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六章 恶有恶报

    “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懂内功吗?”虽然知道王耀的医术相当的惊人但是听到他说会内功这件事情,老人还是不太敢相信的。但是自身感觉到的身体的变化却又是真是的,明显的。

    “这个,我还真没听说过。”中年男子笑着回应道。

    这种事情,他是不信的,他将老人这种变化归结于那药物的神奇,而不是什么所谓的“内功”,这是虚无的东西,纯粹是骗人的,但是这是却能够他还是不能明说,生怕引起老人的不满。

    回去的时候要及时的跟领导汇报。

    待老人走后,王耀将治疗的过程写入了笔记本之中。

    “这些东西,注定是无法推广的。”他暗自道。

    他身上独有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因此能够治疗一些罕见的疾病,也因此让那些所谓的“国医圣手”吃惊。

    临近中午的时候,他接到了王明宝的diàn huà,那三个意图对他图谋不轨的人被放出来了。

    “这么快?”

    “对,你的意思呢我跟朋友说了,他们本身就是那种特让人厌烦的,但是在拘役期间的表现还算可以,就考虑直接先放出来了。”

    “按理说,这种人应该多关押一段时间才对。”

    “我去磨磨他们。”王耀微笑着道。

    中午吃过了午饭,小憩了一会,王耀就开着车去了连山县城,然后和王明宝在看守所外面等着。

    大约等了半个小时的功夫,看到大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了三个人,正是那天在宾馆里被抓住的三个人,当中的一个汉子颇为壮硕。

    “大哥,那事咱们还做吗?”

    “做个屁,再做就不是关几天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大汉道。

    “可那钱咱们已经收了啊?”

    “收了怎么了,咱们这牢白做了?!”

    “就是,你是不是傻。”

    “哎,大哥你看那是谁?”

    三个人边说着话边向前走着,突然看到一个人微笑着朝着他们走来,仔细看看这个人还有些面熟,这不是他们想要“做”的那个人吗?

    “谁雇佣你们的?”王耀道。

    “啥?”

    “来。”王耀招招手,然后到了路旁的空地里,那里是片小树林。

    “嘶,什么情况?!”三个人对视了一眼。

    “去!”那壮汉道。

    进了小树林,发现只有他一个人之后就更有些吃惊了。

    这算是什么,主动送shàng mén来吗?

    “说说吧,谁雇的你们?”

    “这么说你是知道了?”为首的那个壮汉道。

    “不知道你们能进去吗?”

    “什么?!”壮汉闻言脸色大变。

    “这是你搞的鬼?”

    “对。”王耀面色平静。

    “你找死!”三个人的脸色都变得狰狞起来。

    这些都是几次犯过事的人了,都是些狠角色,听到这事情歹心立即起来了。

    不如在这里就把那事情给做了!

    “既然不愿意说,那就别怪我了。”

    破空拳!

    啵,啵,啵,咚,咚,咚!

    三拳,三个人各自飞出去五米远,这还是王耀掌控了力道。

    呕,三个人捂着肚子,早晨起来吃的为数不多的餐饭全部吐了出来。肚子里是翻滚、疼痛,感觉就像是五脏六腑都拧在一块了一般。

    玛德,这小子还是个练家子!

    这是碰上硬点子了。

    三个人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强忍着腹部的不适好疼痛,将王耀围在了中间。

    王耀身形一动,三个人捂着肚子又后退了好几部,这一次的冲击力没有刚才那么强。

    “有没有感觉到肚子不舒服。”王耀站在原地没有动。

    “绞痛?”

    三个人愣了一下。

    “很快就会呕吐、拉肚子。”

    呃,其中一个人十分配合的打了个嗝。

    很快,他们便真的感觉到肚子里面翻滚起来,这种情况和韩佳宝是一样的,只不过要严重一些。

    对于人渣,王耀是不介意使用一些强力的手段,让他们增加一些印象,人生多一些灰色的篇章。

    呕,当中一个人撑不住了,直接呕吐了起来。

    “不行了老大。”

    一个人夹着腿捂着屁股就向一边跑去。

    人生有些事情是无法拖延的,比如拉肚子。

    哎呀呵,不行了!

    为首的壮汉也觉得肚子很不舒服。

    “这只是开始,随后你们会感觉到腹胀,肚子变大,最后,嘭!”

    王耀做了气球炸开的动作。

    “想明白了就去警局自首吧,再敢进山村,让你们生不如死!”王耀平静的说完话转身就离开了。

    那个壮汉现在是狠不起来了,因为他的肚子不配合啊,他直接找了个地方脱了裤子就地解决。

    这一下午,他们三个人为这片树林贡献了不少的肥料,拉的走路都发飘,上吐下泻,他们算是真正体味到极致。

    “老大,他对我们做了什么啊?”

    “我哪知道,赶紧上医院。”

    他们三个人打车去县医院,结果一个在车里拉了一裤裆,一个吐了一车。可把出租车司机给恶心坏了,这一趟挣的钱都不够打扫卫生的。

    “真是晦气!”

    这三个人去了县医院,查了一个遍,什么问题没查出来,三个人却在医院里上吐下泻的眼看着就不行了。

    “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去市医院吧?”这负责急诊的医生都急了。

    怎么看怎么像是恶性的食物中毒啊!

    三个人听后急忙去了海曲市人民医院,结果去了县医院仍旧没有查出什么问题。

    “要不你们去省立医院看看吧?”

    这三个人现在是走路都么有力气了,而且肚子胀的厉害,如同里面怀着个孩子一般。

    “省立医院?!”

    他们脸色煞白煞白的。

    这肚子开始胀了,真的会像那个人说的那样子像个气球一般炸开?!

    他们是越想越害怕。

    这要是去了省立医院在没有办法该怎么办,就他们现在这个情况来到市里就是困难的了,再如何道省里去?

    人类相当的一部分恐惧是源于未知。

    “去自首?”

    他们内心都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

    生不如死的感觉他们未曾尝试过,也不敢想。

    “自首?”

    负责的jǐng chá都愣住了。

    “是,是我们自首,我们受人雇佣,准备伤害一个人。”

    “谁啊?”

    “王耀。”

    事情就这么有了眉目。

    jǐng chá们强忍着恶臭的味道做好了审讯工作。

    “这是怎么回事啊?”

    审问的时候不是上吐就是下泄的,看这样子病的不轻啊,可别倒在这里了?

    “jǐng chá同志,我们很想见见王耀本人。”壮汉道。

    “为什么啊?”

    “表达我们的歉意。”

    “没这必要了吧?”

    “求求你了,很有这个必要的。”

    看玩笑,再不见到他本人,说不定他们三个人真的会胀破肚子的。

    “好,我联系一下。”

    “哎,你用的什么办法啊?”听到这个消息的王明宝非常的吃惊,他可是听自己的朋友说了,那三个人可是惯犯,油盐不进的主,居然主动招供,这可是十分罕见的事情啊。

    “大部分人是珍惜生命的,而且有种恐怖叫做生不如死。”王耀道。

    他现在可是有些犯难了。

    还真是曲扬,魏海的那个小舅子。

    “这事你准备怎么办?”

    “先跟魏海打声招呼,然后公事公办。”

    既然他有害人之心,就绝对不可能放过,以德报怨的事情王耀是做不出来的,他不是圣人也不是菩萨。

    “什么?!”接到王耀的diàn huà之后,魏海很吃惊,他这个小舅子还真是敢动手了。

    “好,我知道了,对不起。”

    公事公办!

    魏海也没什么话说,毕竟这事情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不能就这么过去了。

    魏海跟自己的妻子打了个招呼。

    “什么,小扬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的!”

    “怎么不可能,你弟弟的性格你不知道,从小就被惯着,飞扬跋扈,这次出这样的事情是他自找的!”魏海冷声道。

    “不能让他进警局,否则他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不进警局,他这辈子也完了!”

    魏海懒得跟自己的妻子说话,直接上了楼。

    摊上这样的亲戚纯粹就是一个悲剧。

    警车来到别墅的那一刻,曲扬的父母都愣住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曲扬倒是罕见的很平静,但是进了警局之后,他这种没有经历过审讯的初哥很快就被套出话来,雇人放火,雇人伤人未遂,这是刑事犯罪,是要判刑的。

    “都怪他,都怪他!”

    到现在为止曲扬还是将这个错误归在王耀的身上。

    对曲扬的判决很快就下来了,判了半年的有期徒刑,这是家里人疏通的结果。

    半年?

    王耀对这个结果并不是很在意。

    他如出来再找事,那就不是进去的问题了。

    为了这件事情,魏海专门到了他这里一趟表示歉意,毕竟最开始的时候人是他带来的。

    “他是他,你是你。”王耀如此回答。

    事情该如何处理他心理有数。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落,而王耀也去了一趟县公安局,见了一下那三个人,按照规定他是不能见他们的,要见也是探视,但是情况特殊,三个人眼看着就不行了,直接都住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