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青锋三尺立(一)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机剑曲最新章节!

    “……人畜之分。”

    沈元希轻飘飘地丢下四个字,引发的效果却各不相同。

    朱跃明脸色通红,云庭生也面上不太好看。

    这次万宝阁前往灵玑洞天的一行人被截杀,莫阁主确实并没有打算上昆仑寻事。奈何万宝阁还有十三掌柜,遇到大事,皆由十三掌柜一同商议,如有分歧则举手表决。

    朱跃明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此时当着那三名龙章凤姿的年轻人,顿时觉得周围同伴确实不堪为伍。

    魔门世家之人中也有不少人,如刘不凡、叶杰权等人面露愠色的同时,忍不住皱起了眉。

    至于其他人,则被沈元希那四个字彻底激怒了。

    “小子找死!”乌洋怒而抬手,一只巨大的奔雷锤凭空出现,伴随着风雷之声急速砸向沈元希三人之处。

    宁青筠和欧阳楠脸色一变,正想出手抵挡,却听耳边传来沈元希不紧不慢地一声“破!”

    衍阳仙剑不知从何处而来,光华湛湛似日月辉光。此时分明本就是白日,但那仙剑一出后,众人却觉周围光线一暗,仿佛连空中昊日也失了颜色,目中只余那一柄浩然仙剑!

    剑鸣清越,又如钧天广乐,令人不由自主生出跪伏之心。

    乌洋心神松动,心中之觉那剑一出,浑身肝胆皆颤,竟有逃避之意。他心中虽如此想着,但此人到底成名多年,一身金丹修为不是空架子,那奔雷锤去势却未有丝毫缓慢。

    巨大的轰鸣声如雷贯耳,擎无畏鹰目一眯,心中也生出一丝妒忌之意。

    乌洋也是观微期的修士了,那小子分明只刚入金丹期,却只出了一剑便将击退了乌洋的攻击,甚至还一副犹有余力的模样。

    而衍阳仙剑一出,众人也纷纷印证了心中猜测,知道了这个姓沈的青年究竟是何许人也。

    但是,真正令他们哗然一片的,不是沈元希随手一剑击退乌洋这件事,而是那剑招。

    “荡……荡魔七式!”不知是何人颤着声音喊出来,仿佛这四个字是深入骨髓般的恐惧。

    五千多年前,神州妖魔肆虐,存微真人以此诀平妖荡魔,清荡四方,还神州一片光风霁月。

    两千年前那场正魔大战,同样有无数魔门之人惨死在这赫赫有名的存微剑法之下。

    此剑诀既称“荡魔”,自然是几乎克制了魔道所有阴毒功法,加上之前此剑诀名声太响亮,多数魔门中人一听此诀就胆战心惊,想起当初存微真人一人一剑一龙,浴血战魔的赫赫英姿,基本上不战而退。

    一般人自然认不出沈元希方才惊鸿一瞥间的出手,但云庭生这等元婴老怪、血河宗的金梁和几个魔门世家之人,又岂会认不出?

    不少先前还将沈元希等人当做待宰羔羊的一些散修,不由纷纷后退。

    沈元希确实有心以此震慑,为此故意激怒对方。

    云庭生等几个元婴修士自负身份,不会上来就与他动手。乌氏一族因功法的缘故,几乎人人脾气都火爆异常。果然如他所料,是乌洋率先攻击。

    但是,沈元希也知道存微山加荡魔七式并不足以解他们此时之危,若无法化被动为主动,此时对方的一时畏惧终将过去。

    他暗地里清了清嗓子,正要说话,就听空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师兄好剑法!”

    沈元希目色一喜,同时眼前一花,与欧阳楠、宁青筠一同被人带起,转瞬之间脱离了魔门的包围。

    赤瞳老怪血红眼珠滴溜溜地转着,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擎无畏则脸色一变,复又难看得很:对方御风之术极快,他就算察觉到了来人,但也来不及阻止对方救人离去。

    至于其余人,也只觉一阵疾风闪过,压根来不及有所反应,再睁眼时,遥遥雪地里的一排人,令他们面色微微难看。

    多数人只以为是那神秘山主再次出手将沈元希三人带走,否则如何会那般快速迅捷?

    只擎无畏三名元婴及刘不凡这个半只脚踏入元婴期的人才察觉到,刚才仅仅只是那声如少女、貌若老妪的胡婆婆出的手。

    “师弟!”沈元希闻声已知道是邵珩来了,加上有高人出手,心中微松。

    他自己面对这一众敌人自是无所畏惧,但欧阳楠和宁青筠却难以周全。

    “邵兄!”欧阳楠满脸喜色。

    宁青筠眸色一亮一暗,看着许久未见的萧毓,过去两人的种种纠葛化作满腔纠结,说不出一句话。

    倒是胡婆婆说了一句:“哟,这不是青丫头么?”

    宁青筠垂了垂眼,冲胡婆婆和石爷爷亭亭一拜:“青筠过去不告而别,还请石爷爷、胡婆婆见谅。”

    石爷爷依旧笑呵呵地抽着烟,没说话,只点了点头。

    胡婆婆拉着宁青筠上下看了看,赞道:“当真也成了大姑娘了。”她见宁青筠眉宇之间常年不散的戾气已经几乎不见,愈发显得她容貌举世无双。

    宁青筠抬眼一看,就见萧毓含笑看着自己,如同她们在昆仑的那无数个相依为命的日日夜夜,她也是这么笑着看着自己。

    宁青筠想到自己过去所背负的仇恨随着姜怀的灰飞烟灭后化作无尽惘然,对着萧毓的笑靥,不由眼眶一红。

    就在旁人匆匆寒暄的两三句话的时间里,邵珩与沈元希却迅速互相传音了几句。

    这时,乌洋才从被一年轻后辈击退的打击中清醒过来,正要怒而上前,却被其兄长乌海拦住。

    乌海冷冷道:“寒暄也该差不多了,诸位人也救了,为何却不离去?”

    哪知话音刚落,就听一个清脆的声音振振有词道:“你们闯不进去,不也是没走?”

    所有目光齐刷刷看向声音来处,冬青霎时间被这么多双眼盯着,方才的勇气不知去了何处,微一瑟缩,就往胡婆婆背后躲去。

    云庭生轻咳一声,上前一步道:“石前辈、胡前辈,不知今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我俩早就半截身子入土的人,向来不理你们外面乱七八糟的事。只是这次关系到我家先生,尔等又没大没小地惹了山主不清静,所以来问问你们打算如何了结!”胡婆婆清清冷冷地道。

    云庭生微微愕然,就是其他人也面面相觑。

    除了那些本就是寻仇而来或者凑热闹的散修外,万宝阁和魔门三世家,包括只来了一个金梁的血河宗,都可以说是受害者。

    正常来看,他们上门至嫌疑人家中讨要一个说法,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

    虽然其中曲曲折折,大多数人别有所图、心怀恶意,但归根结底,还是因灵玑洞天关闭之后,各家遭受神秘人截杀之事,终究是他们这些人吃了大亏。

    如今在这老婆子的口里,反倒竟是来找他们兴师问罪了?

    云庭生有意想与胡婆婆辩驳几句,但话到了口中,却出不了声。

    他们一伙人龙蛇混杂,可不是仅仅来讨要说法的。

    万宝阁有能力纠集,但擎无畏的存在、魔门世家的傲气,令朱跃明颇有些左右为难。一方面,他们想进一步扩大万宝阁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想在事情未明之前将萧卓得罪死。

    弄得朱大掌柜这次出来一改往日雷厉风行之态,反倒畏畏缩缩起来。最终的结果,倒真像是他们一群凶神恶煞的人硬闯昆仑,欺负一个不知道矮他们多少辈的小姑娘和两个快入土的老家伙。

    虽然,那小姑娘没吃亏,老家伙也不仅仅是老朽,而且对方背后还有一个不知修为如何高深的高人在。

    但仁厚如云庭生,还是不由有些讷然。

    云庭生一时语塞,但擎无畏却不会,只听他怒极反笑道:“哈!老夫今日总算知道为何人人皆称‘狡诈如狐’了,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胡婆婆眯眼一笑,没有动怒,也没有反驳。

    血河宗的金梁的目光依旧冷冷粘在沈元希身上,显然是对那荡魔七式颇为关注。

    此事,擎无畏说完了之后,金梁眼中一闪,忽然流露悲色道:“吾等来此,皆是因亲朋好友死得不明不白,人人皆称萧先生与此有关,我们方才万里迢迢来此。就算我们行止有碍,冒犯了贵山山主,也是心中悲痛无法抑制所致。可是萧先生分明在山中,却避而不见,如今更是倒打一耙,金梁实在……”

    金梁语气沉痛,神情悲伤中又带着压抑的愤懑,恰到好处的勾起了在场之人的心中哀痛,以及再次点明了萧卓避而不见这件事。

    若不是邵珩已知此人是谁,还当真要以为金梁的至亲好友死于他们口中那次纷乱的截杀之中。

    “金前辈此言差矣。”邵珩缓缓上前,“萧姑娘与二位前辈,包括山主多次解释萧先生如今并不在昆仑山之中,为何金前辈言之凿凿,认为萧先生有意不见?”

    “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乌洋在一旁先叫了出来。

    邵珩此时容貌虽然不同,但衣饰未变,旁人只要脑子清楚,都猜到这个陌生青年就是先前出剑拦下擎无畏将萧毓带走的那个人。

    加上刚才现身时,他对沈元希的那一声招呼,绝大多数人已然猜到这个青年九成九也是存微山弟子。

    “晚辈邵珩,受人之托,不愿诸位莫名其妙被人利用,与萧先生结仇,特不自量力前来调解。之前如有冒犯,还请前辈见谅。”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