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发育的是不错……

    毕竟只是一顿晚饭,对林某人来说还是很轻松的。当他做好这一切之后,都已经六七点了。

    眼看时间不早,他大叫道:“姐们儿,都出来吃饭了。”可是没人回答他。

    无语,真的无语!莫非女人一多,自己的权力就没有了么?还是自己不够威严?他心中想着,来到自己房间,顿时傻眼了。

    “喂,你铺这个干什么?”本来他房间就极大,之前一个人睡,大就大呗。可现在他才发现,房间大了,也是自己的悲哀啊。

    这不,妖女把床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然后还在地板上打了个地铺……

    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这地铺不是留给她,而是留给自己的啊。可怜自己怎么就如此悲剧,带老婆回家,俩人都从未亲热过,这还得睡地铺?真是太可怜了。

    “干什么?当然是给你准备睡觉的地方了。难道你不喜欢么?或者说,你想去睡沙发,然后再给她交房租?”妖女有些好笑,这家伙看起来也不笨啊,怎么关键时刻就不聪明呢?

    好吧,我承认自己更喜欢这个房间。反正不管怎么说,在这房间呆着,起码还有个měi nǚ。可如果睡客厅的话,那只有冰冷的沙发了。

    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傻子都知道如何选择。林某人不傻,自然也知道怎么做。

    “乖,这里是钥匙,以后进出房门,都得把门锁着,知道么?我不希望有人能够随便进来。”妖女说着,显然是不希望娉娉或者蒋泳她们进来。也是,毕竟是自己的房间,让人随便进来也不像话。

    林某人可不这么想。这是自己俩人的小屋啊,那就是绝对**的地方。嘿嘿,属于自己两个人的秘密,多好。

    他心中暗乐,自然也不希望有人能够随便进来。大不了以后和娉娉她们,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小屋好了。到时候一个měi nǚ一个小屋,哇嘎嘎,那自己多幸福?就怕钥匙太多,搞糊涂了。不行,还得标号!

    “好,你放心,只要有我在,除非踏着我的尸体,不然是不会让人随便进来的。”林某人近乎宣誓说道。

    妖女看得好笑,不过对这家伙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点头道:“虽然我俩睡一间房,不过我可告诉你,也是有要求的。”

    还有要求?林某人欲哭无泪:“月月,你不是我老婆么,为什么还对老公有那么多要求啊?就不怕这些要求把我吓跑了?”

    “切,追上本xiǎo jiě是你的荣幸,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受不了,以后还想让我当你老婆?做梦呢你!”妖女才不在乎他的威胁,冷冷一笑,吓得林某人忙闭嘴不言。

    笑话,这可是自己的老婆啊,哪能就这么容易把她吓跑呢?非要吓跑,那也得把她骗到手,一百年后再甩掉么!哼,我就不相信了,自己能活一百五,她也能活一百五!

    时间已经不早,忙完了房里的一切,加上妖女的布置,果然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这就是自己的小窝了。

    林某人看着,终于发现,有个女人收拾房间,比自己一个人在的时候,不知道干净整洁多少,激动啊。

    这就是家的感觉么?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喜欢妖女了。

    出来的时候,娉娉和蒋泳已经在吃饭了:“喂,你们要吃饭自己吃啊,我们就不招呼了。”娉娉说着,又继续吃,只是那盘肉,却是不动的。

    也不知道林某人烧菜实在是好吃还是什么原因,反正烧了四道菜的,其余三道菜竟然被她姐妹二人给吃的差不多,最后只剩下那盘肉。

    林某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好家伙,她们这是干什么呢?就不怕长胖么?女人不都是喜欢节食的么?怎么看她们,完全没这个打算呢?

    “老婆,我给你盛饭。”见妖女也犯傻,林某人忙笑着服侍去了。没办法,再苦也就苦一个月,再累也不会累一辈子。哼,等自己追到她以后,让她做牛做马,把这一个月的服侍都给服侍回来!

    他小农般思想开始萌发了,如果被人知道,肯定会把他给鄙视到十八层地狱去的。

    饭端上来,本来他就想吃肉的。不过那样一来,娉娉肯定能发现问题,因此把其他几盘菜里面的渣滓都给吃掉了:“老婆,好东西你吃,我随便吃些残羹冷炙就行。”他哗啦啦就是两碗饭下肚,虽然没饱,却也不敢吃了。

    见几人都盯着自己看,妖女有些发愣。这是怎么了,难道我脸上有花?她淡淡一笑,夹了块肉尝尝。

    “啊,不对劲!”她嘴突然揪了起来,娉娉看得暗喜,还好,这家伙没把菜换掉,还是有许多盐的。看她难受样子就知道了。

    “好了,你们先吃饭,我回房去。”娉娉说了一句,赶紧闪人。她可不想被妖女发现那是自己的杰作,不然还不被乱棍打死?

    娉娉刚走,妖女就从嘴里吐出一块骨头,娇嗔道:“喂,以后烧菜不准带骨头。我又不是狗,吃骨头做什么?”

    林某人好笑。本来他还以为这菜又被娉娉动了手脚,原来只是有骨头啊。排骨排骨,如果没骨头,那还叫排骨么?真服了她。

    不过老婆的话还是必须要放在心上的,他暗暗记下,准备下次不烧带骨头的排骨了!

    最后一道美味,因为娉娉自作多情,所以一口没吃。虽然只有这一道菜,但妖女却吃的极香,连饭都吃了两碗。

    当蒋泳看到妖女吃完了之后,小腹没有一点变化,动作还是那么优雅的时候,心狠狠抽搐了下。哎,这女人,果然非同凡响啊。

    “好啦,碗你来洗吧,我还要带家教去。”这里事情忙完了,林某人还不能消停啊。想着别人读书都轻松的不得了,可怜自己又忙这忙那,还得哄好几个女人,就觉得自己命够悲剧的。

    不行,还是得多挣钱,然后让儿子女儿过上幸福没有烦恼的生活。

    虽然他不会怪自己老婆苦了自己几十年,但如今开始奋斗,总不能会让自己子女也那么苦下去吧?不得不说,在某些事上,他还是比较可爱的。

    “你还带家教?”妖女一愣,惊奇道,“你那学生是男是女?小学还是初中?一个小时多少钱?”

    咳咳,这该怎么说?林某人有些尴尬,讪笑道:“她高三了,因为贪玩,成绩不好,所以她阿姨就请我去给她教一段时间。至于工资么,一个小时五十。”

    “唔,以你能耐,一个小时五十也可以了。”妖女点头,说道,“你还没说是男是女呢。”

    这我哪敢说啊?林某人有些尴尬,讪笑道:“是个姑娘。”

    “姑娘?怪不得你这么积极呢。”妖女冷笑,“高三的姑娘应该发育的不错了吧?”

    “是不错……咳咳,不,她还是个小孩,根本就没发育!”小月月啊,这你可不能怪我。为了我自己的幸福,牺牲你乃是必然的。

    他无耻想着,却丝毫不感到脸红。如果欧阳月知道林某人如此鄙视自己,不知道会不会和他拼命?

    “好了,你也别说这些,我看不如带我一起过去,我也教教她吧。你看我,这么有本事,今年高考都是第一,相信她阿姨应该没有话说的。”妖女嘻嘻笑着。

    听她说今年高考第一,林某人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总是想不起来。

    哎,看来这老婆是缠定自己了。他心中又喜又悲,喜的是有这样一个老婆,如果天天缠着自己,那是不可能再和其他任何男人有任何机会的。悲的是,这样一来,自己哪里还有点自由啊。

    就比如现在,要是以她本事去教小月月,夫人肯定不会反对。但这明显是抢自己饭碗,不知道小月月那丫头看到了,会怎么想?哎,她早就想把自己赶走了吧?

    不管了,大不了做不成家教,哥创业去。

    反正他死猪不怕开水烫,既然妖女非要去,那就带她去好了:“不过先说好了啊,她们家比较富有,或许规矩也比较严。你去的时候注意点。”

    妖女笑着点头,心中有些好笑。富有?家教严?这些在自己眼里,根本都不算事么。

    蒋泳就这么一直看着他们,见他点头同意,差点吐血。家教还可以这样的?真是牛叉啊。她也懒得理会,直接去厨房洗碗了。

    “走吧,路有点远,我们走过去。”林某人简单说了一句,收拾了下,就出去了。妖女自然跟上。

    “喂,到底有多远啊?”走了十多分钟的路,听他总是说“就在前面”,妖女有些受不了了。

    “不远啊。也就几十里路吧。打的太贵,公交也没有,只好走路咯。”林某人简单说了一句,心中却也鄙视。哎,可怜自己穷人一个,教个家教都得走这么远,真是悲哀。

    “几十里!”妖女差点没傻。这么远的路,他天天都走着去做家教?到底是那学生吸引她,还是那五十块钱对他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呢?她有些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