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千里拒人亦扬名(二)

    第39章千里拒人亦扬名(二)

    “刘城主呢?”韩冈问的是伏羌知城世间俗称知城、知寨为城主、寨主伏羌城内'乱'成这样,再怎么说他也该出来弹压一下。WwW.FeiSuZw.CoM 飞

    “今天一早,刘城主就带了两个指挥去了安远寨,好歹把谷内的蕃人给镇住。”

    “那副城主呢?”

    赵隆不屑的鼻一哼:“溜须拍马上来的,他的话谁会理?”

    韩冈摇头暗叹,难怪城门口检查的那么松懈,城连个主心骨都没了,谁还会认真值守?人才果真是难得,能作为定海神针的将领,秦州也不多。少个张守约,固守秦州西北边防的甘谷城、连同周围一片防线全都人心惶惶。少了刘安,伏羌城也是'乱'了套。不过人才越少,自己出头便越是容易,鹤立鸡群,如何不显眼?不醒目?

    韩冈一边想着,这时车队前方的街道突然'乱'了起来,十几匹满载着货物的驮马突然从横街冲出,将前面的行人赶得鸡飞狗走,把车队前行的道路也顺便堵上了。

    看着一片混'乱'的前路,赵隆骂道:“直娘贼,真的'乱'了,连去达隆堡回易的商队都逃回来了。”

    回易就是走私,虽然在西北边境,除了几个官办榷场外,宋廷严禁宋人与党项人有贸易往来。但实际上,来往宋夏之间的商旅数不胜数,尤其以贩私盐最为多见。西夏拥有西北最为优良的盐产地,青白盐池出产的细盐,没有卤水的苦味,口感犹在解州盐池的解盐之上,价格又因为没有官府从盘剥而十分低廉,所以极受西北百姓的欢迎。

    能在敌对两国之间游走交易,虽然这些商人们看起来都是普普通通,但各自的背景都不可小觑。在边境走私的商队,没有点势力早给人吃得连骨头也不剩了。不过,如眼前这只马队这般嚣张的,却也不多见。

    走私商队的一位三十上下、瘦得如一根蔫黄瓜的年人,正颐气使指的指挥下面的仆役驱赶挡在马队前的行人。他穿着普通的绸缎衣服,又走在驮马边上,应该一样也是个仆役,不过是等级高点罢了。只是宰相门前七品官,看瘦子狂妄的模样,也许已经能抵得上**品了。

    “赵敢勇,你知道他们是哪一家的?”韩冈问道。

    赵隆冷笑一声:“都钤辖家的人,每月来往个三五趟,怎么会不认识?”

    “都钤辖?向宝?”韩冈再问。

    “还能有谁?”赵隆没好气地答道:“秦凤就这么一个都钤辖!”

    “难怪!”韩冈、王舜臣异口同声。

    兵马都钤辖向宝,按序列是秦凤路军的第三号人物。一个经略安抚路,地位最高的是经略安抚使,因为他同时还兼任一路兵马都总管,也就是军政和军令一把抓,基本上都是由臣担任。而他之下,便是实际领兵的副都总管,而副都总管之下,便是兵马钤辖若是钤辖资历老,前面便可缀个‘都’字,正如向宝。再往下,还有路都监知甘谷城的张守约,便是秦凤路兵马都监。

    除了经略安抚使外,下面三个都是武臣,互相之间级别有高低,但却无隶属关系,各自领兵驻扎于不同地点。可以分庭抗礼,大小相制,同听命于臣经略。真要评判他们哪个说话更管用,还是要看他们的威望和功绩。

    前任秦凤路副都总管杨广刚刚调任,继任的副都总管是个没什么本事和战功,不过是在京营禁军靠熬资历熬到点,韩冈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恐怕秦州知道他名字的也没几个现在论起秦州军真正说话管用的,还属都钤辖向宝。

    前面'乱'了一阵,向家的回易马队改往韩冈他们这边过来。王舜臣忙提醒韩冈道:“惹不起的,权让一让吧!”

    韩冈点了点头,也不想节外生枝,便下令让民伕们将骡车赶到一边去,让他们一让。

    向家马队走过韩冈一众身边,那个瘦子突然停下脚步。问着靠在车上的王舜臣,“你们是哪一家的?”

    赵隆在旁代答道:“是奉命由成纪往甘谷运军需的。”

    瘦子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这么多人押送一点酒水,也不嫌麻烦,都能让人躺在车上躲懒了。”

    王舜臣脸'色'数变,有一瞬间韩冈还担心他会出手给瘦子一下,但到最后,他硬是咽下了这口气,从车上下来,老实站好。除了一位重伤员,其他受了伤的民伕也依次下来,排队站好。一位正名军将,一个民伕,除非想'自杀',如何敢去得罪已能被尊称太尉的向宝?就算是种谔来了也保不住他们。

    瘦子见王舜臣等人从车上下来,倨傲的横了一眼,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他的视线从众人身上扫过,来回几遍,最终一指韩冈,“就你了!”转过头,又对跟在身后的几个伴当道:“你们从这里拖三辆骡车走,赶紧去西门把剩下的货都装起来,九老爷正在那里等着。”

    瘦子仗着有向宝做后台,也不信会被拒绝,颐气使指,完全视韩冈、王舜臣为无物。等几个伴当应了,才又转回来,对王舜臣道:“如果甘谷城有人问起,就说是向太尉家借了人车去,到了秦州就放还。若还有问,去向府找俺向荣贵。俺给他个交待!”

    冷眼看着向荣贵自说自话,现在又看到几个向家的仆役要把车上装的绸缎往地上丢,韩冈终于忍不住了:

    “等等!”

    “怎么?”向荣贵一眼瞪了过来。他到现在为止,仍把王舜臣视作众人的头领,跟方才赵隆一样,将韩冈当成了赶车的民伕。

    “你要总要给韩某一个交待罢!”韩冈声音比眼神更冷,他一个向府的仆役凭什么能给人一个交待?到了甘谷城,不见了人,不见了货,有一百个理由让韩冈他生不如死,向荣贵会为他说半句话?扯什么蛋呐!

    “这可是要送到甘谷城的军资!”韩冈强调道。

    “向爷也没动你军资,只要你的车子而已!”向荣贵脸上怒意渐显,他只是觉得韩冈看着比那些民伕顺眼,才挑了他出来,“你这狗才,别不识抬举!若不是临时短了人手,向爷也不会当街拉人!”

    王舜臣一把扯住似要发作的韩冈,今日一场厮杀,战后又得救治,他对韩冈已是敬重有加,如何愿看到韩秀才自蹈死路?却强扭着自己的暴躁脾气,向向荣贵卑颜笑道:“这厮脾气不好,官人换一个罢!”

    “换什么换?向爷说是他,那就是他!”向荣贵指着韩冈,瞪起他的那对白多黑少的小眼睛,狠狠道:“莫废话,跟着向爷走。别不识好歹,这也是救你的命。看着你个子高大,抗肩舆正合适!”

    “给我滚!”韩冈一声大喝,气十足,震得整条街都响起回声。不知何时,他已气得脸'色'泛青,双唇都在发抖,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不过一个在钤辖府奔走争竞的走狗,也敢奴事士子?就算你家主子向宝过来,他也不敢!”

    街市上,韩冈这一吼,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论是王舜臣还是赵隆,又或是向荣贵,都被韩冈这突如其来的吼声给震住了。

    死死盯着向荣贵,韩冈甚至觉得光凭语言无法表达出他的怒火,翻手摘下强弓,弯弓搭箭,一箭便向他'射'过去。

    “秀才不可!”王舜臣在旁看得大惊失'色',连忙抢上去要拦着。只是韩冈手脚太快,让他眼睁睁地看着那支长箭'射'飞了戴在向荣贵头上的毡帽。

    王舜臣惊魂初定,暗自庆幸韩冈的箭术并不算好,隔着两三步都没能把人'射'。要是真给他闹出人命,肯定要抵命。只是他一见韩冈手再次伸向了身后的箭囊,心脏又猛的大跳了几下,差点从喉咙口蹦出来,一步冲前,和赵隆两人一起将韩冈死死抱住,在韩冈耳边大叫道:

    “韩秀才,你疯了?'射'死了他你也要没命啊!”

    “士可杀!不可辱!”韩冈拼命挣扎,咬牙切齿,看起来只想再给向荣贵一箭,“他这厮辱我太甚,竟欲以士子为畜!某为横渠弟子,受此之辱,日后又何面目去见师长同窗!”

    赵隆给吓得不住的念佛,直念叨着:“阿弥陀佛,真的疯了!阿弥陀佛,真的疯了!”

    王舜臣则苍白着脸,一边抱定韩冈不敢丝毫放松,一边对吓呆了的向荣贵吼道,“还不快走!”

    “你给俺等着!”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向荣贵丢下一句话,把马队丢下,连滚带爬的跑了。

    向荣贵一走,韩冈立刻停止了挣扎,神'色'也突然间平和下来。挣脱开王舜臣和赵隆的双手,很淡定的整理起衣服。

    王舜臣与赵隆面面相觑,周围看客指指点点,韩冈则是神'色'自若。

    “秀才!”赵隆算是怕了韩冈这个疯子,说话也是小心翼翼,“你们还是快走罢!连夜去甘谷……”

    “往甘谷夜路怎么走?”韩冈摇头,“今天是月末,夜里连月亮都没有,怎么走夜路?”

    “可向荣贵马上要带人来了!”王舜臣也在旁帮忙劝着。

    “他不是要韩某等着吗?我就在这里等!”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