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你是她的人了

    “为我好?哈哈,小姨,你一直都说为我好,可我到头来怎么样?要不是哥哥,你以为我现在还能好得了么?”欧阳月惨笑,说出来的话也很难听了。不过她似乎没发现这点,撕心裂肺把那日自己要整他,他却以德报怨,救了自己的事给说了。

    那一幕惊险无比,要不是林某人有真本事在手上,怕是自己早被人辣手摧花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少女崇拜英雄之心,渐渐转为情窦初开之情。

    林晚杰和她一般年纪,又有本事在身,虽说穷光蛋一个,但欧阳月岂是在乎身外之物的?所以她对林晚杰有好感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听了这些话,夫人长叹一声:“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不是有他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呢。”

    “哼,有他在?可他已经被你给赶走了!”月月大声道,说完却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夫人也不辩解。其实在她心中,虽然觉得月月对林某人有好感,但那不过是少女心思,来得快去得也快。

    可是接下来几天,她算是彻底明白,原来她真的开始懂情了!到了那个时候,她还能阻止欧阳月喜欢林晚杰么?

    一个大男人走在路上,显然是不会发生像妖女被人拦路的事。所以林晚杰慢悠悠往回走着,虽然他快起来步伐极快,但慢起来,速度还是很快。

    这不,几十里路,他也只花了半个小时就走到了。

    回到良苑小区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有些悲哀。之前还和妖女发生了不对劲,知道她竟然是“天下第一女shā shǒu”,shā rén如麻的角色。好在自己是真对她有好感,没让这种不对劲持续下去,不然现在,怕是教不了小月月不说,妖女也离开自己了吧?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多愁善感。不过这样多愁善感,还能泡到许多女朋友么?

    心中想着,猛地精神一震:哼,老子目标是泡尽天下měi nǚ,怎么能如此没有斗志呢?不行,先振奋下精神,然后抱着老婆睡觉去!

    这样一想,不能再教小月月的心思倒是减淡不少,笑着回去了。

    客厅里娉娉还在看电视,一起看的自然是她表姐。俩人看到林晚杰回来,都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搞得他莫名其妙:我又没惹你们,你们这么瞪着我干什么?

    “回来了?把碗洗掉吧!”娉娉冷笑。

    “喂,不是说好了我烧菜,你们煮饭洗碗么?”林某人不爽了,这都是早就说好的,怎么她们还变卦?难道这就是女人么?

    “切,你多带了个人过来,我还没和你算账呢,你哪那么多废话?”娉娉哼道,“要不我们把所有账目都算一算,你再决定洗不洗碗,怎么样?”

    好吧,被你干败了!为了自己老婆,他就忍一忍又怎么样?虽然心中极度不爽,但他还是乖乖去洗碗了。

    娉娉与蒋泳对看一眼,都看出对方眼里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林某人洗碗的时候,不仅电视在播放这首歌,就连娉娉嘴里哼着的,也是这首歌!

    嚣张,让你嚣张!他心头暗怒,决定有机会一定要追到她,然后任打任骂,还不由得自己?

    洗好碗回到客厅,只有娉娉一人坐在那儿了。不过现在时间也不早,她似乎有点困:“喂,明天要军训,那衣服很脏的,你要不帮我洗一下?”

    衣服今天穿了一回,这么快就脏了?林某人自然不愿意,气呼呼道:“你自己不是有手么,还要我洗干什么?”

    “好不好嘛,人家不想洗,就指望你么。”娉娉撒娇着,但身子却与他保持十万八千里。

    老子最不吃的就是女人撒娇了。林某人心头暗怒,可被娉娉磨得没办法,只得妥协道:“洗也可以,一千块一件!”你不是有钱么,哼,既然有钱,我就帮你花一点吧。

    “吝啬鬼!”虽然娉娉非常非常有钱,但也知道钱不是这么花的啊。何况她只是希望林某人帮他洗衣服,而不是自己掏钱让他帮自己洗衣服。

    见她不再要求自己洗衣服,林某人嘿嘿一笑:“其实呢,你要是让我帮你洗内衣的话,我会答应的。其余衣服么,一律免谈!”

    “liú máng,sè láng!去死吧你!”娉娉大怒,拿起抱枕就砸了过去。她就不相信了,天下好男人多的是,自己遇到的这个真是jí pǐn中的jí pǐn!

    其实林某人已经有些身心疲惫了。见她不再多提要求,也就倒在了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放些无聊肥皂剧,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虽然很想进去与老婆一起睡,但想是那么想,真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没那个胆子的。

    看他睡得很熟,一倒下就睡着了,娉娉不由暗骂:猪!当听到鼾声的时候,忍不住又骂:死猪!当林某人打鼾乱动想要去摸她的时候,不由咒骂:去你的死猪!

    可惜,这些林晚杰是不会听到的了。

    也不知道娉娉是善心大发还是良心发现,知道自己开着电视有些吵着他清梦,竟然把声音调到很低很低。然后她也这么看着电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其实这沙发很大很长,本来两人还有些距离的。当娉娉倒下去的一刹那,俩人之间的距离便近了许多。直到最后,似乎已经挤到了一起。

    妖女确实就在房里。当林某人回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听娉娉指使他做这做那,忍不住好笑:那家伙,那么懒,能煮饭已经是破天荒了,还指望他给你洗衣服,真是做梦呢。

    不过她等了许久都没等到林某人回房,不由奇怪。

    当打开房门一看的时候,却看到林晚杰与娉娉都熟睡在沙发上,忍不住双眼一亮:这小子,有进展啊!

    可随即就怒了。哼,我是让你来追她,但没让你现在就和她睡觉吧?按照规定,没我同意,那可是连女人的手都不能碰的。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眼里凶光闪烁不定,最终轻叹一声,把门关上了。

    “啊,混蛋,sè láng,liú máng,你占我便宜!”当娉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腿非常疼,非常难受。

    她模糊睁开双眼,就看到自己身边似乎有人,顿时吓了一跳。果然,一看之下她就傻眼了。这混蛋什么时候过来的?竟然还抱着自己?天啊,天杀的货!

    她愤怒之下,双拳一起攻击,捶打在林某人胸膛上,一下把他惊醒过来。

    “你干嘛打我?”林某人怒视着她,心中非常郁闷。刚刚还在做梦,不仅老婆、玫玫,眼前这小魔女,便是小月月,也都和自己大被同眠,当时真是昏天暗地,胡搞胡为啊。

    爽,真爽!可就在他爽的时候,却被娉娉的尖叫声给吓醒了,你说他怒不怒?

    “干嘛打你?你还好意思说!”娉娉冷笑,“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坏我清白的混蛋!”她努力压下心头火气,冷笑道:“说,你昨晚为什么睡在沙发上?都对我做了什么?呜呜,本xiǎo jiě一生清白,就这么毁在你手上了。”

    她哭的伤心,便是林某人有天大本事,也使不出来了。他最怕女人哭了,不仅心烦意燥,还得安慰。这种不能打不能骂的情况下,他能不难受么?

    想到这里,他低着头,任由小魔女指责自己万般不是。搞到最后,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应该被浸猪笼,被千刀万剐的。

    “呜呜,本xiǎo jiě就这么毁在了你手里,我不管,你要给我负责!”娉娉放声大哭着,那泪水,都可以流向太平洋了。

    “喂,你们够了没有啊?大清早吵什么呢?”蒋泳打开房门,不满的大喊了一声。随即看到自己mèi mèi与林某人坐在沙发上,想起刚刚听到的话,一下惊醒过来:“昨晚你们都睡在这的?有没有发生苟且之事?”

    她八卦啊!没想到自己就在隔壁房间,他们都敢如此胆大妄为,同睡一张沙发,这不是胆大妄为是什么?

    换作是第一天的话,她或许会拿扫帚打林某人。但她知道自己mèi mèi是喜欢他的,既然如此,何不成全他们呢?

    我晕了,这měi nǚ房东怎么什么话都敢说?林某人心中想着,却没那胆量说出来。

    “啊,表姐你也笑我!”娉娉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还坐在沙发上呢。因为她穿了睡衣,之前一阵胡闹,现在姿势极其随便,也不知道被他看到什么了没有?赶紧坐正,然后飞也似的跑进了自己房间。

    “嘿嘿,小子,你不错嘛。”见林某人眼神一闪,似乎就看表妹刚刚动的一刹那,蒋泳心里鄙视,嘴上却笑道。

    “蒋泳,你说什么呢,我不明白。”林某人揣着明白装糊涂。

    “不明白好啊,晓得多了,会被灭口的,看来你是个聪明人。”蒋泳冷笑,“不过我表妹可是黄花大闺女,你昨晚那么对她,今天就想不承认了么?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她的人了!”

    我是她的人?林某人一阵错愕。别说昨晚自己与她没发生什么,便是发生了什么,那也应该她是我的人啊!他愤怒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