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夜影憧憧寒光幽(一)

    第64章夜影憧憧寒光幽(一)

    冬日难得的艳阳天,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 飞就是天空有些浑浊,被北风激起的黄土灰尘遮得天际朦朦胧胧,如同蒙了一层澄心堂的透'色'竹纸,泛着暧昧的灰蓝。积雪也被浮灰掩盖,白雪皑皑的山头上变成了一片昏黄,四野里找不到一丝绿意。

    已是冬闲时候,乡村里的生活平静而单调。下龙湾村的村民们到了年终,逢着天气好的日子,要么聚众赌博,要么就是在晒谷场上摆下龙门阵,闲扯一番。

    韩家的三秀才,是如今村民们最好的谈资。村里的里正李癞子,原本在村民心目,已经是个惹不得的角'色';他的亲家黄大瘤有着如狼似虎般的凶狠,比李癞子还要让村民们恐惧;至于两人的后台,号称一手遮天的押司陈举,跺下脚秦州城就要抖一抖,连历任成纪县尹都要避让三分的奢遮人物,在没多少见识到下龙湾一众乡人眼里,那是天老大、皇帝老二、陈举排老三。

    但这些个狠辣角'色',在刚刚病好韩家的三哥面前,却是土鸡瓦狗一般。李癞子不合为了三亩地跟韩家起了争执,惹怒了韩三秀才。他一出手便让黄大瘤死无葬身之地,再出手使得陈举家破人亡,甚至给两人都安上了个里通西贼的罪名。

    村民们虽是淳朴,却都有着农民式的精明,根本不信陈举、黄大瘤会跟西贼有何联络,都知道这是韩家的三秀才做的手脚,少不得竖起大拇指说声秀才厉害,而等到韩冈要当官的消息传来,又改成了韩三官人本事。每天都有一堆人在晒谷场上,把'乱'七八糟、不知从哪里来的内幕消息说得口沫横飞,好不热闹。

    不过这几日,陈举一案开审,据说十里八乡的村民都涌去了城,采办年货的同时,顺便看个乐子。下龙湾村的村民们也没例外,倒让村清净了不少。

    陈举的口才了得,又做了三十年胥吏,对法令规条了如指掌,不是靠着诗词歌赋得到官职的儒生可比。在前次的审案,他几句话就让主审此案的节度推官丢了大脸,让大堂外的看客们大呼过瘾。

    但他最大的罪行就是数十万贯的家财,陈举不死,秦州城涌上来的恶狼,谁也不能安心的分赃。谋叛的罪名,他口才再好也洗脱不去。谋叛在十恶不赦的重罪排在第三位,仅次于谋反和谋大逆。按刑律是定案即斩,不必等待刑部和大理寺的复审,用此时的说法,唤作‘真犯死罪,决不待时。’

    平常的死囚,都是要等到秋后处决,运气好的,其间遇上皇帝大赦天下,便能逃出生天。而韩冈栽给陈举的是‘决不待时’的死罪,定罪之后,便当即拖出去处决也即是死刑立即执行连通过京城后台翻盘的机会都不会给他留下。

    既然陈举再无可能翻身,韩冈便没兴趣学着村民,跑去看个热闹,若是给人留下行事轻佻,不够稳重的印象,那就得不偿失了。闲暇时不是读书,便是习武。这一日,他拉着表兄李信,找来了王厚、王舜臣和赵隆,一起校验起武艺来。

    噌噌弦响,长箭在空连成一线,仿佛珠链一般,直落三十步外的箭垛,转眼之间,箭垛上便长出了一丛野草花。由稻草扎成的箭垛有水桶桶口一般大小,但王舜臣一口气'射'出的十二箭,却是密密麻麻的扎在了箭垛央只有碗口大小的一块地方。

    “如何?”

    王舜臣得意的回头,他连续'射'出十二箭,连大气也没喘一下。以肉眼都跟不上的度,用着一百二三十斤的力道,还保持着准头,王舜臣的这连珠十二箭,神乎其神,世所罕见。第一次见到这般箭术的王厚看得目瞪口呆,而早有见识的韩冈,也是一阵惊叹。

    “李广、养由基也不外如是,当是能与刘子京一教高下了!”王厚摇头叹着,放弃了上场表演的念头。他也是练过箭术,可在王舜臣的衬托下,却连个笑话都算不上。转而问韩冈:“玉昆……你要不要试试?”

    “小弟就不献丑了……”韩冈也摇着头。自己病好后,经过仔细调养,拉开一石三斗的战弓轻轻松松;论准头,三十步外的箭垛,也能十七八。以他如今的气力和'射'术,放在禁军的上四军里,都能算是十里挑一的人才,但王舜臣的箭术,当是万无一。

    连珠急'射',比起单箭慢'射',保持准头的难度不啻十倍。如王舜臣这般,一口气'射'出十二箭,还能保持着始终如一的精准和力道,韩冈估计即便在拱卫天子的御龙弓箭直,怕也寻不到能与他一较高下的神箭手。他想着是不是找个机会,向王舜臣学个几招。君子六艺礼乐诗算御'射',自己做不得诗赋,也只能靠其他几项弥补一下。

    王厚、韩冈自认不如,王舜臣更加得意,扬着下巴用眼底瞧着李信。赵隆有多少本事他很清楚,就是韩冈的这位表哥有几斤几两,他倒想着探探底。

    李信不动声'色',走到一边的武器架子前,取下七支投掷用的短矛。转过身,一支一支整齐的'插'在脚下。只是他对着的方向,并不是箭垛,而是校场另一头的树林。

    王厚偏过头,问着韩冈:“玉昆,令外兄要做什么?”

    “先家公外祖父掷矛之术旧年在凤翔府也是小有名气,阵上斩获不在少数,就不知传下来几成?”

    韩冈仔细看着李信的动作,他也没有见识过李信的真正实力。这些天来,他的这位二表哥都保持着军人世家的习惯,早晨起来便打熬筋骨,习练武艺。'性'格倒不似韩阿李那般火爆,一贯的沉默寡言,韩冈只在小时候见过他两次,记忆早就模糊了。但能在王舜臣的精彩演出之后,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当是有些成算。再看自家使得一手好擀面杖的老娘,可知外公家家学渊源着实深厚,让韩冈对自己的表哥充满信心。

    李信从脚下拔起一根短矛,轻轻掂了一掂。没精打采的一双眼睛突然瞪起,精芒四'射'。一声大喝,他左脚猛然跨出,右臂用力一挥,一道流光直'射'向树林。

    李信的个头在关西算是等偏下,比身高仅有五尺两寸的王舜臣只高出一指,身材又没有王舜臣那般雄壮,与韩冈比起来都有些瘦弱。不过相貌普普通通、丢进人海里便再也找不着的李信,两条胳膊的气力却是惊人,短矛一掷,竟然发出劲弩离弦的尖啸声。

    第一支短矛如流光追影,脱手而出。他右手又向下一探,另一支短矛便出现在掌。再一声怒吼,第二支短矛紧追前支短矛之后,'射'向树林。李信一喝一掷,只眨了几眼的时间,'插'在他脚前的七根短矛便消失无踪。短矛破风呼啸倏起即落,紧随着夺夺几声连响,七支短矛竟然扎在三十多步外的一株白杨上,从上到下排成了一条直线。

    “好功夫!”王厚一声大叫,王舜臣也惊得两眼瞪大,不由自主的卸下了自负的表情。

    韩冈走上前,抓着'插'在树上的矛身晃了晃,却动也不动一下,牢牢地钉得死紧。王厚惊奇的咦了一声,也凑上前仔细查看。坚实的白杨树干上,矛尖竟然深深的陷了四五寸下去,难怪晃之不动。王厚又惊又叹地回头看了看神'色'自若的李信,他灌注在矛身的这等力道,即便是西夏最为精良的精铁瘊子甲,怕也是一矛掷过去,便能扎出前后两个对穿的洞来。

    论箭术李信应该不如王舜臣话说回来,秦凤路上箭术能比得上王舜臣的,恐怕一个巴掌就能数得完,说不定能与有神箭之称的西路都巡检刘昌祚、也就是方才王厚所说的刘子京一较高下但李信'露'得一手,却也不比王舜臣差上一星半点。

    王舜臣和李信一番试练,都是顶儿尖的一身好武艺,军也是难得一见,就只剩下赵隆尚未出手。赵隆也不等催促,大笑着上前。拎起两个二三十斤的石锁,双手一振,石锁便呼呼的上下飞舞起来。

    沉重的石锁在赵隆身侧翻飞如蝶,交缠如梭。风声呼吼,扑面而来,势道猛恶,王厚都不禁退了半步。但他看着身边的韩冈纹丝不动,又很不好意思的站了回去。

    韩冈是被赵隆震住了。他看赵隆的身形动作,并不是随手耍弄的招式,而是一套汹涌澎湃如长河巨浪的剑舞。两具石锁加起来怕有五十斤重,但在赵隆手直如同拈着两根绣花针。石锁卷起的道道旋风如雄狮咆哮,可赵隆硬是打出来一股长河浪涌绵绵不绝的感觉,双手上没有千百斤的气力,哪能有这般让人惊心动魄的演出。

    结束了一套滔滔长河的剑舞,赵隆将石锁轻轻放在地上,呼吸微微急促,面皮略略泛红。他抱拳笑道:“俺的箭术不行,就只有一把子牛力气,倒是献丑了。见笑!见笑!”

    “哪儿的话?”韩冈笑道:“赵兄弟以石锁为剑,一套剑舞,让我等大开眼界。若这也算是献丑,天下又有几人的武艺能见人?”

    看过王舜臣、赵隆和李信的试手,王厚也是喜不自胜。三人的武艺都是一等一的出众,为他生平所仅见。

    王舜臣和赵隆已被王韶调到经略司奔走,王舜臣因功升做三班差使,赵隆也委了殿侍,虽然两人还未有品级,但距流内品官也没多远了,只要稍立功勋,很快就能把他们抬举上去。现在又添了一个李信,而且还是韩冈表兄,更是亲近。日后父亲王韶兵发河湟,有这三名虎将在侧,再加上韩冈的智计谋略,当是又添了几分成算!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