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洗经

    第三十二章洗经

    楚阳只是突破武士而已,怎么会'逼'出经脉杂质?

    我这是收了一个怎样妖孽的徒弟?孟超然彻底怔住!能让一直云淡风轻什么都不在乎的孟超然震惊到现在这种地步,这在天外楼,绝对是破天荒头一遭!

    若是乌云凉等人知道,恐怕会掉一地的眼珠子!

    一般武士突破,都是'逼'出身体里面的些许杂质,而这些杂质则是后天的,叫做“化身”,武士九级,一级一级到武士巅峰,基本将身体表面杂质祛除个差不多。飞

    然后便是武师;武师的突破同样是一步一步'逼'出身体杂质,让身体更加适合修炼,而武师修为'逼'出的杂质,乃是身体内部,包括五脏;这些,同样也是后天杂质!这一步,叫做“化体”。

    再之后,武宗突破时'逼'出的杂质,便是经脉之的杂质,这样的杂质,同样后天生成。到了这一步,才算真的到了修炼的期。这一步叫做“洗经”。

    武宗之上,武尊的境界修炼的时候,才是'逼'出身体最深处的杂质,骨髓之的不利于修炼的因素。这一步,才叫做“伐髓”!伐髓,也是炼体的最后一步!

    如今,楚阳只是突破武士,居然就到了洗经的境界,孟超然怎能不惊?要知道,现在的孟超然,也才只到了洗经后期而已!

    楚阳常常舒出一口气,终于突破到了武士!也就是说,现在只要得到了九劫剑第一节,自己就能立即修炼九劫九重天神功了!

    孟超然诧异,但楚阳却是一点也不诧异的。他每天早晨坚持做的那一组动作,就是无时无刻的不在排除身体杂质。身体表层杂质和肌肉杂质,以及骨骼杂质早就排除的差不多了。

    那是来自于九劫剑的神妙动作,乃是直指人体奥秘,虽然只是一个动作,但却可以让整个身体从内到外同时huó dòng,而且同时产生数倍挤压的力量,将杂质排除出来!

    就只是这一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动作,却是万金难求,乃是武者瑰宝!

    楚阳站起身来,两脚钉子般钉在地上,上身缓缓后仰,腰肢像是折断了一般,脑袋一直弯到双腿之间,然后双手从胯下掏过去,抱住了自己下巴,然后一用力,身体突然就以这么一个圆球的形状从地上弹了起来。在空滴溜溜的转动。

    孟超然注意到,他一边在空转动,全身的每一部分居然在这种姿势下还在动作huó dòng,从头颈一直到脚趾,同时发出噼里啪啦的骨节响声,此起彼伏。

    孟超然心骇然,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动作的功效,但却知道难度大极,换做自己,第一次做的话,绝对就做不到!

    楚阳在空旋转了七八圈,才落下地,以一个圆圈形状,在地上来回滚动,然后猛然身体舒展,就像是一只小鸡从蛋壳之突然破壳而出。身体骨节发出的响声更加激烈。

    随后,便是缓缓站起,身体更以一个近乎蹒跚学步的姿势,双腿在站起的同时,颤抖了不下千百下,每一次颤抖,都伴随着一声骨骼深处的脆响。

    到最后,便是站稳身体,身体骨节的响声减弱,两条胳膊却是以奇怪的姿势慢慢伸展,又一阵爆豆一般骨节响声便从胳膊上传出!

    啪啪啪……

    孟超然看得几乎呆住,他也终于隐隐明白了这一套动作的含义。但这么一想,却是悚然大惊!

    这套动作,分明是生命的轨迹!

    每一个动作看似怪异,不可理解,但却都是充满了大道的痕迹!

    从无到有,成蛋,孕化,破壳,站起……

    这是属于飞禽类的生命轨迹!

    楚阳做了四个动作,便收住。

    这也是九劫剑之蕴含的一套动作。进入武士境界之后,才能练,若是武徒境界练这套动作,恐怕自己会把自己全身的骨头折的一段一段。

    练这套动作,所要承受的痛苦,几乎比断骨轻不了多少,而且是连续的疼痛,痛入骨髓。但自始至终,楚阳却连一声也没吭。

    出声就泄了元气,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重生之后,楚阳早已打定主意,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

    吸了一口气,浑身的汗水这时才汹涌的冒出来。地上,以肉眼可见的度迅浸湿了一片地面。

    “师父,这四个动作,便是命名为‘乾坤无极道’,里面有太多的奥秘,弟子有些不求甚解。还请师父指正!”楚阳没有回头,淡淡的说道。

    他知道自己的师父一定在为自己护法,虽然自己没有觉察到,但孟超然肯定在。因为前世直到四年后自己才知道,自己师兄弟三人每一次突破,孟超然表面上虽然无动于衷,但却比自己等人还要着紧!每一次都要全神戒备暗护法。

    自己等人突破,只需用功就可以,但师父却要在暗煎熬好几天。

    但孟超然却是从来都不会说。他是一个只做不说的人。等到楚阳明白了师父的良苦用心的时候,却已经太晚。

    这一世,他怎么会错过?

    孟超然呵呵一笑,从紫竹林走了出来,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

    楚阳笑了笑,眼'射'出深刻的感情,道:“弟子们哪一次突破,师父不在呢?我们练功从来没有被打搅,突破时,身边更是连虫子蚊子都没有一只,绝对安静,更不要说什么别的蛇虫鼠类,在这到处充满了这些东西的紫竹林里,岂不令人诧异?”

    孟超然欣慰的笑了起来,道:“你自己用功,突破是你自己的本事,为师也只是暗看看而已。”

    孟超然口不说,心却甚是感动。他知道楚阳那一套动作,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为的,就是让自己也能够练习,提高自保能力。

    这样充满了大道痕迹的一套动作,绝对对自己参悟武道有极大的好处。他没有说什么,但心却是暗暗的记住了。

    这套动作绝对是宝贝,真不知道楚阳是从哪里学来的;但孟超然却没有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在楚阳不想主动说出来的时候看,他是不会问的。他尊重徒弟的**。

    楚阳,是我徒弟。知道这个就够了!

    孟超然站了一会,就回去了。楚阳这几天濒临突破,他怎能不知?每天都观察着楚阳的动静,连续几天来精神上也已经疲累不堪。

    但楚阳刚刚突破,却是毫无睡意。

    夜已深,楚阳独自抱膝坐在山巅,看着黑沉沉的夜'色',心'潮'起伏。

    轻舞,我已经到了武士!很快就能修炼九劫九重天,拥有保护你,呵护你的力量。我决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此刻,你在哪里?

    现在这个时候的轻舞,只有十岁吧?楚阳想着,忍不住温柔的微笑起来,不知道这个时候的轻舞,是什么样子?还是个小妞妞吧?扎着小辫?

    前世,是在九年之后遇到莫轻舞。那时候莫轻舞十九岁。自己二十五岁。

    想起那时候的莫轻舞,楚阳神思悠远起来,犹记得,莫轻舞也喜欢紫竹,而自己出于这幼年的温暖,选择修炼闭关的地方,也总会找这么一片潇湘紫竹。

    于是,就在涅槃山天雾峰那一片紫竹林里,自己与莫轻舞第一次相遇。

    而最后,莫轻舞遇袭,也是在天雾峰紫竹林附近。那里面,还有莫轻舞自己搭建的几间竹屋……

    有几株幼竹,莫轻舞将它们细心的一棵棵亲手种在自己去的路上,迎接自己。记得那时候莫轻舞曾经说过:楚阳,若是有一天我死了,请你将我的身体烧成灰,洒在这条路上,将我的心,我的魂,都种在这条路上,只是为了让你从这里走的时候,能踩到我,我宁愿让你践踏我的所有,哪怕你不是为了来看我,只是为了来看这些紫竹……但请你让我感觉一下你来了,就好。

    轻舞,轻舞……

    楚阳心酸涩的呼唤,温柔地笑着,眼满是期待!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