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沈氏恢复

    “恪王……不在宫中,周边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让他出去处置去了!”

    皇帝如何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呢?

    “你在说谎……说实话吧!”

    “父皇,儿臣……不如等父皇的身体全部痊愈儿臣再说吧,终归二弟无事就是,父皇不必担心!”

    皇帝顿时觉得气血上涌,脚步踉跄了一下:“他到底干了什么?”

    “父皇,儿臣不能说,如今什么都没有您的身体重要!”

    太子的遮掩,皇帝反而觉得事关重大,心中各种念头不断的翻搅。

    “你说吧,朕还没有老到那一步,不管什么事情朕都受得住!”他也是从尸山血海中走过的一代帝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易不堪一击。

    “二弟……恪王在受伤之后就举兵谋反,以一帮大臣的儿女为要挟,让大家归降。所有大臣均不为所动,他便想反扑泄愤,幸而苏大人的女儿会些手段,下了迷药把恪王制在手中,大家双方对峙,这才没有酿成惨剧,儿臣随后带兵才解了围。”

    “你为何来的那样迟?”

    “儿臣……儿臣手中并无兵符,说服鲁将军用了很长的时间,恪王如今还在关在行宫一角,等待父皇发落……父皇要见一见吗?”

    “先把人圈禁着吧,这个逆子,我还没死呢他就想篡位,也不知哪来那天大的胆子!”

    皇帝虽然被气到了,但是他此时也已经意识到了一个好的身体的重要性,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怒火,小兔崽子早晚要收拾他,不拘于一时。

    之后,皇帝又问了他的影卫,还有一些大臣们,所说皆与太子说的话如出一辙,出入并不大。

    恪王是真的趁他重伤之际谋反了,这要是让他成功了,他的命还不知在不在呢!

    皇帝连狼女带累了自己都不恨,却唯独恨别人抢他的位子,这可是戳在他的肺管子上了。

    皇帝连下几道圣旨,将李贵妃贬为七更衣,恪王划府为界永世不得外出,参与谋反的那些将士杀的杀,流放的流放,京城一时之间血流成河,满京城人人自危,唯恐迁怒到自己的身上。

    过年之前,皇帝便决定起驾回宫,苏满满也得到了解放,被放回了家中。

    之后一连串的赏赐了下来,太后的,皇帝的,宫妃的,流水般的赏赐赐了下来,苏满满的口袋一时之间富得流油,苏家也是门庭若市。

    这苏满满闲着,蒋来又通过郑景逸找上了门来。

    “快些把这件事情解决吧,拖的时间有些太久了!”虽然两人交谈甚欢,但郑景逸却不想让苏满满与这个人多接触。

    “我也是这个意思,都快过年了,不能总是推着,你安排个时间找个隐秘之地,我给蒋夫人把余毒拔除了!”苏满满如是说道。

    再次见到蒋来的夫人沈氏,她的风采更胜往昔,全然没有了那弱不禁风的样子,反而面色白里透红,显得十分的健康。若不是知道她余毒未清,恐怕都要以为她是个十分健康的人呢。

    “蒋夫人保养得十分不错,气色很好。”苏满满真心的赞美了一句,沈氏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一些,同时深情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

    蒋来取出一只藏的很好的天山雪莲:“这是用千年寒冰保存的百年千山雪莲,在开花的那一瞬间摘下来的,保存得很好。”

    苏满满用鹿皮隔着寒冰匣子看了一眼雪莲的品相:“你有心了,保存得十分之好,作为药引子足够用了。药材我已经备齐,咱们这就开始吧!”

    仔细的为沈氏把了脉,又问了她吃药的情况,还问了平常的一些状况,苏满满根据自己的药方调整了一下用药的量,便全神贯注地熬起药来。

    过了一会儿她说道:“好了,这天山雪莲我用温水化了,你马上服下,之后再服我熬的药。这药药性有些猛烈,不过有了雪莲的中和也无大事,可以忍受得了。”

    苏满满从寒冰中把雪莲取出,放入她特制的水中,那一刹那雪莲瞬间化成一汪水,而水面也变成了奶白色。

    沈氏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立刻觉得全身上下开始打起寒战来,有一种置身于冰窟窿的感觉,全身都觉得非常的冷。

    正好炉子上的药熬好了,苏满满把药倒入碗中:“趁热喝下。”

    那药本来热得难以入口,可谁知沈氏却丝毫未觉一般咕咚咕咚的咽了下去,极寒与极热互相交替,沈氏的身体似乎成了战场,极不舒服,可又没有到无法忍耐的程度。

    看她的面色变换不停,边上站着的人都紧张地站了起来,蒋来担心自己的妻子的安危,郑景逸担心的的是药材若是无效,那蒋来会不会发狂啊?

    最后那药还是非常有效果的,沈氏狂喷一口血出来就昏迷了过去。

    “好了,这一口毒血喷出,余毒便尽了,但是药效还有残留,会改善她的身体,昏迷也是正常的。约莫得几天才能醒来,回头多熬些汤水给她喝,干食是吃不下了。不要把人强行叫醒,不然就可惜了那些药材了。”苏满满殷殷的嘱咐道。

    “好的,好的,我懂了。”蒋来对苏满满那是十分的信服,她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完全照办,不敢有一丝的马虎。

    “那好,没我什么事儿了,我先离开。尊夫人回来醒了之后你就派人过来找我,我来复诊,一般是问题不大的。”

    “好的。”蒋来恭恭敬敬地把人送出门外,以后妻子的病就全好了,他们夫妻二人可以携手共白头了,太好了!

    又过了几天,沈氏终于醒了过来,苏满满给开了些滋补的药膳,沈氏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真正的健康。

    他们也没有办法离开,便打算在京城过年。正好有苏满满在身边,也可以有状况时帮忙看一下。

    苏满满还是有些难以想象,蒋来一个山匪头头这么长时间不呆在山寨之中,真的不会出什么问题吗?不过这也不是他该操心的事儿,因为又是一年马上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