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太子有请

    第八十一章太子有请

    打开门来,一袭青衣锦袍的乌倩倩就这么俏生生的站在门外。飞

    “楚阳,果然是你。”乌倩倩的眼'色'很复杂,看着楚阳。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楚阳竟然会突然间到了铁云城。而且,一来就引起了补天太子的高度重视。

    铁补天问她的时候,乌倩倩说什么也不相信太子口的楚阳就是自己在紫竹园见到的那个人。乌倩倩只以为是重名,巧合而已。

    一定是也有一位少年俊杰名字也叫楚阳。

    紫竹园的楚阳虽然心机灵活,但修为太低,还当不得太子殿下的评价。

    但是现在,当这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却没有了疑问。

    “乌师姐,你怎么来了?”楚阳有些诧异的问。

    “怎么,我不能来么?”乌倩倩说话的时候,脸上一下子红了起来。她想起了杜世情对太子说的话:这个少年的身世,也真可怜。他喜欢上了他的师姐,而他那师兄却想横刀夺爱,一时冲动,把他师兄打死了……哎,可惜了这个人才。

    嗯,他的师姐,貌似就是天外楼的掌门的女儿……

    乌倩倩想到这里,脸上直接就发了烧。天外楼掌门的女儿?父亲可就自己一个独女。难道楚阳喜欢自己?

    可……这件事情何其突兀啊……

    “呃,能来能来,太能来了。”楚阳挠挠头,退开一步:“师姐请进。”

    “你已经不是我天外楼的弟子了,父亲已经传令天下,将你逐出门墙。师姐的称呼,可当不起。”乌倩倩有些觉得可惜,楚阳就这么逐出门墙了?

    另外就是,乌倩倩也想借着这句话,将两人的距离拉开一下。免得这家伙打蛇随棍上,就这么缠住自己;这可是铁云城。一旦闹出什么事,楚阳无所谓,但自己损伤的可是天外楼的颜面。

    “呃,那我叫你mèi mèi。”楚阳一拍头,道:“貌似你比我大,我叫你倩倩……姐?”

    乌倩倩娇颜飞红,嗔道:“油腔滑调的做什么!快跟我走。”

    “跟你走?”

    “太子派我来请你,真看不出你有哪点好,太子居然指名要见你。”乌倩倩白了他一眼。

    “他若是指名见我,那我不去!”楚阳安然笑道:“若是让你来请我,我就去。”

    “见”和“请”这是两回事,关系到铁补天的态度问题。楚阳造势已成,前前后后,用自己的消息好几道包围了铁补天,自己的一眼之凌厉,身法之快的震撼;杜世情不遗余力的吹捧,天兵阁不可阻挡的诱'惑',如今,又加上一个铁龙城的引荐。

    铁龙城见到自己这件事,必然会与铁补天说明白的。这一点,楚阳确信无疑。而铁龙城的描述,便会证实另一件事:自己洞若观火的推测,无与伦比的智慧!对天下大局精准的判断,对第五轻柔深入透彻的了解!

    所有的这一切,无不关系到整个铁云国的存亡,关系到铁补天对阵第五轻柔的胜负!铁补天若是不见他,才是最大的奇怪。

    楚阳从离开天外楼,加入杜世情的队伍,就开始层层布局,所有的局,一切都是为了今日!

    而今日终于到来!

    在这等节骨眼上,楚阳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提升自己地位的机会。

    “是太子派我来请你,这行了吧?”乌倩倩没好气的道:“太子知道我认识你,所以专门派我前来,而且,门外有九十九名太子府的仪仗亲兵护送,前来的马车,乃是太子座驾;十六匹宝马左右拱卫,此乃是国宾之礼!整个铁云国这些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能够享受这种待遇!”

    “哦?”楚阳也不由得吃了一惊。他也想到过,铁补天会派人来请自己,但却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隆重的来请!

    楚大老板摇摇晃晃的坐在华丽到了极点的马车里,前面,是八个雄纠纠气昂昂的金甲骑士,一边四个在开路,坐下白马,通体雪白,没有一根杂'毛'。

    队伍间,乃是一边两位金甲骑士护卫着马车,队伍后面,又是四位金甲骑士断后,此外,还有九十九位银盔银甲的士兵,一个个身躯挺得笔直,雕塑一般。走起路来,同时摆臂同时抬脚同时落地,无论从哪一个方向看上去,都是一条直线,整齐划一到了极点!

    整齐的脚步声,士兵们雕塑一般的脸庞,坚毅的目光,雄壮的队列,汇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楚阳眯着眼,努力的做出一副宠辱不惊的平静脸'色',庄严肃穆的端坐。心却是在盘算着:'奶''奶'滴,太威武了,等啥时候天下太平了,老子个人也弄这么一支队伍,不管到哪里去,都带上。多拉风啊……

    不过,虽然感觉很拉风,楚阳还是将车帘紧紧的拉住了。若是自己'露'出脸来,恐怕第五轻柔明天就知道铁补天请的是自己了……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安全为主啊。

    “楚先生大驾光临,补天甚为感激。请坐。”铁补天温尔雅,一袭白'色'大氅点尘不染,如临风玉树,笑容亲切。

    出乎预料,铁补天接待楚阳的地方,竟然是补天阁。而且,一路行来,没有见到半个人影。似乎将两人的见面,当做了一件极端秘密。

    见面的地方,乃是补天阁之后,一个小湖。湖心有岛,岛上有亭。

    护卫们将楚阳送到了岛上,就离去了。

    楚阳看着铁补天,眼神平静无波,宠辱不惊。

    不得不说,铁补天的礼遇,让他曾经有那么一刹那的心头一热。但是现在,那种感觉已经消失。

    若是换了任何一个同样年龄的'毛'头小子,可能就此感激的涕泪纵横,从此效死忠心也说不定。但楚阳却是一个历经两世的怪物,心头能有一点点波动就很不错了。

    “太子殿下,未知召唤草民前来,有何吩咐?”楚阳不紧不慢。

    “不敢谈吩咐;楚先生大才,当知孤今日与你相见,所为何事。”铁补天轻轻地笑了笑。

    “草民愚昧,不解太子之意。”

    铁补天轻轻叹了一口气,负手而立,转身看着平静的湖水表面,淡淡开口道:“楚先生来自江湖门派之;当知这天下格局。朝堂江湖,虽然泾渭分明,但从根本上来说,却是同根同源,无分彼此。”

    “如果说朝堂就是主导一切的势力圈;那么,江湖就是一个亚势力圈!”铁补天静静的道:“之所以说是亚势力,便是说,替补。唯有当这个当政的集团**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百姓民不聊生,便会有英雄揭竿而起,振臂一呼。取而代之。”

    “而新兴的朝堂势力,必定从江湖发起!或者借助原朝堂的一些势力,但占据主导力量的,却是江湖人!一番风云变幻之后,这个集团,会形成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圈子,自己的行事规则,最终成功者,便会成为朝堂之主!”

    楚阳凝神思索,终于缓缓点头,道:“太子之言,确属事实。”他想起来这近数千年来世事变迁,风云变幻;无数国家灭亡,无数国家兴起,的确是遵循了这条道路。

    新兴政权,的确是从江湖兴起。虽然绝大多数覆灭,但也有不少成功。

    如果说朝堂是江湖的演化进步的一种方式,这种说法……也未尝不可。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