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5 隐藏至深

    简陋朴素的帐篷中,角落里有一张用蓬草铺出的窄床。床上躺着一名脸色苍白的美丽女子。女子的脸颊已经被人用水擦拭过,染血的衣物也全都更换,但白皙纤细的手臂和颈项上,依旧留下不少淡淡的伤痕。其中最触目惊心的,莫过于女子手腕上青紫交加的割伤。不止一道,足有十多道。伤痕边缘干涸的伤疤凝固在细嫩的皮肤上,恐怖突兀而又刺眼夺目。

    女子正是宝音,不久之前刚被沈嫣儿和小黑从苏勒哈达手中救出。不过,就算沈嫣儿和小黑不出现,她杀掉斐玥后也能设法逃脱。她就是这样一个聪明而毒辣的女子,有的是狠绝办法在绝境中艰难求生和自保,与娇柔如水的外貌大相径庭。

    手腕处的伤痕是苏勒哈达的杰作。为了不让宝音干扰斐玥操纵行尸,他通过放血的方式让宝音陷入意识不清的半昏迷状态。这招虽然残忍,但不可否认的是非常凑效。苏勒哈达从不无缘无故地施舍仁慈,他的冷酷比凤凰恪有过之而无不及。

    宝音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不久前沈嫣儿刚在凤凰南华的守护下苏醒。现在,宝音的睫毛也微微颤动了两下。一动不动守候在床边的人立即警觉起来,身体下意识前倾,紧张地盯着虚弱的宝音。这人便是苗璞,神色凝重的她紧抿薄唇,深蹙的双眉被无法抹去的怨愤压低到眼皮上,散发出阵阵杀气。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股杀气的刺激,宝音很快就睁开眼睛,彻底清醒。扭头望见床边坐着苗璞,眼光中闪过片刻迷茫,但她很快就冷静下来,回忆起昏迷之前发生的一切。

    “这里是宁王军营么?”宝音虚弱地发问,缓缓坐起。她目光低垂,视线迟迟没有焦点,声音有气无力,仿佛大病初愈。然而,警惕的神色和下意识躲向角落的动作却暴露出她已在提防苗璞。

    苗璞冷漠地望着宝音,平静地应了一声“是”,就再也没有多余的言语。被沉寂侵袭的狭窄空间里,两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这股暴风雨之前的可怕憋闷感似是要令人窒息。

    “没想到,我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你。”宝音忍不住先开了口,冷冷硬硬的语气带着剑拔弩张的挑衅感。说话间假装无意地让一双柔美动人的美目在帐篷中轻飘飘地无声游移,不动声色地仔细查看地形并寻找着wǔ qì。

    “我只想问你一句话。”苗璞也不是拐弯抹角的人,一句话直切要害,“斐玥是你杀的么?”

    语气中生冷露骨的敌意令宝音神色一滞,猛地扭头向她望去,只见她的双眼略微肿胀,眼球上泛着细细的血丝,大哭之后的悲痛痕迹还清晰地印在她英气逼人的冷酷面容上。

    刚刚死里逃生的宝音自知不是她的对手,没有与她硬碰,而是冷笑着问:“你为什么怀疑我?”冷静至极的表现和从容不迫的神色,令人猜不透猜不透凶手究竟是不是她。

    而苗璞却没有丝毫怀疑,突然拔剑站起。手中长剑“噌”的一声划破空气,毫不留情地横在宝音细嫩纤瘦的颈项上。

    “住手——”正在这时,沈嫣儿和凤凰南华及时赶到。沈嫣儿的一声大吼令苗璞停滞下来,惊诧地扭头向帐帘边瞪来。

    “来得正好,抓住她!她是安黎的奸细!”宝音尖叫着一跃而起,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狼狈逃到沈嫣儿和凤凰南华身后。然而大病初愈的身体经不起这般折腾,只三四步就已经让她耗尽力气,重重地一头扑进沈嫣儿的怀中,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而被宝音斥骂“奸细”的苗璞却不急于解释,依旧紧握长剑不露分毫破绽,用燃烧着杀气的双眸死死地锁定宝音不放,随时都有可能大开杀戒。

    见状,凤凰南华反射性地拔剑与其对峙,一边把沈嫣儿和宝音两名弱女子庇护在身后,一边低喝道:“你要干什么?”

    不给苗璞狡辩的机会,趴在沈嫣儿怀中不断粗喘的宝音吃力地说:“如果她不是奸细,怎么会知道斐玥是我杀的?除非是收到苏勒哈达送来的情报,不然绝不可能怀疑到我头上。”

    沉默寡言的苗璞本就不善言辞,与聪明善辩、伶牙俐齿的宝音大不相同。她没有开口反驳,而是死咬着嘴唇,怒瞪仇敌。这样的反应,已经足以证明宝音没有冤枉她了。

    很快,原本对苗璞的身份还持有怀疑态度的凤凰南华也站在宝音这边,从拔剑威吓变成持剑对敌。一旦苗璞出手伤害宝音,他也绝对不会客气。

    “苗璞,你本是我凤凰王朝秀女,为何突然投敌叛变?苏勒哈达究竟用什么收买了你?他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小人,你千万不要受他欺骗,酿成大错啊。”沈嫣儿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苦苦劝诫,希望苗璞可以悬崖勒马,迷途知返。

    当她听说苗璞阻止凤凰南华火速前往珮城时,就已经怀疑苗璞是奸细,刚才的宝音的话更令她确信苗璞已经投敌。

    苏勒哈达麾下大部分士兵都已变为行尸,他没有多余的兵力监视城外动静,不可能知道凤凰南华大军逼近。而他之所以及时做出纵火烧城,连夜出逃的果断决定,肯定是因为有人暗中通风报信。

    而当时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返回珮城救宝音的沈嫣儿和小黑之外,就只有师傅斐玥落在苏勒哈达手上的苗璞了。

    “苏勒哈达是不是用斐玥和乌察的性命逼你屈从?”沈嫣儿见苗璞一言不发,生硬地节节进逼,试图攻破她的心墙。

    当初,苏勒哈达一方面把沈嫣儿悬挂在城楼上,逼小黑自己现身;另一方面又提前释放苗璞,让苗璞去城中寻找小黑。他知道小黑厉害,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之下,就滴水不漏地做好了两手打算。如果小黑没救走沈嫣儿自然是最好,就算救走了,苗璞这个潜入敌营的奸细也可以帮他把小黑抓住。

    只不过,苏勒哈达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点,那就是在苗璞向他泄露小黑的下落之前,就被宝音和沈嫣儿揭穿了身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