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霹雳弦动夙夜惊(二)

    第24章霹雳弦动夙夜惊(二)

    “那你看这是什么?”点了钢的三棱箭头对准脸'色'变得惨白的衙役,韩冈更不多话,手指一扳,又是一箭'射'出,正心口之上。WwW.FeiSuZw.CoM 飞用三石多力的弩弓怒'射'出的箭矢,毒蛇一般的没入人体,转眼就从背后钻出来,箭矢在人体内颤动,把沿途的心肺搅成了杂烩。

    “第二个。”韩冈很得意的冲着刘三扬了扬发'射'过的弩弓,数着他的斩获。传言说初次shā rén多半要作呕想吐,但韩冈却半点不适也无,只觉得念头通达,心怀大畅。想来那些传言也是胡诌出来的。

    “你……”刘三彻底地呆住,仿佛陷入梦魇之。这本应是个不费吹灰之力的轻松任务啊,怎么变成了现在这般田地?

    “你……你……”刘三现在声音尖得像个女人,“你竟敢杀官造反!你等着被株连九族!”

    “官?你也配称官?”韩冈又换上了一把上好弦的弩弓,反'射'着冷月光芒的精铁箭头对着刘三的嘴:“你试试声音再高一点,看看韩某的手指会不会抖上一抖!”

    刚刚升上屋檐的半月正从韩冈背后照来,刘三只看见眼前人的面目尽陷入黑暗,唯有指着自己鼻尖的重弩上,一支六寸长的木羽短矢正闪烁着月光。韩冈六尺高的身躯投下巨大的黑影,将瘦小的刘三完全笼罩。在刘三的眼,宛如魔神降临。弩矢正对着鼻尖,刘三只吓得魂飞魄散。双腿一软,瘫倒在地。想要说话,牙齿却不听使唤的格格作响。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痨病秀才,竟然辣手如此!

    韩冈居高临下,瞪着刘三:“是黄大瘤还是陈举?”

    “是陈……”

    刘三才开口,韩冈手指一动,微笑着扣下了牙发。弩身猛然一震,弓弦嗡的一声鸣,重弩极近距离'射'击的威力,比之shǒu qiāng也不遑多让。箭矢从刘三的鼻根贯入,在下颌处冒出一个角,硬生生的将他临死前的惨叫钉在了喉间。刘三在地上翻腾了几下,不再动弹。他死不瞑目,两只眼睛瞪得老大。上一刻韩冈还在追问着幕后主使,谁想到他下一刻便翻脸动手。

    “第三个!”

    抬脚踢了踢刘三的尸身,确认了他的死亡。韩冈放下空了弦的弩弓,微微有些喘息。'操'纵他人'性'命的感觉,让他很是兴奋。低头看着三具尸体,仍然是半点不适也没有。

    半刻之间,三人血溅庭院。就算是秦州,人命案子也绝不是小事,这下事情当真是闹大了。韩冈默默的看着散布在院的三具尸身片刻,又抬头盯着三十步外的门房,最终化为冷然一笑,“我只怕事情闹不大!”

    丢下三具尸体,韩冈回到屋,换上了另一架上好弦的弩弓,又从桌上拿起一个小布包,快步小屋出来。他看了看大门处,仍没有什么动静,看起来王五、王九两人还未被惊动的样子。

    韩冈方才'射'杀的三人,都是没能发出一声惨叫便告毙命。这可以说是韩冈的运气,但也是两名守兵的运气,不然他们同样是刘三等人的下场。杀三人是杀,杀五人也是杀,'性'命攸关,韩冈绝不会手下留情。

    韩冈从容不迫的回到三人的尸身旁,先打开小布包,从里面掏了两下,掏出一套引火的火刀火石和火绒来。他看着手掌上的三个小器物,笑得越发的阴冷。韩冈蹲了下来,将手探进刘三的怀里。突然脸'色'一变,手上一顿,再抽出来时,掌心却多了一个火折子!

    火折子是用白薯藤特制,点燃后吹灭,但火星依然在其阴燃,要用时只需迎风一晃就能再次燃起。这等特制的引火物能把火种保持一天之久。为什么刘三要随身带着引火的东西,火折子的价格可不便宜!韩冈心有些觉得不对劲了,连忙搜查了另外两名衙役的怀里。果然,又给他'摸'出了两个火折子。

    此时月'色'如水,清辉洒满地面,庭院亮堂堂的,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刘三三人腰间都系了个大葫芦。韩冈探手'摸'了一'摸',手上滑腻腻的,像是还未干的血。但他再凑鼻一嗅,却是菜油的味道。

    怀藏火,腰间藏油,刘三三人想做何事不问可知。

    “该不会是英雄所见略同罢!”

    韩冈只觉得今天遇上了天下间最为荒谬的一桩事,只想狂笑出来。都是想栽赃,却没想到想栽给对方的,竟然是同样的罪名。有什么罪名能比得上火烧军器库?他和黄大瘤想的都是一般无二!

    ‘不,不可能是黄德用黄大瘤。’韩冈突然摇头。

    黄大瘤决没有这等魄力,也没有这个需要。他有理由杀自己,但绝没能力用上这等过火的手段。如果是烧一点不重要的东西来陷害,用个火折子就够了;三葫芦的油足足有四五斤,用来引火,整间军器库都要烧通了顶。也不可能是陈举想杀自己,以陈举的势力,哪里需要用一间军库为一个穷酸措大陪葬?一句话就能让韩冈死的不明不白。

    那刘三死前说的‘陈’又是什么意思?除了陈举还能是谁?

    韩冈的脑筋飞转动,很快一点灵光闪现如果真正的目标不是他呢?

    主使者必是陈举无疑,这点完全可以确定,他人绝没这等胆量和能力。但对付他韩冈应该只是附带,陈举的目标肯定是这座军器库。要烧库房,理由韩冈也能猜个**不离十。这样的例子,故事、现实,还有在他的记忆,绝不算少。何况,近三十年来,成纪县衙不是烧过三次吗?

    纵火焚烧官衙府库,这并非什么骇人听闻的奇事。莫说胥吏放火灭罪证,据韩冈所知,几十年前就连知州放火都是有过的!

    知州放火烧去账册毁灭罪证,韩冈都知道的事,在关西也不是秘密。其主角是便是岳阳楼的建造者,范正公的好友滕宗亮滕子京。范正的《岳阳楼记》传之千古,大大的有名。而下令建造岳阳楼的滕子京,在关西也是大大的有名。他在泾州知州的任上,耗用公使钱无数。当事情被揭发,朝派出监察御史要检查他的公使钱帐册的时候,他也不废话,一把火把账册烧了精光。

    ‘你不是要帐册吗?诺,那堆灰就是。’

    尚幸国朝一向优待士大夫,而仁宗皇帝尤甚。做出了这等事,滕宗亮不但保住了'性'命,还能继续担任知州,只不过地方换成了岳州罢了。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所以能出现在历史,也正是因为他的一把火的缘故。

    除了滕宗亮这位知州放火外,还有一桩闹得更大的。真宗朝时,八大王赵元俨也就是民间传说的八贤王的侍婢韩氏因为偷了几两金器,为防败'露',一把火烧了荣王府不说,火势蔓延,连带着把左藏库、朝元门、崇院、密阁一起付之一炬。

    王府倒也罢了,但崇院和密阁,可是珍藏着从唐朝、五dài kāi始,直到宋代的各'色'孤本珍本的书籍,以及历代诏书、奏疏等重要历史资料,可以说是皇家图书馆兼档案馆。还有左藏库,那是直属于天子的内库,里面是太祖、太宗两代的积蓄,足有数千万贯之多。可就因为几两金子,便一股脑成了灰烬。

    至于胥吏放火,那就更多了,不胜枚举。为了掩饰罪行,把证据一把火烧掉的事,在此时常见得算不上话题。宋代的建筑九成九以上都是土木结构,只要一把火,那就是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最多最多事先要找个替死鬼顶罪就成了。

    如此一想,一切都说通了。作为预定的替死鬼,韩冈忍不住低低骂了一句:“娘的,真是赶巧了。”

    想通了一切,韩冈心如电转,转眼便有了定计。返身回屋,从墙上取下一支号角这是库房出事时才可吹响的警号仍旧提着重弩出了门去。只是他刚出门,便止步立定不动。

    在韩冈眼前,一盏灯笼从大门处飘了过来,灯笼后面的,正是守门的库兵王五、王九。

    王五和王九本是要给放火的刘三几人望风。按照户曹刘书办的说法,纵然军器库遭焚,陈举照样能保住他们。只要把罪名推给倒霉的韩秀才,最多在狱待上半月,而酬劳足以让他们过上两三年的快活日子。两人的心都有些不情不愿,可陈举的话他们也不敢不听。今夜王五、王九只得依命行事,但刘三进去了半天,却再也没有动静。两人心慌得厉害,都觉得有些不对,才打着灯笼过来查看。

    可这一看,只吓得两人魂飞魄散。灯笼和明月一起照着地上的三具尸身。刘三等人脸上残留着的惊恐,莫名的传到了王九、王五的心。而明显是凶手的韩冈,正站在小屋门口从容的看着他们。

    韩冈高大的身材如劲松一般挺直,依然是白天时的平和淡定,但站在三具尸身旁边,如何还能是同样的神情?

    “韩三,你做了什么?”王九纵是大叫着,也驱不散缠绕在心头的寒意。而王五执着灯笼的手,更是不断在抖着。

    韩冈冷笑不答,只把号角凑在了唇边。在两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他使足了气力,将警号用力吹响。不同于内地的城市,每日城内暮鼓敲响后,秦州城的街巷上便开始宵禁。寂静的城市夜晚,一声凄厉的警号击碎了人们的睡梦,许多人纷纷从床上爬起,巡城的甲骑也收缰停步,衙门里值夜的官吏则从房冲出,多少人竖起耳朵静静聆听,以判断警号声的来处。

    号角声一连响了三声,方才缓缓收止,只留着袅袅余音回'荡'在深秋的寒夜之。

    王九不住的发抖,浑身的热量都给那几声号角吹散,几乎语不成声:“韩三,你知道你做了什么?”

    “看不出来吗?此三人夜入军库,谋图纵火,给我……杀了!”短短的一句话,韩冈却拖得很慢,最后两字又用重音用力吐出。一支上好弦的重弩拿在手,为他的话助阵。两名库兵只觉得浓浓杀气从韩冈处扑面而来,阴寒刺骨,如坠冰窟。

    “胡说,他们……他们……”王五‘他们’了半天,终于想起刘三进来前的说笑:“他们是来请你喝酒的!”

    韩冈一声冷笑,连驳斥都不屑:“无故夜入人家者,杀之勿论。何况无故夜入军库?此三人入库有军令否?有号牌否?又身携火种和油水,不知是意欲何为?”他笑容越发的阴冷,“只可惜了两位王兄弟,倒要为他们一起陪葬!”

    “这……这与我们何干?”王九结结巴巴的说着。

    “刘三他们从大门进来,你二人肯定是逃不了同谋之嫌。结伙入军库,不是偷盗,便是放火。而他们人人身携火种火油,除了放火还能作甚?”

    韩冈轻轻踏前,落地无声,却如重鼓一击,吓得两人连退数步。韩冈也不看他们,自顾自的绕着刘三三人的尸身踱起步,竟还是读书人特有的方规矩步,自如的仿佛在苦'吟'诗句。但从他口出来的,不是'吟'风赞月的诗词,而是一句句如剑如刀的质问:

    “你们想想,若是库失火,你等库兵真能逃得过罪责?

    我肯定是一死百了,但你们呢?

    陈举再大,也大不过国法,凭他一个小小的县押司,能保下你们俩?

    也许他事先跟你二人说过,最多挨上几下军棍,在狱关上两月就没事了。但他的话真的能信吗?恐怕你们只要住上一晚,恐怕就要被病死了!

    shā rén灭口,陈举是做不出?还是想不到?”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