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摇红烛影忆平生

    第2章摇红烛影忆平生(本章免费)

    回想起过去看过的一些打发时间的小说,贺方的内心越发的混'乱'。www.FEISUZW.com 飞难道真的是越过千年的时间,来到过去的世界?若真的发生了这种事,要怎么生活下去?

    混迹在在社会最底层,贺方是绝不愿意,但像一些书的主角那样硬生生背下几百首诗词的本事他可一点不会!虽然对历史了解很少,但贺方至少也知道,不会'吟'诗作对很难在古代顺顺利利的混个出身。

    还有现在的家人,他要怎么面对?而分隔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现在又怎么样了?

    纷'乱'的思绪不断消耗着贺方不多的一点精力,很快的,他又陷入了沉睡之。

    再一次醒来,贺方是被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所惊醒。

    “韩兄弟,听说秦州城里又来了一位名医,姓李,在京兆府名头响亮的了不得,多少高官贵人争着延请他上门诊病。去年韩相公的小妾宿疾恶发,李大夫几针下去便断了根。韩相公千恩万谢,到府都不用通报的。今次李大夫来秦州访友,正巧县里陈押司的小儿子得了风邪,又转成肺痨,也是与你家三哥一般,但他是'药'到病除,转眼就下地能跑能跳。虽然这李大夫诊金贵点,但用来救命也没人说不值……”

    一个刺耳的公鸭嗓音传入耳,不知为何,贺方的心便是一阵怒意上涌。这种江湖声口,听着就知道是在胡吹。借着高官显宦或是明星偶像的名头来垫脚进行的骗局,在社会上闯'荡'多年的贺方如何会不熟悉?就是没想到一越千年竟然被人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李癞子!你上次说的那位诸葛大夫,俺家千求万请用六亩田换来的'药'方,却屁用都没有!你现在还来骗俺?小心老娘老大耳刮子打你!”

    极彪悍的吼声,却让贺方心感到一阵暖意,这是‘他’母亲的声音。但他马上又担心起来,因为从‘母亲’的话,能听出很明显的动摇。

    “俺真是太冤了!”只听得被唤作李癞子的公鸭嗓门叫起了撞天屈,“阿李嫂你想想,这天下间哪有包治病的神医?就像如今的李大夫,也不能拍着胸脯说一副'药'下去,就能让你家三哥活蹦'乱'跳的站起来。但终归是一条出路,总不能看着你家三哥就这么病下去吧?田卖掉还能再买,人没了可就买不回来了!”

    “……李癞子你不就是贪着那块河湾边的三亩菜田吗?尽着教俺家卖田。老娘在这里说了,就凭你出的那几钱,卖谁都不卖你!”

    “阿李嫂看你说的,俺岂是要贪你家的地?你卖谁俺都不会'插'话……不过话说回来,你家的那块菜园,村里有哪家买得起?也只有俺才出得起价!要不你也别断卖了,先典给俺,拿到钱给三哥儿治病。若是以后有了钱也可以再赎回来。”

    韩父韩母貌似被说服了,就算明知李癞子是为了自家的田地,但与宝贝儿子比起来,田地又算得了什么?人没了,留下田还有什么意义?

    ‘不要卖!’贺方有些惶'惑',这不是他的意识,而是莫名的从心底里爆发来的念头。郁愤充溢于胸臆,自责,愤怒,诸多情绪在心头交替浮现。躺在床上的这段时日里,正是这个公鸭嗓音不停的劝说家里将田地换成钱钞,去为他求医问'药'。到最后,就只剩下一块菜田,也不肯放过。

    不知何时,李癞子已经走了,而韩父韩母又坐到了自己的床头前。夫妻相对无言,只为了儿子,倾家'荡'产也甘愿可怜天下父母心。

    “卖了吧,不就一块地嘛……把三哥儿救回来就好!总得试一试。”韩母叹着气,手掌轻抚着贺方的额头,全没有方才对上李癞子的刚硬。

    韩母的话让贺方心一阵酸楚,不知是出自于自己还是韩冈。韩母放在额头上的手很粗糙,像砂纸一般,但掌心却出奇的温暖。

    韩父看着已经瘦脱了形的儿子,刚过四十就已经十分苍老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忧伤,家只剩这么一根独苗,若是再没了,他夫'妇'俩还有什么活头?他点了点头,声音嘶哑低沉:“那好,就先把田典卖给李癞子,价钱贱就贱点……总得先把三哥儿救回来。”

    “啊……啊……”贺方突然间挣扎起来,拼尽全力想挤出‘不要卖’这三个字来。但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着。久病的他很快便用尽了体力,在韩家父母惊喜交加的声音昏了过去。

    不知又昏睡了多久,贺方第三次醒了过来。这一次,他终于有了睁开眼皮的气力。张开双眼,首先映入眼的是一片不停摇曳着的昏黄灯光,还有一股子刺鼻的气味。

    ‘是油灯!’明显的,只有不稳定的火焰才会摇晃。同样的,也只有点着油灯才会有一屋子的烟气。

    ‘果真是穿越了吗?’

    贺方转动着双眼,巡视着自己身处的这个房间。房间很小,大约只有五六个平方,比韩冈记忆属于自己的厢房还要小上许多。但房内的灯火是如此的微弱,以至于如此狭小的房间也无法完全照亮,就连头顶上的天花板也笼罩在一片黑暗之‘哦,对了!可能根本就没有天花板。’贺方想着,因为在他身侧,还是黄土夯筑成的粗糙墙壁,表面上还有着因岁月而沉淀下来的黑'色',但墙体土纹依然清晰可辨。想必这样的古代房屋,头顶上的应该是如同前世老家旧宅那样的房梁和椽子,而不是平平一片的天花板。

    ‘当真是穿越了。’

    看清自己所睡的卧室,贺方苦笑着,终于确认了这个他并不想承认的事实。死于二十一世纪的空难,而在复活在千年前一名宋朝少年的身体。如果是故事,说不定会很有趣,但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只能让人叹气了。

    不过贺方还是暗自庆幸,死于空难,转生古代,其祸福难分。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虽是老生常谈,却一点也不错。被匪夷所思的现实冲击过后,认清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贺方心神逐渐沉静下来。如果要在宋朝好好的活下去,就必须先了解这个时代。

    他静下心来在脑海里细细搜寻,惊喜的发现身体原主人留下的记忆尚算完整。父母、亲友、师长、乡邻都能记得分明。就是这些记忆仿佛隔在一层薄纱之后,让他无法产生足够的认同感,就像是在观看一出冗长的电影,没法当成是自己的记忆。不过这样已经足够,贺方庆幸的想着,靠着这些记忆,只要谨言慎行,少说多看,并不用担心冒名顶替时会出什么大问题,就算有些差别也还可以推到病症上去。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