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受害者与冤大头

    第十二章受害者与冤大头(本章免费)

    不说别的,只是辱骂孟师叔这一条,若是反馈上去,那就是一条大罪,更不要说居然还想拔剑杀死自己的同门师弟,而且还付诸了行动……

    楚阳心有余悸的抹了一把冷汗:“幸亏他自己摔倒了……要不然……乌师姐,要不然我就……”

    他说到这里,不再说下去,可怜兮兮的看着乌倩倩。飞不过,“他自己摔倒了……”这句话,他也真好意思说……

    “要不然你就被他杀了。”可怜的小姑娘很轻易的就上套了,顺嘴就替楚阳接上了这句“没有说完的话”。

    “对啊!”楚阳猛的一拍手,发出“啪”的一声,很是英雄所见略同的欣慰道:“还是乌师姐明见万里,洞彻是非,公平公正,慧眼如炬啊……”

    乌倩倩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却又觉得对方的话也没错,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再加上一连串的夸奖,毕竟是少女心'性',居然觉得有些飘飘然起来……

    便在这时,李剑'吟'终于从深深地土坑之抬起了头,他受了伤,却没晕;耳朵听得清清楚楚,听到楚阳三言两语居然就变成了受害者,险些气得直接狂喷一口鲜血而亡。

    但喉咙里还堵着好大一块泥土,想吐血也吐不出来。忍住剧痛,用手指挖了挖口泥土,至于喉咙里的实在吐不出来,他也是憋气憋得很了,居然狠了狠心猛的一伸脖子,使劲咽了下去……

    这却是没办法的事,再不弄走那块土,李剑'吟'就活生生憋死了。

    楚阳和乌倩倩眼睁睁的看着李剑'吟'脖子越伸越长,脖子间,就像是一条不大的蛇吞了一个完整的鸡蛋那样,好大的一圈突起顺着脖颈慢慢地往下落,终于咕嘟一声消失,脖子恢复原状……

    两人不由均是瞪直了眼睛,咽了一口唾沫……

    这……这真恐怖……

    “噗——”李剑'吟'终于一口血痰吐了出来,拉风箱一般呼呼喘气,窒息的难受居然让他暂时忽略了断掉的腿,额,也算是因祸得福……

    不过,这毕竟是不长久,立即,腿上的剧痛脸上的剧痛……肚子里连沙带石带泥土咽下去好大一块,拉的肠胃也在火辣辣的痛……

    这一刻,李剑'吟'恨不得自己干脆的死了算了……

    切切实实的领略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痛不欲生’。

    想要骂人,却一时还喘不过气。

    过了一会,李剑'吟'终于抬起头,狰狞的看着楚阳:“楚阳!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今生今世,我与你不死不休!哎呀……”一边说一边浑身颤抖,本想在心上rén miàn前表达一下自己的硬气,却实在忍不住……

    楚阳一哆嗦:“乌师姐,你看看你看看……”

    乌倩倩安慰道:“楚师弟放心,这件事我全程目睹,怎么会让人为难与你?李师弟也是一时气话,你不必介怀……”

    地上的李剑'吟'“嗬嗬”两声怪响从喉咙里发出来,翻着白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乌倩倩,终于崩溃了:全程目睹?您全程目睹啥了?我都快被人玩死了啊啊啊……

    就在这时,乌倩倩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一声惊呼:“李师弟……你的腿?!”接着又震惊起来:“你的鼻子……”

    李剑'吟'泪流满面,以头抢地,砰砰有声。亲娘!您终于发现了,可怜我身受重伤可能残疾……心情激动之下,居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天外楼的后起之秀,第二号人物的儿子,居然当众嚎哭……这件事,让刚要过去的乌倩倩脑筋有些短路,眨了眨俏丽的眼睛,实在不明白咋回事:真的很痛么?至于这样子么?咱们可是流血不流泪的江湖人……

    她却不知道李剑'吟'实在是因为郁闷冤屈又加上实在是疼痛难忍……其实最大的郁闷,是来自乌倩倩……

    便在这时,紫竹林一阵簌簌作响,两个人快的奔了过来:“什么人在此喧哗?嗯?楚阳?发生了什么事?”

    却是石千山和谈昙到来了。

    两人一见门前这'乱'糟糟的场面,均是目瞪口呆。

    “大师兄,你可要为我做主!”楚阳悲愤的叫道,现成的挡箭牌如何不用?这可是祸水东流的最好机会。狗咬狗的戏,大家都喜欢看的:“刚才我险些就被人杀了……就在咱们门口,这家伙一来就骂师傅,然后又骂我们是废物……”

    石千山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石千山虽然心机深沉,但这事却无法置身事外。若是有人辱骂师父自己还无动于衷,那么,自己在师门还咋混?更何况石千山平生自负,自认为无论心机手段和努力程度,在年轻一辈均是无人能及,一向以门派大师兄为自己奋斗目标,如今被人骂废物?

    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真?!”石千山脸'色'沉沉的,两眼一眯,威严的吐出两个字。很有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意思。

    乌倩倩一听事情要闹大,急忙站起身来,施礼道:“石师兄,此事是我们的不是。李师弟他年纪幼小,口无遮拦,还望石师兄息怒,免得伤了我们同门和气。”

    乌倩倩这句话姿态甚低,而且也很婉转,她说出这句话,可说此事化解已经成定局。但同样的,她这句话说出来,却是切切实实的为李剑'吟'坐实了罪名!

    石千山只觉得眼前一亮,出现了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庞,不由的贪婪地看了一眼,正'色'道:“原来是乌师妹,既然乌师妹这么说,我也就不追究了……”

    说着终究是忍不住纳闷起来。

    乌倩倩一站起来,她刚才遮住的李剑'吟'就'露'了出来,看到李剑'吟'一把鼻涕一把泪,满脸血污凄惨的生不如死的样子,石千山吓了一大跳。

    这家伙是谁?竟然还在……哭?!我晕这也不怕丢脸……

    我靠,这……到底是谁受了欺负?

    再看看楚阳,除了身上尘土很多貌似很狼狈之外,基本没啥异常……其实楚阳身上的尘土,也是自己挖掘金血玄参弄得……

    难道这人是被楚阳打伤的?石千山一时间没认出眼前这个活剥了的猪头一样血淋淋的家伙就是李剑'吟'来,一个劲的只是在诧异。但他一句“我就不追究了”却惹了麻烦。

    “石千山!你居然还想追究?你追究你大爷啊!”李剑'吟'咳嗽着叫骂起来,愤恨的几乎吐血的道:“你***,石千山,我'操'你六舅!老子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们几个杂碎!定要让你们生不如死!”

    受到如此奇耻大辱,可能一生都不会恢复完全的惨重伤势,李剑'吟'心的恨意已经蓬勃而起。不仅仅是楚阳,紫竹园的任何人,对他来说,都是生死大仇!

    甚至包括孟超然!

    若不是他教出这等徒弟,我怎么会如此?

    “不放过我?!”石千山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冷道:“就凭你?也有这等资格?你何时来,我石千山便何时等着你!呵呵,你敢来一次,我石千山就敢打一次!若是惹恼了我,哼哼,我石千山,也不是不敢shā rén的!”

    说到最后一句,似乎感觉到自己说话很有气势而且很幽默,呵呵的笑了两声。

    石千山并非没脑子的人,说出这句话自然是有原因的。

    楚阳的修为,在天外楼同辈弟子之,近乎垫底。而面前这家伙,居然被楚阳打成了这般模样!

    那这家伙得废柴到了什么地步?

    这样的人莫说来一个,就算来一百个,他石千山也是丝毫不惧啊!

    再说,还能在乌师妹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英风豪气,英雄形象!何乐而不为?

    楚阳啊楚阳,你这次可是给我创造了一个出一个大风头的机会啊。

    说不定这事儿闹得大了,宗门里的长老阁会看上自己。届时,只要让自己见到面,自己就能彻底利用起见面的机会,一举跃龙门!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