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大不了打一架

    “哈哈,小子,你太猖狂了。你以为自己是谁,想做学生会主席就做学生会主席么?告诉你,别说你没那个本事,就算你有那个能耐,也不能服众!”窦俊狂笑着,以为自己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也是,一般来说,大一新生是不可能做上学生会主席这个宝座的。

    学生会主席不仅个人能力要求极强,而且对外关系也要极多、极好,能够拉拢赞助,为学生赢取福利。不然什么人都能当学生会主席,那还搞个屁啊?

    林晚杰连学生会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自然也不知道这学生会主席有多难当,以为凭着自己本事,想做就能做呢。

    “服众?”林晚杰冷笑,“要如何服众?是用成绩还是金钱?或者用拳头?如果连这三样都不能服众的话,那还得用我这英俊帅气的外表不成?”反正大话已经说出去了,他也不在意继续吹牛。哼,不就是吹牛么,以为哥不会?

    听他这么说,窦俊才是一惊。是啊,据说这家伙很能打,一到学校就和体育系学生干了起来,打得他们现在还在找人对付他呢。就连军训也是,都还没开始,教官已经被他揍了。

    还有成绩,据说他成绩极高,仅次于上官凌月,这样的一个人,个人魅力自然极大。

    至于拉拢关系什么的,有钱还怕没关系么?对于关系这种事,窦俊自己向来都不在意,因为他有钱。

    可这家伙不是应该很穷的么,怎么现在看来好像很有钱似的?看林晚杰还在那甩着钱玩,他就有些纳闷。

    如果他知道林某人拿着的是偷自己的钱,不知道会不会吐血身亡。现在听他这么说,想着他真要是去竞争学生会主席,说不定还真有那可能,心就凉了。

    不过他毕竟是个大一新生,再狂窦俊也不怕。到时候自己把这些事和司徒侯说一声,想来他们一定会来一场龙争虎斗吧?

    其实这事不用他说,也早有人宣传出去了。笑话,这么多年,虽然考上庆安大学的学生个个狂放,桀骜不驯,但哪个敢如林晚杰这般?

    何况窦俊自己都不是个怂人,现在被林晚杰压下气焰,心中怒火可想而知,如果不报回来,那怎能对得起自己?

    心中想着,他已经有了对策,便哈哈一笑,说道:“不错不错,年轻人能有你这傲气,已经很难得了。不过兄弟,要知道物极必反,你狂妄如斯,小心落了个众叛亲离,人人喊打的场面,那样对你可就不好了。”

    “不好?怎么不好?”林某人有些好笑,道,“我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被拉过去枪毙?还是学习成绩见不得人,被学校开除?或者说我太厉害了,你们都不敢与我为伍?你是叫窦俊吧,不是我说你,虽然你长得有点小帅,都快赶上我了,但你有时候真是傻的可爱。我有自己交际圈,你有你的娱乐圈,本来井水不犯河水,你偏跑过来指着我说我这个人欠揍,我看你是想死吧?”

    林晚杰说了一堆,见他脸色难看,也不理会他,对上官凌月道:“老婆,我们走吧,不然这儿总能看到让自己心烦的人,郁闷啊!还好早吃过饭了,不然怕影响胃口。”

    上官凌月也有这想法,听他这么说,笑着先走,林某人跟上。

    看他二人远去背影,窦俊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宰了他们。不过他还是深吸口气,压下心头怒火,但盯着上官凌月的眼神,却闪烁着邪恶光芒。

    “窦哥,就这么让他们走了?要不我们兄弟过去揍他们一顿。”这群人许多都是篮球场上健将,身强体壮,自信一个人对上两个林晚杰都不怕,哪里受得了他如此猖狂?

    “不用。”窦俊脸上显出一丝冷笑,淡淡道,“他刚刚说的话你们都记下来了么?把他发到学校论坛上,让其他学生看看,这家伙的嘴脸。哼,我就不相信了,这样一个败类,还能在学校混的风生水起不成?”

    众人一听,都大赞“窦哥”英明,夸得他是晕乎乎不明所以:“好,兄弟们跟我过来,也累了,中午我请客!”他很大方一挥手,摸了摸口袋,脸色狂变:“不好,我的钱!”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他的钱怎么了。

    “我的钱丢了。”窦俊寒声道,“对了,是那小子,一定是那小子!刚刚他还在借钱,可突然就变得很有钱,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众人一听他钱丢了,都想起刚刚所发生的事,脸色狂变,朝外面追去。可这时候,哪里还有林晚杰的影子?

    “想不到你手脚还挺利落的么。”林晚杰一出来,就听到上官凌月有些好笑的声音,顿时一奇。

    “什么手脚俐落?”虽然知道她说什么,但林晚杰却不会承认。笑话,做贼这种事,傻子才会承认呢。

    上官凌月淡淡一笑,也不多说:“你感觉到没有,现在我俩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蚱蜢了,便是有人针对我,怕会先找你麻烦。”

    “难道你一直有麻烦在身?”林晚杰听得心中一凉,似乎找到了她为何亲近自己的源头。莫非她惹上了不能惹的人,知道自己很厉害,所以想依靠自己帮她解决?天啊,这丫头也太有心计了吧?

    他心中哇凉,脸上故作镇定道:“我看你也是身手不凡,能够见别人所不能见,你就不怕给我引来麻烦,到时候我俩都没有命在么?”

    上官凌月有些好笑:“我这么漂亮,哪个见了不疼我爱我,还会给我找麻烦?只是这样太过招蜂引蝶,会给你带来麻烦而已。不过你现在已经是我‘老公’了,嘻嘻,便是有麻烦,也有你替我挡着,我不怕!”

    原来我的作用就是当挡箭牌的啊!想着一开始自己就给娉娉做挡箭牌,现在又给上官凌月做挡箭牌,他心中懊恼的要死。

    是不是哥太帅了,惹得女人前仆后继找自己来替她们抵挡那些苍蝇呢?可是这样,她们都是真心对自己么?哼,不管真心不真心,反正机会就在自己面前,先把她们给搞定了再说。

    想通这点,他嘿嘿一笑,不经意把手伸了过去,想拉上官凌月的小手。

    哪知上官凌月早就看到他不怀好意的笑容,一下子躲开了:“你想干什么?”

    “哈,我没干什么啊。只是看你手上好像有个东西,我要把它给拿走。不过现在好了,它飞了。”听他信口胡诌,说谎话脸都不红一下,一面佩服他脸皮厚的同时,一面又有些担心道:“晚杰,你说我应该找个可靠从不说谎话的男人好呢,还是找个信口雌黄,封不住嘴的家伙?”

    “你担心这干什么?”林晚杰拍着胸脯,大义凛然道,“你已经有老公了,就是我。如果对我有什么不满,直接说,保管让你满意。当然了,要是一个月不能让你喜欢我,那就算我无能,也不能强求不是?”

    上官凌月听得好笑,就你这家伙要是还无能,那其他人还怎么混?或许别人不了解林晚杰,但她却知之甚多。

    不过有些事此时林晚杰还不知道,上官凌月也没有告诉他的打算。

    不知不觉,俩人来到翡翠湖边。

    这儿可是我的悲剧之地啊。想着差点被一群人殴打,又被měi nǚ多次追到这里,他就好笑:“之前一群人为了你把我追到这,要不是我反应快,怕已经被送到医院了。现在再来,我可得小心翼翼,别从哪又冒出一群人,到时候我可就束手无策了。”

    “那你确实得小心了。”看到一旁冲过来十多人,上官凌月有些无语。这家伙是不是乌鸦嘴啊,怎么话音还没落,那些人就过来了?

    果然,一大群人冲过来之后,当先一个林晚杰倒也认识,不是刚刚被自己偷了钱的窦俊还有谁?

    “林晚杰,你这个小偷,给我滚过来!”之前他还可以保持镇定,那是因为在大měi nǚ面前。但现在不一样了,自从发现林晚杰就是个贼,他就得站在大义的角度上,让měi nǚ知道他的真面目,然后指责他的不是,最好能把他送到监狱去。

    哼,这样的家伙也配在学校?真是欠扁啊。

    “哥们,你别乱给人定型啊,小心我告你。”林晚杰有些好笑,亏这家伙还敢来,看来不把他扔到翡翠湖,他还不知道自己厉害了。

    “告我?有本事你就去啊。”窦俊冷笑,“刚刚你是不是我偷了我两千块?是的话最好快点拿出来,不然信不信我打扁你?”

    “我说没偷你信不信?”林晚杰突然冷下了脸,见他摇头,哼道,“既然你不信,大不了也就打一架。那废话别说了,直接过来吧。”

    窦俊没想到他如此干脆,想起传闻他很厉害,自己要是这么对上他,不一定能是对手,眼珠子一转,对身后众人道:“兄弟们,这家伙想和我们打架,你们说是群殴好呢,还是单挑好呢?”

    “群殴我们一起揍他,单挑他一人对我们一群人,任由他选择!”站在窦俊身边一男人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