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声入云霄息烽烟(二)

    第51章声入云霄息烽烟(二)

    摇头挥去满心杂念,韩冈将自己从失落和混'乱'拔了出来。www.FeiSuZW.com 飞长时间默不作声的行军,让队伍里的空气变得充满了压抑,连自己这样意志坚定的'性'格都受了影响,其他人的情况恐怕更是不妙。

    如果在行军说说话,唱唱歌,这种沉郁的气氛应该很容易就能打破。但行进在危机四伏的谷地,两侧的山谷不知隐藏了多少杀机,韩冈和王舜臣的神经都绷到了极点。带队首领的紧张理所当然的感染到了全队身上,让所有人都提心吊胆。

    脚下的官道转过了一个角度,原本挡在视线前的山壁退了开去。一条星河在前方的地平线上浮现,突兀的映入众人眼帘。星河黯淡,摇晃着似有似无,唯有一点最为炫目。韩冈不禁眯起眼睛,定睛再看,才发现那不是星辰,而是一座城寨上亮起的火光。

    深深的吸气,将接近冰点的空气吸入肺。从体内泛出的冰寒让韩冈精神振奋,悲观刹那间让位于现实。

    那是甘谷城!

    数百支火炬将城墙的上缘从黑暗勾勒出来,星星点点的光明无法照亮夜空,却照入了韩冈一众的心。就算甘谷城告急的烽火是燃于城头上的星光最为灿烂的一颗,他们也没放在心上,那至少还代表着甘谷城依然在宋人的手。

    “是甘谷城!”队列响起了一阵低低的欢呼声。“终于到了!终于到了!”

    虽然至少还有近十里的距离,但目标就在视线范围内的感觉,让人人兴奋不已。不待韩冈催促,个个挥鞭驾骡,将车子赶得更快了三分。

    “不对!”王舜臣忽然靠了过来,声音里透着紧张:“三哥,情形不对啊。”

    “怎么了?”在韩冈的记忆里,一向大胆的王舜臣很少有声音发颤的时候,一股不祥的预感出现在心,“出了什么……见鬼!”

    韩冈话到一半突然就停住了,改而爆出一声咒骂。就在官道左侧的山坡上,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团团黑影如同幽魂一般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无数碎'乱'的脚步声,在几个呼吸间就连成了一片。

    山坡上影影绰绰,细细碎碎的声音不断从上面传来。不知聚集了多少蕃人,多少弓刀枪剑。坡上的黄土被千百只脚反复踩过,崩塌的土石哗啦哗啦的落了官道满地。

    “是心波三族的蕃狗!”王舜臣厉声喝叫,充满了怒意。

    对,只会是心波三族的蕃人!如果能跟着党项人一起杀入富庶的秦州,他们也能过上个肥年。心波三族不是小部族,不需要担心会被拿去当鸡杀给猴儿看。他们汇合起来的总兵力超过四千,足以让秦凤经略司投鼠忌器。他们的行事,也便一贯的肆无忌惮,只有在甘谷筑城后,方才消停下来。对心波三族来说,甘谷城就是套在脖子上的枷锁,如果能打破,必定是乐见其成。

    甘谷城头的烽火依旧熊熊燃烧,但在韩冈一行的心目,那已不再是即将抵达目的地的xìn hào。烽火所传达的真意,他们已经用切身体会明白了过来。

    “三哥,快点把火炬都熄掉!”王舜臣急急叫道。既然能直接看到甘谷城,前面的路就不会太曲折。就算没有亮光,小心点也是能走的。下方忽然一团黑暗,山坡上的贼人应该不敢下来。

    韩冈没有听从王舜臣的劝告,反而反道而行,他喝令全队:“大张火炬!每人都给我拿上两支,车子上也给我'插'上去!越多越好!”

    “三哥,人太少,吓不住的!”王舜臣的声音更为焦急,总共才三十多人啊。青蛙再怎么鼓气,也鼓不到牛那样的大小。

    “谁耐烦吓他们?”韩冈厉声喝道:“我是要让甘谷城看见!”

    心波三族没有反叛,否则他们现在就应该攻打甘谷城去了!他们仍然是在观望!韩冈很确信这一点。只要甘谷城还没丢,这些蕃贼就得顾忌着日后。他让所有人多多点起火炬,就是要让甘谷城的守军知道有人从伏羌城那边过来了。

    甘谷城会不会援军出来接应?能不能在援军接应前解决这只胆大包天的车队?心波三族的主事者想得越多,就越不敢下来搏上一搏。而他们越是犹豫,车队离就越近;等到他们下定决心,说不定自己的一行车队已经走到甘谷城门下了。

    官道上,原本才三十多支稀稀落落的火炬,转眼间就变成了上百具。拉成长条的队列,看起来很有一番声势。正如韩冈所料,山坡上的蕃贼果然没有下来,他们在观望着,盘算着。而辎重车队却在他们的犹豫不断向前。

    一步步的走着,韩冈荒谬的想起了过去看过的diàn yǐng。在许多无聊的diàn yǐng,都能看到主角从交叉的刀枪组成的通道走过的情节。他现在就是感觉自己仿佛成了无聊diàn yǐng的主角,顶着头上的雪亮刀光往前走去。不过在那些diàn yǐng,主角都是顺顺利利的通过了刀枪阵,只不知自家今次能不能如此顺利。

    “秀才公……”朱凑了过来,为斩首的死囚缝脑袋的裁缝学徒也承受不了眼下虎狼环绕的压力,声音发着颤。他也不知要问些什么,说些什么。就只想听到韩冈说句话,好给自己和同伴带来一点勇气。

    “走!看着前面!继续往前走!他们不敢下来!”

    韩冈的意志毫不动摇,声音坚定如钢。此时只能进不能退,狼群在外窥伺,只要稍稍'露'怯,它们就会扑将上来,将自己撕成碎片。

    瞄着远处甘谷城的灯火,刻意不去理会身边的贼人,韩冈领着他的队伍深一步浅一步的向前移动。甘谷城的烽火火焰冲霄,告急的黄'色'火光却成了辎重车队在猛兽环伺的黑夜最为温暖的救赎。

    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下一刻,那团最为浓烈的火焰在几下短促的闪动之后,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若不是在人们的视膜上还留下了一点印迹,甘谷城报急的烽火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烽火熄灭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胜利,一个是沦陷。究竟是哪一个?韩冈给不出dá àn,但山坡上的蕃贼自己已得出了结论。

    一瞬间,山坡上的暗影一齐鼓噪了起来。无数身影一阵摇晃,一个两个接二连三的向下方移动。

    哗啦啦的落石让车队一片慌'乱',数只拉车的骡子仰脖嘶鸣。

    “不要慌!”韩冈一声怒吼,没有时间再考虑甘谷城的命运,“所有人都围过来!张开弓,听我的号令!”

    韩冈令行禁止,聚在一处后,民伕们都半开着弓,竖起耳朵静待他的号令。但下一刻,传入他们耳的不是开战的命令,而一阵雄壮豪放,远远的仿佛是从天际飘来的歌声:

    丈夫气力全,一个拟当千。

    猛气冲心出,视死亦如眠。

    如同在和应,数里外的城寨,一阵欢呼声同时响起。千百人的欢声,惊动了天地。而欢呼声,让人熟悉的旋律交织缠绕。

    “是得胜歌!”

    “是张都监回来了!”

    这是关西男儿得胜归来的歌声。多少年来,匈奴、西羌、突厥、吐蕃,一代代的关西男儿为了抵御层出不穷的鞑虏蛮夷的侵袭,高唱着军歌走上战场。而后又提着敌人的首级,踏着月'色',高唱凯歌得胜归来。

    “丈夫气力全,一个拟当千。猛气冲心出,视死亦如眠。”

    得胜歌声出自于千百人之口,越过数里的距离,飘扬自天际,其的兴奋,韩冈一众听得分明。

    “率率不离手,恒日在阵前。”

    数千人的合唱声震天地,直入云霄。

    “譬如鹘打雁。左右悉皆穿!”

    不知何时,王舜臣也加入了合唱的行列。他高声唱着,吼着。抬起手,张开弓,一支响箭直蹿山壁之上。黑暗传来一声短促的惨叫,转眼便被歌声淹没。

    面对小小的一支辎重队的挑衅,心怀悖逆的蕃人也许并不甘心,但在得胜归来的大军眼前,他们终究还是没有那个胆子,终于选择了退却。僵持了一阵后,淅淅索索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越来越小,重重黑影复又隐入黑暗之,很快便一点不剩。

    一切恢复了一刻钟前的状态,只多了反复唱响的嘹亮歌声环绕着空,充斥在谷地:

    丈夫气力全,一个拟当千。

    猛气冲心出,视死亦如眠。

    率率不离手,恒日在阵前。

    譬如鹘打雁,左右悉皆穿!

    歌声,韩冈放声大笑,多时的紧张、满腔的心绪化作一声长啸倾泻而出,他大吼:“走!去甘谷!”

    用词一如早前,心情已然不同。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