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0章 吹枕边风

    没门!

    苏晟君愤愤不平的想,他才不会答应什么不平等条约,他在仔细思考怎么破解宋期期的心理防线。

    他又在看了一遍,然后指着在公司不见面的这一条,提出反对:“乙方在公司不得见甲方!这个不合理,你是我的员工,很多工作上的问题要接触的,这是不可避免的!”

    “那好,删掉这一条!”删掉一条也无所谓,最主要的是划清界限。

    “这一条也不合理,乙方不得请甲方吃饭,万一乙方请是整个部门的人,甲方包括在内呢?”苏晟君不愧是举一反三的高手,宋期期一晚上绞尽脑汁写出来的东西被他一一驳了回去。

    宋期期一气之下把合约撕了,不满的嘟着嘴说:“行,我今晚回去再准备一份!”

    “期期,我知道错了,别跟我作对了好吗?我跟林立夏当年,我只是答应让她做我的女朋友而已,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苏晟君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败在了宋期期的手中,更何况他们之间已经浪费了那么多年,他真的不想蹉跎时光了。

    路上,苏晟君想找话说,可宋期期无视他看向窗外,他就是想说也不能说,只能憋在肚子里。

    回到公司,准确的说,当他们踏进晟期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员工注意到了,mì shū室也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孔琳嘲讽的说:“我还以为她那么有底气是因为是什么,原来是因为她钓上了总裁!”

    “就是就是,还在上班时间翘班,这种女人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们就羡慕羡慕吧,我觉得期期人挺好的!”包小菊笑靥如花,她看向吴倩繁笑眯眯的寻求赞同。

    吴倩繁扔下了手中的笔,尴尬的点点头。

    宋期期一回到办公室,她发现大家的目光都汇聚在她身上,她笑着问:“我脸上长了什么东西吗?”

    “长了一双狐狸精的眼睛!”孔琳发狠的说。

    “呵呵,谢谢夸赞,长成狐狸精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长的!”宋期期今天成功的把苏晟君晾在一边,她的心情不错,所以跟这些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人调侃起来。

    “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吗?”孔琳一听这话就生气了,宋期期这是鄙视她长得不如她?她也是个豪门千金,以前在宴会上也见过几次苏晟君,只不过每次都没有机会交谈而已。

    她学历高,才艺佳,工作能力也不差,长得虽然不是宋期期这样的大měi nǚ,但也是大家闺秀一枚,凭什么苏晟君只看上了宋期期呢?

    大家看到两个女人的调侃已经接近了白热化的阶段了,包小菊赶紧挡在她们中间,僵笑着说:“你们都少说两句吧,期期能被苏少喜欢上,证明期期是个不错的女人,孔琳你在我心中也不错哦!”

    “关你什么事?是不是认为她上位了,你就可以巴结她了?”孔琳指着包小菊,冷嘲热讽。

    “你说够了吗?你说我就算了,何必上升到对别人的人生攻击?小菊她欠你了还是干嘛给你了?还是一个大家闺秀!”宋期期无语。

    宋期期见多了这种女人了,明明自身的条件很好,却偏偏要降低自己的身价,结果变得越来越恶毒。

    “你敢说我?”孔琳瞪大了死鱼眼,死死的盯着宋期期,脸上都快扭曲了。

    宋期期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为什么不能说?你们不是都疯传我是苏少的女人吗?小心我吹吹枕边风,让你们都滚蛋!”

    宋期期不想玩这种无聊的把戏了,毕竟在公司,主要的任务还是工作,整天算计来算计去的,他们不累,她都累了。

    刚下班准备去尝一尝员工餐,却接到了学校的diàn huà。

    她匆忙跑下楼,急出了眼泪,刚出门就看到了吴若昊,她就立刻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她心急的问:“学长,可以送我去医院吗?”

    “好!”吴若昊匆匆对同事交代了几句,还让一个同事去通知苏晟君了,然后就赶紧送宋期期到医院。

    苏晟君匆忙赶来,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听到宋期期去医院,他吓得命都快没有了,生怕她出事。

    看到宋期期站在手术室外面,苏晟君也放心了不少,示意吴若昊先回公司,然后拥着她坐下来。

    宋期期狠狠的打着苏晟君,红着眼睛哭闹着,“苏晟君都怪你,如果不是你自作主张送零食的话,果果也不会受伤!”

    “……”他送点零食给孩子吃难道也有错吗?

    “要是果果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宋期期还在用力打着。

    苏晟君脸色很难看,他放下了宋期期,立刻去让慕言把最好的专家叫了过来,务必要给果果好好诊治。

    诊治的结果是让人遗憾的。

    专家走出来,摘下口罩,唯唯诺诺的对苏晟君说:“苏少,孩子的病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我们初步怀疑得了急性白血病!”

    “怀疑?你们去查清楚了再说!”苏晟君扶着宋期期,拼命的安慰崩溃的她。

    白血病,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一个多么大的噩耗,宋期期也想不到以前在韩剧中看到的情节,有一天会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边,她大声的痛苦,大喊着:“果果,妈妈对不起你!”

    “别担心了,早发现也好!”无论果果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都会让最好的专家去医治他。

    专家赶紧进去又开始了检查,两个小时过后,专家肯定了急性白血病,并表示如果不尽快找到骨髓的话,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护士赶紧过来问:“你们是孩子的家长吗?请跟我来化验骨髓!”

    宋期期迷茫着,像个木偶一样任凭苏晟君抱着她到了化验室,护士小心翼翼的帮宋期期抽骨髓化验,苏晟君看着都心疼。

    他很不想让她遭受这份罪,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别的方法吗?

    专家说得对,他们是家属,家属是最有希望配对。

    两个人接连抽完骨髓之后,疲惫的坐在外面,苏晟君心疼的问:“疼不疼?要不要叫护士帮你弄一下?”

    “不用了!”宋期期神情呆滞,整个人虚软无力。

    苏晟君看到她这个样子就难受,打了自己一巴掌,懊悔不已,“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的话,果果也不会被人打!”

    “你别打自己了,我没有怪你,我只是在怪我自己,其实……”

    宋期期还没说完,护士就出来告诉他们骨髓不匹配,并且还好奇的问了一句:“孩子是你们亲生的吗?”

    “不是!”事到如今,宋期期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