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差事好坏怎能辨

    第22章差事好坏怎能辨

    刘显继续道:“既然是李相公下令,秦州自是要排第一个。WWW.FEISUZW.COM 飞再过几天,等李相公从东面回来,州里各县各寨便都要开始检查,你以为成纪县会排在第几个?”

    黄德用遽然站起,神'色'甚至有些张皇。他先探头出去看看门外,而后才返身回来,压低声音问道:“还是用七年前的那一招?”

    刘显笑得风清云淡,低头啜了口茶汤,方慢悠悠的点头道:“这样最是干净利落。押司也是这般想的。”

    黄德用有些担心:“县不会有事,但州里会不会查下去?李相公可是个精细人。”

    刘显笑着摇头,道:“经略相公去了陇城县,陈通判也刚刚罢任,其阙无人补。现在州衙里是节判掌兵事,节推掌刑名,知录掌大小庶务,其权三分,你说他们哪个能管到成纪县来?等到李相公回来,该死的死了,该烧的烧了,人证物证又早已备齐,他能做的,也只剩定案了!”

    说完,刘显端起茶盏又啜了一口,一举一动都摆足了士大夫的派头。轻易的完成了陈举交给她的任务,顺带又能从黄大瘤这里捞上一笔,刘显心情很放松。只是他得意之余,却忘了再细问一下黄德用在普救寺前,韩冈到底说了些什么。如果让他知道韩冈的老师是横渠先生张载,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好!”黄德用啪的一声重重拍了下大腿,狞笑着:“今晚俺就让刘三带上两个人去德贤坊,帮押司把事办了。顺便给韩三点教训。看他明日是杀到州衙里,还是到州衙里被杀!”

    “看管军器库?”

    韩冈没想到他的第一个任务竟然这么快就到了。早上才跟黄大瘤斗过,到了午后便被派了差役,若说其没有关联,也只有三岁小儿才会相信。

    秦州是边境重地,城分属不同衙门的军器库有十余处之多。其以秦凤路经略司和秦州州府拥有的库房存储兵械最多,诸多城防用具也尽属两库。至于成纪县辖下的两个小军器库,一座位于县衙,主要用来存放隶属于县的弓手、衙役所使用的刀剑gōng nǔ,而韩冈要去的则是放置备用wǔ qì的仓库,位置不在县衙,反倒在城内偏僻角落处的德贤坊。

    领着韩冈往德贤坊军器库走的差人大约有三十多岁,方才被户曹的刘书办唤作李留哥。见李留哥身上穿的并不是皂'色'的公服,韩冈猜测着应该跟他一样也是服衙前差役的乡户,而不是长名衙前即衙役。

    差事来得莫名其妙,用脚趾想也知道军器库肯定暗藏着陷阱。韩冈正组织着话语,想从李留哥嘴里掏出点什么。没想到李留哥反倒先开口说话:“监军器库可是县衙前能得到的最快活的几个差事。不知韩三秀才你花了多少钱钞?”

    “钱钞?”韩冈微微一愣,随即摇摇头,“韩某刚刚生了场重病,家骤贫,哪有钱弄个好差事!”

    李留哥皱了皱眉,道:“不想说就算了。”

    “韩某向来不喜说谎。”韩冈道。李留哥的语气不像是作伪,但衙门一向消息最为灵通,要说他没听说黄大瘤当街与自己起冲突的消息,韩冈是决计不信的。

    “等到了军器库,你去问问现在守库的周凤费了多少钱钞才买到这个差事。”李留哥看起来半点不信韩冈的辩解,边走边道:“为了能留在户曹下面奔走,俺整整用了六十四贯!”

    “这么多?”韩冈当真吃了一惊。

    衙前差役都是由乡里的一等户充当,而一等户的标准虽然因为全国各地贫富不一,而各不相同,但最少最少也要百贯以上。韩冈重病前,韩家尚拥有一顷多地,一头牛和一间院落,当时给算了一百五十余贯,比一般一等户多上一点。但李留哥如今只从县衙买一个跑腿的差事,竟然就用了六十四贯!相当于秦州一等户平均家产的二分之一!再听他的口气,买一个监军器库的差事,费得钱要更多!

    一年衙前破全家,当真不是虚言。

    李留哥回头瞥了韩冈一眼,“等秀才你摊到押送粮饷和犒军的银绢茶酒的差事,就知道这钱花得有多值了。”

    李留哥领着韩冈转过一道街角,出现在眼前的巷子正通向两人要去的军器库。军器库的库墙有近一丈高,也是用黄土夯筑而成。夯土的建筑听起来不怎么样,但实际上却极是坚固耐用。秦汉的长城到了两千多年后仍能屹立荒野,大宋北方的建筑基本上也都是用黄土夯筑。韩冈走过去时,用指甲试了一下,只划出了一道白印,指尖还磨得生疼。

    守着军器库大门的是两名士兵,他们带帽檐的范阳毡帽上的红缨掉了只剩一半,穿着的花锦袍也是皱皱巴巴,只腰间挎着的黑鞘弯刀还算入眼。韩冈和李留哥过来时,两人正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就像两只疲沓的老狗,在深秋的阳光下打着哈欠。看着韩、李两人走近,两名库兵站了起来。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一黑一白,一有须一无须,对比强烈的两人并肩而立,只显得错落搭配得煞是有致。

    “王九哥,王五哥。”李留哥冲着两人行了一礼,韩冈也随之拱了拱手。

    两个士兵同姓王,却不是一族的,年长排行第九,年幼的排行第五,所以名字唤起来,反倒是年纪小、个头矮、肤'色'白、没胡须的王五的排行在前面。

    “是李大啊……”年长的黑胡子王九跟李留哥搭着话,“你一来从没好事!带着的这人是谁?”

    就在王九和李留哥说话的同时,王五站在韩冈面前,上下打量了几眼,眼前这位身穿青布襕衫,貌似病弱的秀才传言多多,让他很是好奇。问道:“你就是韩三……”可只问了半句,却突然断了音。

    韩冈眼角余光一瞥,却见是王五腰上给王九的手指暗地里戳了一记。

    被领着进了军器库,两个库兵甚至都没再多看韩冈半眼,方才李留哥还问了韩冈花了多少钱买个差事,但两个兵却问都不问。很明显黄大瘤打过了招呼,知会过两名守卫。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韩冈暗自叹着,‘老话果然永远都是有道理的。’

    黄大瘤刚刚在街市上受辱,转眼便报复回来。县衙里动手太危险,普修寺和尚嘴杂也不好下手,但这座军器库多半连守库的兵士都跟黄大瘤亲近。韩冈进了库来,只要把门一锁,那便是关门打狗,他的小命已经有一半攥在黄大瘤手,只要军器库出了些'乱'子,很容易的便能栽在韩冈的头上……再说了,陆虞侯为陷害林冲敢烧草料场,黄大瘤纵然没有高俅那等奢遮的后台,怕是也敢在军器库里烧点不算重要的东西。

    李留哥领着韩冈进了军器库院子,身后的大门随之关闭,王五留在外面,王九跟着一起进来。

    ‘真是个好地方。关门打狗的……好地方!’韩冈环视周围,下意识的握紧了藏在袖的bǐ shǒu。不过他很快又放松了手指,他很清楚,黄大瘤费了这么些工夫,绝不是遣人埋伏在军械库教训他一顿那么简单。韩冈尚记得,黄大瘤临走时的那个眼神,可着实不善,那是起了杀心的神情。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