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5章 调换

    。”苏婉笑着上前,挽着她的胳膊,见她看着徐敏,便说道,“这几天都是婆婆带着孩子,让我轻松了不少呢。”

    罗美玉意外的看了一眼徐敏,对方也看了过来,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身上戾气全无。她观察了片刻,这才相信苏婉所说的,他们现在过的很好。

    一顿饭吃的很和睦,罗美玉心中不由得感叹,苏婉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饭后,徐敏来到罗美玉的身侧,低声说道,“过去的事,是我太小心眼了,苏婉是个很好的女人,我很后悔所做的一切。”

    罗美玉听她这么说,脸上又满是真挚,心中的芥蒂也慢慢放下,“只要他们以后过的好,以前的事都是过眼云烟。”

    唐延和徐敏回了唐家,唐向阳和苏婉的生活又恢复到二人世界,当然,两位老人如果想看孙子孙女了,就会让他们过去吃饭,或者直接过来。

    日子过的很悠闲,没多久,两个孩子的酒宴就准备妥当了。

    虽说两个孩子是主角,但一整晚,光环都在唐向阳和苏婉的身上。

    会场内,楚雁卿看着两人亲密的到处应酬客人,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他在每天夜里都会收到苏婉的短信,倾诉自己现在过的很辛苦,跟不爱的人在一起,就如同行尸走肉。

    他的目光一直都追随着苏婉,许久平静的心湖,又一次被打破。

    徐敏和罗美玉在照看着孩子,可徐敏却显得有些晃神,原因是因为,她在今天早晨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

    她以为是垃圾信息,就没有点开查看,随手就删除了。可是,紧接着,又有一条信息传送了进来,写着“你以为那些事,没人知道了吗?”

    徐敏的心没来由的一慌,对方又发来一张zhào piàn,这张zhào piàn正是宫玲惨死的模样!之后,就没有任何的信息了。

    但是,这样的平静,反而让她越发的不安。

    shǒu jī忽而又震动了一下,她颤着手,点开了讯息。

    “把苏婉支开。”对方的讯息很短,似是在对她下命令。

    徐敏站起身来,环顾场内,shǒu jī又震了一下,“你是找不到我的,如果不想坐牢的话,就照我说的做。”

    那一瞬,徐敏如同掉入了冰库,浑身直冒冷汗。

    “你怎么了?”罗美玉见她有些反常,问道。

    “没,没什么,空调有些冷。”徐敏僵硬的笑道。

    那个人就在这里,而且还在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可是,徐敏却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她看着在不远处的苏婉,心中挣扎了片刻,拿了一杯饮料就走了过去。

    “婉婉,你累不累,要不要去休息一下?”她关切的说道,表情却有些不自然。

    苏婉摇了摇头,“我不累,念苏和怜婉没闹吧?”

    “没有,他们很乖……”徐敏手脚发冷,脸色十分难看。

    苏婉察觉到她的异样,说道,“你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徐敏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好,我的确有些头疼。”

    她说着,手中的杯子没拿稳,摔碎在地上,溅在苏婉的礼服上。

    “抱歉,我太不小心了……”徐敏紧张的说道,神情极不自然。

    “没关系……”苏婉轻声说道,搀扶着徐敏往休息室走去。

    片刻后,她就回来了,唐向阳向她走来,问道,“刚才妈怎么了?”

    “她有些不舒服,我扶她去休息室了。”

    唐向阳点了点头,看着她身上的礼服,随口说道,“衣服换了?”

    “苏婉”微微一紧张,笑着说道,“总不能穿着脏衣服吧?那多失礼啊。”

    她见唐向阳没有异样,转向场内的某个方向,只见一个fú wù生模样的人对她比了一个手势,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微微点了点头。

    那fú wù生赫然就是乔装过的安远宁,他端着酒来到楚雁卿的身侧,看着他拿过托盘上的酒杯,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随即消失在会场内。

    唐向阳喝了不少酒,但他的神智还保持着清醒,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酒精让他的神经麻痹了,他总觉得身边的女人心不在焉,好似随时都会消失似得。

    他紧紧牵着“苏婉”的手,却觉得十分的陌生。

    “你怎么了?”假扮苏婉的李欣然心中排斥着唐向阳的靠近,但又不能反感的太明显。

    “有点喝多了。”唐向阳靠着她,闻到她身上陌生的香水味,微微皱起眉头,“换香水了吗?”

    “这里擦香水的女人这么多,可能沾到一点了吧。”李欣然心虚的说道,她扶着唐向阳,见到楚雁卿被fú wù生搀扶着离开了会场,便说道,“我扶你去休息,好不好?”

    “你陪我一起。”唐向阳看着眼前的人,感觉却有些不对劲,明明是他钟爱的人,为什么此刻却显得特别的陌生?

    李欣然扶着唐向阳来到酒店的客房,将人扶到了床上,就想离开,却不想被对方拉着跌在他身上。

    “婉婉,怎么觉得你不一样了?”唐向阳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不一样了?你乖乖躺着,我给你倒杯水,好不好?”李欣然双手撑在他的胸口,神情略显慌乱,微微一使劲,就挣脱了唐向阳的桎梏。

    她在房间外倒了一杯水,转过脑袋,见唐向阳没有跟出来,便在杯子里撒了**,端给唐向阳喝了下去。

    没一会儿,药效就发作,让唐向阳睡了过去。

    李欣然离开了房间,来到楚雁卿的房间。

    她看着昏睡在床上的楚雁卿,心中又恨又喜,李欣然轻抚着他熟睡的脸,附身印上了他的唇。

    楚雁卿只觉得体内有一股燥热,双眼微微睁开,就见到苏婉的脸在自己的面上。唇上是柔软的触感,他昏昏沉沉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婉婉?”他呢喃了一声。

    李欣然的身子微微一僵,随即嘲讽的笑了起来,她现在是顶着苏婉的脸活着,真是可悲啊。

    “对,是我。”但是,只要她取代了苏婉,她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归她所有。

    楚雁卿抱着她的身子,心中有所波动,如果是梦的话,那就让他放纵一回吧。

    休息室内,徐敏又收到了一条短信,她看了一眼苏婉,说道,“婉婉,你爸爸发短信过来,让你和孩子先回去,向阳喝多了,在酒店里休息。”

    “我去看一眼吧,不然的话,我不放心。”苏婉担忧的说道。

    徐敏踌躇了一会儿,起身道,“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两人来到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半晌都没有人来应门,徐敏说道,“他可能已经睡下了,我们也早些回去吧,孩子也肯定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