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青玉半枝理劲直

    第7章青玉半枝理劲直(本章免费)

    这几样家具的形制都很简陋,就是几根杨木横平竖直的拼接起来。www.FEISUZW.com 飞没有打磨,显得很粗糙。上面没有用一颗钉子,只用上了榫铆。尤其是书架,榫头凿得有些宽松,碰一下便摇摇晃晃、吱呀作响。书架上的几个格子叠放着百八十卷书,泰半是韩冈一笔笔亲手抄写下,再辛辛苦苦从求学的地方背回来的,有九经,三传以及一些经传的注疏,甚至还有十余卷史记断章。

    而另外的二十多卷,却是货真价实的宋版书,但皆是福建版,而不是国子监或是杭州的出品,更不是私家刻印的版本论天下书籍印数之多,流传之广,福建版居第一,而私家版本最少。但论起质量来说,福建印坊卖的书籍却是最差的。而韩冈,也只能买得起福建出品的书籍。

    桌上的房四宝也是透着贫寒。两条都磨得只剩半截的残墨,一块没有经过仔细打磨的石砚台,半叠略显粗糙的黄纸,一具挂了四五只'毛'笔的笔架旁边又放着一个半尺高的竹节笔筒,里面装了七八支半新不旧的'毛'笔。这便是韩冈所拥有的所有的具。

    ‘真是名副其实的穷措大。’

    半个月下来,贺方渐渐将身体旧主的记忆融会贯通了小半,已经能活用此时的词汇,也能明白唯一有点来历的竹节笔筒上的几行行楷究竟是什么意思。

    “青玉半枝,其理劲直。宜记其心,宜体其节。以赠玉昆。”

    贺方将竹节笔筒拿在手,轻轻的读出声来。很漂亮的书法,字如行云流水,又有一分端庄大气,不是俗手可比。就在笔筒上的铭字左下方,还用更小一号的字体写上了‘大梁张载’四个字。这是赠送者的名号,也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老师。

    张载这个名字贺方依稀耳熟,好像在那里听说过,却又记不起来。他对宋代历史了解得很少,学校的历史课睡觉的时候居多,能让他依稀耳熟的宋人名号,在这个时代多少也应该是个名人。而在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他的这位老师也是被世人恭称为横渠先生而不名,在关士林名望甚高。

    一想起韩冈的老师,贺方的脑海便闪过一个场景。一名四十多岁的年人,等上下的身材,平凡普通的相貌,可举止气度却是非同一般,处处透着刚正严毅。正在一间还算宽敞的土屋为十几二十名学生讲经说:‘有不知,则有知;无不知,则无知。故曰:圣人未尝有知,由问乃有知也。夫子问道于老聃,问乐于师旷……’

    老师在上面解释儒家经典,一群书呆在下面奋笔疾书。如果不论教室的结构,和师生的装束,这样的场景贺方其实很熟悉。

    “不,不能叫书呆……”

    贺方摇摇头。韩冈跟随张载,除了学习儒家经典以外,还有着兵法、水利、天、地理、'射'箭、音乐的课程,张载绝不是只会教学生死读书的老师,而学习儒家经典也不是全是解说空洞的大道理,其需要用到的天地理上的常识也很多,箭术更是先圣都要学生多练的课程。

    正如韩冈房内的墙壁上挂着的一张三尺长的反曲弓,是黄桦弓身,有丝麻绞弦,制作得不算精致,但更有一分粗旷之美。贺方将弓取下,拉了拉弓弦,却纹丝不动。感觉很硬,大病初愈后没有多少气力的双臂根本拉不开。

    按照记忆的数据,这是一张一石三斗的强弓,也就是要一百三十斤气力才能拉动,是出门游学时自家二哥的赠礼,比起普通五六斗的猎弓强出了许多。韩冈靠着这一张弓,在上百名同学同时参加的'射'赛,屡次杀进前五。其箭术绝然不弱,这一点也可以从他指腹处还没有消退的老茧可以看出。

    翻来覆去看着自己一双骨节凸出的大手,贺方想着等身体稍好一点,就要加强练习箭术。原本身体所拥有的能力,经过半年多的空白期,又经历了换主的风波,已经渐渐模糊。贺方是个悭吝的'性'子,不会任其白白流失,不但是读书,还有'射'箭,都要重新习练起来。艺多不压身,多一项本事,日后就能多一种选择,来自前世父亲的教诲,贺方记得很牢。

    '射'是君子六艺,古时儒生无不是武皆备,一手拿书,一手执箭。韩冈的老师张载讲究的也是以六艺为本。在韩冈的记忆,他曾随侍师长,见识过许多名家,甚至还有传说的理学始祖程颢、程颐,而他们恰好是张载的表侄。

    二程与张载都是儒学宗师,聚在一起便开始讨论着什么‘天地本无心,而人为其心’的问题……

    “天地无心?”

    贺方突然怔住了,差点失声叫起,他怎么到现在才想起张载是谁?横渠张载留下的名句可是挂在学教室的墙上,自己看了整整三年,而在穿越前,又因被人引用,而在电视和报纸上看见了多次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才是儒士该有的气度!

    虽然在韩冈的记忆里,此时横渠书院尚未建立,四句铭传千古的豪言也未出现,但回想起留在韩冈的记忆那一段深刻印记,也只有学兼武、目纵古今、心系天下的张载才有如此气魄!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贺方一字一字的'吟'哦出声来,一股豪情壮志在心底涌起。穿越后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与历史有了最直接的接触,恍惚间自己的意识已与韩冈难分彼此,‘原来这就是我的老师……’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