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林家要守规矩的女人!

    md,学校第一měi nǚ是用来追的么?那叫倒贴,倒贴你们懂不?哼,人家不仅倒贴,还和我写血书,气死你们。

    被一群人鄙视,他自然要鄙视回来。只不过对方实在人多,虽然偶有一两个落单的,可他也不愿去欺负怂人,没意思啊。

    “看到了吧,在众人眼里,你就是个癞蛤蟆。”小mèi mèi嘻嘻直笑,显得非常开心,“也不知道我这朵鲜花怎么就落在你这牛粪上了,哎,失败,失败。”

    小mèi mèi还是头一次摇头晃脑,林某人看得一阵眼晕。天,这丫头想害死人么?没有看到其他人都傻了,正盯着她发呆么?

    妖孽,果然是妖孽。

    本来还以为她是仙女的,不落凡尘,可远观而不可。可现在才知道,原来她就是个妖女,专门来祸害人间的。

    也怪自己倒霉,长得这么英俊,人又优秀,配得上这妖女的,除了自己外,还能有谁?

    这一下可好,就是因为自己太过强大厉害,搞得妖女非我不嫁,以后还要面对无数苍蝇,压力山大啊。

    他也不想想,这种好事全世界都没几个人能遇到,现在他碰到了,还说这种风凉话,要是被其他人知晓,还不宰了他?

    “哼,你也不想想,要是没我这样的牛粪来滋润你,你能长这么漂亮,活得这么潇洒么?”林晚杰嘿嘿一笑,丝毫不以牛粪为耻,反倒觉得能有自己这样出众的牛粪,其实也不错。

    听到滋润两字,妖女脸一红,白了他一眼,心儿却狂跳:这浪人,说话口无遮拦,真是该打!

    妖女还是清白之身,除了被林某人今天偷亲了一下,连手都没和男人拉过,哪里需要别人滋润?只是她天生丽质,人品出众,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

    哎,容貌是爹妈给的,自己长这么漂亮,也是压力山大啊。在这一点上,她竟然与林某人达成了共识。

    “你就瞎掰吧。哼,本xiǎo jiě的容貌可是天生的,绝不含任何人工痕迹。爹妈赏赐,自己养成,与你有什么干系?”妖女骄傲的抬起了头,说到容貌,她最有信心了。

    还含人工痕迹?突然想起某国是造měi nǚ高手,他心中一阵哇凉。不是吧,现在měi nǚ都可以pī fā了,莫非也能pī fā出妖女这种级别的了?不应该啊。

    他仔细盯着妖女看了一会儿,还好,不含任何防腐剂,也没有任何手术刀的痕迹,是天然纯měi nǚ。

    以林某人心性,怎么可能会喜欢动过手术的人造měi nǚ?那不是要他老命么?如果真有那样的,他不介意赶快逃走。

    “怎么,怕我是假的?”妖女能够看出林某人在想什么,不屑笑道,“本xiǎo jiě还不稀罕做那种事。倒是你认识的měi nǚ当中,也许就有那样的也说不定哦。”

    “什么!”林晚杰一惊,差点跳起来。不是吧,娉娉、玫玫她们,莫非还是假měi nǚ?看着不像啊。

    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能把他吓到,妖女哈哈大笑,丝毫不顾风度了。

    “妖孽,这第一大měi nǚ真是妖孽。她不知道自己长得多漂亮么,还来勾引我,真是欠,咳咳……”一个男人早被妖女笑容所吸引,又见她与林晚杰有说有笑,早傻眼了。

    现在突然反应过来,不由破口大骂。只是他话没说完,突然就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嘴里呜呜有声,却是喉咙里卡了个东西。

    呕吐一阵,见掉下一块yìng bì,他一阵发呆。这是什么情况?他不明白,不过看着远去的林晚杰与妖女背影,他却知道这事绝对与他们有关,再不敢多说废话了。

    “看你那怂样,怎么,人家改变了下,你就不喜欢了?切,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这副德行。”妖女鄙视着,说出来的话却气死人。

    难道我们男人喜欢纯天然的不应该么,非要选择后天的?林某人非常无语,不过这话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是不敢说出口的。

    “好吧,我承认男人确实不怎么样。但你要知道,我可和他们不一样啊。想我林晚杰,顶天立地,七尺男儿,怎么可能会做令天下měi nǚ伤心的事?你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他说着说着,突然讪笑道,“月月啊,不知道我认识的人当中,哪个是人造měi nǚ?”

    见他耍宝似的,妖女突然一笑:“你以为真有呢?我是骗你的。”

    鄙视,极度鄙视。林晚杰心中鄙视着她,但脸上表情完全看不出什么:“不过你说的这事,其实许多地方都有。不过我觉得么,人就该正常点,长什么样就什么样,有什么好改变的?”

    俩人说说笑笑,就来到一栋小区,竟然也是良苑小区:“喂,你不会住这里吧?”林晚杰有些惊奇。

    “怎么,不行么?”妖女有些好笑,自己住这儿应该不犯法吧?

    有钱人,果然都是有钱人!林晚杰这才相信,自己遇到的不论是欧阳月、娉娉,还是眼前的这个魔女,都是有钱人啊。

    看来自己运气不错,随便找哪个包养自己,以后都可以吃软饭了。

    他毫不知耻的想着,看着妖女的眼神又变了。哎,有钱人啊,要是现在把她带回家,然后让她掏钱给老爸买车买房,是不是完成任务了?也不知道她能不能买得起别墅。

    “行,当然行。”嘿嘿一笑,林某人道,“其实你越有钱我越开心。反正你是我老婆,你的就是我的,我有什么不开心呢?”

    “错!”妖女摇晃着手指头,申明道,“虽然你是我老公,但有一点我必须说清楚。”见林某人竖起耳朵听着,她道:“我的不是你的,但你的,却是我的。不仅你的东西是我的,就连你的人,也是我的!没我答应,你不准碰任何女人,明白么?”

    悲剧,绝对的悲剧。林某人没想到妖女就是妖女,竟然会说出这种话,顿时心就凉了。

    连我的人都不属于自己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关键是她不准我碰其他女人,这是什么意思?莫非只准我碰她?

    想到这儿,骚骚一笑,林某人道:“妖……咳咳,月月啊,有一点我没明白,我不准碰任何女人,到底是指谁呢?难道连你也不能碰么?”

    “没错,只要是女人,或者说是雌性动物,你都不能碰。”妖女听得眉毛一翘,倒是有几分飒爽之气。

    天,这不是玩我么?

    “那要是有女人主动碰我呢?你也知道,我这人向来心慈手软,如果有人非要逼我,拉我的手啊,亲我一口啊,我是拒绝不了的。”林某人惨兮兮说道。说着这些话,心里却是暗喜。哎,哥长得帅,就是有优势啊。

    “你敢!”妖女大怒,横眉冷对道,“不管是别人碰你,还是你想碰别人,没经过我同意,你都不准!我就不相信了,非得动手动脚的才算是真爱。哼,想进我林家的大门,就得找守规矩的女人!”

    林家的大门?林某人听得感动稀里哗啦,觉得自己想法真是太龌龊了。看看,看看人家妖女多为自己着想。

    可笑哥不自爱,还以为她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逼,原来是她对自己喜爱有加才如此啊。

    这样一想,他也不好意思再继续这话题了。不然连他自己都觉得,人家妖女对自己这么好,可自己却继续得寸进尺,那就太不近人情了。

    “好,我听你的。不过你也知道,有时候拉拉手是在所难免,到时候你要是看到,可别怪我啊。”如今社会都这样,便是你不去占别人便宜,或许都有人占你便宜。

    林晚杰纯洁的如同刚的花儿,有什么说什么,妖女听了,也知道事情就是这样,倒是没有多反驳:“反正我是不准任何男人碰我的,至于你自己,看着办吧。”

    连我都碰不到了,别人还敢碰?打不死他。

    林晚杰想着,心中愈发悲哀。哎,身为一名优秀而又年轻气盛的老公,却连自己老婆的手都摸不得,这要是传了出去,别人还不知道怎么怀疑两人关系呢。

    可他与妖女的感情来得太突然,丝毫没有防备。何况还有一个月期限,应该在那以后,她不会拒绝了吧?

    “月月,你不会是……”“石女”两字他没敢说,变相问道,“等我追到了你,拉你的手应该没问题了吧?别你对男人有洁癖,那我就悲剧了!”

    妖女听得咯咯直笑,许久才白了他一眼,嗔道:“你才对女人有洁癖呢。哼,你要是对女人有洁癖,那就好了。本xiǎo jiě这么干净,相信你以后只会守着我一人的。”

    听了这话,林晚杰彻底无语。看来自己已经被她给管定了。

    之前妖女还说得好好的,自己找像娉娉这种měi nǚ来做林家媳妇儿,完全没有问题。可以后要拉她手都得经过妖女同意,这不是耍自己么?

    好吧,耍就耍吧。哼,等你看不到的时候,我再偷偷拉她们的手去,看你有何话说。

    想着还有娉娉、玫玫之类的大měi nǚ等着自己追,他就忍不住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