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昨晚把她睡了

    只是这种话太过占便宜,他可不敢说。见蒋泳似乎有要喋喋不休说下去的性质,他忙道:“表姐,我还有事,先回房了!”然后跑回自己房间,啪嗒一声把门关上了。

    表姐?听到他这么称呼自己,蒋泳先愣了一下,跟着反应过来,不由噗嗤一声就笑了:有意思,这家伙真有意思。

    不过一想到他房里还有个“他老婆”,这件事就变得非常没有意思了。她哼了一声,懒得理会他们这些破事,自己洗漱去了。

    “妖……月月,你醒啦?”妖女是睡在床上的,林某人看得清楚。至于自己的地铺,则还工工整整在那儿呢。

    “怎么,你希望我不醒么?”妖女冷笑,“如果我不醒过来,是不是就不用听到你们在外面说什么了?”

    林某人有些尴尬:“我不是那意思。何况你自己都说……咳咳,早睡早起,这是好习惯!”他仰头看天,却只看到天花板,信口说道:“今天的阳光真明媚啊,一定是个不错的天气。”

    “是么?我看今天要下雨。”妖女冷笑着,“怎么,昨晚不敢进来睡,是怕我吃了你,还是怕你自己忍不住吃了我?”

    勾引,**裸的勾引!林某人听得差点直接**!见她躺在枕头上,穿的应该是睡衣,上半身比较凌乱,鼻血差点没出来:“喂,你就不注意点形象么?怎么说我也是个大男人!”

    “嘻嘻,是么?可你不也是我老公么?难道老婆在老公面前,还要注意什么形象?”妖女就是妖女,她搔首弄姿,卷着秀发,一副引人犯罪的模样。

    吼吼!林某人真想就这么扑过去把她给解决了。不过昨晚和娉娉睡在一起,谁知道她现在是不是故意要整自己呢,因此——忍了!

    “好吧,不过你这形象太诱人,要是让别人看到,一定会犯罪的。而且这种形象,也只能在我面前表现表现,小妞儿,知道么?”说不激动是假的。一个女人摆明着要勾引你,你要是一点作为都没有,那也太不男人了。

    林某人就是这想法,所以他说完之后就向床走去:“不过老婆,我可不可以先收点利息啊?”

    见妖女一愣,他嘿嘿一笑,就扑了过去。哼,你不是不让我拉手么?行,我不拉!亲还不行么!

    他这样想着,却见妖女一下躲开了:“混蛋,你想干什么?”这一下林某人来势汹汹,她躲得也不慢。只是当她滚到床边站定之后,林某人双眼就瞪大了。

    诱人,jí pǐn,真***是jí pǐn啊!

    虽然心里已经把她想的无比完美了,可看到她此时模样,林某人还是忍不住流下了激动而又滚热的鼻血!

    上半身穿的果然是睡衣,不过下半身么,只有一条内裤了。也不知道睡衣里面有没有胸罩,反正身材之美好、暴怒,几乎一览无遗。

    何况现在是早上,她慵懒模样,更增几分魅力。诱人犯罪,想害死自己啊。林某人根本就没感觉到自己鼻血刷刷往下流,只双眼瞪的老大,紧盯着她看!

    “是不是很好看?”妖女心中也有些得意。哼,本以为这家伙意志力不错,应该是个难得的对手,可现在看起来,也不像么。如果自己现在拿把刀把他宰了,怕是他都没反应吧?不过她只是想了想,并没有真的付诸行动。

    “好看,真好看!老婆我爱死你了。”林某人一副猪哥模样,口水滴答滴答混合着鼻血滚在地上,染红了地板。

    “嘻,知道就好。”妖女笑得非常开心,有种奸计得逞的感觉,“好了,你出去吧,本xiǎo jiě要换衣服了。”她抢过被单把自己无比诱人的身材给遮住了,林某人眼里不由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老婆,要不我再多看一会儿吧?反正你是我老婆,被我看,应该不算吃亏吧?”林某人腆着脸,说着不知廉耻的话。

    “呸,等你追到我再说。现在给我滚出去。”妖女显然很懂得男人的心思,越是得不到的越懂得珍惜,所以她直接把林某人给赶出去。

    好吧,看来是没办法看了。林某人轻叹口气,觉得这样美好身材被衣服遮住,是多么地浪费啊。

    正好自己俩人都可以不用去军训,如果就这么躲在家里天天看她,一定会幸福致死吧?

    当他出来的时候,蒋泳刚好洗漱完毕:“喂,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做饭去啊!”

    这就是我悲哀的命运?之前要么和娉娉睡同一张沙发,要么看自己老婆,只有面对měi nǚ房东的时候,才是去做饭。可怜啊。

    他之前就答应过早饭是自己包着的,自然不会反悔。先到厨房洗漱一番,果然就去厨房忙活去了。

    娉娉也早收拾好了心情,看他在厨房忙来忙去,心里突然有些甜蜜:原来家里有个能做饭的男人,真好!

    若是林晚杰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吐血。难道这句话不是由男人来说,变成:家里有个会做饭的女人,真好么?

    可他没有看透别人心理的能力,这话也就不可能知道了。

    当把早饭做好之后,三女都已经坐在沙发上,只等吃饭了。

    “要吃的自己去盛啊。”他先捧着一碗饭就吃。没办法,饿死了,昨晚都没吃饱呢!

    “别说废话,给我们盛饭去。”娉娉一瞪眼,怒道。见三女有同仇敌忾的架势,林某人吓了一跳。妈妈呀,这要是让她们组成了统一战线,那以后还有自己生存的余地么?

    赶忙跑过去给她们一人盛了一碗,然后悲哀的发现,如果自己这么听话,好像现在就已经没有了自己生存的余地……

    悲哀,遇到这几个女人,真是自己的悲哀。不过三大měi nǚ坐在一起吃饭,看着真是享受啊。

    林某人是属于色字当头的那种,也属于要钱不要命的那种。这两种随便有哪一种,他就可以安然过自己的生活了。

    这不,现在三大měi nǚ秀色可餐,他看着看着就饱了。等她们都吃饱之后,他就悲哀发现,那不是真饱,是假饱!再想吃饭的时候,饭已经被吃完了。

    天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记得自己煮了好多的,怎么会吃完呢?

    他悲剧的时候,还被娉娉要求去洗碗,连想死的心都绝了。既然人生已经悲催到了这种地步,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悲催的么?老子等着瞧!

    还好,人不可能一直悲催下去,起码他林晚杰不会。

    这不,刚一洗完,娉娉就道:“喂,吃完了饭,过会儿跟我一起去学校吧。”

    “我不用军训的。”林某人提醒她。

    “不用军训就不用去学校了么?”娉娉鄙视看他一眼,哼道,“你可是我的班长大人哎。有你在,我就不会被人欺负了不是?哼,别说那么多废话,你就直说吧,到底去不去?”

    我去还不行么?林某人没想到她突然生气,想起昨晚才把她“睡了”,如果现在就翻脸不认人,那也太显得自己龌龊、卑鄙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这种人,他自然是去的。

    妖女对此倒是没有意见。反正她想去军训就去,不想去就不去,谁要是敢说废话,直接揍他。当然了,现在有个保镖在身边,一切事宜都可以交给他处置,自己用不着出手的。

    如果林某人知道自己身为老公还得jiān zhí保镖、打手这几样工作,不知道会不会哭死,然后说一声:一个月给我多少钱?

    就这样,当几人吃过之后,直接向学校进发。

    今天的庆安大学注定是个不平日。

    三人还没到学校,就听到传闻,说学校十大měi nǚ已经出炉,排名第一的果然是妖女与玫玫。

    排名第二的么,应该在她们并列第一当中。不过měi nǚ多了,总归是好事不是?所以排名第三的娉娉,理所当然就晋升到了第二,成为全校第二大měi nǚ!

    林某人认识的měi nǚ果然不少,便是那个俏fú wù员李冰洋,都进入了十大měi nǚ之列,位居第七。至于第六位的,竟然是林某人的měi nǚ房东,蒋泳是也。

    唔,这么多měi nǚ,都被自己认识了,真是激动啊。林某人有些飘飘然,特别是前面三大měi nǚ,竟然一个是自己老婆,一个昨晚被自己“睡了”。还有一个是自己辅导员,自己是她的班长,唔,这些关系都很密切啊。

    他的目标就是把这些měi nǚ都给泡到,既然有了机会,那自然不会放过。

    第二件事就是那些教官的头头下了死命令,这次对大一新生,绝不宽恕!

    不过林某人不用军训了,所以也不去管他。看到不少高年级学生说说笑笑,多数都是幸灾乐祸,心中恼怒。不过也有的非常气愤,毕竟都是庆安大学的,要一致对外不是?

    第三件事么,就与林某人有关系了。

    昨天他在学校人家和罗成约战,这事早已传了出去,不少人都等着看他笑话呢。

    没办法,虽然他也是庆安大学学生,但一来就成了娉娉的“男朋友”,还抢了上官凌月做媳妇儿,哪个男人不恨他?哪个女人不鄙视他?

    因此无一另外的,竟然所有人都支持罗成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