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我自己跳进去还不行么?

    “没错。林晚杰,别怪我们欺负你,其实我们这些人都很公平的。你想啊,大家都是庆安大学的学生,要不是你自己不要脸,我们怎么会和你打架?当然了,如果你不小心缺胳膊断腿,可别到学校去说我们坏话啊。”

    “和他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先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再说。哼,这小子敢偷窦哥的钱,就是找死。”

    虽说大学生都很有素质,庆安大学身为高等学府,更应如此,可事实上并非这样。

    林晚杰一来学校,就被人故意指错路,差点跑到了女厕所。后来那个郑刚二话不说就与人动手,给他留下了非常不爽的印象。

    加上后来的一大群体育系学生找自己麻烦,为了měi nǚ都把自己逼上绝路,加上今天那些破教官整学生,这都让他极其不爽。

    想不到现在好了,窦俊带着一群打篮球的威猛汉子,要与自己或群殴,或单挑,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一个人被他们打成傻子,怒极反笑。

    “好,好!来吧,既然你们要一起上,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本来我这个人是一点都不喜欢打架的,但你们偏要逼我动手,正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我林晚杰也就凶狠一点,让你们都知道我的厉害!”他站到了上官凌月面前,眼里神光闪烁,对着窦俊冷笑起来。

    kǎo shì比成绩他不怕,打架他也不会怕。当然了,如果有人要和他比钱多,那他肯定不会比的。笑话,自己一毛钱没有,就算加上刚刚偷的两千块,现在也只剩一千多了。

    这么点钱,什么事都做不了,他哪里没有一丝自知之明?

    眼见他突然威风凛凛,霸气无所,窦俊反倒有些迟疑了。他也听了林晚杰把一群人打跑的事,自己这儿虽然也有一群人,可他们许多也都是体育系的,真要是打起来,真不知道是不是他对手啊。

    他毕竟是个做大事能忍让的人,眼见林晚杰有恃无恐,自然是有所依仗。虽说这么多人可以收拾他,但搞不好就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因此他压下心头怒气,低沉道:“林晚杰,你要是拿了我的钱,就还给我,当作是你捡到的好了,我还会感谢你。可你非要说没捡到,我也没有办法,但我相信,从现在开始,这学校将再没有你容身之所!”

    “你这是在威胁我?”林晚杰不在意笑笑。他平生最不怕的就是威胁了。

    何况从小学开始,他就独来独往惯了,以前不论男女,都不屑一顾。要不是受到了张杰的教唆,恐怕他现在对女人也没多大兴趣。

    不过女人、感情就好比潘多拉宝盒,一打开之后,就不可收拾。

    林晚杰毕竟是个正常男人,还是男人中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对měi nǚ没有兴趣呢?因此这几天,他天天与各色大měi nǚ相处,反倒觉得非常快活,真希望就这么一辈子和她们相处下去得了。

    有这想法其实也不奇怪,哪个男人不喜欢女人?不是有句话叫爱江山更爱美人么。

    因此对他来说,现在只要这些女人没有不理会自己,其他人就算不理会自己,那又怎么样呢?等大学毕业后,联系的人到底又有多少?何况自己并没有到众叛亲离的程度,这就够了。

    窦俊显然不知道林晚杰的想法,不然也不可能有接下来的一段话了:“没错,你要是觉得我在威胁你,那就是在威胁你。说吧,你到底还不还?还了我们还是一月未缺,不然以后有我没你!”

    “霸气,嚣张,狂妄!”林晚杰鼓掌,竟然给他叫好起来,“人们都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本来我还不相信。可自从我来到学校之后,一直表现工工整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可是你们偏要一个个逼我,搞得我是天大的罪人一样。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在意你们的想法?来吧,让我教训你们一顿,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林晚杰一步步向他们走了过去,他每走一步,包括窦俊在内的十余人都往后退一步。

    本来他们还信誓旦旦,要好好收拾林晚杰的。但现在才发现,这家伙的气场竟然如此强大,哪里是自己能够搞定的?

    一个个脸色狂变,无比难看。再看他慢慢逼近,已经有了动手架势,也不知道谁受不了突然吼了一声:“窦哥,不就一个败类么,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了不成?”

    窦俊本来就觉得别扭,一听这话也是,大喊道:“兄弟们,既然这小子不怕死,都给我上,把他给打残了,有事我负责!”

    众人等的就是这句话。

    这一下他们再不迟疑,一个个狼虎似的冲了过来,不要命的与林某人对干起来。

    上官凌月并没有丝毫担心,反而是笑嘻嘻看着这一切,好似林晚杰的生死与她无关似的。

    “哎,你冲得太快了,小心点啊。”眼看当先一人冲了过来,林晚杰随手一拉一扯,就把他朝着翡翠湖扔去。其实他离翡翠湖站得不远,这一下借力打力,还别说,那人就朝翡翠湖直冲冲跳了进去。

    噗通!

    众人以为林晚杰说的是实话,这家伙冲得太快不小心没刹住掉进去了,一个个好气又好笑:“哥们,你注意点啊,别没打到人,还自己丢脸。”

    那家伙在水里差点没哭出来,刚要说话,就看到另外一人朝自己砸来,大惊失色,赶紧向其他地方游去。原来就这么一下子的功夫,林晚杰又警告了另外一个家伙,让他冲慢点了。

    第一次还可以说是另外,但接二连三,那就有古怪了。

    众人都发现了,大叫道:“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兄弟们小心点。”众人不再冲,徒手与林某人搏斗。

    可他们即便不冲,那又如何?只见林晚杰逮住一个,直接把他往空中一举,问道:“你会不会游泳?”

    那家伙吓傻了,忙点头道:“会!”

    会就好,起码不会被淹死。林晚杰心中想着,道了句“注意了”,就把他朝翡翠湖深处扔去。

    “啊,救命!”这家伙人在高空才反应过来,心里把林某人的家人、祖上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可都改变不了他被扔到湖中的悲惨局面。

    第一个人见他比自己还惨,忍不住狂笑:哈哈,本来以为自己够丢脸的了,想不到更加丢脸的是他们啊,爽!

    这一下动作实在太过生猛,瞬间震慑住了所有人。一个个惊恐看着林晚杰,不知道他为何如此厉害。

    “林晚杰,有本事你就别把他们扔到水里。哼,你力气大是不错,敢和我们打架么?”窦俊后背冷汗嗖嗖,却不敢表现出来,而是低呼道。

    “切,打架哪有那么多规矩?不过你既然说了,怎么着我也要给你面子啊。”林晚杰冲到另外一人身边,抬手就是一耳光,冷笑道,“是窦俊不让我把你们扔到湖里的,那就别怪我拳打脚踢了。”果然,一顿拳打脚踢,那人疼得半死,心中直骂窦俊:早知道这样被打,还不如被扔进湖里呢!

    窦俊大惊,冲过来就要帮忙,林晚杰却不管他,直接把这人踢得滚到了湖里,又朝另外一人冲了过去。

    本来有十来人到这逼迫林晚杰交钱的,可这一下已经有四五人被扔到了湖里,哪个还有胆子与他说大话?眼见他冲了过来,忙道:“哥们,你别打我,我自己跳进去还不行么?”说完噗通一声,跳到了翡翠湖里。因为边上水实在很浅,疼的他龇牙咧嘴,差点没骂出来。

    “既然他跳进去了,那我就打你。”林晚杰没想到还有如此识相的家伙,心中有些高兴,又朝另外一人走了过去。

    “别,救命!我跑!”那家伙却不想被扔到湖里,嘴里喊着救命,自己却逃跑起来。笑话,现在如果还讲什么兄弟情义,那就等着被扔到湖里吧。

    自己跳进去也就算了,可要是被人扔了进去,得多丢脸啊。

    剩下几人也反应过来,分四面八方跑了。

    林晚杰大笑,随手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子,冷笑道:“你们要是再不停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众人自然不听他的。

    既然已经说了,林晚杰也不罢手。手中石子一动,就朝一个人后背砸去。

    那人跑起来虽快,但石子飞过去的速度更快,一下砸中,就听那人尖叫一声,扑倒在地,香唇与大地来了次亲密接触。

    另外几人听着叫声,感觉后背发凉,猛地就蹲了下去,大哭道:“大哥,大哥饶命啊。我们自己跳湖还不行么?”一个个跑到湖边,跳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林晚杰终于笑了。眼见还有最后一个家伙窦俊,他有些好笑道:“怎么样,现在你是想让我交保护费呢,还是想把我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呢?”

    看他得意模样,窦俊傻了。虽然知道他很厉害,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厉害,这家伙还是人么?要知道自己一群人,哪个不能打架?都是身强体壮之辈,就算是一口吐沫,恐怕都能把他淹死,可现在结局竟然是这样。

    他心中凉飕飕的,刚想说话,却听有人说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