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我这是为你好

    来人自然是林晚杰。当他看到小月月站在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心里一疼。这丫头,外面还有蚊子,她没事站这儿干什么呢?莫非就是为了等我?

    当他这样想的时候,小月月已经跑了过来,一下扑倒在他怀中:“哥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激动,诧异,还有一些小小的不自在。此时此刻,他便是个爱情白痴,也能感觉到少女对自己的别样情愫了。

    这,这怎么可能呢?自己与她呆在一起不过几晚上,而且一开始她还把自己当仇人看待,怎么突然间就变了呢?莫非这世界疯狂了?

    他有些想不通,更搞不明白。不过他能感觉到,远处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看,顿时一惊:是夫人!

    很显然,在夫人眼里,自己是小月月的家教老师,别说这样被她拥抱,恐怕就是碰她一下都不行。想到这里,他轻轻推开欧阳月,笑道:“不去楼上在这儿呆着干什么?不怕蚊子咬么?”

    “切,我才不怕呢。”欧阳月非常开心,本来以为他不来了,想不到就在自己最失望的时候,他就出现了。世界上还有什么事能比这个还让人高兴的么?

    “好了,夫人还在看着呢,我们进去吧。”林某人笑了笑。因为知道她的心思,所以他也不敢和她多说什么了。

    毕竟少女怀春,这种事自己阻止不了,也不可能去阻止。不过当被怀春的对象是自己的时候,他可以想办法去避免。

    虽说被měi nǚ喜欢是一件大好事,但欧阳月这个年龄,显然不适合谈恋爱。

    谈恋爱?以前在高中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情为何物。

    听到“夫人”二字,小月月浑身一震:不好,小姨在看着,这下怎么办?她心中一阵害怕,紧跟着林晚杰身后往里面走去。

    “月月,既然老师来了,你就先上去吧。”夫人淡然笑着,似乎没有看到刚刚那一幕。

    “小姨,让老师和我一起上去吧。”在夫rén miàn前,她可不敢叫“哥哥”。那不是不打自招么?

    “嗯?”夫人一愣,没想到她竟会拒绝。眼珠一转,笑道:“也好。”她沉默了下,突然说道:“晚杰啊,你这几天的表现我也看到了。我知道你住在学校,离这儿挺远,但能及时赶来给月月上课,我还是很感激的。”

    不会吧,这就要赶人了?林晚杰一愣,想着自己还指望着家教挣点钱呢,可现在倒好,才三天功夫,就得被赶走了,哎,真失败。

    他知道夫人的话,先夸奖自己一顿,然后再来个转折。因为小月月刚刚那样激动抱住了自己,怕自己偷腥,一定会把自己给赶走的吧?他心里有些难过。

    “夫人这是哪里的话?既然我答应了教她,自然会做到最好。”林晚杰讪笑了下,对自己这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工作就要失去不免有些遗憾。下次一定不能教女学生了,不然再发生这种事,还怎么收场?如果再被人给赶走,那就成了大笑话。

    “不错不错,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态度。”夫人笑,点头道,“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是没有,但也不多见了。你看我也无儿无女,要不我收你做干儿子怎么样?”

    干儿子?林某人一愣,这是什么话?本来他应该高兴的,毕竟多了个有钱的干妈,从此以后便是不能靠她,别人也不会小觑自己。不过看到欧阳月一旁站着,他就明白过来。原来她不是真心想要收自己做干儿子,而是怕自己追小月月啊!

    他有些好笑,苍天可鉴,自己真没这样的心思啊。

    不过夫人如此关心欧阳月,他也不能反对,笑道:“夫人说笑了。我出身寒微,又没本事,天底下比我好的不知凡几。何况以夫人本事,我又怎能当得起你干儿子?刚好我最近还有些事,怕是不能来给月月补习了,还望夫人不要见怪。”

    被人赶走,还不如自己主动离开,这样心里总好过些。起码表现得不卑不亢,也可以赢得别人尊重。

    林晚杰不是个懦弱的男人,虽说偶尔喜欢开玩笑,但那不过都是在自己喜欢的女rén miàn前。在其他rén miàn前,他会堂堂正正、顶天立地做人!

    本来听小姨说要收他做干儿子,欧阳月还非常开心,希望他能快点答应。见他拒绝,虽然满心失望,但也没有什么。不过听他说自己有事不能来,瞬间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不喜欢自己就明说,何必要这么拒绝呢?哼,你不来教我,难道我还稀罕了不成?

    眼泪再也止不住在眼眶里打转,她恨声道:“林晚杰,我恨你!”说完哭着向楼上跑去。

    见她离开,夫人示意林晚杰坐下,他坐了。

    “小伙子,不得不说你是个聪明人,我很欣赏你,这从那天刚见到你时就有这种感觉了。”夫人淡淡一笑,也不知道说真说假,不过林某人只是听听笑笑,并不插话。

    “你能教月月这几天,就让她学好,这一点尤其关键,所以我很佩服你。”此时此刻的夫人,仿佛在战场上与敌人谈判,完全掌握着主动。见林晚杰不说话,心中也是暗赞:如果自己能有这样的儿子,该多好?可事实总是那么残酷。

    “不过月月还小,我只希望她能用心学习,其他的一切,都不用考虑。不过你身为一个家教老师,帮月月提升成绩这一点虽然说很重要,但只要为她引导一条路,走上正轨,那也就可以了。我看月月这孩子学习能力挺强,现在也比之前懂事不少,虽说让你教着会更好,但毕竟你们都还年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归多有不便……”

    言下之意很明显,就是让自己滚蛋了。林某人心中好笑,一个词语却浮现在了脑海里:卸磨杀驴!狡兔死,走狗烹!自己就是这个状态吧?

    要说不生气那是假的,但怪只能怪自己没处理好和小月月之间的关系,刚好又被夫人看到这一幕,那也算自己活该。

    他没有怨天尤人的心思,更不想说谁对谁错。反正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索性大大方方离开就是。

    “夫人说的也是。本来我初次带家教,也没想起来男女有别。不过夫人放心,以后我再带家教的时候,会注意的。”林某人笑了笑,“昨天夫人给了我一些钱,按照规定,还没那么多。夫人放心,我会还你的。”

    “那倒不用,就当你来回路费好了。”夫人淡淡一笑,倒是觉得林晚杰这人其实还挺上道。换作是一般人,如果喜欢上了富家xiǎo jiě,一定会lè suǒ一笔再走吧?可他不会,还与自己笑谈这一切,果然不同凡响。

    不同凡响归不同凡响,错就错在他把自己位子给放错了。其实他要是等得及,哪怕等月月上了大学他再去追,那自己也无话可说。不过现在么,只好辣手拆散他们了。

    “那就谢谢夫人了。”林晚杰笑了笑,站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该走人了:“夫人和月月说一声,就说她很聪明,我很喜欢她。”

    夫人笑着答应了,只是这句话会不会说,林某人并不确定。

    “对了,你都是怎么来的?”就在林晚杰走到门口的时候,夫人突然问了一句。

    “走过来的。”林某人头也没回,走远了。

    嘭咚!

    夫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有些犯傻。本以为他这两次来得这么晚,都是有意落课,可没想到他竟然是走过来的?这都是什么样的孩子啊?她完全看不懂了。

    莫非是自己错了?不然像他这样极其有主见,又不怕苦不怕累的孩子,会对自己学生有什么想法么?夫人有些糊涂。

    欧阳月上楼哭了好一会儿,突然才想起来,如果自己就这么哭,那他会不会就此离开,连与自己一个招呼都不打?

    哼,这坏人,一定会!

    她似乎很了解林晚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所以她二话不说,红着眼就跑了下来。

    刚一下来,就看到小姨坐在沙发上,哥哥的身影早已不见了。

    “小姨,哥哥他走了?”欧阳月伤心道。

    “嗯。”夫人点头,见她双眼红肿,突然叹气道,“月月,你还小,那林晚杰虽然看起来不错,但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要是与他呆在一起久了,我怕你会受伤害。”

    受伤害?哈哈,如果没他,我早就被人给伤害了!

    欧阳月惨笑一声,仿佛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东西就此离去,差点没晕过去:“小姨,是不是你故意赶他走的?你看到我抱住他,以为他对我有什么不轨心思,所以想收他做干儿子,断绝了他这念头是不是?你知道他不会答应,会直接离开是不是?是不是啊!”

    见小姨不说话,欧阳月忍不住大吼道。之前她还没明白,但此时林晚杰离开,她瞬间就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自己这一抱引起的。

    “月月,小姨这也是为你好,你能明白小姨的苦心么?”夫人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