说道:“先生,虽然你是我们这儿的大客户,但是我希望你能先付账!”

    “你是怕我付不起是不是?”林晚杰冷哼一声。别人吃饭都是吃过了再付账的,凭什么要对自己特殊对待?不公平啊。

    不公平归不公平,见李冰洋脸上不屑笑容,他突然有些头疼。哎,自己还真没钱,这可怎么办呢?莫非这老脸今天就这么丢了?

    他绞尽脑汁想着对策,到头来自然一筹莫展:“娉娉,要不改天我再单独请你吧?你看,今天已经叫了这许多菜了,还没怎么上,你也吃不完不是?”

    “吃不完?吃不完我打包带回去!”娉娉冷笑,见上官凌月这个漂亮女人一直笑眯眯看着自己收拾林晚杰,心头有些火。这死女人,长得漂亮也就算了,看起来脾气也很不错?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大měi nǚ,可不能输给她啊。

    因此一笑,她又道:“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持家有道,勤俭节约,温柔贤淑善良,通情达理大方。哎呀,不说我还不清楚,原来我优点这么多啊。”

    林某人听得额头冷汗嗖嗖就滚落下来了,心中却佩服地要死。不要脸,真不要脸!就你这样的也敢说勤俭节约、温柔善良?那我林晚杰还不是天下第一大好人?

    他心中愤愤想着,自然不敢说出来反驳,却笑道:“既然这样,那更应该不要叫那么多菜啦。你看,叫了吃不完,那多浪费啊。你要是喜欢吃什么,晚上回去我烧给你,行不行?”

    见林晚杰如此投降,她终于咯咯笑了起来:“这可是你说的,我没逼你啊。”

    怎么听这话,自己就有种被人卖了的感觉呢?林晚杰心中惶恐,故作大方道:“那当然,你想吃什么,尽管说!”

    “我想吃的比较特殊,每天一道菜,然后轮流不同换,你必须要全部烧给我,你敢不敢答应?”娉娉冷笑。

    不敢答应的是孙子。随意一扫,这儿的菜谱上也就几十道菜,每天一道,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可是付了半年房租的,还答应了她们每天烧菜给她们吃,这点小事,算什么呢?

    以为自己占了莫大便宜的林某人嘿嘿一笑,说道:“好,我答应你。”

    娉娉随手拿出一本书,递给他道:“我仔细看了下,这菜谱上共有一千多道菜,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四年里,你每天烧一样不同的菜给我吃吧。”

    林晚杰傻眼了,李冰洋也傻眼了。他没有料到,娉娉做事如此狠毒,还这么绝,早就挖好了坑等自己跳!可恶,实在是可恶。

    林某人暴怒,拿过菜谱一看,是从图书馆借来的,上面果然有一千多道菜。依着她的说法,接下来的四年里,自己已经彻底卖身给她了。

    悲哀啊!自己一个大男人,就这么从属于她了?林晚杰感到自己莫名其妙就上了贼船,还想下都下不来。

    他努力为自己争取着最后权利,大声道:“给你做菜也不是不行,但我只付了半年房租,也不怕告诉你,以后我是没钱继续付房租的。你要是想我给你烧菜呢,那接下来的房租,都你出吧!哎,你别这么看着我,你不是有钱人么,不会这么一点都舍不得吧?”

    旁观众人一听,都鄙视起来。

    “擦,这小子原来已经和这样的大měi nǚ合租了?鄙视啊。”

    “没错,竟然还让人家měi nǚ出房租,明显就是吃软饭的,他怎么不去死啊?”

    “你们还是别说了。md,我都嫉妒死了。如果有哪个měi nǚ愿意给我付房租,那我还不立马搬进去?羡慕嫉妒啊。”

    林晚杰本来是万份不乐意的,不过听了这些话,感受着他们的态度,突然有些兴奋起来。是啊,哥虽然不会吃软饭,但这是公平交易得来的,正所谓měi nǚ面前,不吃一分亏,看来自己还是赚大啦。

    娉娉听得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可以直接免去你房租的,不过那房子现在我表姐在住,就怕她对你不满意,要突然赶你走怎么办?”

    “你放心,我尽量不与她发生任何冲突,这样她就没有理由赶我走了不是?”林晚杰可不管其他,先为自己挣得最大权益再说。

    “那好,我先答应你。不过你哪天不小心惹火了她,她要是赶你走,可别怪我不帮你啊。”娉娉笑着,心中得意。哼,只要你让我不爽了,我就让表姐赶你走,这种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好事,何乐而不为?

    林某人自然不知道她的小心思,不然还不立马翻脸?

    上官凌月一直静静听着,总算是明白了,原来林晚杰竟然已经和眼前这女人合租啦。听她意思,还有她表姐?哼,一个男人与两个女人合租,亏他做得出来。

    她心中万分不爽,忍不住道:“晚杰,你都在校外住了,怎么能把我一个人丢下呢?学校里你也知道,许多人挤在一起,总归不方便不是?要不我去跟你一起住吧?”

    倒贴货!所有男生瞪大了双眼,无比吃惊看着上官凌月,没想到她这么漂亮一个女人,竟然主动提出这种要求,不是倒贴是什么?

    随后这种吃惊转化成了愤怒,一个个恶狠狠瞪着林某人。林某人相信,只要自己敢答应,他们一定会冲上来把自己大卸八块的。

    “呀,你想搬进来么,给钱呗!”娉娉倒是不在意,嘻嘻一笑道,“我那房租很便宜的,一个月也就十万八万。当然了,你这么漂亮,又和晚杰认识,我就收个便宜点的,一个月五万,怎么样?”

    这是明显不想让她进来住啊。傻子都明白,没有什么房子值这么高的房租,何况还是她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主动搬进去?

    不过娉娉长得也不差,正所谓měi nǚ对měi nǚ,便是针尖对麦芒,怎么也要一争高下。

    林晚杰被她一番话早说的心动不已,想着有自己的地方再有她,那是多么地逍遥快活啊。不过这种话他自然不能主动开口提出来。

    只是没想到,上官凌月似乎有些忍不住要搬进来了。不过她是自己“老婆”,如果真搬进去,那可不能被娉娉宰啊。笑话,五万一个月,那够自己住好几年的了。

    他心中想着对策,见娉娉冷冷看着自己,怕是自己一答应,就得承受她无来由的怒火,心中有些悲哀。

    没钱没房子的人,就没有主动权啊。想起老爸让自己买房子买跑车的伟大目标来,他突然有些同情自己老爸了。可怜老爸苦了一辈子,都没住上好地方,如今把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可得努力了。

    他从没有像这一刻这样觉得自己老爸那样逼迫自己是如此对的选择。可怜天下父母心,终于让做儿子的明白了,林某人觉得,这是自己今天一大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