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小七出计做反击

    五皇子黑着脸走了,但是他在跨出宸华宫的大门之后,脸上却带着喜悦的笑容。

    皇上和五皇子相继从宸华宫离开的消息不胫而走。

    五皇子终究没有听从宸贵妃娘娘的警告,还是选择了那条路。

    无数得到消息的人在盯着宸华宫。

    宸华宫中的宸贵妃娘娘则是苦笑一声,她并不想被卷进任何旋涡,只是身在皇宫,就免不了争斗。

    以前为了皇上的宠爱而争斗,现在为了……生存。

    皇宫就是一个大牢笼,她甘愿为了皇上跳进来,可惜……她后悔了。

    五皇子与宸贵妃娘娘交好的消息传出后,在京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而宸贵妃娘娘最终也没有去跟皇上澄清这件事。

    因为第二天来给她施针的顾颜七告诉她一句话,“宸姨,您现在就是众位皇子的唐僧肉,珍贵的不得了,一旦您真的对皇上说了那话,那么对于那些皇子来说,您就没了价值。一个没有价值还无儿无女的皇妃,真的很容易死。”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

    顾颜七也想好了对策,“等我回去就找大皇子来拜访您,等消息传出去后,您与五皇子联合的谣言就不攻自破。不过等那时候,您的宸华宫就热闹了。”

    “谢谢你,小七。”宸贵妃娘娘真诚的道谢,顾颜七说的法子,她不是没想过,但是她一个被幽禁十五年的妃子,对任何一个皇子都不熟悉,还真不敢贸然行动。

    既然顾颜七推荐了大皇子,那么想必大皇子是可靠的。

    宸贵妃娘娘心中一动,轻声问道,“你爹爹是要支持大皇子吗?”

    顾颜七脸色一红,终究没好意思说出自己和黎越的关系,不过很是肯定的道,“爹爹不支持大皇子殿下,我们王府不参与夺嫡的事情,而且大皇子殿下没有夺嫡的心思,所以宸姨您不必担心大皇子会利用您,他……是可靠的。”

    宸贵妃娘娘见顾颜七说的笃定,不由有些惊讶,“大皇子那么优秀,怎么会不夺嫡?”

    顾颜七一噎,她终究说不出那句顾奕威胁不让他夺嫡的话,不过在宸贵妃娘娘直勾勾的目光下小声说了句黎越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话。

    宸贵妃娘娘眼神怔了怔,“只爱美人不爱江山”?

    当年的皇上是怎么说的来着?

    江山和美人他都要!

    最终他却是得到了江山,也得到了美人。

    可是他终究还是负了美人。

    她看向顾颜七,“小七,你和大皇子?”

    见宸贵妃娘娘看出来了,顾颜七变没有隐瞒,她只是不想见个人就吆喝一声,并不是故意不让人知道她和黎越的关系。

    所以在听到宸贵妃娘娘的话后,她脸色微微一红,然后点点,“我就是那个美人。”

    听到顾颜七如此厚脸皮的话,饶是宸贵妃娘娘还有些伤感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啊!真是不谦虚!”

    顾颜七扬起小脸,明媚的笑容如同盛开的曼珠沙华,充满诱惑,“宸姨,我这是说事实。”

    “你娘知道你和大皇子的事情吗?”宸贵妃娘娘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

    “她知道。”顾颜七抿了抿唇,“娘亲并没有反对。”

    宸贵妃娘娘想了下道,“午膳在这里吃吧,到时候叫着大皇子一起。”

    顾颜七知道宸姨这是要给自己掌掌眼,饶是脸皮再厚,也羞红了脸,她听到自己用蚊呐的声音道,“好。”

    宸贵妃娘娘满意的笑了笑,对于大皇子的事情她知道一些,总觉得这个皇子不简单。

    一个民间的皇子,居然如此优秀,一下子抢了所有皇子的风头,太不简单了!

    虽然说她知道宁芷君的眼光,不该怀疑宁芷君的眼光,但是还是有些担心,怕顾颜七被骗。

    除此之外,她对于大皇子不夺嫡的事情抱有怀疑。

    大皇子的出现真的太巧合了。

    她不得不怀疑他有什么目的。

    “小七长大了。”宸贵妃娘娘给感叹一声道。

    ……

    宸贵妃娘娘终究还是没有与大皇子一起用午膳。

    在这个微妙的时刻。

    二皇子一行人终于进京了。

    皇上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刻,就召了黎越。

    二皇子现在是大周的丑闻,皇上不放心外人,只得让大皇子来接手。

    “小越,你去驿馆接旭儿吧!”此时的皇上只是一个父亲。

    黎越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种时候了,皇上还是没有放弃二皇子!

    是皇上对父子之情真的看重,还是他心中最中意的太子之位是二皇子?

    不过老丈人曾经逼迫皇上,让皇上罢黜二皇子夺嫡的权利,皇上也答应了。

    若是皇上没有打消让二皇子继承皇位的话,那么皇上对老丈人是很不满啊!

    又加上老丈人功高震主……黎越有些头疼,此时的皇上还会同意他和小七的婚事吗?

    不过就算他说出自己无意皇位,皇上也不信吧!

    毕竟若是他娶了小七,那么他的势力就太大太大了。

    皇上也不允许这样的存在吧!

    黎越心中很是复杂,不过相比较于皇位,他更不能失去的是小七。

    “是,皇上。”黎越的声音掷地有声。

    皇上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他不信小越听不懂自己的意思,可是他始终不肯喊自己一声父皇。

    他是对不起静贵妃,一直以来也很内疚。

    所以他包容小越。

    他真的很渴望听他喊自己一声父皇。

    “去吧。”

    护送二皇子的队伍已经进了驿馆,此时去接二皇子正好。

    而二皇子在进了驿馆后,终于放松了。

    这一路上,他几乎清醒的时候都是在被人凌辱,他恨不得自己一直昏迷,但是那群蛮夷却总是在他昏迷的时候给他喷冷水。

    他不用照铜镜,就知道自己的眼圈都是青的,一路上,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哪怕是在京都之外,他们也没有放过他。

    直到进了驿馆,这群恶魔才彻底放过他。

    而他也知道自己安全了。

    他合上眼的时候,还在心中发狠,等他自由了,他一定不会放过这群恶魔,一个也不能放过!

    所以,等黎越来到驿馆的时候,二皇子正在昏睡。

    黎越看着黑瘦的二皇子,几乎认不出他来,第一次发傻的问道,“这是二皇子?没搞错吧?”