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诛心惑神幻真伪

    第25章诛心'惑'神幻真伪

    韩冈的句句质问如一道道滔天巨浪,不断的冲击两名库兵心的堤防。WWW.FEISUZW.COM 飞就算在微弱的月光和灯光下,仍能很清楚看见王五和王九的脸'色'一点点的苍白下去。

    王五和王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成了!’两人的表情,韩冈都看在眼里。趁着两人被吓得面如土'色',也不等他们回过神来想明白,他的话兜兜一转,又道:“不过呢,若刘三他们是fān qiáng而入,你二人也不过担个失察的罪名。而且三人现在又已授首,火也没点起来,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fān qiáng而入?”两名库兵被韩冈的话所吸引,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仿佛有一扇光明的大门被打开。

    不远处的大街上一阵嘈嚷,韩冈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哈,援兵已经来了!”转过头来,对两人催促道,“喂,快点想想,这三个贼子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啊?”两人心仍旧有些畏惧陈举的势力,想开口说,却还顾忌着。

    “到底怎么进来的?”韩冈却不等他们,声'色'俱厉,步步紧'逼',而外面的嘈嚷声也越来越近,就像催魂的丧钟,一声声让两名门兵胆战心惊。

    王九还犹豫着,难以决断,王五年纪轻,顾忌反而少,忙忙叫道:“是fān qiáng进来的……”

    只有一个人说话,韩冈并不满意,眼睛盯着王九,提高声调,重复再问:“是怎么进来的?”

    这一次王九看了看王五,一咬牙跟着两人一起喊,“……是fān qiáng进来的!”

    “怎么进来的?”

    “fān qiáng进来的!”

    “怎么进来的?”

    “fān qiáng!fān qiáng!”

    韩冈一步紧一步的重复'逼'问,就像后世的传销或是邪教,通过不断重复的问话和回答,进行条件反'射'式的洗脑。时间虽短,可是在紧急情况下,反而更容易让人陷进去,而难以挣脱。韩冈对这等手段熟极而流,借助形势,几句话的功夫,就让王五、王九彻底站到他这一边来。

    军器库外的横巷已经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韩冈最后再一指三具尸身:“这几个贼子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王五和王九异口同声:“俺们两个只是看着门,绝没放一人进来。想来刘三他们定是fān qiáng而入,谋图不轨!该死!该死!实在是该死!”

    “说得没错!此事跟两位毫无瓜葛,纵有罪名也赖不到两位头上。”韩冈双手一拍,击节赞道。可是他转而又是一叹,“只可惜没有功劳啊……”

    韩冈这么一说,王九眼睛便是一亮。他行事老辣,闻弦歌而知雅意,自知当下该如何去做。呛啷一声,抬手拔出腰刀。一脚踩在刘三的尸身上,刀光连闪,刷刷刷的便在刘三的要害上剁了三五下。

    王五看着先是一愣,但转眼也明白过来。便学着王九的样,一刀搠进了躺在另一边的衙役肚腹,又横里一拖,划出了个大口子。

    两人的这几刀,有个名目,唤作投名状。刀子都沾了血,跟韩冈便算是一伙了,下面再想反口可就迟了。

    一切刚刚抵定,几乎就在同时,大门处轰然作响,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撞门声。听到警号赶来援救的队伍,终于抵达了德贤坊军械库的门外。

    王五、王九忙提着带血的腰刀小跑着过去,移开堵门石,打算开门放外面的人进来。韩冈追在后面,急着叫道:“且等一等!”

    两名库兵现在以韩冈马首是瞻,立即停下了手。韩冈几步走到大门后,冲着外面大声喊道:“是谁人撞门?”

    一个粗豪沙哑的声音在外回应道:“是巡城!快开门!”

    “可有凭证?”

    “……要个鸟凭证!快给洒家开门!”门外一怔之后,紧跟着一声虎吼,顺带着大门又不知是什么被什么东西一下重击,震得门头上的石灰扑簌簌的直往下落。

    王五和王九有些迟疑回头看着韩冈。韩冈摇了摇头,不到开的时候,他隔着门继续喊话道:“军库重地,非许勿入。无有凭证,如何能开?”

    “给爷爷撞开!”门外的吼声更怒,当真是在命令手下开始撞门。

    王五、王九有些慌了,而韩冈仍不为所动,“不能开!”

    “等等!”另一人清亮斯的声音适时自门外传来:“本官可不可以做个凭证?”

    王九听声连忙凑到门缝处,向外一张望,紧张的回过头来对韩冈道,“是州的吴节判!”

    “州里的节判?”听着来人并不隶属成纪县,韩冈这下方才点头,“开门罢!”

    吱呀一声,德贤坊军器库的大门刚刚移开门闩,打开一条缝,便被人从外猛然一下用脚踹开。躲避不及的王五被撞成了滚地葫芦,一队士兵随即一拥而入,各持刀枪,将三人团团围住。

    “是谁夜吹警号?”一名身穿公服的年官跨过门槛,问着韩冈三人,听声音,正是刚刚说过话的吴节判。

    宋代的重要州府,大抵都有三个名号州名、郡名以及节度军额。比如秦州,州名为秦,郡名为天水,节度军额则是雄武军。州名是属于地方行政区划用名,最为常用。郡名则是古名,大率是爵封之用,比如天水郡公、天水郡君等。而节度军额,则是承继自晚唐五代,节度使自太祖杯酒释兵权后已无实际意义,只是高品武臣的官名,但节度使司的幕僚官们,依然是节度州执掌政务重要的官员。

    吴衍便是隶属于秦州的雄武军节度判官,与成纪县两不相干,不过占了个近字,故而当先赶了过来。作为节度判官,有执掌州兵事的资格。

    如今西夏人主力正攻打秦州隔邻、属于泾原路的原州,而偏师则在攻击甘谷城,虽然只是按照惯例一年一度的打秋风。但今年年初的时候,秦州刚刚被十万西夏军全力攻打,几个寨堡被攻破,厮杀得极为惨烈,原任秦州知州因此罢职韩冈的两位兄长也是死于此役故而今次也无人敢疏忽。秦州知州、秦凤路经略李师已遣一军前往扼守秦凤、泾原之间要道的笼竿城,以便能够直接支援泾原路,而自己又去了秦州转运枢纽的陇城县,去检查当地的城防和粮道安全。

    李师不在城内,本是知州副手的通判又刚刚调任,所以吴衍便代掌其职,主管兵事。吴衍做事兢兢业业,也知道如今知州不在,权力三分,实是一点差错都出不得的。每日晚间他跟节度推官和录事参军三人,再加上司户、司理两参军一起,轮流在州衙值守。

    今夜正好是吴衍值夜,当听到警号响起,便立刻出了州衙带着一队巡城甲骑急急赶来。半路上,他心一直都是忐忑不安,胡思'乱'想着,只担心军器库出了大事。可当他进了军器库大门,却见也没有什么反常,心却是微有怒意,只想找出吹响警号之人好好敲打一番。

    韩冈不知吴衍所想,正要上前禀报。这时,已经冲到院子深处进行搜查的士兵,突然在后面大叫道,“节判!这里有人死了!”

    吴衍循声望去,借助火炬之光,他终于看到了在三十步外的庭院地上,正躺着三具尸身。急急改口问道,“究竟出了何事?”

    这次甚至不用韩冈出头,王九丢下手的带血的长刀,上前将串通好的谎言极有条理禀报给吴衍,“启禀节判,今夜有三名贼子,谋图不轨,fān qiáng偷入军库。幸亏韩三秀才警觉,他们才没得逞!”

    韩冈低下头,将表情隐在灯火不及的阴暗处,暗自窃笑。千年的时光,进步的不仅仅是自然科学,同时还有社会科学……就不知恶'性'洗脑算是自然科学呢,还是社会科学?

    王九提到了韩冈的名字,吴衍从他那里了解到事情的大概经过后,当即开口问道:“韩三秀才何在?”问是如此在问,但他的视线已经落到了韩冈的身上。身材虽是高大得像个武人,但身着士子才穿的襕衫,眉宇间又有着浓浓书卷气,读书人的相貌和气度,跟普通士兵截然不同,没什么人会错认。

    韩冈上前,作揖行礼:“启禀节判。韩冈在此!”

    韩冈走到近前,借着火光,吴衍更仔细的上下看了两眼。眼前的年轻人,看起来骨架很大,却有些病弱态的瘦削,眉眼稍嫌锐利,可说起话来斯斯,的确是秀才作派,让他心生好感:“你是何人?现任何职?”

    “启禀节判,学生韩冈,今忝为成纪监库。”

    “你是个读书人?”吴衍明知故问。

    韩冈恭声回道:“学生的确读过几年书。”

    吴衍皱眉:“既是读书人,怎么接了如此贱职,岂不是有辱斯?”

    韩冈叹道:“县有招,乃是衙前之役。家严已近半百,为人子者怎能让老父'操'此苦事。”

    吴衍点了点头,看着韩冈的目光也柔和了一点,百善孝为先,孝子通常都是与忠臣并立。韩冈出头应役,让老父得闲,的确是孝顺:“倒是有孝心的!方才吹警号者可是你?”

    “正是学生。”

    “你再将今夜之事原原本本的说给本官听……”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