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你能称王,我自能称帝!

    “燕海的王,要不我帮你节省一下时间?”女子这时候开口说道。

    猛将看着前方,显得风轻云淡,游刃有余,听了女子的问话,直接就拒绝道:“不必了。”

    领主即是一方之王,自然拥有属于王的自尊,猛将必然不会将这件事假手于另外的王,否则它就真的颜面尽失了。

    “你这样说,我倒更好奇了,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偷走你的坐骑,我听说你的坐骑可是稀有的变异兽。”女子微笑道。

    只见它伸出手,身上作为长裙的红色火焰慢慢的延伸出来,在它的手上蔓延,看上去既像红色的荆棘玫瑰,又像是血液在流动,终于这红色火焰从她指滴落到地上,居然化为一条红色的眼镜蛇。

    这眼镜蛇快的膨胀,居然变成一米粗的巨蛇,身体还有火焰在燃烧。

    “追翔者,去捉一个玩家过来。”女子淡淡的命令道,同时收回自己的手,只见它的手居然多了一丝灰白色。

    红色的眼镜蛇吐了吐信子,下一刻立即飞翔在空,快离开。

    “你想要做什么?”猛将冷冷的看着女子问道,一股杀意透体而出,它从不抗拒战斗,如果女子敢妨碍它,它绝对不介意大战一场。

    女子无视杀气看向猛将,微微一笑露出它那密集而又尖细的牙齿,接着悠悠的开口道:“没什么,只是感觉有点无聊,捉个玩家来玩玩而已。”

    “哼,最好别妨碍我,不然明天昌海的王可就要换人来做了。”猛将冷淡的说道,随即不再理会女子。

    女子笑而不语,眼神却露出一丝阴狠,同样为王,它也不是可以任意的轻辱。

    猛将可以说已经让它恨到了骨头里,轻辱之仇,迟早要让猛将吃大亏。

    魔荒将两人的情况看在眼里,手缓缓的轻抚自己的长发,嘴角露出一丝隐秘的微笑。

    王有很多,但能够成皇的却极少,能够成为大帝的就更加稀少!

    魔荒可是野心勃勃,成皇称帝才是它的目标!

    目前它要成皇的话,还差一个大的踏脚石,而猛将就是最好的目标,不过它并非猛将的对手,如果能够让猛将先和昌海的王起矛盾,最后来个两败俱伤,接着它就能够坐收渔利了!

    “越来越有趣了。”魔荒心里暗道,随即看向前方。

    追翔者迅的回来,肚子居然变大了不少,它落在地上,张开嘴就吐出一个人!

    这人长的偏瘦,脸有点像牛头梗,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皮甲,裤子却是西裤,脚上却穿着波鞋,看上去不伦不类,他的一只手还抓着一把shǒu qiāng,可惜这shǒu qiāng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

    如果关雨在这里定然会认出他,因为他就是王浩!

    “别杀我,不杀我,别杀我……”王浩滚落在地上就快爬起来,抬头一看三个领主,虽然他不知道眼前的是领主,但光是那种气焰就让他心胆欲裂,他顿时又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颤声道。

    “我问你,你看到一只很大很大的大象吗,长了很多很长的毛哦。”女子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王浩听了顿时连连点头,慌张道:“看到了,大概有八层楼那么高的怪兽,能够喷出很强的气流,丧尸都被它吹飞了!”

    “那它哪去了?”猛将这时候开口问道。

    王浩吞了吞口水,惊恐道:“我不知道,有一个戴着miàn jù的玩家带着一个奇怪的生物去对付那怪……那大象,打了好一会,最后大象掉到河水里面,接着就消失了。”

    “以猛犸的重量,不可能是被河水冲走,戴miàn jù的玩家,果然是他!”猛将淡淡的说道,随即不再理会王浩。

    “我……我可以走了吗?”过了一会,王浩见三个怪物都不说话,弱弱的问道。

    女子这时候微微一笑,两眼忽然出现两团红色的火焰,她慢慢的扭动腰肢靠近王浩,接着用手指托在王浩下巴上抬起他的头,两者眼对眼,她轻声低喃道:“你恨那个玩家?”

    “恨!”王浩两眼反射着女子眼的火焰,顿时变成暗淡无光的黑瞳。

    末世之前,王浩只是一个皮包公司的小员,每天拿着三千多的工资虚度光阴。

    骤然末世来临,他就和同事梁国安组成搭档,一起行动,这几天倒算顺利,直到碰到关雨,梁国安被杀,现在他又被怪物捉住。

    此时他有一种感觉,这一切都是那混蛋玩家造成,不然他现在还有三万金币,怎么可能逃命无门!

    这种恨意就像是毒药一般,骤然化为红色的小蛇吞咬他的心脏!

    “追魂咒术,爆!”女子这时候开口喝道,只见她两眼的火光顿时化为两条红色的蛇飞出直接钻进王浩的眼睛里,下一刻王浩皮肤变得通红,接着全身血管都凸起,显得极为恐怖。

    王浩这时候嘴里发出‘嚯嚯’的声音,就像是自来水管没有水来的声音,空洞而恐怖。

    忽然他皮肤开始流血,血越流越多,地面上已经出现一大滩的血液,王浩本体却已经干瘪的吓人,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榨取出来。

    血液这时候泛起一阵涟漪,接着一团血液缓缓升起,最后竟然化为一条血蛇。

    “好了,我们去看一看,那偷坐骑的小贼到底是什么样子。”女子说完,立即跟着血蛇离开。

    血蛇度极快,落在冰面上也没有结冰,在上面快的滑行,女子则紧追其后,猛将和魔荒也慢慢的跟在后面。

    终于血蛇在一块冰面上停下,不走了。

    “人呢?”魔荒看了一下,开口问道。

    女子看着血蛇,微笑道:“人就在这里,不过人家很聪明,如果不是我会追魂咒术,恐怕有些人等一辈子也是徒劳。”

    “哼,人是在冰面之下对吧。”猛将冷哼一声,无视女子的讽刺淡淡的说道,随即盯着冰面,他拔出背后的骨剑,骨剑上面的火焰顿时发出恐怖的咆哮声,似乎有什么东西醒觉了一般。接着它就一剑斩在冰面上,冰面直接被劈出一条巨大的裂痕。

    下面果然有一个空间,不过并没有人。

    “逃了?”魔荒一看随即看向血蛇,只见血蛇快的向反方向滑行,它立即开口说道。

    女子微笑道:“果然是狡猾的家伙。不过很有趣。”

    猛将一言不发,直接转身对着血蛇就是一剑,骨剑上的白色火焰立即化为白龙落在血蛇上面,直接击穿血蛇以及下方的冰面,一瞬间冰层产生恐怖的爆炸,四周的冰块更是一瞬间就被融化成为沸水,冒着腾腾蒸汽。

    猛将看向水下,这时候就可以看到一块六角形的巨大冰块在沸水之,但却并不融化。

    而冰块里面居然有人!

    学过物理的人都知道,冰的密度小于水,所以会浮在水面。这冰块很快就浮出水面,四周的沸水快的冷却下来,接着又开始结冰。

    咔嚓一声,冰块裂开,关雨等人从里面走出来,不过神情却并不相同。

    “完蛋了。”细腻脸色苍白,躲在残魂身后,两腿瑟瑟发抖。

    残魂紧紧的握着方天画戟,已经做好拼命的准备,这次只能说是倒霉,居然直接被找shàng mén来。

    而白和紫月也是面无血色,光是看就知道,前面三个怪物强大的不像话。

    关雨先是看了魔荒一眼,随即又看了猛将一眼,最后他看向红裙女子,瞳孔就猛的收缩,居然来了三个领主,这女子上面写着:魅姬(领主)!

    “我们又见面了,你说这次你能不能从本王手下逃脱?”猛将盯着关雨,淡淡的说道。

    关雨听了猛将的话,冷笑道:“我可以说,你照样杀不死我!”

    一股强大的自信从他语气透露而出,就连他身后的残魂四人听了都面带喜色,关雨越强大,对他们而言就越有利!

    “你变了!”猛将眯着眼,开口道。

    关雨心里计算着时间,淡然道:“你不也变了,世界上唯一不变的那就是没有东西永远一成不变。”

    “没错,大家都在变,不过你变化的太快,让我很是惊讶,我说的不是实力,而是气度!”猛将淡淡的开口道。

    一般人见到它们三个站在一起的画面,绝对不可能像关雨这么的冷静、镇定,看看关雨身后那些人就知道正常人应该是什么反应。

    此时关雨更有大将气度,这是心境的蜕变,而不是实力的问题。

    就如同古时的将军,就算陷入绝境,他们也会临危不乱,大将风范十足!

    “本帝的气度如何,还不需要你来评判!”关雨淡淡的说道。

    魔荒顿时嗤笑道:“居然自称本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哈哈哈哈,连不人不鬼以吃人为乐的禽畜都可以自称为王,我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为什么不能称帝?”关雨听了魔荒的话顿时大笑道。

    随即他解除加持术,一瞬间召唤出猛犸,他站在猛犸之上,霸气宣言:“自今日起,我就自封为零帝,谁敢不服!!!!”

    “啪啪啪!”

    魔荒刚要说话,猛将却拍起手来。

    残魂他们更是惊讶的看着关雨,这家伙简直就是疯子,在这些怪物面前竟然还能如此嚣张,难道他的胆子真是钢铁做的?

    不知道是不是将这番话喊出来,关雨只感觉大脑一阵清明,浑身都说不出的舒畅。

    这时候系统声音响起:“玩家ID0获得两位以上领主认可,获得称号‘零帝’!”

    “不得不说,你是本王见过最有潜力的人类,零帝是吧,来本王麾下如何?”猛将面部的头盔瞬间瓦解,它微笑着看向关雨。

    关雨低头看着下面的猛将,他也将骷髅miàn jù取下,所有人都一惊,关雨太年轻了,随即却被关雨的气质给镇住。

    关雨的长相并不算出众,但那种久经风霜的气质却让人侧目,加上刚刚那一番宣言,让他心里再次产生一种明悟,更是带着一种奇特的魅力。

    无论是白还是紫月都看着关雨,感觉有些炫目。

    “想要招揽本帝,你区区一个王,凭什么?”关雨冷笑道。

    魔荒顿时冷笑道:“还真将自己当大帝了,想要成为大帝,可不是喊喊就可以完成,还需要绝对的势力和绝对的实力,你还太嫩了!”

    一瞬间它就准备动手,但却被猛将拦下。

    “说说你的依仗吧,本王知道你肯定有保命的手段,本王很好奇,不会又是传送符吧,如果是传送符的话,本王有把握在你离开之前将你烧为灰烬!”猛将淡淡的说道,两眼紧紧的看着关雨。

    这人类是它产生自我意识以来,看过最矛盾,最不可思议,同时也是最有潜力的人类。

    这种感觉上一次见面还并不算强烈,但这一次见面它却可以感觉到一种气质,那是它所不具备的气质,它觉得关雨称帝,虽然现在没资格,但日后不死必定会实现。

    可能正是这个原因,它在听到关雨霸气宣言的时候,竟然有那么一刹那信服了。

    “我的依仗,那就是……地形啊!”关雨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