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其实我们....都不是坏人!

    看着远处一脸倔强的云枫,蓝晴儿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可是脸上却依旧无比威严的说道:

    “我给你最后一个解释的机会,若是不能让我满意,后果你是知道的!”

    听到这句话,云枫猛然挺起了胸膛,朗声说道:

    “若是我不能让圣女满意,我再也不提留大家吃饭之事!”

    听到这句话,众人不由一个激灵,心中祈祷蓝晴儿千万不要满意啊。

    感到周围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自己的身上,云枫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一脸傲然的昂起了头,大踏步的走到了各派弟子的面前,沉声说道:

    “站在幻妖的立场上,我觉得自己没错!即便是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权利,我依然会让虚空噬神兽把你们统统吞掉!”

    这句话落下,各派弟子刚刚平复下来的怒意,再次被挑了起来,一个个面露怒色,气的浑身发抖

    看到云枫第一句话就如此吸引仇恨,幻妖门的众人也是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懂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云枫面无惧色的盯着对面各派弟子,冷笑一声,接着说道:

    “我说的有错吗?虚空噬神兽是什么样的存在,我想你们每一个人都比我清楚,那可是连天阶宗门都要心动的存在啊!”

    “试问那种情况之下,我若是不采取极端的手段将你们控制起来,一旦离开上古遗地,你们将这消息告知各自的宗门你觉得你们的宗门能够抵挡住这样的诱惑,能够做到无动于衷?”

    “呵呵,即便他们不会立刻动手,恐怕不消片刻,在我等返回幻妖门的路上,便会步步杀机”

    说到这里,云枫深吸了一口气,仰面朝天道:

    “一旦那种情况出现我幻妖门前来接应我等的四位妖王,他们就算修为逆天,也无法应对接下来那种无休无止,无节操无底线,无所不用其极的杀机啊”

    “他们的身死,几乎已是可以预料到的必然结局”

    说到这里,云枫猛然冲着人群大声喝道:

    “你们说,若你们站在我的位置上,会忍心看着自己宗门敬爱的长辈无辜惨死吗?”

    “若是在宗门长辈的生命和得罪其他人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你们会如何去做?说啊,告诉我!你们会不会向我一样呢?”

    听到云枫近乎疯狂的咆哮,各派的弟子出奇的没有面露怒容,而是选择了沉思。

    看到这一幕,云枫冷哼一声道:

    “虽然你们不说话,可是你们的神情已经表明了一切你们肯定会和我做出相同的选择”

    “我古枫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不是救世主,没有那所谓的悲天悯人,心系苍生的胸襟我在乎的,只是我亲人的安好”

    “为了他们,我可以得罪所有人,为了他们,我宁愿和整个天下为敌,为了他们,就算粉身碎骨,万劫不复我也无怨无悔在所不惜”

    说到这里,云枫突然露出了笑容,只是这笑容,此时此刻落在各派弟子的眼中有些毛骨悚然他边笑边道:

    “别说只是得罪你们,若是需要,就算杀光你们,我也根本不会有半点的犹豫,因为我的宗门他们都是我的亲人呐”

    这句话落下,幻妖门所有的人看向云枫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尤其是先前负责接应云枫等人的风离神四人,此时此刻,目露感动。

    甚至那风离神想到开始之时自己还怒斥云枫等人废物心中不由升起一抹懊恼的自责:

    “多好的孩子啊,我竟然那样对他,我真是该死啊!”

    蓝晴儿也愣愣的看着云枫,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采,她此时也不确定,她和云枫合演的这场双簧后者是不是有些假戏真做了

    场中的气氛变的有些古怪,可是云枫身上的悲意却越发浓郁,片刻之后,他长叹一声,接着说道:

    “或许你们大部分都能理解我,我表示感谢。可是我知道,你们之中仍然有人觉得那是我自私自利的认知,那是我为自己的行为所寻找的借口”

    说到这里,他有意无意的扫过风雷宗和长生殿众人,随即冷笑一声道:

    “没关系,既然如此,那我就上升一下高度,来说说这件事对于整个天武真界的影响!”

    听到云枫的话,有人目露不解,有人目露不屑,可是无论如何,他们依旧选择了倾听

    云枫接着道:

    “若是我不那样做,虽然接应我的四位妖王会死,可是他们即便是死,身后必然也早已血流成河在他们之前,不知会有多少宗门的高手死于非命,那些人,同样你们其中某些人的亲人呐”

    “妖王身死,我幻妖门不会善罢甘休,必然会调查参与伏击的宗门,展开不死不休的报复,而被报复者,无论当初是对是错,为了生存,也会拼尽全力展开反抗”

    云枫的语气变得越发低沉凝重:

    “如此一来,那虚空噬神兽的争斗,将不再是单纯的争斗,逐渐会演变成仇恨之争,变成生死之战”

    “甚至这件事再被别有用心之人推波助澜一番届时,平静了数万年的天武真界,必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末日浩劫或许我幻妖门在这场浩劫中无法得以延续,可是,你们觉得到了那种地步,你们各自的宗门又能有几个还能够存在?”

    “那种局面,是你们想要的吗?这一点,你们又想过吗?”

    云枫最后那句掷地有声的质问响起之后,不单单是各派弟子面色苍白,就连幻妖门的大佬们都无言以对,一个个目露骇然,额头有冷汗浮现

    片刻之后,长老所在人群中,一位看上去老迈之极,但是地位颇高的老者一脸肃然的望向司徒幻月,沉声道:

    “门主,此子心智见解,亘古未有天赋悟性,空前绝后,千万要好生保护重点培养啊!”

    司徒幻月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场中再次响起了云枫那早已深入人心的声音,他似是有些疲惫的说道:

    “你们说,我当时那样做,是对,是错?”

    此时此刻,各派弟子的脸上大多都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那种仇恨,甚至有一部分人,看向云枫的目光之中隐隐露出敬佩

    可是就在这时,云枫气势一变,缓缓低下了头,如同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于此同时,他低声说道:

    “虽然我没得选择,可是站在你们的角度上,我错了!”

    听到这句话,众人面露意外,司徒幻月和蓝晴儿,嘴角却是露出一抹不为人知的笑意

    云枫轻叹一声道:

    “你们真心对我,一片真诚,可是我却把你们的新人和善良,把你们对于强者的向往,对于美好的憧憬,当成我计划顺利实施的筹码,我错了,对不起!”

    说完这句话,云枫向着场中各派弟子,弯下了腰!

    在众人略显惊愕的目光中,云枫缓慢而深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多日的相处,你们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可是我却亲手在这美好纯真的回忆上,洒下了极为不光彩的一笔,我亲手粉碎了记忆中的美好,我自作自受,对不起”

    这句话落下,云粉再次弯腰!

    随即,他轻叹道:

    “我向你们道歉,并不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原谅,我期望的,只是你们不要因为这件事,让心中的善良泯灭,让灵魂里的纯洁消失,让梦中的美好破碎”

    “人之初,性本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骨子里都不是坏人!”

    云枫最后一句话,似是有些哽咽,在这种氛围的渲染下,各派弟子的面色也变得无比复杂。

    “哎,当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最后时刻,云枫用一种无比复杂的心情,说出了这句极为感慨的话语,结束了这番荡气回肠,刚柔并济的演讲,也将那种人生在世的无奈情感,彻底推向了巅峰

    妖神殿外的演武场上,静悄悄的。

    所有人都一脸感慨和复杂,甚至有些说不清楚自己此时此刻,到底心中是个什么想法。

    他们本以为只是看一场戏,可是没想到,却是一场关于人性哲理的大戏

    此时此刻,在他们的眼中,那个静静站在蓝天白云之下,那个浑身充满无奈,身材削瘦,满是沧桑和落寞的身影让他们没来由的感到心中有些难过

    场中的这种悲意十足的气氛持续了很久,终是被蓝晴儿同样感慨的声音打破了,她轻声道:

    “没想到,你是一个如此心思缜密,顾全大局,心系宗门,情感真挚,勇于承担,知错能改,重情重义,豪请万丈的好男儿啊,不愧是我幻妖门的弟子!”

    听到这一连串有些让人发晕的称赞,场中的悲意猛然一滞,随即向着古怪慢慢演变

    蓝晴儿对这转变似是没有察觉,长叹一声,转身向着司徒幻月一抱拳,请示道:

    “门主,你看”

    司徒幻月眼中闪过一抹笑意,随即长叹一声,缓缓点了点头,似是做出了某种妥协一般。

    得到门主的首肯,蓝晴儿转过身,目光再次落在云枫的身上,轻声道:

    “罢了,看在你如此诚心的份上,你这些朋友的饭幻妖门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