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再从头,多少美好不放手

    第二章再从头,多少美好不放手(本章免费)

    “轻舞!”楚阳猛的醒过来,还没睁开眼睛,就心痛的叫了起来。飞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在抽搐,在疼痛,不过声音微弱得如同呻'吟',几乎自己都听不见……

    一言出口,楚阳却一下子愣住了!

    我……分明看到了轻舞来迎接我,那熟悉的浅笑,那已经沁入骨髓的柔情……

    可……这是怎么回事?

    这眼前,是无限的山石,天际残阳如血,四周飘飘潇潇的紫竹,如同天边翻腾的紫霞,一波一波的在微风'荡'漾起伏……

    自己脚边,还有一团血迹。

    头上剧烈疼痛传来,伸手一'摸',满手殷红。

    这山,这石,这场景,这伤,竟然是如此的熟悉!

    这是哪里?

    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带着几乎要哭的声音道:“喂……你……你不要吓我,我我……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人,可不禁吓啊……”

    楚阳心一阵'迷'糊,心道,难道我真的还没死么?不过,这在我耳边叫的家伙是谁?可真够jí pǐn的,明明快要吓死了,居然还没忘了自恋……

    似乎是见他没有反应,那人又叫了起来:“真的……没气了?呜……”这一声哭却如是拉响了火车汽笛,若是有人远远地听见,定会认为是有饿狼在‘嗷’的嚎叫了一声。

    声音悠长响亮,袅袅不绝。居然有隐隐的回声传来,只不过那回声却真的变成了‘嗷……

    真有才。楚阳心道。他也听得出来,这声音的确是又害怕又悲伤,这却是做不了假的;但这声音……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似乎老天爷在造人的时候弄错了,把一副鸭子的嗓子按在了他的身上,而且还是公鸭子……

    大抵在完成之后老天爷又觉得不对劲,于是做了一下补偿,将狼的嗓子也借了一半来……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啊……这样的声音实在是太独一无二了!楚阳心一个激灵,突然间多年前的记忆,涌进了脑海……

    “只不过是练练棍法而已,你不至于就这样被我一棍敲回去了吧?”那声音颤抖着,显然是吓坏了:“……他们敲了你那么多棍都没事,为啥我敲你一棍你就赖上我了……这这……这他妈忒不公平了!难道你看我长得英俊潇洒心生嫉妒,故意陷害我的嘛?”

    楚阳无语了。

    这是个啥人?居然还在抱怨,抱怨也就罢了,毕竟这种事谁也不愿意碰见不是?可就连抱怨,居然也没忘了夸他自己几句……

    自恋到了这地步,已经是惊天地而泣鬼神了!

    呻'吟'了一声,楚阳终于勉强睁开了眼睛。实在是躺不下去了,纵然楚阳是一代毒剑武尊,却也受不了这等声音。

    这等带着些许嘶哑的公鸭子嗓子和饿了许久的狼的声带融合在一起的混合音……不要说是人,就连老虎……听久了也得崩溃……

    “醒了醒了,哇哈哈,我就知道,你是被我的帅气惊呆了而不是晕倒了……”那声音继续肆虐楚阳的耳朵:“我就说么,为啥正好好的打着,你居然盯着我的脸就不放了……原来如此!”

    楚阳皱皱眉,脑袋里还在翻江倒海的疼,轻声喝道:“闭嘴!”实在受不了了。你要再说两句,我就往自己心脏上再扎两剑算了。反正老子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还得受你这样恐怖声音的折磨,这还有天理么?连死都不让人清静……

    这啥世道……

    他的声音虽低,却充满了威严。那一股毒剑武尊的森森气度,无形就散发了出去。那正在喋喋不休的家伙被他这短短的两个字之蕴含的森严所慑,竟然一下子呆住,说不出话来。

    楚阳猛地睁开眼睛,却觉得眼前阳光耀眼,刹那间眼前金星'乱'冒。只好又闭上了眼睛,然后再徐徐睁开……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人的脸。嗯,也就是那位一个劲的在夸他自己英俊潇洒的那位仁兄。没错,此地除了他和楚阳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

    但楚阳一见到他这副尊容,顿时心涌起一股亲切,同时感觉到一阵啼笑皆非。对‘英俊潇洒’这个词居然用在这个人身上而感到由衷的‘暴敛天物’!

    这张脸绝对不丑!

    眼睛大大的,鼻子挺挺的,嘴巴小小的,眉'毛'也是两道剑眉。而且面容白皙,不胖不瘦。

    但最离奇的地方就在于,他的眼睛虽然大也很有神,但两只眼睛之间的距离,却有些大了,一只眼睛几乎在左耳朵边上,另一只……跟右耳朵做邻居。

    眉'毛'自然是两道剑眉。只不过却是两把剑,其一柄剑刺破了苍穹,另一柄剑却斩断了地狱——方向居然是完全相反的!

    鼻子也很挺,只不过……这鼻子也太挺了一些,鼻根就像是一座横断山脉,居然把两只眼睛隔开了!

    就像是一道银河,隔开了牛郎织女,遥遥相望。这样的眼睛,就算是做个斗鸡眼……也比较困难额。

    嘴巴也很小,甚至很红润。但一张确确实实的樱桃小嘴长在一个大男人脸上……尤其还是这样一个大男人脸上……

    真像一道菜:一块雪白的豆腐,上面摆放着一颗通红的樱桃……

    这样的长相,说是长得有'性'格……这已经不能形容了!简直是太有'性'格了,应该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谁能找到重样的一个人……额,楚阳觉得自己简直可以膜拜那个找到的人,这难度太大了。

    “谈昙?”楚阳浑身酸疼的要命,脑海,也似乎有数柄刀在猛搅,头颅如要爆裂一般,但他却极力的控制住,'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谈昙,你还是这么碎嘴加自恋!超级的不着调。”

    这个人,正是楚阳幼年好友,师弟谈昙。谈话的谈,昙花的昙。这名字,实在是让人很有感觉。

    谈昙,楚阳死党,两人都是孤儿,或者说是弃儿,被师傅捡回来抚养长大。在楚阳十九岁的时候,谈昙外出,便突然传来身死的消息。一直到现在,楚阳都不知道,当时的谈昙,为何而死,仇人是谁?!他调查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半点消息。

    谈昙当年的死,给楚阳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大极。让他当年本就孤僻的'性'格变得更加孤僻沉默……

    刚才闭着眼睛只是听着这声音,楚阳已经确定。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几乎就在一瞬间,就知道了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熟悉!

    天外楼,后山,紫竹林。这个场景,乃是十六岁时,自己与谈昙切磋棍法,自己突然愣神,才被谈昙收手不及一棍敲晕过去。

    难道,自己竟然回到了十六岁的时候?可这……怎么可能??

    楚阳游目四顾,再看了一圈之后,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确是重生了!回到了十六岁的时候。这种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此刻却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以楚阳坚韧的神经,竟然也突然惊喜地呆住了!

    若是一切再从头,人生,我该有多少不放手?!

    如今,真的从头来过?!

    楚阳愣了半晌,才回复了过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翻腾如沸的情绪,脸上却是泛起了一片'潮'红,只觉得心脏擂鼓一般激烈跳动,几乎从口跳了出来。

    回过头,细细的审视着这失而复得的兄弟,楚阳眼'射'出浓厚的感情,声音有些隐隐嘶哑,却是调笑道:“谈昙,我终于知道当年你被抛弃的真相了……”确实,若是生出这么一个家伙……不吓的脱手飞出,那神经该多坚韧啊。

    谈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居然有些羞羞的道:“原因应该就是我长得太帅了……而你被抛弃的原因,我估计就是太丑了……”

    楚阳翻了翻白眼,突然有一种又想打人又想笑的冲动……

    记忆这次受伤,自己在床上躺了半月。

    一直到了后来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切磋失手,而是被人下了毒!导致在某一个时间段,浑身麻痹!

    那给自己下毒的人,远远不止自己一个目标。他的原本打算是,算准了时间,让谈昙直接一棍打死自己,那么谈昙也完了……

    宗门之,互相切磋是常事,但打死了人,却是大事情!谈昙被逐出师门,也是肯定的事!

    但下毒的这人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个时期,谈昙虽然表面上与自己旗鼓相当,但实际上功力却超过自己。与自己对打,始终保留几分余力。

    在最关键的一刻,他虽然仍旧是收手不及,但却来得及将棍上的力量卸去了大半。导致自己只是轻伤!

    自己师父门下,连自己在内,加上谈昙,一共三个弟子!下毒的人,就是大师兄!石千山!

    楚阳眼凛冽的寒光一闪,默默的在心里念着这三个字:石、千、山!

    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如寒冬般肃杀,越来越冷。一股隐隐杀机在他身周氤氲浮动,谈昙就在他身边,不知为何,竟然在这炎炎夏日突然感到寒冷刺骨,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