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手没碰过,怎么肚子大了?

    见他这么轻易就被吓到,林某人突然觉得有些无趣。本来还以为对方是个什么人物呢,可现在才发现,呀,什么都不是!

    倒是娉娉之前不怎么说话,此时见他一走,有些好笑:“喂,你爸是做什么的,听起来很霸气么?”

    林某人瞪她一眼,显得非常不满。看你刚刚听了那首诗之后笑的那么欢,平常我也穷的叮当响,难道你就猜不出来我爸是做什么的么?

    他心中虽然极度郁闷,却也不好说自己老爸就是个农民,嘿嘿一笑道:“想知道?改天自己看去。”

    经过这么一闹,几人似乎都没了之前那番争吵的心思,刚好饭菜又上来,便吃了起来。

    林晚杰乐得清闲,心中更是满意。还好,这家伙跑过来了,虽然在娉娉眼里,哥不怎么样,但是把她以为还不错的人给放倒了,难道这不值得荣耀么?

    “喂,你们就光吃饭么?这酒你不喝?”上官凌月是叫了酒的,不过当时她是为了把林某人的钱给花光,可没想到真要喝酒。

    不过现在被娉娉这么一说,还想起来这两瓶酒可价格不菲呢。

    “我不喝酒!”她话音一落,林某人立马接上,说道,“还从没喝过酒,所以不喝。”

    “切,不是男人。”娉娉鄙视,“红酒是用来品的,喝一口又没什么。”

    被她骂不是男人,上官凌月不满意了。笑话,这家伙现在是自己口中的“老公”,虽说还没喜欢上他,可替他说话与喜不喜欢是没关的。

    所以她笑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是男人?莫非你们同一个屋檐下,曾经发生了什么事不成?”

    “你,”娉娉大怒,见她如此口无遮拦,**裸帮林某人调戏自己,忍不住冷笑道,“在你眼里他或许不错,可在我眼里,他就什么都算不上了。你要是自己想调戏他,就去调戏,可别说我。”娉娉说着,突然嗤笑起来:“刚刚我一来的时候,不知道谁俩人在对亲呢。看来他们已经到了不用调戏,直接狼狈为奸的程度了吧?哎,这叫什么来着?”

    娉娉自言自语,又摇头晃脑,听得林某人脸上肌肉抽搐,恨不得一脚把她踢回家。姑奶奶,你就不能少说两句?我又没得罪你,你何必与我为难呢?

    “啊,我想起来了,这叫一对狗男女!放在古代,那是要被浸猪笼的。”娉娉突然叫了出来,吸引了无数人目光,不知道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为什么会说这种话。

    “哦?我倒是有些好奇,不知道你被人亲了一下,是不是就成了一对狗男女了。”上官凌月也不生气,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笑容,随意说着,“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亲过你,反正我相信,在你结婚之前,要是还能保证连初吻都在的话,那就不是狗男女,而是……”她越说越笑,似乎下面的话太难听,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看她二人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架势,林晚杰那个汗啊。都是měi nǚ,何苦如此争风吃醋呢?不过一想也是,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帅哥,惹得两大měi nǚ抢夺,甚至大打出手,那也再正常不过了。

    “而是什么?”娉娉不爽了。这女人,别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可以随便说别人。哼,只要不好听,看我不收拾她。

    “怎么说你也是庆安大学的高材生,我想说什么你应该能知道的,何必非要我说出来,伤害了大家的感情呢?”上官凌月倒是不说了。拿起酒杯,把酒倒了进去,看了回颜色,又拿到鼻子前嗅了下,却微微皱眉。接着一口喝了,嘴中自有一股甘醇味道。不过这酒并不是什么好酒,所以还不能完全释放出那种醇美。

    不过看到她这动作,娉娉倒是愣住了。她竟然会品酒?不应该啊!她自己品过红酒,也学过几手,知道品红酒有哪三个极其重要的步骤。

    第一就是观色。把酒倒入无色葡萄酒杯中,举齐眼的高度观察酒的颜色:好的红葡萄酒呈宝石红色。优质红葡萄酒澄清近乎透明,且越亮越好。次酒或加了其它东西的红葡萄酒其颜色不正,亮度很差。

    第二便是闻香。这是判定酒质优劣最明显可靠的方法,通常只需闻一下便能辨别优劣。优质红葡萄酒香气较淡,表现为酒香和陈酿香而没有任何不愉快的气味。

    第三则是品了。将酒杯举起,杯口放在嘴唇之间,并压住下唇,头部稍向后仰,把酒吸入口中,轻轻搅动舌头,使酒均匀地分布在舌头表面,然后将葡萄酒控制在口腔前部,稍后咽下。每次品尝吸入的酒应在小半口左右。入口圆润,在口腔中感觉良好,酒味和涩味和谐平衡,咽下后留在口腔中的醇香和微涩的感觉较长。口感极其舒适,尤其是酒中糖的那种甘醇、芳美的感觉,在其它酒中无法领略的。有纯正的橡木香味和利口酒的独特香气,细腻典雅、醇和圆润。

    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娉娉身为大家出身的女儿,从小对这套东西自有学习。只是她学的有些不伦不类,不过眼光却是有的。只是没想到,眼前这女人,不论是动作还是那份优雅,竟然都不是自己所能企及的,顿时有些不爽起来。

    “切,你以为我会怕被你伤害么?告诉你,本xiǎo jiě最不在意的就是这些了。你如果敢说我,让我不爽了,我就打他。看这小子敢不敢反抗。”娉娉冷冷看着林晚杰,吓得他一跳。

    “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林某人不爽道。你要打人,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但你说不过别人,怎么就跑过来打自己呢?真是岂有此理。说到这里,他倒了一杯红酒,一口就喝下去了。

    牛嚼牡丹!幸亏这酒不是什么好酒,不然他这样一口下去,那就是多少钱没了。虽说娉娉不在乎钱,但如果被林晚杰这么浪费掉,她还是很不爽的。

    哼,自己浪费也就算了,怎么能让他浪费呢?不过一想也是,反正这钱是他掏的,说不定还是借的,嘻嘻,吃穷死他。所以对他的话也不理睬了。

    一想到这里,本来许多菜上上来,但娉娉都是不怎么吃的,现在也先尝一口再说:“呀,这菜不好吃,这有点咸,这有点辣,这有点苦。唔,就这个还一般般吧。”

    听着她的评价,林晚杰彻底无语。你既然喜欢挑三拣四,怎么不去好一点的地方吃呢?那样带着我,也可以让我省一点啊。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丢人啊。自己还是个穷光蛋,努力想挣钱也只是念想,不知道其他大学生是如何创业的?

    “啊,吃的好饱!”虽然不好吃,但娉娉还是吃饱了,她捂着微微有点隆起的小腹,心里有些不高兴。自己不就多吃了一点点么,怎么小腹就出来了?真是该死。不行,明天开始减肥。

    “你们都吃饱了?”看着桌子上的菜几乎没动,林晚杰有些不爽了。浪费啊,如果吃饭都像你们那样,那也太好养了。自己随便烧一道菜给你们吃,那就可以了。

    他手艺已经在娉娉那儿得到了印证,所以还是很有信心的。

    “吃饱了,你要是没吃饱,继续吃,我等你。”上官凌月见他盯着桌上几道菜,就差没吞口水,不由好笑。

    “好,那我不客气了。”林晚杰是不知道什么叫客气的,何况这顿饭花了他一千块,还是借钱充大头来请客的,如果不吃完,怎么对得起自己?

    果然,他本来食量就大,现在吃起来,用狼吞虎咽丝毫不为过。

    素素……菜在他嘴里走一遭,就已经到了肚子里,一连狂吃了七八碗饭,把所有菜肴给吃光了,这才心满意足拍拍肚子,自言自语道:“哎,这么能吃,也不见长胖一点点,有点不甘心啊!”

    娉娉轻扫一下,见他小腹果然如常,顿时不乐意了:“林晚杰,你吃了这么多,为什么肚子还不胀大?我只吃了那么一点,却肚子都大了?”

    “呀,你肚子大了?”林晚杰听得一乐,哈,这丫头,终于说错话被自己逮到了吧。哼,你之前那么耍我,现在怎么也要耍回来。

    所以他嘿嘿一笑,走到她身边道:“我可连你的手都没拉过啊,怎么就肚子大了呢?莫非是昨晚你对我动手动脚了不成?可不应该啊,我们相识才一天,这肚子有反应,也得两个月后啊!”

    娉娉本来不知道他胡言乱语什么,可听了最后一句,终于反应过来,大怒道:“林晚杰,你这混蛋,瞎说什么呢!”随手拿起筷子,就朝他戳去。

    狠毒啊。这要是被她戳中,身上不多个窟窿才怪了。林晚杰吓了一跳,赶紧躲开,大声道:“你干嘛呢?是你说自己肚子大了,我过来看看,关心关心你呀。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听他还胡言乱语,娉娉差点没哭起来。把筷子直接朝他砸了过去,哭道:“混蛋,你给我等着!”说着转身跑了出去。看来这一下,真的是伤心到了。

    林晚杰傻眼了。本来他也不过是开开玩笑,没想到她就这么哭了出来,唔,罪过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